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三十八章 皇族的尊严?(二更)

第三百三十八章 皇族的尊严?(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噗!”

    刚刚硬接了叶盛阳一掌的黑衣男子强忍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喷出来一口血来。谢安澜略带同情地看着他,吐出来其实是好事,要是憋成了内伤才麻烦呢。

    “叶盛阳!”百里修眼神一缩,咬牙道。叶盛阳怎么会在这里?柳浮云和谢安澜一进城他们其实就发现了,所以才故意做出出城的姿态引两人出手。就是为了防备陆离麾下的高手,百里修时刻派人盯着上阳关的。薛铁衣冷戎莫七等人都还在上阳关,叶盛阳跟着夏侯磬入关了,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中,为什么叶盛阳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谢安澜反身扶住了暗狼统领,看向叶盛阳。叶盛阳道:“世子妃放心,浮云公子已经先出去了。”

    谢安澜满意地点了点头,百里修咬牙一挥手准备让周围的弓箭手放箭。谢安澜先一步笑道:“国师,你确定要留在这里跟我们耗时间?烧起来的那个地方…好像是粮仓吧?你说要是温屿知道你的粮草都被烧光了,会怎么样?”

    百里修冷笑道:“烧光?危言耸听。就凭一个柳浮云就想要烧光整个粮仓?”

    谢安澜但笑不语,“还有…你的房间哦。”

    百里修脸色微变,扫了一眼挡在谢安澜跟前的叶盛阳,终于一挥手快步离去了。

    现在杀了谢安澜,除了能解一时之气,没有任何用处。而且说不定还会激得陆离发疯跟他死磕。他是希望宇策和睿王两败俱伤,可不是希望自己为宇策做嫁衣。不能活捉谢安澜,也就不必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至于秦照……想要暗狼军是么?本公子成全你!就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整个大营中的兵马如潮水一般的涌向了起火的地方,而百里修则带着人飞快地奔向了大营边缘的一处建筑。谢安澜倒是真的没有骗百里修,因为那里显然也冒出了滚滚浓烟。没有人再有心情去管谢安澜等人,而实际上有叶盛阳在,一般人想要伤到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没有去管柳浮云,叶盛阳拎着暗狼统领和谢安澜一起直接出城去了。在城外三四里的地方,毫无意外地看到了浮云公子的身影。浮云公子一如既往的靠谱。看了看谢安澜,柳浮云微微蹙眉道:“世子妃受伤了?”

    谢安澜抬手揉了一下隐隐作痛地肩膀笑道:“没死,不小心撞了一下。”刚刚经过了一场激烈的打斗,谢安澜觉得浑身上下都十分的舒坦。若不是柳浮云提醒,她都要忘记自己受了伤了。

    柳浮云剑眉微皱,将目光落到了暗狼统领的身上。

    谢安澜走到一边坐下,才问道:“浮云公子计划顺利么?”

    柳浮云点头道:“这城中有两处粮仓,刚刚烧毁的是军中的那一处,另一处时间来不及了。而且现在百里修有了防备,也不会让我们轻易得手。百里修的住宅附近守卫森严,虽然趁着刚才军营起火的机会混进去了,但是找不到东西只能直接放火了。不过我估计,凌雪草和那兵符被烧掉的可能性低于一成。”

    谢安澜点点头不在意地道:“原本也没打算真的毁了凌雪草,拖住百里修的脚步就行了。至于兵符…我不认为那能有什么用处,百里修喜欢就拿去玩儿吧。现在可以放出消息给温屿,就说…驻守这里的大营所有的粮草都被我们烧掉了。这消息传得越广越好。”

    柳浮云点头道:“今天军中起火很多人都看到了,只要消息放出去,必然会引起军中人心大乱。就算百里修说他们还有粮食,也未必能让所有人都相信。到时候温屿再截断百里修派兵从地方调粮的路,大军早晚不攻自破。除非…百里修带兵出关他投靠宇策。”百里修会投靠宇策么?当然不会。投靠宇策只有死路一条。

