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驾崩(二更)

第二百九十九章 驾崩(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柳浮云的伤被孙大夫简单处理了一番之后,就直接让人带走了。毕竟无论是这院子里还是柳家都不是什么能够让人安心养伤的地方。柳浮云一走,柳家也就没有什么人在意了。不过无论是苏梦寒还是陆离,都不是出尔反尔之辈,柳浮云想要保下来的那些人自然都不会再有事。不过也不会有人再照拂他们,至少在柳浮云伤好之前不会有的。如果柳浮云真的就这么死了,那就更没有人会理会他们了。

    重伤员被带走,林珏只好留下来看看昏迷不醒的柳咸。只看了一眼,林珏就忍不住啧了一声,扭头去看裴冷烛。才发现裴冷烛也已经走得不见人影了。林太医连连摇头,遇到这种庸医,也算是柳咸的报应。

    好吧,裴冷烛也不是故意的。那时候情况紧急,裴冷烛要是不下重药,说不定柳咸就直接死了。所以,付出了嗓子和一双腿换一条命,是完全值得的。

    第二天清晨,谢安澜被沉重的钟声惊醒了。听着一声接着一声的钟声,谢安澜有些烦躁的想要伸手捂住耳朵。对于一个本来就有些嗜睡昨晚又睡得太晚的孕妇来说,这大清早的就被迫醒来实在是让人烦躁。

    躺在她身边的陆离已经坐了起来,看到她烦躁的模样伸手安抚地拍了拍道:“别着急,马上就停了。”

    谢安澜皱眉道:“这是什么玩意儿?”她怎么不知道京城还有大早上敲钟的习惯。

    陆离沉默了一下,道:“是丧钟,昭平帝死了。”

    “嗯?”谢安澜有些惊讶,虽然知道昭平帝大概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死得这么快。

    陆离伸手按住想要起身的谢安澜,道:“你再睡一会儿,我先进宫去看看。”宫中的丧礼,特别是皇帝的丧礼繁琐累赘,陆离当然不会让谢安澜这么早过去。

    谢安澜道:“这不太好吧?”

    陆离道:“没事。”

    说话间,陆离已经起身下床飞快地换好了衣服。谢安澜拥着锦被坐在床上看着他忙碌,眼皮又开始打转了。昨晚因为担心柳浮云,他们一直到四更天孙先生说柳浮云没有生命危险了,才回来休息。苏梦寒确实是手下留情了,但是也很有限。大概就是原本可以一剑毙命变成了一剑下去命硬就活,命薄就死的地步。若不是陆离事先准备的周全,结果还真不好说。

    等到陆离梳洗完毕,回来便看到坐在床上直接睡过去了的谢安澜。有些无奈地轻叹了口气,陆离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轻轻将她放倒回了床上。谢安澜还是被惊醒了,睁开满是困倦的眼睛望着他,陆离低头在她眉心亲了一下,低声道:“睡吧,没事。”

    谢安澜点了点头,眼皮从新合上了。

    其实昭平帝并不是今早才驾崩的,太医查看之后确定昭平帝是昨晚半夜咽得气。只是殿中没有宫女内侍守夜,也就根本没有人知道昭平帝死了。直到今天早上,宫女例行公事一般的进来为昭平帝洗漱送早膳,才发现昭平帝躺在床上身体早已经没有了温度,这才吓得赶紧禀告上面的管事。

    陆离听完太医的禀告,神色淡漠地扫了一眼跪了一地的宫女内侍。看着这些人趴在地上簌簌发抖的模样,突然感到有些索然无味。捧高踩低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即便是身为皇帝,一旦失势照样被往日趴在你面前俯首帖耳的人欺压。

    “既然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全部贬为低等内侍宫女。”陆离淡淡道。

    “世子饶命啊!”闻言,殿中众人大惊失色,连忙求饶。他们这些人能进殿来侍候,自然都是宫中头等的宫女或内侍。若是昭平帝还当权的时候,无一不是宫中有脸面的人物。如今一朝被贬为最低等做粗活的,简直要了他们半条命。这宫中仆役成千上万,同样也是分为三六九等。最上层的宫女内侍只怕比宫中一些嫔妃日子还要舒服。但是最底层的却是人人可践踏。

    陆离淡然道:“拉下去。”

    外面的侍卫进来,将哭哭啼啼地众人都拉了下去。站在旁边的一位管事有些战战兢兢地道:“世子,片刻后只怕文武百官就要入宫祭拜了,是不是先…让陛下入殓?”

