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放权

第二百一十九章 放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睿王府后门,苏绛云被人毫不留情地从门口丢了出来。她如今模样严重老化,原本身上的武功早就已经十不存一。被人这么扔出来,竟然好半晌才爬起来。身上穿着单薄的衣裳,在寒风中冷得簌簌发抖。苏绛云有些艰难地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睿王府,即便只是后门,在此时看来也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苏绛云望着关闭的门呆滞了半晌,不知怎么地突然呜咽着痛哭起来。

    “王…王妃?!”六皇子惊愕地看着眼前衣衫褴褛,苍老的几乎都忍不住来的女人。苏绛云也呆住了,下一个反应确实抬手捂住了自己脸转身想要逃走。即便是她对六皇子毫无情爱,也难以忍受让自己的丈夫看到自己变成如今这幅模样。

    六皇子顾不得多想,一把拉住了她,“你…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

    苏绛云声音嘶哑地道:“你…怎么在这里?”

    六皇子道:“睿王府的安德郡主回来了,今天睿王府摆宴庆贺。”

    “你说什么?!”苏绛云突然尖叫起来,声音在寒风中仿佛破了的风箱一般刺耳。六皇子一愣,就看到苏绛云突然转身朝着睿王府正门的方向奔去,“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怎么还活着?!她怎么还没有死!”

    六皇子吓了一跳,他这一生大约都没有见过苏绛云如此失态的模样。反应过来想要拉住她却已经来不及了,苏绛云已经奔了出去。或许是安德郡主的消息给她的刺激太大了,身体已经相当虚弱的苏绛云冲出去的速度竟然相当地快。等到六皇子追出去,她已经冲到了睿王府后门的巷口了。

    “你疯了么!”六皇子连忙拉住她,他现在的心情也很复杂。都有些搞不清楚自己这么执意的寻回苏绛云之后心里到底是在高兴还是失望了。虽然苏绛云出身低微,但是六皇子并没有在意过。他身为西戎皇子,这世上还有哪个女人出身比他更尊贵的?既然没有,女人的身份是高是低就不重要了。

    但是看着眼前这个苍老丑陋又疯狂的女人,六皇子心里真的有些五味杂陈。如果是在别的地方,这样的女人他脸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这个女人是陪伴他十几年的妻子,是他儿子的母亲。

    “放开我!滚开!”苏绛云尖叫着疯狂挣扎,但是六皇子却知道绝对不能让她再出现在睿王府。他不知道陆离这个时候将苏绛云放了打得是什么主意,但是绝不会真的如他所说的只是给他一个面子。若睿王府真肯给他面子,就不会到现在才放了苏绛云了。

    一咬牙,六皇子抬手一个手刀砍在了苏绛云的后颈。原本还在疯狂挣扎的苏绛云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六皇子剑眉微皱,终究还是无法忍受有些嫌恶地看着地上的女人。良久方才拍了拍手,两个侍卫从暗处走了出来,“王爷。”

    六皇子道:“带她回去。”

    “是。”

    此时的皇宫里却是一种与睿王府孑然迥异的宁静。不过宫中的人或许已经渐渐习惯了,自从昭平帝重病,后宫的女子们从最初的惊慌不安中镇定下来之后,后宫便一直是这样的肃穆宁静。

    已经是深夜了柳贵妃却还没有睡,依然如往常一般的坐在昭平帝的床前,耐心而温柔的照顾着他。甚至连昭平帝的手她都不厌其烦的拿着温热的毛巾一遍一遍的为他擦拭着。

    一边照顾着昭平帝,柳贵妃一边轻声道:“陛下,今晚睿王府一定很热闹呢。睿王殿下回来了,安德郡主也回来了。如今他们倒是一家团聚了,只是咱们宫中倒是又些太寂寞了。不过不要紧,臣妾会背着陛下的。为了陛下,臣妾可是推了睿王府送来的帖子,其实…臣妾还是很想出宫走走的。在宫里待的太久了。”

