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二百一十章 景宁侯夫人(一更)

第二百一十章 景宁侯夫人(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到家中,谢安澜听说陆离在家立刻便转身往书房里去了。走到书房门口才知道柳浮云竟然也在。听到脚步声,柳浮云侧首看向门口点头笑道:“陆夫人。”

    谢安澜笑道:“柳公子也在。”

    “出什么事了?”陆离见谢安澜脸色有些不对,连忙问道,“不是说跟母亲一起出去了么?难道出什么事了?”

    谢安澜道:“宇文策来了,你们知道么?”

    陆离和柳浮云对视了一眼,陆离问道:“你们遇到他了?可有出什么事?”谢安澜摇摇头,“那倒是没有,不过薛先生和宇文策打了一架。”

    谢安澜既然说没事,那自然是真的没事,陆离这才微微松了口气。没有微皱,冷声道:“宇文策才刚进城就如此不安分么?”

    谢安澜想了想,倒是有些迟疑了,道:“也有可能…是碰巧了。”说起来,如果宇文策想要抓安德郡主的话,应该一开始就让苍龙营一起上才对,但是苍龙营出来的太晚了,很明显是宇文策根本没有做好准备。最大的可能就是宇文策突然在街上看到她们,一时按耐不住就直接动手了。

    陆离脸色依然不好看,拉着谢安澜到旁边坐下道:“母亲可还好?”

    谢安澜道:“母亲可能有些吓着了,方才说要回去休息一会儿。晚一点我跟你一起过去看看她吧。”陆离点头,自然是没有意见的。

    柳浮云坐在一边,看着两人的模样眼底闪过一丝羡慕。

    谢安澜看到柳浮云坐在旁边有些不自在的模样,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议事了?”柳浮云淡笑道:“也没什么大事,夫人不必在意。”

    谢安澜当然不会相信他的客套话,若不是重要的事情柳浮云也不会亲自上门了。虽然如今睿王府跟柳家的关系在外人看来还不错。但是柳浮云却很少来睿王府。柳家其他人更是基本上不跟睿王府的人来往,所有的事情都交给柳浮云来办。虽然不知道柳浮云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不得不说谢安澜觉得柳浮云做的好。要知道,跟浮云公子合作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但是跟柳家人合作却是一件很坑爹的事情。

    陆离道:“我们正在商量的也是四国和谈的事情,宇文策今天到京城,但是和谈的事情,晋王却现在才告诉我们。”谢安澜皱眉道:“晋王想干什么?不对…这事儿,晋王也做不了主吧?”

    陆离点点头道:“是胤安和西戎双方先协商好的,西戎一撤兵,莫罗就等于要独自面对胤安六成的兵力,莫罗兵力本就不多,若是不想元气大伤,就只能也撤兵。至于东陵…昭平帝如今做不了主,下面的将领就开始有了别的心思。军中人心浮动,舅舅的建议也是先退兵再说。否则就算打赢了也可能是惨胜。而且…如果舅舅坚持要打,很难说胤安和莫罗会不会联手对付西北军,或者趁着胤安和东陵两败俱伤从中获利。”

    谢安澜点了点头,军事方面的东西她懂的不多,但是也不是全然不懂。

    柳浮云道:“睿王殿下所言甚是,而且…如今东陵也确实不适合打大仗。”无论是再悍勇的兵马,如果后方不宁都是很难打胜仗的。虽然如今昭平帝病倒了,陆离也掌握了户部,但是要真的说能保证西北军毫无后顾之忧,只怕也还是有些困难。

    谢安澜笑道:“如此也好,正好师父回来也可以看看母亲,师父这些日子只怕也着急得很。”

    柳浮云看着她从容自在的笑颜,将目光落到了陆离身上,道:“恭喜陆兄。”

    陆离了然,微微点头,“多谢。”

    柳浮云也不多说这个话题,问道:“孔家的事情,陆兄打算如何处置?”

    陆离道:“有劳柳兄关心,孔家如今有孔元皓一时也不会乱。至于百里修…最近想必他也没空惦记着孔家了。”说起百里修,柳浮云倒是有些好奇地道:“这百里修…我倒是有些难不透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此时得罪孔家并非好事。”以孔家和百里家的交情,就算孔家拒绝了与百里家结盟,也未必就会跟百里家做对。百里修搞这么一出,就等于替百里家和自己树立了一个大敌。孔赟若是真的死了还好说,偏偏孔赟还没死。

    陆离道:“顺者昌,逆者亡。在百里修心中,不是朋友就是敌人,没有第三个选择。”

    柳浮云有些惊讶,“他以为他是皇帝么?”就算是皇帝,也没几个真的就能做到顺者昌,逆者亡的吧?

