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八十九章 该怂的时候就怂(二更)

第八十九章 该怂的时候就怂(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晚上,被选中的将士们并没有见到谢安澜。因为他们直接被人打包扔进了睿王府亲卫军在深山中的一处训练地。从头到尾,谢公子连个面都没有露。直接被亲卫军的某个统领接手了的士兵们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毕竟能够被亲卫军统领训练,就已经是他们从前可能永远也不会有的机会了。而且他们直接也明白,凭他们这点本事,想要跟着公子去京城执行任务肯定也是不能的。如果不是王爷想要考验公子的话,他们都不会有这个机会。

    唯一郁闷的人只有武映鸣,他觉得自己又被谢无衣给耍了。

    可惜他的郁闷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再郁闷也只能的自己忍了。

    “武校尉,怎么了?”他身边,樊校尉关心地问道,俨然没有将昨天他们的冲突放在心上。

    武映鸣默默地扭过了头去,当真是孽缘,竟然这么倒霉又跟这个伪君子分在了一起。他在公子面前承诺过,不能跟他起冲突!

    他这样的反应,倒是让樊校尉有些惊讶地扬了一下眉,正想要说什么已经注意到他们的统领快步走了过来,樊校尉也只能无奈的闭嘴专注此时的训练了。

    而被武映鸣在心中默默腹诽的谢安澜却在军中美美的睡了一晚上,第二天陆离到了的时候她还没有起床。

    感觉到有人走进来,正抱着被子睡着的谢安澜懒洋洋地睁开了眼睛,看到走进来的人是陆离又慢慢的闭上了。

    好困!

    陆离走到床边坐下,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披散着长发,抱着被子半睡半醒的模样。伸手顺了顺她有些凌乱的发丝,道:“你也不怕有人闯进来了。”

    谢安澜懒洋洋地睁开眼睛道:“谁敢闯进我的帐子?”她好歹也是睿王殿下唯一的弟子好不好?更何况,外面还隔着一道屏风呢,只要有人进来她不可能发现不了,除非她被人下了药了。若是有人能在西北军军营中对她下药,那大约也就用不着突然强闯了。

    抬起身,将头枕在他的腿上,双手环在他腰间问道:“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我还以为你要等一段时间呢。”

    陆离道:“睿王殿下说的不错,肃州那地方确实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担心。”肃州对陆离来说本就费不了多少力气,有两位通知大人看着,距离西北军也不远,自然不用担心会出什么问题。

    谢安澜抬手打了个呵欠,陆离微微蹙眉,“怎么这么困?昨晚没睡好?”

    谢安澜睁开眼睛,有些郁闷地道:“我好像染上了认床的毛病。”

    “认床?”陆离一怔,“择席么?怎么会?”她是在哪儿都睡得很不错的,心态好的让人嫉妒。就连当初刚到这里,都能闭上眼睛片刻就睡过去还一觉到天明,现在竟然说她择席?

    谢安澜点点头,又打了个呵欠,顿时变得泪汪汪了,“昨天,前晚都没睡好。”

    陆离抬手抹去了她眼角的水珠,轻轻拍拍她伸手替她拉上了被子道:“那就再睡一会儿吧。”

    谢安澜迟疑地看了他一眼,到底没顶得住昏昏欲睡的感觉,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了。

    好像变得有点娇气了,呃先睡醒了再说吧。

    等到谢安澜醒来的时候陆离依然还坐在她身边,只是手里拿着昨晚她放在枕边的折子在仔细看。察觉到她醒来,方才低头道:“醒来了?”

    谢安澜点点头,坐起身来问道:“什么时候了?”

    陆离道:“该用午膳了。”

    谢安澜顿时黑线,睿王师父该不会以为他们俩在帐子里做什么事情吧?

    陆离淡淡一笑,道:“睿王殿下不在军中。”

    谢安澜恍然,也对,如果睿王殿下在军中的话,以他对徒弟的严厉怎么会允许她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床呢。陆离道:“冷将军派人来过了,说是昨晚亲卫营那边抓到一个鬼鬼祟祟想要放火的家伙。让你有空过去看看。”

    “这么快?”谢安澜皱眉,陆离道:“小卒子罢了,应该是个试探。”

    谢安澜轻哼一声道:“怎么试探都没用,他们不出来我就去刺杀百里修,出来一个我就杀一个。”间谍细作是抓不完的,有时候可能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自己身边的到底是什么人。所以,只要那些细作无法起到原本应该有的作用,那他们的存在就无所谓了。当然,杀一儆百也是有必要的。

    陆离点点头,道:“倒也无妨,不过现下你大概没有这个时间。”

    谢安澜噗嗤一笑道:“本来就不是现在啊,昨天选的那些人就是为了钓军中那些细作准备的。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训练这么一支兵马就是为百里修准备的。”

    陆离揉了揉她的发丝道:“未免让人觉得西北军太重视百里修了。”

    谢安澜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不是西北军,是我。睿王殿下唯一的亲传弟子。”