    昭平帝神色木然的听着柳贵妃絮絮叨叨的话,只有眼底偶尔闪过的光芒让人知道他并没有失去神智。自从那天听到安德郡主还活着的消息之后,昭平帝除了最初反应激烈以外,之后就再也没有因为柳贵妃说的任何话有什么反应了。柳贵妃也并不在意自己在跟一个永远都不会回应自己的人说话,事实上她觉得现在这样好极了。

    陛下再也不会离开她,再也不会骗她了。

    柳贵妃轻笑一声道:“昨儿浮云跟我说了一个事儿,我觉得挺有趣的。他说…陆离是安德郡主的儿子。陛下,你说是不是很有趣?陆离的年纪,如果他真的是安德郡主的儿子,那可是当初安德郡主还在京城的时候生的啊。真不愧是睿王府的小郡主,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瞒着所有人悄无声息的生下一个孩子。”

    昭平帝蓦地睁大了眼睛,脸上再不复之前几日的木然。柳贵妃的笑容顿时开心起来,她到底还是了解他的,总是知道如何才能让他有反应,让他生气。可惜…如今她却在也不能让他高兴了,也只有惹他生气了。不过就算他再生气也还是只能耐心的听着她说话,这样就很好。

    柳贵妃温柔地又给昭平帝喂了一些水,方才柔声道:“陛下莫要着急,我想着,睿王殿下过两天应该也会入宫来探望陛下的。到时候……”柳贵妃轻叹了口气,“睿王殿下大约会很生气,陛下忍着一些就是了。睿王殿下那样的盖世英雄,就算为了所谓的忠孝能容忍陛下这些年的刁难,只怕也忍不了陛下对安德郡主生出那样的心思呢。陛下你别生气呀,其实臣妾也有些遗憾,当年臣妾爱上的为何就不是睿王殿下那样顶天立地的男子呢?不过…睿王殿下那样的男人,又如何会看上臣妾呢?所以,果然臣妾和陛下才是天生一对啊。”

    昭平帝眼底绽出惊骇又愤怒地光芒,柳贵妃却恍若不见。悠悠然道:“这些日子,臣妾将自己憋了这么多年的话都跟陛下讲了。陛下想必也挺烦了。不用怕,不管以后会怎么样,臣妾总是会陪着陛下的。”

    昭平帝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不甘心…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他也知道,除非有人来救他,否则再怎么不甘心,他也依然只能无力的躺在这个等待着未知的结果。

    睿王府的宴会一直很晚才散去,为了这宴会睿王府确实是花费了不少心思的,同样也让来赴宴的人们尽兴而归。睿王府上空的焰火几乎照亮了整个京城,也向京城的人们昭示着沉浸了二十多年的睿王重新的回归。

    送走了宾客,已经是深夜了。但是睿王府里却依然还没有安静下来。谢安澜早早的睡了,睿王的书房里却依然还是灯火通明。睿王坐在主位上,他下首第一个位置坐着的便是陆离,陆离对面坐着的却是东临先生和曹大人,在往后才是薛铁衣和曹大人,还有几个朝中的官员,之前陆离一直跟他们不太熟,这会儿看他们坐在这里也明白了,这几个也都是睿王府的人。

    睿王看向陆离问道:“无衣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了?”谢安澜中蛊毒的事情,睿王知道的并不太清楚。昨天回来之后就要处理各种事情也没来得及细问。这一天开谢安澜忙里忙外的也没什么问题,原本睿王还以为不严重。但是这会儿谢安澜缺席,睿王便知道至少比他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

    陆离淡淡道:“已经早到出处了,但是那东西太少见,如何解除只怕还是要从下蛊的人下手。”睿王皱眉道:“以我对宇文策的了解,他不是会用这种东西的人。”陆离沉声道:“他不会用,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不会用。”

    睿王点了点头,道:“这两天我会先跟宇文策谈一谈,到时候在再做打算。”陆离点头,“有劳舅舅。”

    睿王微微点头道:“这些日子你在京城做的很好。这几位你想必还不认识,这是安武将军罗易,这位是封大人,他已经致仕了,曾经官拜吏部尚书。这意味是翰林院掌院学士公孙大人。他们都曾经是你外祖父的好友。”

    陆离起身,恭敬地拱手道:“见过三位大人。”

