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九十七章 宇文策的礼物(一更)

第九十七章 宇文策的礼物(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花厅里坐着几个人,都算得上是谢安澜和陆离的熟人了。坐在最前面的却是一个男子,胤安三皇子宇纯。将近一年不见,宇纯看上去似乎多了几分沧桑和稳重,想要跟宇策明争暗斗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看来宇纯这一年也是收获良多。在他对面坐着宇静和兰阳郡主。他下首坐着的正是落到宇策手里很久了的苏绛云。苏绛云的脸色不太好,苍白消瘦,整个人仿佛大病初愈一般。只有一双眼睛仿佛燃着幽冷的火光。看上去,比去年最后一次见到的时候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再也不复当初妖孽一般的美貌。谢安澜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这才是一个四十岁的女人应该有的样子。呃可能稍微有点过?

    在苏绛云的身边坐着的却是苍三,她身后也站在两个苍龙营的精英侍卫。乍一看这派头倒是比宇纯宇静这两个还要有范儿了。但是仔细琢磨一下就明白了,这三个人的存在可不是为了给苏绛云撑场子,而是为了看管她。

    谢安澜挽着陆离的胳膊走进来,首先看到的便是苏绛云。微微扬眉打量着如今变化巨大的苏绛云,这女人的命确实是硬的跟小强有的一比啊。陆离或许只能看到苏绛云外表的变化,但是谢安澜却能看得出来,苏绛云如今身体是真的虚弱。原本的一身武功只怕也被废掉了七七八八。废掉人的武功是个困难又简单的事情。但是绝不像是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那么轻描淡写。最简单的方法大概就是将人身上关键处的关节全部损坏,动不了你原本就算是武功盖世也没有什么卵用。再麻烦一点的就是慢慢磨,一点点的损坏人的身体,身体坏了,武功自然也就废了。

    宇策对付苏绛云用的就是后一种,每天不断地折磨苏绛云,将近一年时间下来,苏绛云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一个程度。她与苏梦寒的虚弱又不一样,苏梦寒除了肺腑别处并没有什么损伤,苏绛云身上却有多处暗伤,只要她试图动武,这些暗伤就会立刻发作越演越烈,如此苏绛云那一身武功自然也就算是没用了。除非她不想活了。

    “陆大人,陆少夫人,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宇纯站起身来,拱手笑道。

    陆离微微点头,“三皇子好。”

    拉着谢安澜走到主位上坐下,谢安澜含笑扫了众人一眼,道:“肃州一别,两位郡主可还好?”

    宇静也是心平气和,含笑点头道:“有劳陆夫人挂念,我们一切都好。听说两位早来了几天,冒昧上门拜访,若有打扰之处,还望见谅。”离开了上雍的宇静变化是十分明显的,回到胤安之后显然让宇静成长了许多。从前的沈含双固然美貌动人,但是谢安澜却跟觉得眼前这个不那么重视自己的容貌的宇静要有趣得多。

    或许是因为身份的变化和一年来经历的事情,也或许是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应该做什么样的事情。总之,如今的宇静看起来已经确实是一个胤安郡主而不是上雍第一美人了。

    含笑点头,谢安澜道:“怎么会?他乡遇故人,也算是一桩美事。”

    说话间,谢安澜的目光已经落到了苏绛云的身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宇静道:“这位夫人,看起来有些眼熟。”

    宇静也不敷衍,她们既然将苏绛云带到了这里来,自然就不怕睿王府的人问的。宇静道:“这位是苏夫人,陆夫人应该认识才是。苏夫人,这位是睿王殿下的爱徒,陆夫人谢安澜。”

    苏绛云自然是见过谢安澜的,甚至跟她还交过手,但是却并不知道谢安澜就是谢无衣。此时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脸色有些扭曲,“你是谢无衣?!”

    谢安澜倒是有些惊讶宇策竟然没有告诉苏绛云这个消息,不过也是苏绛云只是个阶下囚而已。宇策也未必就一定要告诉她这些。谢安澜含笑点头道:“不错。”

    苏绛云眼神阴鸷地盯着谢安澜,里面闪动着让人不寒而栗的光芒,“你竟然是个女的?!王爷怎么会收你为徒?!”

