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郡主回府(一更)

第一百八十五章 郡主回府(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睿王府中,一行人进了大厅挥退了闲杂人等,老总管方才对着安德郡主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哭得老泪纵横。安德郡主吓了一跳,连忙想要俯身去扶他。虽然已经接受了自己是郡主的身份,但是过了十多年平民的生活,实在是很难让她对一个跪在自己面前满头花白的老人家坦然视之。

    “母亲,这是睿王府的总管。”谢安澜轻声道。

    旁边的薛铁衣也扶住了俯身下去的安德郡主道:“郡主以前称呼他为源叔。丁总管是先王时候就在睿王府做管事了。”

    听他们这么一说,老总管哪里还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着安德郡主的眼神更加的心疼起来,安德郡主连忙道:“源叔,您快起来,别跪在地上了。”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家还跪在地上,实在是有些不成样子。

    老总管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来,抹着泪道:“今年咱们睿王府真是喜事连连啊。不仅找回了小公子,少夫人也有了身孕。如今就连郡主都回来了。等到王爷回来…等到王爷回来咱们便全家团圆了。”

    安德郡主看着眼前老泪纵横的总管,心里也有些沉重。自从踏入这个府邸,她心里就仿佛压着什么沉重的东西一般。她也很想见一见那个被传的宛如天神一般的兄长。

    一家人正说着话,门外侍卫匆匆来报,“启禀公子,百里家主在门外求见。”

    大厅里的气氛立刻一凝,如今睿王府和百里家虽然明面上并没有撕破脸,但是私底下谁都明白总有一天睿王府和百里家只怕是只能留下一个人。他们回来连茶都还没来得及喝一口,百里信就到了?

    陆离淡定地点点头,对老总管道:“源叔,母亲的院子可准备好了?”

    老总管连连点头道:“郡主未出阁前的园子日日有人打扫,随时都可以住人。属下还让人另外在公子和少夫人园子旁边也打扫了一个园子…”如今郡主回来的消息并没有人知道,如果公子想要暂时隐藏消息的话,郡主也可以住到那个园子里去。

    陆离道:“不必避讳,就住母亲以前的院子吧。母亲觉得如何?”

    安德郡主笑道:“离儿做决定便好了。”

    陆离点头,“母亲一路辛苦,劳烦源叔先送她回去休息一会儿吧。薛先生。”

    “公子。”薛铁衣恭敬地道。

    陆离道:“母亲园子周围的安全,有劳了。薛先生刚回京城想必也是事务繁多,劳烦从笑意楼挑选十名高手保护母亲的园子。”

    薛铁衣恭敬地点头称是,安德郡主也不反对,嘱咐了谢安澜也找些休息便跟着老总管一起回去休息了。薛铁衣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等到他们都出门了,陆离方才看向还站在门口等着回复的侍卫道:“请百里大人进来。”

    “是,公子。”

    片刻后,百里信跟着侍卫走了进来。这不是百里信第一次来睿王府。他年轻时候也跟着父亲来过京城。那时候先代睿王还在,他跟着父亲来拜访过。只是一转二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记忆倒是有些模糊了。

    站在门口,百里信看着坐在主位上的年轻男子,眼神一时间有些恍惚。

    恍惚记得,很多年前他跟着父亲来睿王府的时候,当时的睿王正巧不在府中也是看到一个少年这样坐在主位上。只是…还是有不同的,那时候的东方明烈更加的意气风发,却远没有现在主位上那个青年的冷峻和沉稳。两个人的相貌也截然不同,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当真是以为看到了当年的那位睿王府世子。

    “陆大人。”

    “百里大人请坐。”陆离微微点头道。

    两人都是正二品的官职,若真轮起来的话户部尚书只怕还要比御史大夫的权位更重一些。所以即便百里信年长得多又是百里家的家主,陆离在他面前也完全不必太过客气。

    百里信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拱手谢过走到主位下首坐了下来。

    很快有侍女上了茶又无声的退下。陆离方才道:“百里大人请用茶。”

    百里信再次谢过,忍不住看了一眼坐在旁边一派温婉沉静的谢安澜。虽然早就已经将谢安澜的底细打探清楚了,但是看到谢安澜如此美丽婉约的模样,百里信也还是忍不住会有些怀疑。这样一个女子,真的是如那些消息中所说的高手么?

