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要你的命

第三百五十四章 我要你的命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睿王世子?”宇文策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陆离。虽然现在的情势看起来是敌众我寡,但是宇文策看起来却丝毫没有失态的模样依然是一派从容镇定。即便是身为敌人,也不得不赞他一句好风度。

    陆离淡淡道:“摄政王,别来无恙。”

    宇文策笑道:“睿王世子处心积虑,本王如何能够无恙?”

    陆离并不觉得处心积虑是个贬义词,脸上的神色依然如常。淡定的道:“让摄政王见笑了。”宇文策轻哼一声,道:“事已至此,世子不妨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陆离注视着他,声音缓慢地道:“我要…你的命。”

    宇文策冷烛,半晌之后方才放声大笑起来。那笑声远远地传开,仿佛整个天地间都只剩下他一个人和他的笑声一般。等到宇文策笑够了,方才停了下来,看着陆离冷笑道:“想要本王的命?没问题,有本事你就过来拿。”

    陆离没有动,但是其他人动了。叶盛阳,薛铁衣,莫七和苏梦寒已经变换了方才站立的位置,将宇文策和苍一围在了中间。

    苍一手中紧握着兵器,挡在了宇文策跟前警惕地注视着众人。

    另一边裴冷烛已经过去替倒在地上的宇文纯等人解开了身上的毒,宇文纯在身边的人扶持下走了过来,看着被围在中间的宇文策,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复杂。裴冷烛的药虽然能让人倒地不起动弹不得,但是却并不会让人彻底昏迷过去。所以这里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宇文纯等人都是一清二楚的。起初与宇文纯的心还几次起起落落,甚至已经做好了倒霉认栽的准备。没想到最后竟然会……

    宇文策并没有去看宇文纯,即便是他如今的处境也少不了宇文纯的参与,在宇文策的眼中他依然是一个弱者。

    只是身为绝顶强者的宇文策忘了,有时候绝顶一场胜负关键的并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们,而可能正巧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宇文策只是看了陆离一眼,便对围着他的众人道:“动手吧。”

    众人自然也不会客气,他们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唯一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宇文策的命么?

    苍一抢先一步扑向了叶盛阳,却只见眼前白影一闪苏梦寒已经挡在了他跟前,“大统领,还是在下来领教高招吧?”

    苍一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也不废话直接开打。

    原本苍一希望自己拼了一条命暂时拖住叶盛阳,只要他能拖住叶盛阳一时半刻也足够用王爷解决掉其他几个了。只是苏梦寒一开始就坏了他的好事,既然到了图穷匕见的时候,也就没什么废话好说了。

    “世子,世子妃。”旁边山坡山打成了一团,另一边宇文纯也走到了谢安澜和陆离跟前,神色有些复杂地道。

    虽然这次的事情做的不算光明磊落,但是宇文纯确实没有想到陆离真的能将宇文策逼到这个地步。只要抓住这个机会不让宇文策逃走,今天这个地方必然就会成为宇文策的葬身之地。

    谢安澜扶着叶无情的手站起身来,笑道:“三皇子,方才失礼了。”

    宇文纯苦笑,“都是我等无能。”若不是他们实力不济,谢安澜又怎么会逼得使用那种东西。要知道,如果当时苍一缠住了她的话,说不定大家就要一起玩完。等宇文策过来,刚好像拎粽子一样将他们拎回去。

    谢安澜笑了笑没有解释,若不是落得个两败俱伤的地步,宇文策也未必就会现身。

    听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陆离微微皱了下眉侧首看了看谢安澜。见她脸色依然苍白的厉害,甚至若不是叶无情扶着她,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站得住。陆离轻声道:“让叶无情先送你回去休息?”

    谢安澜摇摇头,笑道:“苏公子说的不错,给摄政王送行的机会,怎么能错过?”

    陆离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伸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让她靠着自己,“伤得重不重?”

    谢安澜摇了摇头,“还好,不算重。裴冷烛夸大其词,你别理他。”

    陆离道:“这件事…咱们回去再谈。”

    “……”

    胤安摄政王的实力果然深不可测,即便是被三个高手围攻,也不见他有丝毫落了下方。

    谢安澜靠在陆离身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一场大战。

    薛铁衣和莫七都算得上是一流高手,但是对上宇文策却显然还要差一些。此时宇文策显然也不再留手,看起来竟然比方才谢安澜领教过的厉害了许多。若是方才宇文策就那这个实力跟她动手的话,谢安澜怀疑自己到底能撑得住几招。

    远处,有马蹄声响起。

    谢安澜微微蹙眉,抬头看向陆离。陆离沉声道:“苍龙营。”

    即便是这几天苍龙营被他们拆的七零八落,但是只要苍龙营还有一个人在,他们就不可能明知道宇文策有危险而不出现。果然,很快众人便看到一群黑衣人在夜色策马狂奔而来,犹如一股黑色的狂风。陆离打了个手势,四周的亲卫营兵马立刻迎了上去。大家都是精锐中的精锐,苍龙营和亲卫营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打起来也是分外熟练。

    两个黑影突然从人群中一跃而起,飞快地扑向了谢安澜和陆离所在的地方。叶无情微微蹙眉和裴冷烛一左一右赢了上去。原本还在旁观宇文策等人大战的谢安澜侧首一眼,眼神微微一缩厉声道:“无情退开!”

