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六十四章 教养问题

第六十四章 教养问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三少夫人站在大少夫人身边,看看气的脸色铁青的大嫂,再看看一脸淡定的谢安澜心中诧异。这个四弟妹倒是真的大胆啊。

    李婉婉也反应过来了,冷哼一声道:“陆大少夫人,咱们李家门第低微,当不得四少夫人道歉。”

    陆荞却不依,拉着李婉婉道:“婉婉,你别生气,我们一定让她给你道歉。”

    “二妹,这事儿有大嫂处置,你别插嘴。”三少夫人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心中为陆荞的脑子感到十分的担忧和不屑,胳膊肘往外拐也要分时候,这蠢货以为这样她的名声会好么?陆荞却显然并不领情,娇声道:“不!我跟婉婉是朋友。谢安澜她……”

    “住口。”大少夫人脸色冰冷地截断她的话,以防她出什么更加不得体的话来。她要谢安澜道歉是站在陆家和李家两家的交情上,那不代表陆荞一个做姑子的可以联合外人自己嫂子的不是。陆荞有些不忿,只是看大少夫人脸色不好看也只得忍住了。

    见她安分了,大少夫人这才侧首对谢安澜道:“四弟妹,我虽然不知道你和李姐有什么纠葛,但是李姐被推倒是事实。于情于理你也该道个歉,免得让外人以为咱们陆家仗势欺人。”

    谢安澜道:“推倒?大嫂何不问问在场的各位,李姐是不是我推倒的?我也正想问问李家的这位…丫鬟,她为什么要冤枉我。我们有仇?”

    那丫头脸色通红,怒气匆匆地道:“四少夫人,刚才明明就是你……”

    “我什么?”谢安澜冷笑道:“有谁看见我推她了?李姐伸手就要打人,我不过是抬手抓住了她的手。李姐让放手我就放开了,谁知道她为什么要往后倒跟自己的丫头摔成一团?两个丫头居然扶不住一个女子还三个人摔成一团,就算是要假摔,也要做得像一点吧。”

    “你胡!”

    谢安澜轻哼一声,笑吟吟地看向众人,“不知哪位能出来,看到我推了李姐?”

    众女眷沉默了一会儿,人群中有人低声道:“确实没看到陆四少夫人用力。”

    很快又有人点头附和,“是啊,李姐怎么就摔得那么厉害?”

    “也许是自己太用力了吧?”

    听着众人的议论,李婉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突然恨恨地瞪了众人一眼,转身推开身边的人呜咽着跑了出去。

    见她哭泣着奔出去的背影,众人又是一阵安静。二少夫人挑了挑眉,尖声道:“四弟妹,就算是李姐不心,她到底是个姑娘家,出了这样的事儿难免抹不开脸。四弟妹道个歉就算了,何必这么较真呢?”谢安澜含笑看了她一眼道:“二嫂,不是只有她的面子才是面子,弟妹我也是抹不开脸的。”

    “李家对这个姑娘娇惯的很,她只怕跑去告状去了。”有人低声提醒道。

    谢安澜对着声音的方向含笑点了点头,悠悠道:“那倒是正好,我也想问问…李家到底是怎么教导姑娘的。”

    “李家怎么教导姑娘的,只怕用不着陆少夫人操心!”一个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就看到曹夫人一行人匆匆而来。开口话的妇人四十出头的模样,面容有些消瘦,神色严厉。刚刚才跑出去的李婉婉正跟在她身边一遍抹眼泪。陆夫人看了谢安澜一眼微微蹙眉,却没有话。

    曹夫人含笑看了众人一眼,笑道:“这都是怎么了?都是年轻人难免气盛一些,大家给我个面子都握手言和吧。”

    知府夫人的面子谁敢不给?谢安澜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对着曹夫人微微一福道:“给夫人添麻烦了,是晚辈失言。”见她如此,曹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看着谢安澜眼底闪过一丝赞许。她知道今天的事情未必是谢安澜的错,但是这种情况下谢安澜能够先一步低头就明了她的气度。一味的仗着性子耍脾气,有时候就算是对的也不招人喜欢。权贵之家讲究的是一个进退有度而不是泼妇骂街。既然有进就必然有需要退的时候,只是这个度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掌握得好的。

    只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这么知趣。

    只听李夫人冷声道:“原来四少夫人也知道自己失言。”

    曹夫人唇边的笑容微微一凝,看向李夫人和李婉婉的目光淡了几分。谢安澜唇边的笑容如故,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李夫人在给自己难堪。慢条斯理地道:“李家如何教养,是李家的事情。确实不是外人能够多管的。今天是曹夫人举办的花会,我在这里问这样的问题,自然是失言。还请夫人恕晚辈饶了各位的兴致。”

    曹夫人笑道:“好孩子,谁还没个不心的时候?我就喜欢心直口快的孩子。”一句话,众人都明白曹夫人这是站在谢安澜这边了。虽然有些不解,曹夫人为何对一个陆家庶子儿媳妇如此重视,但是曹夫人的态度却能够直接影响到在场大多数人的态度。

    立刻有人跟着劝道:“李夫人,孩子们打打闹闹都是常事儿,咱们这些老的就别管了。”

    李夫人却不肯就此罢休,冷声道:“四少夫人这话传出去,岂不是坏了我们婉婉的名声?别以为陆家是大家我们李家就会怕了!”

    真是不识抬举!曹夫人脸色一沉正要开口,却见谢安澜已经先一步开口道:“既然如此,夫人不如同我出去理论如何?毕竟这会儿是在曹家,因为你我的私事扰了曹夫人的花会总是不对。”

    “你怕了么?”李婉婉尖声叫道,“谢安澜,除非你跪下来向我磕头谢罪,否则今天的事儿没完!”

    谢安澜微微的吐了一口,所以她不喜欢宅斗。狐狸窝的一贯做法,这种货色就该半夜被打闷棍,扒光了挂在高楼窗户外面示众!

    入乡随俗…入乡随俗…

    谢安澜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起来,对曹夫人点点头道:“夫人,实在是抱歉借您的地儿多几句。”

    曹夫人也不在意,摆摆手示意她随便。·k··b·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