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弑父杀亲

第二百九十一章 弑父杀亲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闻言,柳咸脸色微变有些无力的瘫软在了椅子里。怔怔地望着柳浮云,道:“咱们家…咱们家……”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只是如果不说什么点什么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了。柳浮云站起身来道:“父亲尽快决定吧,我先回房了。”

    柳咸也不知道听见没有,只是怔怔地望着眼前的地面没有说话。柳浮云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的早朝上,柳家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攻击。整个朝堂上,从头到尾几乎都是弹劾柳家的声音,送到睿王府的那些折子,陆离昨晚就已经看过了。但是这些人显然还不满足于此,今天竟然又多了不少的罪名。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臣更是众口一词要求将柳家人满门抄斩,以儆效尤。

    早朝最后以柳家三侯被夺去了爵位,暂时幽禁府中等待调查结果为终究。柳浮云这个刚坐了不久的都察院督察御史也跟着被夺去了职位。虽然没有被软禁,但是却被禁止离开京城。其实柳家如今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出门了,因为一出门就会陷入京城百姓的围攻中。整个京城的百姓仿佛都陷入了一种狂热的批判柳家的情绪中。不管他们是曾经被柳家伤害过的,还是其实跟柳家压根就没有过任何交集的。

    离开皇宫之后,柳浮云并没有跟失魂落魄的柳咸和柳戚一起回柳家,而是转身去了另一个地方。穿过了一条条的街道,在内城边缘处一条大街的底部停了下来。这里坐落这一座并不怎么起眼的府邸,府邸上写着黄府二字。

    听到柳浮云自报姓名,门房有些震惊地看着眼前的清俊公子。虽然他们只是身份卑微的小人,但是下人之间的消息也是很灵通的。他自然知道这位柳公子的身份以及最近柳家在京城的处境。只是不知道,这位公子为什么会出现在黄家?

    不及多想,门房连忙转身进去禀告。

    不一会儿功夫,便有人来请柳浮云进去了。

    柳浮云被人带到了书房,书房里坐着的正是之前险些被陆离和谢安澜气坏了的特进光禄大夫黄承修。黄承修看起来并没有如谢安澜担心的被气死,反倒是精神还不错。看到柳浮云进来,也不意外只是笑吟吟地道:“浮云公子来了,请坐。”

    柳浮云沉默地在黄承修下首坐了下来,丫头上了茶又轻声退了出去。

    黄承修并不急着说话,悠然地喝着茶打量着下首明显神色有些疲惫的柳浮云。半晌才听到柳浮云淡淡道:“老大人年事已高,何必掺和进这些琐事之中,自寻死路?”

    黄承修扬眉一笑道:“自寻死路?那浮云公子何必来此?”

    柳浮云摇了摇头道:“柳某记得,柳家与黄大人无冤无仇。”

    黄承修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冷了下来,道:“无冤无仇?”

    柳浮云看着他没说话,黄承修冷笑道:“柳家确实跟老朽无冤无仇,但是…你们与柳贵妃联手睿王府谋害陛下,不该死么!”

    柳浮云道:“原来,黄大人是为了陛下?但是…黄大人难道不知道,你中了苏梦寒的算计么?”

    黄承修突然放声大笑起来,“苏梦寒的算计?你以为苏梦寒一个黄口小儿能够算计到老朽?他不过是先对你们柳家动手了,告诉所有还心怀忌惮的人,可以动柳家了而已。老朽做这些,只是因为老朽想要做。就算苏梦寒不动手,老夫早晚也要动的。”

    柳浮云垂眸,说到底还不是因为苏梦寒先一步动手引起的?

    柳浮云豁然抬起头来,淡淡道:“那么,黄老大人到底想做什么?”

    黄承修冷笑道:“老夫要柳家满门抄斩,让天下所有人看看,这就是魅惑君心,背叛君王的代价。”

    柳浮云目光定定地看着他,眼中泛起的却是嘲弄的笑意,“黄大人想对付柳家,早就该出手,或者说联合苏梦寒不是更好?他是太子的亲舅舅,也算是皇室正统。有他支持,你们说不定还能控制太子有几分与睿王府争锋的本钱。只不过…你去找过苏梦寒,只是被他拒绝了吧?”

