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只能对我好!(二更)

第三百一十五章 只能对我好!(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两人正说着话,一滴冰凉滴落在了脸上。谢安澜抬手摸了一下脸颊,抬头仰望天空。

    天空昏暗,乌云密布。

    “要下雨了?”谢安澜皱眉道。

    高小胖点头道:“好像是,上午走的时候那个村长不就说今天天气不太好么?”

    谢安澜道:“那就要尽快赶路了,在雨下起来之前赶到下一个县城。”

    高小胖点头道:“那村长说,他们距离县城有一百六十多里,现在应该还有二十来里路。快马加鞭的话,半个时辰应该差不多了。”

    谢安澜点了下头,拍马赶上上去。

    然而高小胖和谢安澜都估计错了,并不是要下雨了,而是要下雪了。没一会儿功夫,小小的雪粒就从天空落了下来。谢安澜抬手接住,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

    “青悦。”马车里,陆离掀起了帘子的一角对谢安澜伸出了手,道:“进来。”

    谢安澜原本想要拒绝,虽然下雪了但是并不大,他们应该来得及赶到县城。不过看到陆离微微皱起地眉头,谢安澜还是什么都没说纵身从马背上一跃而起,落在了马车上。旁边立刻有人过来牵住了谢安澜的马。

    拉着谢安澜坐下来,陆离仔细看了看她确定身上的衣服并没有被雪水打湿,方才道:“你身体还没恢复,不要着凉了。”谢安澜无奈,“世子爷,小狸都快要四个月了。”也就是说,她生完孩子都四个月了。这要是还没恢复,裴冷烛林珏那都是一水儿的庸医。

    陆离凉嗖嗖地看着她,谢安澜只得无语地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小巧的手炉。

    这是你们文人才用的玩意儿!默默地,将这句话吞了回去。好吧,捧着小手炉暖暖地感觉也不错。谢安澜懒洋洋地靠在陆离怀中,拉着他的手一起取暖。比起她其实陆离更怕冷一些。..

    等到一行人感到县城的时候,天空原本只是飘着的点点雪花也正好开始变大了一些。只是七六百人进城的话,住的地方就会有些麻烦。在外面扎营也不合适,看天色就能感觉到这场雪只怕是不会小,他们为了赶路带的东西并不足以支撑一场不知道会下多久的大雪。更何况,虽说亲卫营并非吃不了苦,但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谢安澜觉得自然还是住的舒服一些好。

    陆离却没有谢安澜这些顾虑,在城门口慢条斯理地摸出了一块令牌抛给了城门口的官差,很快就有官府的人将他们迎入了城中。六七百个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的队伍进城,不可能不惊动当地官府。看着眼前一脸殷勤赔笑的县令,谢安澜忍不住在心中暗笑:都忘了他们现在也算是特权阶级了。

    县衙自然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安置人,所以谢安澜和陆离拒绝了县令邀请去县衙下榻的提议,让人包下了靠近县衙不远的一条街上临近的四家客栈。虽然不足以让所有人都住的舒服,但是这些亲卫营士兵平时也是住惯了大通铺的,总比在单薄的帐篷里暖和舒适一些。

    睿王世子的驾临,显然将县衙的大小官员吓得不轻。不过一刻钟功夫,四家客栈就被腾空了。至于原本的住客,都被请到了旁边临近的客栈落脚。谢安澜还没来得及开口,陆离就直接吩咐了将这些人的房费都算在自己账上。如此,被迫临时搬家的住客们也没有什么不满了。比起跟一群看起来就不一般的人住在一起,自然还是分开住让他们安心一些。

    县令确定了睿王世子只是从自己这里路过,并不是有什么重大事情才松了口气。打发了县令,谢安澜和陆离才回房安顿下来。此时,外面的雪已经积了一层白了。站在窗口放眼望去,街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行色匆匆。四周的房顶屋檐上都被薄雪覆盖,再看看天空洒洒洋洋飘落的雪花,谢安澜道:“明天恐怕走不了了。”

    陆离从身后环住她,下巴靠着她的肩头一起看着外面的落雪,道:“无妨,既然西戎皇没说是具体时间,那就是整个腊月都可以,让他们多等几天便是。”

    谢安澜想了想,莞尔一笑,“也是,反正着急的也不是我们。”至少,没有西戎皇着急。他们还年轻,哪怕就是没办法从西戎皇这里得到宝藏的消息,以后还有的是时间。但是西戎皇可没有他们这么多的时间。

    陆离点头,“青悦不用担心,你想要的东西,我总会替你找到的。就算没有那个老家伙,也没关系。”

