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三十八章 意外来客

第三十八章 意外来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二天便是过年了,也是谢安澜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二个年。不过上一次是在上雍,这一次却在西北的肃州。肃州这个时节却是狂风暴雪,冰寒彻骨,绝对无妨让人体会到什么瑞雪兆丰年的想法。只能让人感觉到这地方的气候是何等的严酷。

    清晨,谢安澜起身推开窗户,外面的大雪倒是终于停了,天上只是洒洒扬扬的飘着雪花。经过昨晚一夜的大雪,外面的庭院也已经被积雪铺平了。一股寒风从窗口扑进来,面上也是一片冰凉。谢安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凉的空气带着雪的清冽,让在烧着炭火的房间里闷了许久的心肺不由得舒服了许多。

    陆离走到她身后,将一件披风披在她的肩上,从身后将她揽入怀中。

    谢安澜低头拉了拉身上的披风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陆离摇摇头道:“醒了,睡不着了。”

    谢安澜笑道:“过了今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陆离点头,谢安澜懒懒地靠着他的肩头道:“这是我在这儿过得第二个新年。”

    陆离有些好奇,“你从前是如何过的?”

    陆离并不时常问起谢安澜从前的事情,但是从谢安澜透露的只言片语他也能够明白,那必然是一个比他们这个世间要好上许多许多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他努力一辈子将这世上最好的东西送到她的面前,或许也比不上她前世触手可及的东西。陆离并不是一个喜欢自怨自艾的人,但是对于这个确实是有几分无力之感的。因为,这根本就没有能够去努力的目标和办法。

    谢安澜摇摇头道:“大多数时候都是在做任务吧?你知道,坏蛋是不休假的,一般就喜欢在人民群众欢欣鼓舞的时候搞事情。偶尔没事就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呗。”

    陆离道:“这里很多事物都不如从前吧?”

    谢安澜回身抬头看着他,郑重的道:“但是,这里给了我又一次生命。若是连命都没有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管她之前到底是为什么会在睡梦中穿越到东陵,但是总归是她先出问题,才会出现在这里的吧?总不可能是这里的谢安澜先出了问题,就要把她给拉过来填位置。原本的谢安澜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不可替代的角色。

    陆离抬手轻轻理顺她还有些凌乱的发丝,低头在她眉心落下了一吻。

    谢安澜不由得莞尔一笑,伸手搂住他的肩头,在他唇边狠狠地吻了一下。得意地笑了起来,“少年,你太纯情了。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陆离眼眸一沉,瞬间变得深邃起来。谢安澜眨了眨眼睛,含笑望着她。

    陆离一只手拦着她纤细的腰,一只手扣住了她小巧精致的下巴,低头狠狠地吻住了那笑得开怀的芳唇。

    芸萝带着丫头端着热水从另一边走来,正好看到敞开的窗口拥抱在一起吻得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小脸不由得一红。连忙对着身后的小丫头挥挥手,带着他们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这天气,公子和少夫人不冷么?着凉了可怎么好?

    东陵官员的年假是腊月二十七到正月初五开印,总共不过七八天的模样。过完了年,便是真正的新的一年了。两座军营尚未完全完工,西北边境却已经交接完成,而陆离不仅要注意着驻扎在自己治下的这两支大军,更要兼顾整个肃州的民生政务。开年之后便是一大堆事情接踵而来,比起年前那两个月更是忙的不知今夕是何年。

    谢安澜同样也忙,苏梦寒投入了一百万两,年前穆翎也让人送来了一百万两,再加上通过曾大人从洛西布政使衙门抠出来了八十万两,还有谢安澜和陆离自己的钱,如今谢安澜却是不缺钱的。但是,她缺人!

    在隔壁州县掘河引水的计划得到了布政使吴应之的支持,连河道的线路也已经找人规划好了。等到开春之后土地解冻就可以正式开工。但是别的事情也不能闲下来,史三娘等人呈给她的计划书虽然大多数一般,却也有一些不错的提议。既然肃州这地方既不适合种植又没有什么矿产,那就发展手工制造吧。虽然价值高的蚕丝之类的原料路途遥远,而且大多数在陵江以南。但是肃州却与胤安,莫罗和西戎等国接近。从这些地方收购一些东陵少有的原材料加工,再运往南方售卖,或者卖回给他们。将南方的特产卖去这些地方,都是本不错的选择。也可以免去许多商旅必须亲自将货物送到西域各国的不便。毕竟,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有本事组织起商队的。这些也正好与她之前将肃州打造成各国货物集散地的想法不谋而合。

    有了这些事情忙碌,谢安澜和陆离每天都各自忙的不亦乐乎。日子过的竟然比之前充实了百倍不止,谢安澜对这样的日子十分的满意,这才是正常人该过的日子啊,那些整天勾心斗角的事情是在不是个好的养生方法。

    不过他们满意了,别人却不见得也满意了。刚过了二月,陆离便收到了由幸武转交的昭平帝的密信。密信中,昭平帝还算委婉的批评了陆离到任肃州以来不务正业的行为。看的谢安澜不由得愣了愣,好半天才回过反应过来。昭平帝派陆离过来是为了遏制西北军的,几个月来陆离一门心思的搞民生,关于西北军什么事情都没做,可不是不务正业么?