    陆离抬手拉下她的手握在掌中,“小心回头惹急了,他来找你的麻烦。”

    谢安澜轻笑一声,道:“谁怕谁啊,到时候就走着瞧呗。”陆离也不置可否,只是在心中盘算着京城里还有那些人可用,多给某人加点料才比较好。

    短短不过几天,就从谢安澜挑选的人中抓到了四个可疑的人,又从军中几个大营里抓到了七八个人。冷戎这两天的脸色一直不太好看,总共不过十来个人,比起西北军几十万人好像不太多,但是要知道这些人里面除了两个普通士兵以外,所有人至少都是有品级的。最低的九品副尉,最高的正四品将军。虽然四品不算高,但是麾下也足足有上万的兵马。若是临阵的时候这些人出了什么纰漏,冷戎简直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因为这事,冷戎下令暗中将这些人的人际关系都暗地里查了一遍,又从军中抓出了一串的粽子。当然这些人中并不是只有百里修的人,同样还有朝廷的,以及胤安等国的细作。冷戎也是干脆利落,能问的问,实在是问不出来全部砍了。

    一时间西北军军中风纪肃然。

    这日,睿王从外面回来脸色有些阴沉。坐在帐中谢安澜看看陆离,再看看冷戎,也跟着装哑巴。

    睿王轻哼了一声,抽出一份信函道:“季骞已经回到京城了。”

    谢安澜有些惊讶,“这么快就有消息了?”算算时间,距离他们从洛西回来还不到一个月呢。”

    睿王淡淡道:“日夜兼程,马不停蹄,足够走一个来回了。”

    谢安澜点点头,连忙问道:“季将军怎么样了?”

    睿王将信函递了过去,谢安澜接过来跟陆离一起看,陆离摇了摇头示意不需要,抬头问道:“季骞还活着吧?”

    睿王道:“快死了。”

    谢安澜抽出信函来飞快地扫过,季骞确实是快死了。季骞独自一人回到京城,昭平帝派去的钦差却全都死了。昭平帝自然是勃然大怒,并没有因为季骞自己回去自投罗而对他有所宽恕。直接就下令将人打入了天牢,就连季骞的家人也跟着被关了起来。

    然后等到昭平帝发现自己已经对整个洛西失去了控制的时候,就更加暴怒了。再加上百里修的煽风点火,没两天昭平帝就下令将季骞满门抄斩。

    “满门抄斩,这也太”谢安澜微微蹙眉,抬头仰望睿王殿下。季骞这一场无妄之灾,睿王府和陆离至少要承担五成责任。当然从敌我双方的立场来说,昭平帝自己乐意杀自己的人,跟他们也没什么关系。

    “师父,什么叫快死了?”

    睿王淡淡道:“判的是秋后处决,也就是说季骞暂时还不会死。”

    谢安澜盘算了一下时间道:“就算是这样,咱们也来不及救他了啊。”她们马上要去莫罗,等她们从莫罗赶回来,季骞只怕都入土为安了。如果他能安的话。

    睿王淡定地问道:“你想要救他?”

    谢安澜耸耸肩道:“那倒不是,师父之前让我拦他不就是想要救他么?现在他死了,让我感觉好像半途而废了。”

    睿王挑眉一笑道:“其实要救他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

    “嗯?”谢安澜不解。

    睿王道:“去把洛少麟给我拿下,我便让人救他。”

    谢安澜无语,“师父,我跟季将军真的不熟。要不你当我胡说八道?”

    睿王扬眉道:“怕了?”

    谢安澜笑地从容又淡定,“师父,激将法对我没用。有人告诉我,想要活的长久,该怂的时候就怂。”

    睿王殿下抽了抽嘴角,道:“所以你真的怕洛少麟。”

    谢安澜摇头,“我只是对当孤胆英雄没啥兴趣。”虽然她比起打群架更擅长刺杀,但是睿王殿下的要求显然不止是杀了洛少麟而已。

    睿王道:“人随便你挑。”

    谢安澜偏着头道:“师父,我总觉得你有什么阴谋。”

    睿王淡定地道:“你想太多了,为师从不用阴谋。”

    “”这句话本身,听起来就像是一场阴谋。

    “你不去?”睿王道,“你不去的话那就让少雍去。”

    谢安澜鼓着腮帮子恨恨地瞪着睿王殿下,“丧心病狂!”

    睿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徒儿,你如此忤逆为师,当真是不太好啊。”谢安澜轻哼一声,问道:“师父,我说什么你才会改变主意?”其实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她真的觉得睿王殿下有阴谋啊。

    睿王道:“无论你说什么,为师都不会改变主意的。不信的话你试试。”顿了一下,睿王补充道,“少雍不许开口。”

    正想要开口的陆离皱了下眉,有些不悦。

    “当真?”谢安澜道。

    睿王含笑看着她。

    谢安澜深吸了一口气,粲然一笑道:“师父,徒儿怀孕了!”

    “啪!”

    冷将军一头撞到了身边的桌面上,顺便将桌上的茶杯撞到了地上。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