    谢安澜转过身来直面向他,认真地道:“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我都退休了,那些东西其实没那么重要。”至少,没有陆离和小狸重要。作为一个虽然是被迫退休的前任特工,谢安澜毫不羞愧的享受起自己的人生。不管血狐留下了什么,除非那货是妖怪被人镇压了等着她去救,不然都死了几百年了。既然与血狐那货的性命无关,自然也就没那么重要了。说谢安澜看重那所谓的秘密,不如说是好奇。

    “但是,青悦还是记挂着。不是么?”陆离低头望着她轻声道。

    谢安澜诚实的点头,“我总要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死的。”血狐那家伙比她厉害多了,她都能混的幸福美满,血狐总不可能比她还惨吧?呃,就算是比她惨她好像也没办法替她报仇啊。

    陆离低头,将自己的额头靠着她光洁地额头,低声道:“无论青悦想要什么,我都会替你找到的。”

    谢安澜觉得这时候自己不该笑,但是唇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陆离,你对我真好。”谢安澜笑道。

    陆离总是清冷沉静的眼眸中也泛起了淡淡地笑意,“你觉得好就好,你对我也很好。”

    她对陆离很好吗?谢安澜有些茫然,她倒是没觉得自己对陆离有多好。其实从一开始,就是陆离先主动对她好的。谢安澜确实是个爱玩的人,但是在感情上她绝不是一个主动的人。否则就算工作特殊,凭她的相貌也不会二十多岁了还是个单身狗。

    陆离低低地笑了一声,将她揽入怀中。

    她自然不知道她对他有多好,前世今生,谢安澜是第一个不带任何企图对他好的人。当然,对他的相貌有企图不算。

    她从来不会苛求他什么,更不会用明明更充满了野心欲望和企图却非要伪装成纯善眷恋的目光看他。即便是在两人刚刚相识的时候,她嘴里吐槽着他是个废材弱鸡,但是当他需要帮忙的时候她依然会毫不犹豫地出手相助。

    陆离觉得自己重生一回是好运,他不带任何仇恨的面对前世那些故人,但是毫无疑问他绝对是讨厌他们的。如果没有怀中的女子,陆离毫不怀疑自己会成为一个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虽然他现在也是,但是他因为她而多了一些底线。他认真的了解她是什么样的人,严格谨守着底线不做任何会令她厌恶的事情。

    他的笑声在耳边响起,谢安澜觉得自己耳边一热,“好吧,我们本来就该对对方好。不是么?”

    “是,我会一辈子对青悦好的。所以,你也只能一辈子对我一个人好。”陆离低低地道。

    “这个……”谢安澜思索着,“那要看你……”

    “不许拒绝!”陆离抬起她的下巴,“不然,你对谁好我就杀了谁!”

    “……”这是要造反啊,男人果然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了。只是还来不及反驳,就被陆离狠狠地堵住了双唇。温热的唇舌纠缠,燃起热烈的火焰。谢安澜忍不住微微后仰,却被人从后面扶住了头让她无法动弹。

    “青悦……”一场让人几乎窒息的长吻结束,谢安澜有些无力地靠在陆离怀中,“你偷袭……”

    陆离将她扣在怀中,低低笑道:“我决定了,我们过几年再生宝宝。”

    “嗯?”谢安澜有些反应不过来,这话题跳跃地太快了一些。陆离却已经揽着她转向了不远处的床榻,两人双双跌入了锦绣铺成床上,下一刻再一次纠缠在了一起。

    床帐轻轻落下,谢安澜望着眼前的俊雅男子,以及那一双火热的眼眸。

    “青悦。”陆离俯身再一次吻住了她的唇,一只手滑下了她光洁的肩头。火热的唇慢慢滑过的优美的脖颈,在肩头落下一个个火热的吻痕,“青悦,你爱我么?”

    “嗯?嗯……”谢安澜双手环绕着他的肩膀,迷茫地应声道。伴随而来的是更加激烈的纠缠,“青悦,告诉我。”

    “废话,不爱你我干嘛……”谢安澜努力维持着清醒。

    “青悦,告诉我。乖……”

    乖你妹!

    “嗯,我爱你……”

    客栈外面,漫天白雪飞扬,房间里却在火热缠绵的纠缠中化出了满室的春意。

    “碰!”

    客栈外面的街道上,一个纤细的红衣身影略显狼狈地从雪地里站起来。没好气地抬头望了一眼上面依然开着的窗户满脸愤怒,“两个混蛋!差点害本姑娘瞎了眼!”

    楼上无人理会,房间里缠绵的两人自然更不会知道楼下有一个单身狗在跳脚。

    ------题外话------

    这章…水得很费劲,没有那金刚钻,果然就不能揽瓷器活儿。将就看看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