    同时,手中一把暗器朝着那人射了过去。叶无情跟着谢安澜许久,早就有了默契。谢安澜让她推开,她也不问缘由甚至连眼前的人都不看就直接退开了。只见眼前的黑衣男子手中银光一闪,谢安澜射出去的暗器已经被他一道劈成了两半,甚至还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痕迹。

    见状,叶无情也吃了一惊。顿时明了谢安澜让自己推开的用意。这人显然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再看裴冷烛那边同样压力不小,只是那人显然知道裴冷烛擅长用毒,一直没有靠近。裴冷烛也善于闪避,才没有吃亏。

    显然,这两个实力都十分不弱。

    谢安澜靠在陆离怀中看着两个黑衣人道:“苍二,苍六,两位统领,幸会。”

    两人并不说话,其中一人缠着裴冷烛,另一个直接朝谢安澜和陆离扑了过来。不远处的亲卫看见连忙想要过来阻挡,但是跟着这两人过来的苍龙营侍卫也不是废材,一时半刻僵持不下只能焦急地关注着这边。

    叶无情连忙上前,手中短刀挥向黑衣男子地脖子。同时谢安澜也将陆离推到了自己身后,手中是裴冷烛刚刚捡回来的照影剑。

    不远处的叶盛阳等人也发现了这边的变故,莫七转身就要去过来帮忙,却被宇文策拦住了去路。宇文策朗笑一声,出手越发的疯狂凌厉起来。竟然是拼着自己受伤不顾也要给苍二苍六时间拿下谢安澜和陆离。

    确实,无论是谢安澜和陆离,只要拿下一个今晚这事儿就可以结束了。

    莫七等人脱不了身,但是苏梦寒却可以。

    苍一本就是强弩之末,苏梦寒毫不犹豫的两剑下去,苍一身上的伤顿时鲜血狂涌。见裴冷烛那边告急,苏梦寒也顾不得解决苍一,飞身想要掠过去。却听到身后风声一动,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苍一直接扑向了他,苏梦寒皱眉,一掌拍了过去。没想到,这一掌打的苍一喷出了一口血来,但是人却没有退步,反倒是趁机紧紧地扣住了苏梦寒的肩膀。苏梦寒雪白的衣衫也终于染上了血迹。

    苏梦寒再一掌拍在苍一的心口,却见苍一对他一笑口中的血涌得更厉害了。但是抓着苏梦寒的手却半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力道之大甚至让苏梦寒都觉得肩膀隐隐作痛,毫不怀疑肯定已经见血了。

    就这短短片刻间的耽误,另一边裴冷烛已经被人一掌拍了出去。裴冷烛虽然善于用毒,但是眼前这人显然也略有涉猎而且早有准备,最重要的是,他武功比裴冷烛厉害!

    “冷烛!”叶无情忍不住惊道。

    只是她没有功夫去查看裴冷烛的伤势,因为那黑衣人已经朝着这边过来了。眼下二对一还能勉强支撑,二对二那就真的要完了。

    两个黑衣人显然也知道时间紧迫,宇文策三对一绝对拖不了多久。苍一更是马上就要不行了,如今唯一能破局的办法就只能是抓住陆离。

    一个黑衣人挡住了谢安澜和叶无情,另一个直接就朝着陆离而去,甚至都没有功夫去看就站在陆离身边的宇文纯一眼。

    陆离不会武功,甚至连花拳绣腿都不会。天机箭确实是个好东西,但是放在谢安澜的手中和放在陆离的手中杀伤力是完全不同的。以陆离的身手,除非出其不意,否则他手还没抬起来别人就已经到了他跟前了。

    “该死的!”谢安澜脸色微变,将手中最后一支暗器射了出去,同时也被跟前的黑衣人掌风扫到了肩膀。

    顾不得感到痛,谢安澜挥剑逼开身边的黑衣人转身要去救陆离,却已经来不及了。方才与那黑衣人一番打斗,他们距离陆离等人已经有了一段距离。

    嗖!