    谢安澜微微蹙眉,看向宇纯和宇静,宇纯耸耸肩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宇静无奈地摊手,显然她对苏绛云也没有办法。

    陆离冷声道:“不知道摄政王介不介意他的人少了一双眼睛?”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陆离身上。陆离看着苏绛云,淡淡道:“再用那样的眼光看夫人,这双眼睛就别要了。”

    苏绛云虽然狂妄,但是将近一年的折磨还是让她明白了什么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陆离的语气虽然淡定,但是任何人都能听出其中的认真。

    宇静温声道:“陆大人误会了,这可不是父王的人。这是父王命我们带来,送给睿王府的礼物。”

    “礼物?”谢安澜声音有些怪异地道。大老远的将礼物送到莫罗来?

    宇静笑道:“是啊,这位苏夫人原本就是睿王府的人,又对睿王殿下一往情深,父王想着睿王殿下如今尚未娶妻,有感念苏夫人的深情。这位苏夫人固然是年龄大了些,容貌也略差了一些,不过睿王殿下若是看在往日情谊上,愿意收做侍妾,想必也是她的福分。”

    谢安澜无语,半晌才道:“那摄政王何不直接送到肃州?”肃州距离胤安边境不过一线之隔,真要送给睿王做礼物何必千里迢迢的送到莫罗来。对了,这位好像还跟西戎的六皇子有些关系,宇策这是打算祸水东引啊。

    “西戎这次可有派来人?”谢安澜问道。

    宇静微微一笑,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不错,这次西戎不仅有人来,而且还不少呢。早几年云宫图谋莫罗,却铩羽而归,若不是苏夫人如今落入了父王手中,这一次原本是打算卷土重来的。”

    谢安澜扬眉道,“所以,摄政王将人压榨光了之后,就丢给我?摄政王和郡主打得好算盘。”

    “那么陆大人和少夫人要不要呢?”宇静笑容狡黠地道,一副不怕谢安澜不收的模样

    谢安澜笑道:“要,干嘛不要。”苏绛云无论如何都是睿王府的叛徒,若是别人送到手里她们都不敢收,睿王府颜面何存?

    宇静赞道:“陆少夫人果然是女中豪杰。清河佩服。”

    “清河郡主谬赞了。”谢安澜淡淡道。

    陆离看了一眼宇纯,问道:“胤安这次参加女王祭的人是兰阳郡主?”

    宇纯笑道:“咱们不过是来凑个热闹罢了,兰阳到时候确实会入场走一遭,不过结果如何都是无妨。咱们胤安女子也不靠这个光宗耀祖。倒是陆夫人竟然还会前来,都是让在下有些惊讶了。”胤安的女子还偶尔有人参加女王祭,东陵的女子是当真没有怎么参加过。

    谢安澜悠然道:“凑个热闹嘛。”

    宇纯当然知道谢安澜绝不是凑热闹那么简单,不过谢安澜不想说他们自然也问不出来。但是不管睿王府想要做什么,等到女王祭的时候自然就会明了。

    宇纯等人倒是没有开玩笑,告辞离去的时候果真是将苏绛云给留下了。闻讯而来的莫七看着坐在椅子里苍白消瘦,脸上还带着疤痕的女人,神色冰冷。

    苏绛云看着眼前的众人,目光落在站在谢安澜身边的朱颜身上的时候几乎称得上是仇恨了。朱颜被她看的莫名其妙加毛骨悚然。这女人是有什么毛病么?她跟她认识么?看清了苏绛云眼中疯狂的嫉妒,朱颜不由得乐了。轻抚着自己妩媚的容颜,轻声道:“这位大婶,你这个年纪了就别跟咱们这些正值妙龄的美女较劲了。你应该看看跟你年纪差不多的,比如说莫罗女王啊,还有崇宁公主那样的。女王陛下威仪天成,崇宁公主也是温婉清贵,再瞧瞧您,呵呵”

    “住口!”苏绛云愤怒地道,眼睛里仇恨的火焰熊熊燃烧。

    朱颜耸耸肩,好奇地问谢安澜,“这就是那个传说中敢背叛睿王府害死了安德郡主的苏绛云?”

    谢安澜混不在意地点点头问陆离,“怎么处理?”

