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夏侯烟(一更)

第三百七十一章 夏侯烟(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不管智商如何,体质上百里修也只是个跟陆离差不多的读书人而已。再加上地形不熟,即便是有人带着速度也快不到哪儿去,所以颜锦庭等人并没有花费太多的力气就追上了百里修。

    宇文策的预感并没有错,这盘龙关确实有路可以出去。但那不代表完全不熟悉路径就一头撞进去的人也能轻松地找到出路。从一开始,温屿就在坑百里修。这个地方其实也并不是陆离选的,而是温屿提供的。

    颜锦庭是带着人是在盘龙关深处的一处断崖边追上百里修的。而这个地方距离真正的出口其实也不过只有两三里地而已。在这里被颜锦庭找到,只能说百里修的运气着实是不太好。

    颜锦庭微微吐了口气,年轻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愉快地笑意。抓住百里修虽然不如砍了宇文策来得畅快,但是鉴于他没有机会也还没有能力去砍了宇文策,抓到百里修也还是大功一件的。

    此时百里修身边所剩的也不过只有五个人了。其余扶着百里修的侍卫都在这一路上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掉队了。

    颜锦庭扬眉看着百里修,“百里国师,你是自己束手就擒,还是我等抓你回去?”

    百里修脸色阴沉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即便是再几个月前,他也绝不会将颜锦庭这样的年轻人看在眼里的。但是现在…却明显是对方占据了上方。百里修沉默地看着颜锦庭半晌,方才淡淡道:“替陆离做牛做马,颜小侯爷就这么高兴?”

    颜锦庭眨了眨眼睛,忍不住抬起手摸摸自己的下巴,“哟,不得了啊。百里国师竟然记得我这么一个小人物?”

    百里修轻哼一声,道:“颜小侯爷,只要你放我离开,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帮你得到。”

    “真的?”颜锦庭扬眉,满是期待地道。

    百里修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蛊惑的笑意,“自然。”

    颜锦庭道:“那我要我爹活过来,还要变得比世子更聪明,比睿王殿下武功更厉害。你能办得到么?”

    “……”

    颜锦庭翻了个白眼,“办不到就不要信口开河嘛。本公子现在是一品侯爵,世子亲卫营统领,要什么没有需要你帮忙?”百里修眼底划过一丝阴霾,道:“你就想一辈子在陆离面前卑躬屈膝么?”

    颜锦庭嗤笑,“你脑子有问题吧?堂堂西戎国师,跟世子斗的都这副落魄样了,居然还敢大言不惭。你当本侯是高家那小胖子么那么好忽悠?”不,就算是高小胖,也不会被百里修忽悠到。高小胖虽然傻,但是面对强者却有着近乎本能的直觉。用眼睛看都知道百里修斗不过陆离,谁还要他混啊。

    眼见颜锦庭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好煽动,百里修微微凝眉,眼神阴郁。

    只是颜锦庭早就被谢安澜警告过了,百里修诡计多端根本不靠近他。只是不远不近地围着,但是身后的弓箭手却是一个不落的对准了百里修。百里修除非不要命了赌一把,从身后的悬崖上跳下去,否则也只有束手就擒这一条路可以走了。

    谢安澜等人得到消息来的很快,看到与谢安澜携手而来的陆离百里修的脸色更加阴沉了起来。

    谢安澜很是友好的朝着挥了挥手,“百里国师,别来无恙?”

    百里修冷笑一声,道:“世子妃这是来幸灾乐祸的么?”..

    谢安澜笑吟吟地道:“是啊,百里国师这种人,不亲眼看着你断气,我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百里修冷冷地扫了一眼谢安澜,沉声道:“世子想要什么代价才肯放我一条生路?”

    陆离微微凝眉,似乎不太明白百里修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无聊的话题。陆离虽然也是个读书人,但是他并不贪生也不怕死。所以当他认清楚现实发现自己确实无路可走的时候他就干脆直接的自我了断了。

    明知道不可能还试图跟敌人谈判或者求饶,在陆离看来都是自取其辱。而陆离从不做自取其辱的事情。

    百里修沉声道:“我手下所有的势力和财富,换在下一命,世子觉得够不够?”

    陆离不答,百里修道:“那就再加上西戎所有皇族的命!”

    陆离微微扬眉,道:“西戎所有的皇族?”

    百里修笑道:“我在西戎蛰伏十多年,世子总不会以为我一点底牌都没有吧?”陆离了然,百里修应该是在西戎的皇子们身边都有探子,这些人若是突然发难,就算不能将所有的西戎皇族一网打尽,十个里有五个成功就已经足够让西戎皇室吐血了。

    陆离淡淡道:“若是如此,我就更不能放你了。”

    百里修脸色一沉,“世子当真要斩尽杀绝?”手中翻出一块令牌,道:“世子妃,这个你有兴趣么?”

    谢安澜仔细看了看,好像是百里修从地宫里得到的那块据说可以调动什么兵马的令牌。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道:“国师,都跟你说了我对别人家的兵马没什么兴趣。而且…你都拿到令牌这么久了,好像也没见到有人来救你啊。”

    百里修嗤笑一声,把玩着手中的令牌道:“我确实没有找到用这个令牌的方法,或者说这个令牌的用处根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但是…我在这块令牌上发现了一副地图。或许世子妃会感兴趣。”

    谢安澜摇头,“多谢,我不感兴趣。”

    百里修道:“既然世子妃不感兴趣,那我就只好扔了。”说着,百里修就举起了手做出要将令牌抛向身后的云海的模样。只是站在他对面的一行人对此却毫无触动。谢安澜懒洋洋地道:“百里国师,别说我对你这块令牌没兴趣。就算有,你将它扔出去了要找到也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困难。凭你的力气,能扔多远。我派三万人到下面去搜,你说我能不能找到?更何况,这好像是你手里唯一的筹码了吧?你确定你舍得扔掉么?”