    陆离放下了手中的信函,手指漫不经心的轻叩着桌面。面色虽然平静却让站在底下的幸武心头不由得一紧。跟着陆离也有将近半年时间了,幸武虽然不如陆英和叶盛阳等人得重用,但是多少也有些明白这位年轻的大人的行事风格了。想起之前在京城的时候他还有些瞧不起这个文弱的少年书生,幸武就忍不住替自己捏了一把汗。

    陛下的密信他也看了的,自然也知道这位大人现在的心情只怕是不会十分的好。

    良久,才听到陆离心平气和地问道:“陛下想要本官做什么?”

    幸武干笑道:“大人说笑了,属下怎么会知道这个...”

    陆离挑眉道:“不如本官设个宴,把睿王请来然后下毒毒死他?”

    “大人三思!”幸武大惊,且不提他们到底有没有本事毒死睿王。其实现在重点不是睿王这个人,而是那几十万只听从睿王府命令的西北军啊。若陆离真的毒死了睿王,只怕下一刻他们就要被愤怒的西北军给是撕碎了。而且西北军中猛将如云,对睿王更是忠心耿耿。等到撕碎了他们,下一步只怕就是起兵造反了。

    陆离偏着头看着他道:“既然幸大人也不同意,那边罢了。本官刚到任几个月,陛下就想要什么进展,本官实在是无能为力啊。有一句话,幸大人应该听说过。”

    “请大人指点。”

    陆离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睿王府在西北经营上百年了...更何况,本官还不是强龙。本官手里可是半个兵马都没有,陛下还指望本官跟睿王府火拼不成?”

    幸武只能赔笑,陆离道:“罢了,劳烦幸大人替本官上个请罪的折子吧。另外,陛下身边能人众多,若是能有什么办法也不妨指点本官一番,本官照办就是了。”

    幸武点头道:“下官明白了。”

    陆离点点头道:“去吧。”

    “属下告退。”

    看着幸武出去,谢安澜若有所思地道:“昭平帝在怀疑你了?”

    陆离道:“不是昭平帝怀疑我,是百里修在怀疑我。昭平帝应该是半信半疑。”不过以昭平帝多疑的性格,既然开始怀疑了那他们就要小心了。”

    谢安澜皱眉道:“若是昭平帝真的怀疑你,肃州这边也稳定不了。”

    陆离道:“肃州事关重大,就算昭平帝真的怀疑我,也不会轻举妄动。不过我们也要早做准备,万不得已,只能让西北军完全控制洛西了。”

    “如此一来,对西北军的名声......”

    陆离摇头道:“即便西北军真的控制了洛西,昭平帝也不会声张的,除非他真的想要跟睿王府撕破脸。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走走一步得好。还是要在京城想想办法。”陆离低眉沉思了片刻,提起开始写信。

    谢安澜凑过去看,“东方靖?”

    陆离竟然会跟东方靖写信?

    陆离道:“东方靖对皇位早就势在必得,只不过实力不行罢了。既然如此,不妨助他一臂之力。一旦百里家的外孙女入宫,有百里修保驾护航,除非百里家的外孙女生不了或者昭平帝生不了,否则生下皇子是迟早的事情。”

    写完给东方靖地信,陆离将信函递给谢安澜又开始写下一封,这一次却是写给百里胤的。

    不过信中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寻常的问候的信函一般。陆离到了肃州之后也时不时跟百里胤曹修文等人书信往来,如此倒也不显突兀。

    陆离接连写了四五分信函,谢安澜亲自封印好,才让人换来了裴冷烛。

    裴冷烛恭声道:“公子,少夫人。”

    陆离将几封信函一起递出去,道:“辛苦你,亲自回京一趟。”

    裴冷烛扫了一眼信封上的人名,知道这确实是很重要的东西,点头道:“明白了,公子放心便是。”

    陆离满意地点了点头,“你办事我放心。”