    陆离道:“先关起来。”

    朱颜不解,“这种人还要关起来?跑了怎么办?这种叛徒不杀了你留着等过年呢?”

    陆离淡淡瞥了她一眼,道:“她跑不了,我留着她还有用。”

    谢安澜道:“你觉得她还能有什么没被宇策榨干的价值么?”

    陆离道:“她本身,就有这个价值。西戎六王妃,云宫之主,还不够么?”

    谢安澜耸耸肩,打量着苏绛云,“难说,我觉得宇策把她扔到这里,纯粹就是为了给我们拉仇恨。到时候他们在莫罗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我们都没空管了。”

    陆离并不在意,侧首对裴冷烛道:“把你给洛少麟的药,喂她吃一点。”

    裴冷烛点头道:“没问题,我这里有刚刚改良过的。”原本打算回去之后再喂洛少麟试试。不过现在有现成的试药人他又何乐而不为呢?说不定回去之前已经能再次改良了。

    裴冷烛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瓷瓶走向了苏绛云,苏绛云想要躲开奈何身上没什么力气,被喂药经验丰富的裴冷烛捏着下巴就直接灌了进去。等到裴冷烛放开手,苏绛云惊恐的捏着自己的喉咙想要将那药水吐出来,但是那药水早就已经被她咽了下去又怎么能吐的出来。

    朱颜不解地看着苏绛云,“好像没什么效果啊。”

    裴冷烛冷眼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下一刻,苏绛云便跌落到了地上,整个身体都蜷缩起来了。整个人仿佛在发抖一般,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水。朱颜甚至听到了苏绛云牙齿打颤的声音。不由的伸手揉揉胳膊问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裴冷烛俯身捏开了苏绛云的嘴,将一块帕子塞进了她嘴里,道:“让人小心看着,免得她一不小心咬舌自尽了。”

    谢安澜道:“她这种人,怎么想都不会自杀的吧?”苏绛云要是想死,早就死在宇策的手里了。宇策的手段绝不会比她们更仁慈。裴冷烛摇头道:“未必是她想要自杀。”

    谢安澜秒懂,有的时候痛到了极点,并不是人的理智能够抵抗的。

    裴冷烛道:“这药没什么效果,就是痛。浑身上下每一根血管都在痛,每一寸肌肤都像是被刀割一样的痛,非常的稳定,绝不会痛的更严重一点,也不会痛的跟轻微一点。而且,我添加了提神醒脑的成分,保证毒发的每一刻钟人都是绝对清醒的。”

    听了他的话,旁边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其实那种刑讯一般的毒打和疼痛还好克服一些,因为就算是刑讯也是有结束的时候的。过程再惨痛终归是你能熬过去就算你赢。如谢安澜这样训练有素的人其实都接受过专业的抵抗刑讯的训练的。但是如果是裴冷烛这种稳定而漫长仿佛永无止境的疼痛,那真的是很容易让人感到绝望。谢安澜之前也去看过洛少麟,被裴冷烛喂了药的洛少麟看到人来的第一句话竟然就是杀了我。其中的痛楚可想而知,这本就是裴冷烛专门研制出来折磨洛少麟的药,显然裴冷烛对药效并不十分满意。却没想到这改良之后的药却第一次用到了苏绛云的身上。

    苏绛云在地上颤抖着,半句话也说不出来。不过一会儿功夫,整个人就仿佛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谢安澜微微蹙眉,挥手道:“带下去吧。小心看管。”莫七沉默的点点头,低头拎起苏绛云往外面走去。

    谢安澜问道:“不会真的死了吧?”

    裴冷烛傲然道:“少夫人尽管放心,每天我会给她服用一次解药。每次可以克制痛楚一个时辰,为了这一个时辰,她会忍着不死的。”若真的是一天十二个时辰的痛楚,再坚毅的人都会绝望。但是只要空出一个时辰的时间,她心生贪念的同时也会多出一份希望。只有知道了痛苦到底有多可怕,才会真正的享受到平静的美好。

    叶盛阳等人告退,谢安澜和陆离却坐在花厅里双双凝眉沉思。

    “宇策将苏绛云扔出来到底想要干什么?”谢安澜蹙眉道。陆离把玩着她的发丝,轻声道:“总不会真的只是想要宇静等人来玩一趟顺便给我们送礼吧。”谢安澜侧身看着他问道:“宇策到底到底知不知道你的身份?那天的事情虽然我们事后处理过,但是“当天在场的人并不少,虽然那些碗面的外面的士兵并不知道陆闻说了什么,但是后来景宁侯说的话听到的人却不少。”

    陆离微微凝眉,这个确实是不好说。当时在场那么多人他们也不可能都杀了。而这些人中间,到底有没有宇策的探子,却是谁也不敢确定的。

    半晌,才听到陆离道:“假设宇策知道了,他会做什么?”