    百里修脸色铁青,“世子妃好定力。”

    “是你用错了筹码。”谢安澜笑道。

    站在旁边的陆离道:“我可以答应你。”

    “什么?”百里修一愣,没想到他想要说服的谢安澜根本没有反应,反倒是以为心狠手辣的陆离同意了。陆离道:“将东西给我,我给你一个时辰离开这里。”

    “一个时辰?”百里修皱眉。

    陆离淡淡道:“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百里修沉默了良久,终于点头道:“希望你言而有信。”

    陆离直接侧身挥手,示意身后的人让开了路。百里修怀疑地盯着陆离,太不相信陆离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但是陆离说得也没错,现在的他确实没有谈条件的资格,不想死就只能相信陆离。就算陆离是骗他的,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谢安澜微微皱眉,想要说话。陆离握着她手的力道却突然紧了一些,谢安澜知道陆离这是在示意她不要说话。

    最后,百里修还是决定赌一把。一咬牙将手中的令牌抛了过去,陆离果然信守承诺,直接让人让开路任由他离开。

    看着百里修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树林深处,颜锦庭有些不解地道:“世子,为什么要放他走?”

    陆离淡然道:“谁说我放他走了?他若是现在束手就擒,未必会死。就算死也会死的舒服一些。现在他自己要找死,我又何必拦着。”颜锦庭一脸茫然,完全听不懂世子在说些什么。

    谢安澜却突然想起了什么,微微蹙眉,“若是让百里修跑了…”

    “跑不了。夫人若是不放心,可以跟去看看。”陆离轻声道,将手中的令牌放倒了谢安澜手中道:“虽然我不知道这有什么用,但是青悦想要的东西,我都会替你取来。”

    谢安澜握住手中的令牌,半晌没有说话。她自然不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这个令牌,这毕竟是血狐的东西,就算是做个纪念也是好的。只是没有想要的足够让她放过百里修罢了。谢安澜分的很清楚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过去。她可以牵挂怀念曾经的伙伴,但是陆离和阿狸才是她的现在和将来。

    百里修带着侍卫逃得狼狈,终于还是在一个时辰到来之前接近了盘龙关另一头的出口。

    在出口的地方,他突然愣住了。

    前方站着几个人,其中最醒目的是一个女子。那女子穿着一身白色的衣裙,脸上覆盖这白色的面纱,只露出了一双平静清冷的眼眸。她身形算得上修长,但是却十分的清瘦,远远地看上去有几分弱不胜衣的之感。

    虽然看不到她的面容,但是只看那双沉静的眼眸就能让人知道,她已经不年轻了。

    百里修骤然停住脚步望着站在谷口的女子,良久方才沉声道:“烟…烟儿?”说着就想要迎上前去,却被身边的人拦住了,“公子,小心!”这个时候还跟在百里修身边的自然都是他的心腹了。夏侯烟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未免太过诡异。

    百里修也跟着停住了脚步,只是目光定定地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道:“烟儿,你是来…杀我的?”

    白衣女子抬手取下了脸上的面纱,露出了一张美丽的容颜。岁月并没有在这张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她看起来苍白清瘦冰冷的不像活人。百里修忍不住避开了看她的目光。

    他还记得,眼前这个女子十多年前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那时候的夏侯烟还是个十多岁的少女,虽然身份尊贵却不受宠爱。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有太多的抱怨,甚至因为从没见识过宫廷中那些阴暗的手段,反倒是比那些千娇百宠的公主更加活泼灵动也善良。百里修第一次和她相遇,就是一场事先可以准备的预谋。在一边应付那个娇俏可人的少女的时候,百里修心中其实在恶毒的嘲笑着少女的愚蠢和无知。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才发现这个女子竟然真的在他心中留下了印记。

    或许是在因为他故意受伤而用瘦小的身体努力拖着自己去求医的时候,或许是为了自己明明害怕依然还要与自己的母后对抗的时候。也或许是在他被阴暗和恶毒的心思沾满,她却在月光下满脸笑容的说“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会永远陪在你什么的。”的时候。

    但是,她为什么要失言呢?

    百里修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这些年做的有什么不对。她明明承诺了会永远陪着他,为什么还要反悔呢?

    陆离难道比自己善良么?为什么谢安澜却始终陪在自己身边?所以说…是她负了他,这一切都怪不得他!

    这白衣女子正是夏侯烟,夏侯烟漫步走向百里修,跟在她身边的侍卫立刻也跟了上来。

    夏侯烟道:“有人告诉我,你快要死了。我想我应该来送你一程。”

    百里修沉默,夏侯烟沉吟了片刻,道:“另外,还有一件事情应该告诉你。”

    “什么?”百里修道。

    “我怀孕了。”夏侯烟道。

    百里修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感觉,就听到夏侯烟慢慢地补上了一句道:“孩子我已经打掉了。”

    ------题外话------

    我去替百里修买盒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