    陆离沉吟了片刻,点了点头。

    昭平帝驾崩,一时之间整个京城都仿佛蒙上了一层雪色。大街小巷上所有绚丽的彩色都被白布覆盖。各家各户门口的大红灯笼也换成了白纸灯。往日满身绫罗绸缎的权贵们都换上了素服。宫门口穿着素缟的官员们匆匆入宫祭拜跪灵。只是陆离下令,因为宫中无女眷主持,令朝中权贵命妇只在家中叩拜昭平帝即刻。等到出殡的那一天在一起送灵。

    这一道命令,看似合情合理,但是知道内情的人却都明白,这只怕是睿王世子心疼妻子不肯让妻子入宫跪灵。要知道,皇帝驾崩,守灵这事,身份越高的越倒霉。普通朝臣只需要一日入宫祭拜一次,前后用不了一刻钟。一品高官和宗室却需要一日三祭,轮流跪在灵前为昭平帝守灵。这睿王世子妃如今可怀着身孕呢。

    不过对此,除了少数极度忠于昭平帝的例如黄承修等人,也没什么人反对。权贵家的女眷身体大多一般,这一日三次的折腾也不轻松,更不用说许多年事已高的老封君就更是艰难了。更何况,如今怀有身孕的也不是只有谢安澜一个人。陛下是很重要,但是自家的妻子、儿媳、孙媳也同样重要好吧。黄承修昨天刚被陆离气得口吐鲜血,据说听闻陛下驾崩又吐了一口血,这会儿还人事不知,自然也无从反对了。..

    睿王府里,谢安澜起身的时候外面的太阳已经升高了,今天显然是一个与京城不怎么真诚的悲戚气氛不太相符的艳阳天。睿王府里也早早的换上了白布素衣。谢安澜穿着一件宁疏和云萝亲自挑选的白衣漫步在走廊上。远远地看到西西穿着一身白衣捧着下巴坐着屋檐下的台阶上发呆。谢灰毛趴在他脚边悠闲的甩着尾巴,照顾他的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也不敢靠近。

    谢灰毛察觉到有人来了立刻警惕地抬起头来,在看到谢安澜后立刻又站起身来朝着谢安澜奔过来。几个月过去,谢灰毛似乎也明白了谢安澜现在不能让它靠近,有些委屈的围着谢安澜转了两圈,发出低低的叫声。

    谢安澜浅浅一笑,低头伸手柔了柔他的狼头。

    谢灰毛高兴地伸长了脖子。

    “娘亲。”西西站起身来走到谢安澜身边。谢安澜低头看着西西,伸手替他理了理有些凌乱的白色孝衣,“西西难过么?”这些天东临先生已经先一步开始给西西讲课了,虽然时日尚短,但是谢安澜知道已经足够让西西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很多事情了。

    西西轻咬这唇角摇了摇头道:“舅舅说他不配做我爹爹,我又没见过他,不难过。”

    谢安澜轻叹了口气道:“你舅舅说得对,不过他现在既然已经不在了,就不要再想了,已经过去了。”

    西西有些点了点头,靠近谢安澜怀中闷闷地道:“惜儿说,她爹爹是个大英雄。我也觉得冷将军是个大英雄。”为什么他的爹就是个坏蛋呢?

    “……”这就有点难办了,不管是亲爹还是养父,昭平帝固然不是个大英雄,陆小四好像也算不上大英雄啊。安抚地拍了拍西西的背心,还没等她想出来什么安慰词,就听到西西坚定地道:“没关系,既然他不是大英雄,西西就自己当大英雄。等西西长大了,就保护娘亲。”

    谢安澜突然有些想笑,将西西搂进怀里笑道:“好啊,那娘亲就等着西西保护了。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好好长大,努力学习,明白么?”

    西西乖巧地点头,“嗯。”

    “世子妃。”另一边,府中管事匆匆过来,恭敬地道。

    谢安澜站起身来,问道:“何事?”

    管事看了一眼西西,更加恭敬地道:“王爷说,陛下驾崩,太子殿下身为皇子,理应入宫祭拜陛下,为陛下守灵。”

    谢安澜蹙眉道:“但是西西还……”西西年纪还小,那守灵的事情就是一些大人都吃不消更何况是孩子。

    管事道:“王爷命小的转告世子妃,请您放心,王爷说他和世子有分寸,不会让太子殿下累着的。”

    谢安澜想了想,低头捏捏西西地小脸低声吩咐道:“进了宫小心一些,觉得累了就悄悄告诉你爹爹,知道么?”

    西西眨了眨眼睛,点头道:“我知道,娘亲别担心。”

    “乖孩子。”谢安澜轻声道:“去吧。”

    “属下告退。”管事应声,带着西西转身往外面走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