    注意到他的视线,陆离淡淡道:“夫人如今有孕在身,若有什么不周到之处,还望莫怪。”

    百里信笑道:“怎么会?在下还没恭喜陆大人和陆夫人呢。”

    虽然睿王府并没有大张旗鼓,但是谢安澜怀孕的消息整个京城里该知道的人也还都是知道了的。如今陆离当着他的面说出来,显然是在告诉他,他不怕有人利用谢安澜如今身体不便的机会做什么队睿王府不利的事情。

    百里信收敛了一下心中的思绪,对陆离笑道:“在下入朝不久,之前陆大人又一直在肃州。虽然久闻陆大人的名声却一直无缘得见。过了这些日子才上门拜访,还望陆大人勿怪。”

    陆离道:“百里大人客气了,要拜见也是我们这些晚辈上门拜访才对。更何况,在下和百里兄也算是有几分交情,百里大人不必客套。”

    这个百里兄自然不是百里修,更不可能可能是百里岄,而是他的嫡长子百里胤,百里长安。

    百里信倒不会那么不识趣在这个辈分上去占陆离的便宜,当下也只是点了点头不在继续这个话题。

    “陆大人突然回京,不知可是流云会那边出了什么问题?”百里信干脆利落的问道。跟陆离这种人绕圈子,他能跟你绕到晚上去。还不如直接了当来得快。果然陆离也不敷衍,道:“万事开头难,如今流云会那边的事情已经上了路子,倒是没什么可操心的了。正巧穆家大公子穆翎路过安明府,这生意上的事情,跟穆大公子比起来在下也是个外行,因此索性请他帮忙了。穆公子高义,丝毫没有推脱的意思。如此在下再留下去反倒是闲着没事,便回京来了。再过一段时间不是就到年底了么,户部的账也该请了。”

    百里信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相信了,只是含笑点头道:“陆大人言之有理。”

    陆离淡笑道:“不知百里大人如今前来,所为何事?”

    百里信道:“这个么…倒也没什么大事,只是久闻陆大人的名声,有心见见。另外就是…犬子之前对陆大人无礼,还望大人看在在下的薄面上,饶他一命。”陆离微微挑眉,倒是有些没想到百里信会将身段放的如此低。东陵第一书香世家的面子也不好不给,陆离道:“大人言重了,小事尔。”

    百里信却是暗暗松了口气,道:“如此便多谢陆大人了。”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儿子,百里信却也不希望百里岄真的因为惹上了陆离而被弄死了。几句话说完,两人都清楚不太可能从对方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便随意地闲聊了几句百里信就起身告辞了。

    陆离和谢安澜亲自起身将百里信送到了门口,看着他跟着侍卫这才转身回了大厅。

    陆离扶着谢安澜坐了下来,谢安澜蹙眉道:“这位百里家主,倒是跟百里修完全不同。”

    陆离道:“整个百里家也只有一个百里修而已了。”百里家有能力的人或许不少,但是如果没有百里修这个人的话,百里家肯定不会做出现在这样的事情来的。至于百里信,入朝这些日子倒也没有做过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只是百里家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上,他身为百里家的家主有些事情就不得不做了。陆离一贯认为,有些人有些事是无法单纯以好坏善恶来评判的。有的只是利益,自己的利益,家族的利益。

    谢安澜点点头,靠在他怀里道:“不用等到明天,京城里肯定有不少人都知道我们接了母亲回来的消息。你准备好了么?”

    陆离不以为然,“准备什么?”

    谢安澜道:“我知道昭平帝被你放倒了问题不大,我是问你…景宁侯那里,你准备好了么?”不管怎么说,景宁侯都是陆离的生父,安德郡主的丈夫。这一关是避不开的。当然他们也可以硬说景宁侯已经娶了柳氏,跟安德郡主就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若真论起来的话,这纯粹是强词夺理。最重要的依据就是,景宁侯府的家谱上还写着安德郡主的名字。一般这种事情的操作方法都是后娶的退一步,这种做法对后娶的女子或许有些不公平,但是会发生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的概率本来就少之又少。更何况柳氏原本就是景宁侯的侧室,若不是有柳家在,她就算再生一堆孩子都扶不了正。如今正主回来了,她退让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睿王府替安德郡主出面休了景宁侯,或者合离。安德郡主自己是无法休夫的,那些话本小说中所谓的女子休夫,纯属杜撰。男权社会,怎么会给予女子这样的权利?哪怕她是高高在上的郡主。

    陆离轻哼一声,淡然道:“不用担心,他翻不出来什么大浪。”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