    那位头发花白却依然精神抖擞的罗将军笑道,“公子多礼了,我等愧不敢受。当年若非我等救援不及,郡主和公子何至于受这么多年的苦?”睿王摇摇头道:“罗将军言重了,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罗将军和封大人都不在京城,公孙大人手中也无半点兵权,如何能怪得了你们?若是因此拖累的公孙大人,本王和绯儿才是心中难安。”

    陆离知道,睿王这话是对自己说的。要他不要因为当年母亲的遭遇对这些人生出芥蒂。

    封大人叹了口气道:“转眼二十年,索性郡主和公子都平安归来了。如今王爷也回来了,总算是…先王和王妃泉下有知,想必也能感到欣慰了。”

    睿王含笑点头,封大人看着陆离道:“这些日子公子在京城的作为老朽也看在眼里,老朽如今早已经致仕,不过膝下几个儿孙尚可堪驱使,公子若有什么吩咐,尽管让他们去办就是了。”

    陆离拱手道:“封大人这些日子助我良多,原来是老大人之意。晚辈多谢。”陆离刚刚入主户部,户部右侍郎也是姓封的,对他却是十分的礼让。户部内部出现什么分歧的时候,这位封大人也大都站在他这边,这才让陆离短短时间顺利掌握了户部,气得另外一位侍郎吹胡子瞪眼。

    封大人轻抚着胡须摇头笑道:“是公子才智惊人,小儿对公子也多有赞誉。”

    旁边公孙大人也道,“翰林院那边,王爷和公子有什么事情也尽管吩咐,老朽尚且能说上几分话。”

    罗易将军倒是十分爽快,笑道:“如今末将却是赋闲在家,不过京城个大营的将领,跟我倒是都有过几分交情。公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便是。若是王爷和公子不嫌弃,末将就是再提着刀上战场也在所不辞啊。”

    陆离拱手道:“前些日子的事,还要多谢将军。”

    罗易嘿嘿一笑,看向睿王道:“果然如王爷所说,公子当真是聪慧过人。”

    睿王唇边勾起一抹笑意道:“好了,你们也不要夸他了。他年纪轻轻就已经傲气十足,再让你们夸下去还得了?”倒是一直坐在一边的东临先生笑道:”王爷过虑了,王爷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只怕还没有少雍的这份定力和机变。”

    睿王挑眉一笑,倒也不否认。睿王殿下是战场上的天才,朝堂上的事情也不含糊。但是若真说朝堂上的那些勾心斗角,他只怕还真的未必比得过陆离。就说这次昭平帝的事情,事发突然换了睿王来做,这些日子睿王仔细的考虑过,他只怕是做不到陆离这样恰到好处。

    东临先生饶有兴致地看着陆离,道:“陆大人,前些日子的事情,你可是将老朽和曹兄也吓了一跳啊。”

    陆离拱手道:“事出突然,一时鲁莽让东临先生见笑了。”

    东临先生摆摆手道:”这个上次就说过了,你去了安明府之后老朽又仔细的想了好几天,竟然也没有相处比你更好的处置法子。只是,已经过了这么些日子,这后续的事情,你可想清楚了?”

    陆离抬头看了一眼睿王,睿王懒懒地撑着下巴看着他道:“尽管说,这几位都是可以信任的人。而且,将来无论你做什么,只怕都还需要他们鼎力相助。”

    东临先生闻言,微微挑眉道:“老朽以为,如今这睿王府里做主的是王爷才对。”

    睿王笑道:“东临先生也说了,本王就是个粗人。这些朝堂上的事情,本王实在是料理不来。还是让少雍来处置妥当一些。”

    “王爷如此……”东临先生微微蹙眉,睿王说这话,就等于是明白了告诉在做的人,以后睿王府是陆离做主了。虽然说如今睿王府还没有王妃没有子嗣,但是睿王毕竟才四十出头,以后的事情谁能保证?