    谢安澜点头赞同柳浮云的推论,心中暗道:“还不知道陆离准备了什么招待宇策呢。

    上阳关外的一个平凡小镇上,简陋阴暗的酒馆一角坐着一个穿着粗布衣衫的男子。他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喝酒,此时酒馆大堂里除了他只有柜台里一个冷的缩手缩脚的伙计在发呆。整个酒馆里显得简陋又冷清。

    门嘎地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股冷风瞬间灌了进来。

    伙计连忙抬头看了看对方,却在下一刻不仅没有上前招待反倒是将头埋得更低了。

    走进来的是一前一后两个男子。走在前面的男子披着一件暗青色的狐裘,容貌俊美雅致眉宇间却带着几分淡淡地冷意。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沉默的中年黑衣男子,身形消瘦,浑身上下去弥漫着彪悍的气息。

    两人走到角落里,那低着头喝酒的男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堪称俊朗的容颜,”陆…不,睿王世子。“

    陆离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皱眉道:”怎么这副模样?“

    对方看着陆离苦笑道:”在下还想问世子呢,虽说这也算是东陵的地盘吧,您不觉得这样出行太过明目张胆了么?“

    陆离淡淡道,”三皇子不用担心,你今天的行踪宇策不会知道的。“

    男子正是胤安三皇子宇纯,宇纯望着陆离半晌方才道:”我一直认为摄政王和睿王殿下就是这世间最厉害的人了。但是现在才觉得,世子才是这世上最可怕的人。“

    陆离微微凝眉,对宇纯这不知道是恭维还是嘲讽的话不感兴趣。

    宇纯道:”百里修为了夺西戎的权,苦心孤诣的布局十多年,如今一举发动还未奏全功。而世子你…与摄政王认识也还不到三四年吧?竟然就能够布下如此紧密的一张……“摇了摇头,宇纯道:”我若是摄政王,只盼着这辈子都不要与世子为敌。“

    陆离摇头道:”所以,你不是宇策。宇策有争霸的雄心,也有争霸的手段。“

    宇纯打量着他道:”这么说…世子好像不讨厌我那位叔父?“

    陆离思索了一下,”还好。“

    ”还好你要杀他?“宇纯道。没错,他之所以敢在这个敏感的时候冒险与陆离见面,就是因为陆离想要杀宇策。自从回到胤安,宇策并没有太过为难宇纯,但是宇纯却无法对他有太多的感激之心。宇策想要他稳定贵族,甚至为他将来上位做铺垫。他一步步的退让顺从,才换来了活命的机会。

    陆离道:”我杀不杀他,与我对他的观感并没有什么关系。宇策想要争霸,东陵却并不想要臣服于人,所以,我要他的命。如此而已。“

    宇纯好奇地道:”难道世子没有争霸之心?“

    陆离思索了一下,道:”目前没有。“

    ”……“也就是说,总有一天可能会有的。

    宇纯叹了口气,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谈,现在…世子不如说说你的计划?“

    陆离点头道:”也好。胤安的权贵,还有多少愿意站在你这边?“

    宇纯脸上闪过一丝羞愧,叹气道:”没有多少了,这也是我愿意冒险的原因。自从上次那一战之后…虽然最后胤安付出了不少代价,但是却丝毫不损宇策在国内的声望,甚至更高了。就连许多贵族都开始偏向他了。如果这一次他能够顺利完成和百里修的合作并且拿下西戎的半壁江山的话。他登基……就是理所当然的人。“虽然百里修事后有可能会反悔,但是宇策也有的是手段让欺骗他的合作者后悔。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不外乎就是国泰民安,再然后就是开疆拓土。很难说这两者到底哪一个更重要一些。但是但是宇策如果能够将胤安的领土扩大到前所未有的广阔。那么再怎么鄙视他的出身的权贵只怕也只能低头了。

    陆离道:”意料之中。“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函递给陆离道:”帮我转交。“

    宇纯扫了一眼信函上的名字,微微变色。沉默了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道:”好。“

    半个时辰之后,陆离带着薛铁衣从酒馆里面走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破旧的小酒馆,唇边勾起了一抹冷笑,”走吧。“