    陆离道:“他想做比皇帝更厉害的人。”

    “那是什么?”柳浮云诧异地道。

    陆离默然,他也不知道。

    谢安澜忍不住道:“他大概是想成神……”经病!

    陆离唇角微微扯了一下,沉吟了片刻方才道:“百里修对昭平帝的皇位并不感兴趣,他也不想做什么千古一帝,盛世雄主。他只想让所有人都听他的,包括皇帝。或者说…将全天下人都玩弄于股掌之间。比如…以一人之力,操控诸国,他自己成为幕后的帝王。”身为皇帝,除了权力和享受,同时还需要肩负帝王的职责。即便是昭平帝那样专宠后宫二十多年在外人看来是昏君的皇帝,也还是要上朝,哪里打仗了,哪里有大灾了要拨款救济,平衡朝堂关系等等。就算这些都都不想理会,皇帝也还要听文武大臣念叨劝谏。但是这些,百里修都不感兴趣。

    或许原本,百里修并不想要出现在人前。只是这两年的一些局势变化让他不得不选择暴露于人前。百里修并不在乎青史留名,在他看来一个将整个天下掌控在掌中,却不为人世人所知的神秘人物,或许比一个留名青史的皇帝的身份更加有趣也更加有成就感。

    “……”这是想要当暗夜皇帝啊,果然是个神经病。居然想要拿皇帝当傀儡,而且还不是一个。难道他以为能够成为皇帝的人都是木头,可以让他随意摆弄吗?

    谢安澜和柳浮云齐刷刷地看向陆离:百里修想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是说…聪明人的脑子其实都是共通的?或者根本就是陆大人以自己之心度百里修之腹。这些想法根本是陆大人自己的?

    大约是两人的眼神和表情太过明显,陆离低头喝了一口茶,“我随口一说。”

    “……”我们不信啊。

    柳浮云站起身来准备告辞,“明日家母也会来睿王府,家母不常出门,还请陆夫人多多关关照。”

    这话倒是真的,虽然柳夫人按身份也算是侯爷夫人,但是京城里跟她相熟的命妇却不多。平时柳家的大小事务都是柳戚的夫人打理的。不过即便是如此,柳夫人也没弱到需要人关照的地步。谢安澜自然明白柳浮云这话的意思。不管柳家以后如何,柳浮云还是希望自己的母亲能与睿王府交好的。就算将来柳家出了什么事情,说不定睿王府还能关照母亲一些。

    谢安澜点头道:“公子放心便是。”

    柳浮云拱手,认真地道:“如此,多谢了。”

    送走了柳浮云,谢安澜和陆离才起身去安德郡主的院子探望,才走到安德郡主院外,就看到源叔脸色有些不好看,却急匆匆地往外面走去,险些撞了个正着。

    “公子,少夫人。”

    谢安澜关切地道:“源叔这是怎么了?母亲出什么事了?”

    源叔道:“景宁侯府……的夫人、来了!”说起夫人两个字,源叔都是咬牙切齿的模样,“正在郡主跟前哭哭啼啼地闹腾呢。”

    陆离皱眉道:“谁放她进来的?”

    源叔叹了口气道:“是郡主让人带她进来的。”不然谁敢放那个女人进来,就算那女人不敢做什么事,坏了郡主的心情或者气着了郡主他们都吃罪不起啊。

    谢安澜拍拍陆离的手臂道:“既然是母亲让她进来的,我们先去看看再说吧。说不定母亲是有事情想要跟她说。”

    源叔皱眉道:“那女人太会哭哭啼啼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睿王府仗势欺人怎么着她了呢。”

    谢安澜莞尔一笑道:“源叔放心吧,母亲不会吃亏的。”显然是源叔担心自己从小看大的小郡主,又不能违背安德郡主的意思这才急着出来搬救兵的。..

    还没走进大厅,果然就听到里面传来了嘤嘤地哭泣声,谢安澜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看向陆离无声地道:“怎么回事?”景宁侯夫人好歹也做了二十年的侯夫人,怎么这么能哭?而且,大厅里静悄悄的除了哭声什么声音都没有。不知道的还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在里面哭泣呢。

    陆离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