    夜色中一支羽箭破空而来,抓向陆离的手突然往回一收,下一刻又有几支箭射了过来。

    黑衣人只得后退了两步,避开射向自己的羽箭。

    同时,白影一闪,苏梦寒已经到了跟前。另一边,一个红色地声音也掠了过来,宛如一朵红云落在了混战的众人当中。

    谢安澜松了口气,侧首看了一眼来人,“你怎么来了?”

    “瞧你那狼狈样,本姑娘不来你就等着哭吧。”来人身影窈窕,艳若桃李,声音娇柔妩媚,笑语嫣然,然而手中却还握着一把弓箭。不是朱颜是谁?

    朱颜嫌弃地抛开了手中的弓箭,下一刻海棠针落到了她掌心。一闪身插入了谢安澜三人的战团,“伤号闪开,别碍手碍脚!”谢安澜也不勉强,含笑退开了,“多谢。”

    她是真的有点撑不住了,要不是朱颜来的及时,说不定今儿还真的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有些跌跌撞撞地过去看了一下裴冷烛,发现他只是昏过去了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来,眼前却是一黑险些倒了下去,一只手稳稳地扶住了她,“小心。”

    谢安澜含笑抬头看了一眼陆离,道:“今晚过得可真够刺激。”

    陆离皱眉,有些懊恼地道:“是我计算失误。”原本在他的谋算中,苍二和苍六是不应该出现的。没想到让安排的人竟然没能牵制住他们。或者应该说,在苍龙营的人眼中,宇文策比任何人事物都重要。只要知道宇文策有事,无论在做什么事他们都会随时抛下赶过来。

    谢安澜想了想,也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微笑道:“那也没什么,至少宇文静和冷戎那边要轻松多了。”

    陆离皱着眉点了点头,已经是这个局面了,也就只能这样想了。

    谢安澜正要说什么,突然心中一紧,一种直觉的危险用上心痛。她发射性地朝着身后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寒光一闪,几支羽箭朝着这边射了过来。此时想要拉着陆离跃开,谢安澜却已经没有这个力气了。今晚她连续几场大战,其实早已经筋疲力竭。这会儿没有晕倒都算得上是意志坚定了。一咬牙,谢安澜只能伸手硬挡。手中照影剑扫来了几支羽箭。平常并不觉得如何,这会儿却觉得每一下都震得虎口生疼。

    终于再也只撑不住,手中照影剑砰然落地。谢安澜眼神一凛,转身用力推开了身后的陆离,下一刻后背一阵钻心刺骨的剧痛袭来。谢安澜只觉得眼前一黑,慢慢的到了下去。

    “青悦?!”

    “世子妃?!”

    “谢安澜!”

    几声惊呼仿佛是从遥远的时空传来,谢安澜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好痛,好累!

    “谢安澜!谢安澜!”

    仿佛叫魂一般的叫声一直在耳边回荡着,谢安澜烦躁的皱了皱眉很想一巴掌拍上去将那扰人清梦的混蛋拍出十万八千里去。无奈她仿佛被什么困住了一般,眼前一片漆黑就连想要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闭…闭嘴!”

    “谢安澜!谢安澜!”那声音叫得更欢快了。

    谢安澜努力的睁开眼睛,终于,眼前出现了一道亮光,她慢慢的看起了眼前的景物。

    朱颜坐在床边与她面面相觑好一会儿,终于回过神来叫道:“你终于醒了?!”

    谢安澜无语,有气无力地道:“你…能不能别吵,知不知道,你的声音就像乌鸦一样难听。”

    朱颜没好气地道:“你还有空管我的声音像什么?你再不醒过来,陆离就要疯了。”

    谢安澜一怔,之前发生的事情才终于在脑子里慢慢回笼。

    “我…好像挨了一箭,啊,宇文策……”

    朱颜怒道:“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你还有空关心宇文策?”

    “陆离怎么了?”

    朱颜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瞪了她一眼道:“陆离已经不眠不寝的守了你三天了,刚刚被叶盛阳打晕了。”

    谢安澜皱了皱眉想要坐起身来,朱颜连忙按住她道:“别动,你干什么?我叫裴冷烛来给你看看。”

    谢安澜没好气的道:“我背后受伤了,你让我平躺着,不痛啊!”她后背都要痛死了。

    朱颜对她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不好意思,你不是背后受伤了,你背后和前面都受伤了,这是贯穿伤!”所以,不管怎么躺着,都是注定要痛的。说完,朱颜就站起身来,转身出去叫人了。谢安澜叫住她,问道:“陆离没事吧?”

    朱颜轻哼一声道:“没事,都跟他说了箭伤根本不致命,你之所以昏迷不醒是之前打架太费力了还有一点内伤。他根本听不进去,这两天尽顾着发疯了。简直闹得咱们鸡犬不宁,要不是看在他是因为你……本姑娘早就一巴掌拍晕他了。”说完,朱颜才愤愤地转身出去了。

    “……”其实,你根本就是不敢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