    睿王抬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道:“本王心意已决,先生不必多言。”

    东临先生轻叹了口气道:“如此,倒是老朽多虑了。”他对陆离其实也很满意,睿王府这么多带的王爷都是天生的名将。但是这世上的人没有十全十美的,既然在战场上有着独特的天赋,在别的地方难免就要缺一些了。倒不是说历代睿王都是朝堂争斗的白痴,而是既为名将,心中自然霁月风光,难免就少了几分诡诈和狠毒。这样的睿王府,若是遇到明君圣主,自然能成盖世功业君臣相得流芳百世。但若是遇到心胸稍微差一些的君王,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而即便是代代忠心不移,睿王府也不可能永远都是睿王府。要么更进一步,要么渐渐消声觅迹。如今,确实已经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

    东临先生对陆离很满意,唯一的问题是陆离太年轻了而睿王缺还是盛年。如果这两个人的意见相左,对睿王府的将来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睿王仿佛明白东临先生在想什么一般,沉声道:“这些年的事情还有绯儿的经历本王都记在心里,若说对昭平帝还有什么君臣之义那必定是本王在欺瞒诸位。所以,东临先生也不必担心本王的想法。只是…本王这半生只会领兵打仗,以后也不打算干别的。所以,睿王府的一切事宜都交给少雍负责,各位可明白了。”

    书房里沉默了片刻,众人方才齐声道:“我等明白,尊王爷指令。”

    其实若真说睿王不懂朝堂上的事情,那是扯淡。若是一点都不懂,就算睿王再天才,西北军再骁勇这些年也早就被人给坑死了。只是睿王并没有更进一步的雄心壮志,也不想做什么一统天下的盖世豪杰。正巧如今又一个天才还有野心的外甥,睿王完全不介意成全外甥的雄心壮志。

    陆离一时间也有些回不过神来,白天的时候睿王突然宣布他会改姓还让他隐约有些不悦。没想到这会儿睿王竟然会直接放权,而且还放得如此的……豪迈。他并不怀疑睿王的真心,只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已。

    抬头去看睿王,睿王只是对他挑了挑眉,仿佛很满意地道:”听明白了?听明白了就跟本王说说,你打算干什么?“眼神却带着几分挑衅之意,仿佛在说:小子,本王敢给,你敢接么?你又敢说么?

    陆离垂眸,思索了片刻便道:“既然皇帝已经无用了,那边换了吧。”

    在做的人竟然也没有人斥责他狂妄,那位年事已高的封老大人还抚着白须颇有兴致地道:“公子是…对那个位置有兴趣么?”

    陆离道:“目前,没有。”

    “哦?”封大人不解地看着他,陆离道:“皇位太麻烦,束缚也太多了。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皇位归谁,而是……西戎。”..

    ”西戎?“

    ”准确的说,西戎和百里修。“陆离沉声道,“西戎皇野心勃勃,百里修同样是狼子野心,这两个人勾结在一起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曾大人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何不现在抢先出手,先杀了百里修?”就算百里修暗地里势力再强,这里毕竟是上雍。除非百里修有本事号令整个神武军和巡防营,否则他们没道理杀不了他。“陆离道:”你信不信,睿王府若是现在对他下死手,西戎立刻就会昭告天下,百里修是西戎高官,甚至不惜与东陵兵戎相见。”

    曾大人还真的不太相信,“西戎肯为了他与东陵再打一场?”

    陆离道:“曾大人不妨去试试,不过最好多带一点人,最近三道九流入境的人有些太多了。若是一个不小心,小心阴沟里翻船。”

    曾大人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去不去,他对陆离的判断还是有几分信服的。

    薛铁衣点头,道:“苏绛云说…百里修才是真正的西戎国师,明洄风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睿王挑眉,“难怪明洄风突然失踪了,西戎的反应那么平淡。”东陵和胤安都没有国师这个称谓,就是因为这个称谓有些太重了。国师,一国之师。而在西戎,这个位置也确实是凌驾于丞相甚至是皇子王爷之上的。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

    “西戎皇可不是昭平帝,他竟然能如此信任百里修?”睿王道。西戎皇前半辈子在争权,后半辈子在费尽心力的保护自己手中的权利,那可真的称得上是呕心沥血,跟昭平帝这个权力到手就开始肆无忌惮的享乐的人是不太一样的。睿王敢保证,西戎皇这辈子只怕是一天的安稳日子都没有过过。

    陆离淡淡道:“所以,西戎皇和百里修之间,一定有什么在西戎皇看来牢不可破的关系或者……利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