    黄承修原本带笑的眼眸蓦地一缩,目光冷冷的盯着眼前的年轻。..

    柳浮云淡然道:“黄大人想要与苏梦寒合作控制太子对付睿王府,投名状自然就是先对付柳家了。只可惜……苏梦寒显然是对黄大人的提议并不感兴趣。黄大人,恕晚辈直言,苏梦寒只要还没傻都不会对你的异想天开有什么兴趣的。毕竟,比起一个为了权势连自己的外孙女都可以牺牲的人,他还是相信睿王府的人品更安全一些。”

    黄承修闻言,默然大怒,“放肆!你以为老夫是为了什么权势?”

    柳浮云挑眉,“难道不是?”

    黄承修怒道:“先帝对老夫恩重如山,老夫发誓有生之年必要匡扶正统,绝不能让太子殿下落到睿王府手里。那睿王世子野心勃勃,太子殿下落到他手中,终有一天……”

    柳浮云沉声道:“所以,黄大人就打算牺牲我柳家?作为您复出的第一仗?还是作为保皇党凝聚人心的牺牲品?”

    黄承修毫无愧疚之意,“你柳家作恶多端,本就该死!”

    柳浮云垂眸,“既然如此,黄老大人为何还要见我?”

    黄承修盯着柳浮云道:“浮云公子,先帝的镇安卫去哪儿了?”

    柳浮云微微扬眉,道:“我不知道黄大人在说什么。”

    黄承修冷笑道:“不知道?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是浮云公子因为柳贵妃的原因进出宫廷十多年,以你的心计,你会不知道?”

    柳浮云笑道:“黄大人,是什么原因让你以为,如果那所谓的镇安卫真的存在的话,前后两次宫变…应该是三次,陛下都没有用?他是打算将这支兵马藏起来带到黄泉底下去么?”

    黄承修冷声道:“不可能!先帝在的时候,老夫见过这支护卫。每一个皆是百战精兵,绝不会比睿王府的亲卫营弱!”

    柳浮云混不在意,“黄大人既然不相信,便去问问陛下吧。”

    柳浮云淡然的态度让黄承修有些茫然,难道他真的不知道?沉吟了片刻,黄承修突然问道:“既然浮云公子不知道,那便罢了。不知浮云公子亲自上门,有何贵干?”那一双精明的眼睛分明是在说,无论你想要干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的。

    柳浮云道:“让你的人全部停手。”

    黄承修冷笑不语,柳浮云看着他,“黄大人,我不是在请求你,而是在通知你。柳家早晚都要完了,我也用不着再费心。但是…不知道你在不在乎你的人,又在不在乎太子殿下?”

    黄承修眼眸一沉,“你想做什么?”

    柳浮云笑道:“这京城里,只死柳家的人,未免不够热闹不是么?我想,睿王府的世子殿下想必不介意顺手收拾几个想要跟他作对的人。”

    黄承修面带嘲讽地看着他,“就凭你?”

    柳浮云微笑,“就凭我。”

    说完,便起身往门外走去。才走出两步,柳浮云又回头过来看向黄承修道:“对了,黄大人。关于镇安卫我确实知道一些。我在宫中藏书楼看到过一些隐秘的记载。先帝确实是留了一支秘密人马给陛下。不过,那一支兵马在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场宫变中却站在乐陛下的对立的面。最后被全部绞杀了。黄大人,你说…这是为什么呢?先帝信任有加的心腹,却在先帝驾崩不过数年就反了当初先帝指定的继承人?”

    说完,柳浮云轻笑了两声,漫步走出了书房。

    从黄府出来,柳浮云脸上的神色渐渐地凝重起来。回到柳家的时候,柳府门外已经多了不少衙门的衙役住手,附近整条街的气氛都有些怪异起来,似乎比平常热闹了许多。

    不少人都在用诡异的目光看向柳浮云,柳浮云心中一沉快步往府里走去。

    “十三公子!十三公子!你终于回来了!”才刚刚进门,府中的管事就扑了过来跪倒在柳浮云跟前痛哭流涕,“十三公子,府里出事了!”