    原本应该让陆英去办的,但是比起裴冷烛陆英的武功应变以及经验都还有所欠缺。若是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就麻烦了,如今知州府外面的眼线不少,只怕陆英一出肃州城就会被人跟踪了。

    看着裴冷烛出去,谢安澜才道:“你想挑动东方靖和柳家对上百里家?只怕东方靖不会如此轻易为自己树敌。”

    陆离摇头笑道:“这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他跟百里家本就是无法避免的利益之争。一旦让百里家的女儿生出了皇子,那可是比柳家难对付多了。朝野上下怨恨厌恶柳家的人多不胜数。但是...百里家却不一样,虽然只是百里家的外孙女,却也还是有着百里家的血缘,又有百里家的人支持。就算是直接封为皇后,也未必会有多少人反对。”

    谢安澜撑着下巴思索了良久,方才点了点头道:“这个百里修当真是...搅乱一池春水。不过此法治标不治本,你还是多在昭平帝身上费点心思吧。”陆离点头,若有所思地道:“夫人说得不错,看来,我也该去见一见睿王了。夫人要一起去么?”

    谢安澜摇摇头道:“我又是,过两天要出门一趟。有些事情,史三娘他们做不了主。”

    陆离握住她的手道:“不要太累了,事情太多的话,就再找几个人来帮忙吧。”

    谢安澜点头,“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两人正说话,门外芸萝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少夫人,少夫人。”

    谢安澜道:“出什么事了?”芸萝虽然性子活泼一些,平时却是极守规矩的,如此急匆匆的跑进来显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芸萝有些迟疑地看了陆离一眼,谢安澜无奈地笑道:“有什么事直说便是。”

    芸萝小声道:“门外有个姑娘,说是要找四公子和少夫人。很美丽的姑娘。”芸萝着重的咬着美丽两个字,目光不由自主的瞟向陆离。谢安澜有些好笑的看着陆离挑眉道:“桃花债?”

    陆离无语的看着她,谢安澜自然是开玩笑的。笑道:“怎么不问问那姑娘叫什么?”

    芸萝不由懊恼,她看到一个单身的漂亮姑娘说要找四少爷和少夫人就懵了,竟然连名字都忘了问。

    “奴婢这就去问!”

    谢安澜叫住她道:“将她带...算了,我过去瞧瞧吧。”

    “我也去。”陆离跟着起身,他才没有什么桃花债,清白的名声是很重要的。

    三人匆匆回到大厅,见到来人却吓了一跳。坐在椅子里的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只是她神色憔悴,脸色苍白消瘦,美丽的容颜再也压不住那一身艳色的衣衫。整个人毫无生气只是带着淡淡的忧伤和羸弱,再也不见曾经的绝艳妖娆。

    “陆大人,陆夫人,打扰了。”女子歉意地道。

    谢安澜皱眉,上前一步道:“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雍西七星寨的那位五寨主,曾经备受昭平帝宠爱的修容,薛棠儿。

    薛棠儿垂眸,“我也没想到我会变成这样子...只是想起夫人之前说的话,如今我也不知该去往何处,只得前来打扰两位了。”

    谢安澜侧首问陆离,“裴冷烛走了么?”

    陆离对芸萝点了点头,芸萝会意连忙转身去找裴冷烛。看来这姑娘不是跟四少爷有关系,而是与少夫人是朋友,那她就放心多了。

    裴冷烛果然还没走,进来之后也不用谢安澜说话直接走过去拉起薛棠儿的手腕诊脉。薛棠儿想要将手抽回来,道:“我没事...”裴冷烛也不在意,直接放开了她的手腕,他已经把过脉了。只是裴冷烛看了看谢安澜和陆离,又看了看薛棠儿,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

    谢安澜了然,道:“若是不便,你直接跟棠儿说便是。我们先出去。”

    薛棠儿摇摇头道:“不必了,没什么不能说的。早晚...你们也还是能知道的。”

    裴冷烛道:“半个月前小产,还受了一点内伤。失于调理,若是不好好修养,以后只怕...子嗣方便会艰难一些。”

    看着薛棠儿的模样,谢安澜也知道她只怕是受过伤,子嗣却没想到她竟然在半个月前小产过。从雍西到肃州一般人快马加鞭也要将近十天,也就是说薛棠儿小产之后根本没有修养就直接跑出来了。

    谢安澜看了陆离一眼,陆离道:“我前面还有事,先走了。裴冷烛,给她开个方子,你也该出发了。”