    谢安澜眨了眨眼睛,轻咬着指尖道:“这个么好像也没什么关系,不过鉴于宇策好像对母亲他要么爱屋及乌,要么因爱生恨。你喜欢哪一个?”虽然她觉得,只怕是因爱生恨的可能姓多一点。

    陆离道:“所以,他想要杀了我。”

    谢安澜蹙眉道:“杀了你?莫罗确实是个好地方。但是,就凭苍龙营那些人想要杀了你只怕不太容易啊。除非”

    陆离道:“除非,宇策也在莫罗。”

    谢安澜心中一惊,若是宇策真的来了莫罗,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叶盛阳能不能挡得住宇策实在是很难说。

    陆离倒是淡定,握住她的手轻声道:“不用担心,我心中有数。宇策应该是想要跟西戎人联手对付我们。”谢安澜道:“所以他把苏绛云送给我们?”陆离轻哼一声道:“人已经到了我们手中,就算西戎人再恨宇策也无可奈何。西戎与莫罗关系不好,西戎人在莫罗境内处处受限,想要抢回苏绛云,就只能与宇策合作。”

    谢安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真会给自己加戏,不用怕,我还会保护你的!”

    陆离认真地点头,“嗯,那就有劳夫人了。”

    果然,当天晚上就有人偷袭了别馆。不过别管内的侍卫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挡了回去让前来试探的人无功而返。第二天一早,听到消息的苏洛琳就匆匆赶到了别馆。看谢安澜和陆离都是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有些失望地撇嘴道:“看来你们没事儿啊。”

    谢安澜悠悠道:“怎么会没事儿?昨晚有几个毛贼闯进来,害我半夜没睡着呢。王女殿下,这莫罗王城的治安是不是有点”

    苏洛琳轻哼,翻了个白眼道:“别说你不知道昨晚那些是什么人。”

    谢安澜道:“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反正现在是在莫罗,来者是客。”

    苏洛琳也不推脱,十分利落地点头道:“行,这事儿我一定给两位一个交代。云宫的人不知道吃了什么,看起来胆子又养肥了,忘了前几年的断爪之痛了。听说,苏绛云在你们这儿?”

    谢安澜点头,“你想干嘛?”

    苏洛琳眯眼一笑道:“听说苏绛云是个美人儿。”

    “所以?”

    苏洛琳道:“凤仪门城门口上缺一个挂件儿。借给我挂两天吧。西戎六王妃,云宫公主,睿王府亲卫,多么名贵的挂件啊。用来迎四方宾客,再好没有了。“

    “”所以你打算拿苏绛云来给所有前来参加女王祭的人一个下马威么?

    谢安澜道:“让你失望了,她现在不是个美人儿了。”

    苏洛琳扬眉,谢安澜挥挥手示意她自己去看。苏洛琳兴致勃勃地过去看了几眼才回来,坐下来看着两人道:“你们也太会辣手摧花了,我跟你们说,你们最好是赶紧弄死这女人,反正就算你们把人还给西戎,西戎人也绝对会恨死你们的。”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弄成这么一副模样,西戎六皇子不恨他们才怪。

    谢安澜道:“你不是说她跟你们有仇么?送给你?”

    苏洛琳断然拒绝,“她固然是跟咱们莫罗有些仇怨,但是毕竟是睿王府的叛逆,我们怎么能不给睿王殿下面子呢。所以,这人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谢安澜道:“你不要挂件了?”

    苏洛琳嫌弃地道:“这么丑挂在城墙上是想要吓跑客人么?”

    谢安澜幻想了一下苏绛云被挂在城墙上的情景,对于苏洛琳的嫌弃很是失望。暗暗后悔之前应该直接一口答应下来才对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