    柳浮云心中一颤,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管事惨败着脸色,道:“侯爷和二爷……中毒了,二爷……已经没了!”

    柳浮云快步朝着大厅走去,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哭泣声和怒骂声。走到门口就看到,大厅中几个年轻人被压着跪倒在地上,柳二夫人跌坐在一边呜呜咽咽的哭泣着,在她身边,还有不少府中的女眷也都哭成一一团。

    柳戚的尸体就躺在大厅的地面上,唇边还有暗黑色的血迹,人却已经没有了声息。

    柳咸被人扶着坐在一边,脸色灰败奄奄一息。

    柳浮云沉声道:“怎么不送回房间去!”

    正在替柳咸扎着的大夫满头大汗吓了一跳,连忙道:“万万不可!柳侯这毒一旦移动便会加速流转,到时候毒发的更快!”

    柳咸听到声音,才睁开眼看了柳浮云一眼,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柳浮云看了父亲一眼,低头看向躺在地上的柳戚,又扭头看向被压着跪在地上的几个年轻人问道:“怎么回事?”

    那几个年轻人畏惧地望着柳浮云,好一会儿也没人敢说话。

    “十三弟!就是他们下毒毒害父亲和大伯的!”有人叫道。

    柳浮云看着那几个年轻人,都是柳家的子弟。一个是柳浮云的庶出弟弟,排行十四。两个是柳浮云的堂兄,柳戚和柳成留在京城的庶子。还有一个是柳家远方的堂兄。因为平时跟柳十四关系好,在柳家也颇有脸面。而现在……

    “为什么?”柳浮云问道。

    被柳浮云的目光盯着的柳十四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带着哭音战战兢兢地道:“十三哥,苏梦寒不是说了么,只要……就放过我们。”

    有了一个人开头,其他人似乎一下子都有了勇气。一个年轻人忍不住道:“我们有什么办法?谁想死?我们不想死,不想跟别人一样缺胳膊断腿啊!”

    “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弑父!当真不愧是贱人生的贱种!”柳二夫人尖锐的声音在大厅里回荡着。

    跪在地上的一个年轻人抬起头来,阴测测地道:“弑父又怎么样?你们做的孽,凭什么要我们跟你们一起死?!”

    “蠢货!”柳浮云不想听这些人争吵,冷冷的道:“亲自毒杀亲生父亲和伯父,就算柳家逃过一劫,你们也跑不掉!”弑父,是十恶不赦的大罪。儿子就算大义灭亲举报自己的父亲都是犯法的,更何况是亲手发了自己的父亲。

    苏梦寒,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么?

    旁边,柳咸突然吐出一口血来。正在替他医治的大夫突然有些慌了,沉声道:“柳大人,令尊这毒只怕是不简单。小的只能暂时稳住,若是没有解毒之法,只怕是……”

    柳浮云定了定神,沉声吩咐跟着自己进来的管事道:“去睿王府,请裴公子来一趟。”

    管事有些犹豫,如今柳家这个情形,睿王府的人肯来么?

    柳浮云沉默了片刻,道:“我亲自去一趟。大夫,有劳你先稳住父亲的情况。”

    大夫抹了把汗道:“公子尽快啊。”

    柳浮云点头,快步往外面走去。身后柳二夫人厉声道:“这几个孽种怎么办?”这时候她想不到如今柳家是什么情形,柳咸又是如何的岌岌可危。她看到的只有自己的丈夫死了,自己的儿子也毁了,绝不能让这些人好过!

    柳浮云沉声道:“交给刑部!”

    说完,便如一道风一般的掠了出去。

    ------题外话------

    卡卡卡卡~抱歉亲爱的们今天更得比较少~今天木有二更鸟。晚点会更医妃~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