    两人一前一后往镇外走去,薛铁衣有些感慨,忍不住问道:”世子,宇纯信得过么?“

    陆离问道:”薛先生觉得,宇纯是个什么样的人?“

    薛铁衣楞了一下,思索了片刻道:”很普通的皇子,有几分本事,也有野心,只可惜运气不好。“如果不是遇到宇策这么强势的摄政王,压得皇帝一脉几乎喘不过气来,最后闹得无法收拾。宇纯说不定能顺利从他父皇手中接过胤安皇位,当个不功不过的皇帝。

    陆离道:”所以,他没有为了大局牺牲小我的想法。只要有机会,他一定要杀宇策。“

    薛铁衣皱眉道:”宇策竟然没有杀了宇纯,是他自己失策。“斩草不除根,就难免要倒霉了。陆离摇头道:”宇纯不能死,不仅不能死,在宇策登基之后都得好好活一段时间。胤安的贵族比西戎和东陵要强大得多。所以这些年来即便是宇策手握重权,也不敢贸然将胤安皇拉下来。因为宇策上位,并不仅仅代表着他自己而已,而是在挑战胤安权贵们奉行了几百年的传统。让那些高傲的权贵,在一个宫奴所生的人面前卑躬屈膝,甚至在宇策登基之后还会更多出身低微的人上位,比杀了他们还难。“

    薛铁衣不以为意,”连胤安皇自己的尊严都保不住,更何况那些权贵?“

    陆离摇头,看着薛铁衣似笑非笑地道:”薛先生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有时候,皇族的尊严还不如那些世家的尊严来的稳固。皇朝覆灭,皇家之人只能苟延残喘,世家却依然是世家。那些人当着皇帝的面恭敬跪拜,但是私底下,谁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将皇帝当成一回事儿呢?有时候,不过是因为这个皇帝符合他们的利益罢了。若是与他们相悖,他们也半点不介意再换一个。这算什么忠诚恭谦?“

    薛铁衣默然,历史上被世家架空了的皇帝也不在少数。真正能够完全的乾纲独断的皇帝那是少之又少。甚至其中很大一部分在后世都不会留下什么好名声。

    ”那现在……“

    陆离道:”如果这次宇策成功,那他就确实做到了西戎历代皇帝都做不到的事情。在绝对的能力和实力面前,血统什么的偶尔也是可以靠边站的。“

    薛铁衣无语。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小镇。陆离上了早就听在路路边的一辆马车。留下了上车前的最后一句话,”可惜…他们亲手毁掉了胤安唯一强盛的机会。“

    薛铁衣翻身上马,心中暗道:”有您在,宇策活着到底是将胤安带向强盛还是毁灭,还真的不太好说。

    陆离回到上阳关的时候,谢安澜等人也已经回来了。刚走到门口,就看到谢安澜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就那么随意的躺在床上,连被子都没有盖。虽然帐子里生着火并不太冷,但这样的季节还是容易生病的。

    刚跨入大帐一步,床上的人就行了。一瞬间睁开的眼眸露出凌厉的寒芒,下一刻就慢慢地淡了下去。谢安澜坐起身来抬头看向门口,笑道:“你回来了?”陆离走到床边坐下,仔细看了看她道:“怎么这样睡着了?小心病了。”

    谢安澜懒洋洋地躺回了床上,小小的打了个呵欠道:“昨晚一夜没睡。”

    陆离抬手,轻抚她眼眶下淡淡地青影。伸手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道:“睡吧。”

    谢安澜拉着他的手,问道:“你去见宇纯了?怎么样?”

    陆离想了想,道:“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谢安澜半垂着眼眸道:“难说,总觉得胤安除了宇策,没几个靠谱的。啊…不对,宇策也不靠谱。之前还想追求母亲呢,回头就来跟我们为难。天生的单身狗的命!”

    陆离俯身轻抚着她的脸颊,道:“他是胤安摄政王,还有…他早就不是单身了。”宇策是胤安摄政王,别说只是想要追求安德郡主,就算他已经娶了安德郡主,该打的还是要打,该为难的还是要为难。

    谢安澜点点头,“对啊,都成婚了还敢惦记母亲。不要脸的老不修…放心,我一定帮你弄死他!”

    “好,睡吧。”陆离柔声道,低声在她眉心落下一个吻。

    微温的触感让她舒服的蹭了蹭,彻底放心地闭上了眼陷入了睡梦中。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