    裴冷烛点点头转出去开方子了,芸萝也跟了过去。她去抓药熬药。

    大厅里只剩下两个人了,谢安澜坐到薛棠儿身边,轻声道:“你这些日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薛棠儿怔怔的望着谢安澜,终于忍不住伸手搂着她低声呜咽着哭泣起来。听着她压抑的哭声,谢安澜心里也不好受,只能抬手轻轻拍着她的背心无声地安慰着。

    许久,薛棠儿才终于停住了哭泣抬起头来,对谢安澜笑道:“让你见笑了。”

    谢安澜看着她憔悴含泪的笑脸,只觉得心中一阵酸楚。摇摇头道:“哭完了就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了,人总是要往前看的。”

    薛棠儿点点头,谢安澜看着她道:“能告诉我,这几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薛棠儿点了点头,苦笑道:“当初你劝我要考虑清楚...我没有听你的。我跟大哥...我认识他很多年了。那时候我还小,他救过我的命。以前在七星寨的时候,兄弟们时常拿我们开玩笑,我自然也想过将来的事情,不过...也没有那么执着。毕竟,这么多年我都是将他当成我的大哥的。这次回去,他便说要跟我成亲,我犹豫了许久。当初我会答应陆大人的条件,便没有想过再跟他有什么结果。但是我却从来没有后悔过。女子...是很重要,但是大哥连命都要没了,我明明能做到难道还要估计那些东西见死不救么?”

    虽然薛棠儿说得有些混乱,但是谢安澜却隐隐有些明白了。拉着她的手叹气道:“这么说...你如今这样,我们也有一些责任。”

    薛棠儿坚决地摇头道:“即便是现在,我也没有后悔。如果没有陆大人,只凭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救命的东西。若真是那样,只怕我们才会一辈子愧疚自责。不仅是我...还有其他人也是一样。”

    谢安澜道:“你们...成亲了么?”

    薛棠儿微微点头,只是看着她的模样谢安澜知道恭喜二字只怕是说不出来了。

    一滴泪珠从薛棠儿眼角划落,谢安澜沉默了良久,道:“郭祈风跟...那个史菁菁...”

    薛棠儿点头,道:“我们刚成婚一个月,他便跟史菁菁在一起了。开始还瞒着我,被我撞破的时候...史菁菁已经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了。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他娶我,只是因为愧疚。因为我为了救他才毁了自己的清白,败坏了自己的名誉。也是因为几个兄弟们...他为了报恩也是为了兄妹之情才娶了我的。他真正喜欢的史菁菁。我当时气昏了头,一把推开了史菁菁,她不小心撞到桌子上了。他打了我一掌,我...小产了...”

    “我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了。当时我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就忍不住觉得害怕。难道我就要这么一辈子面对着他的愧疚活下去么?躺了两天,感觉身上有力气了,我就出来了。”

    郭祈风喜欢的是史菁菁?谢安澜心中暗道,只怕未必。

    谢安澜轻声道:“当初为了救郭祈风,你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现在,你后悔么?”

    薛棠儿摇头,沉声道:“他救过我的命。”

    谢安澜轻轻拂开她脸上凌乱的发丝道:“那就别想了,以后你跟郭祈风如何,等你想清楚了再说。既然你也说了,那件事无论如何你都是要去做的,也绝不会后悔。那么便不用再纠结了。他救过你,你也救过他。以后,就只想你们之间的事情吧。在你想清楚之前,就留在知州府。”想了想,谢安澜补充道:“一直住下去也可以,直到你想要离开为止。”

    薛棠儿看着她,忍不住笑道:“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陆离么?”

    谢安澜摇头,道:“我不会为了他做的事情后悔或者愧疚,如果我这么想,就是在说他做错了。他跟你是公平交易,我不会指责他什么。虽然你现在受到的伤害确实是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是...棠儿,我不会指责他。我对你好,只是因为你而已。我喜欢你,所以才对你好。”

    薛棠儿不由一笑道:“谢谢你,如果你是因为愧疚,也许我反倒是待不下去。因为...如果你觉得陆大人当初做错了,也就是觉得...我的选择也是错的。但是我觉得,我并没有错,即便是真的错了,即便是让他觉得愧疚,我也绝不会后悔的。人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啊。”

    谢安澜拍拍她的手,“那就自己好好活着。”

    “多谢你。”薛棠儿轻声道。

    ------题外话------

    搬家几个月,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家隔音竟然不太好。昨晚留上一对儿整整吵了三四个小时。整晚上都听到那女的尖锐的骂声,明明没有头痛脑热,我都只能抱着脑袋缩在被子里痛苦呻吟了。

    ps:能连续不断的骂那么久也是奇才啊。一晚上能顶上我两个月的说话量了。今早起来肯定说不出来话了。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