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参赛(一更)

第一百八十三章 参赛(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要找到谢无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原本谢无衣就经常出门许多时候连府中的人都找不到踪影,更不用说现在又拜了睿王为师,就更加的行踪莫测了。睿王肯定时候知道谢无衣的下落的,甚至有时候谢无衣就在睿王府里。问题是,谁敢去睿王府里找人?

    一般人尚且还好,胤安这几个人是绝对没有胆子在没有宇文策撑腰的时候去睿王府找人的。

    于是宇文纯等人守在睿王府外面整整两天也没有看到谢无衣从里面出来,但是他们收到的消息分明说了谢无衣确实是进了睿王府的。最后只能得出一个令人气愤却又无奈的结论,谢无衣是故意在躲着他们。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只能留下人在睿王府外面手中,宇文纯三人愤然而归。

    其实谢安澜并没有躲着这些人,他确实是进了睿王府没错,但是很快又出来了啊,只是这些人没有看到而已。睿王府实在是一个好地方,只要她进了睿王府,无论多少天不出现,也没有人能怀疑他什么。徒弟住在师父府中认真学习有什么不对?就算有人想要进来一探究竟,也要看看睿王同不同意。

    此时的谢安澜正心情愉快的坐在承天府里陆离办事的书房里,漫不经心的一边打量着房间,一边听着下面的官差衙役向陆离禀告事情,手里还握着原本只翻了几页的书卷有一页没一页的翻着。

    过往的人们进出的时候都忍不住往坐在旁边的女子身上望一眼,同时在一种再感叹一次陆大人的艳福。不过回头看看陆大人那张俊雅无俦的容颜,又不得不沮丧的在心中承认,也只有这样的俊脸才配得上陆夫人这样美丽的容颜。如果换了一个长相平平的,岂不是要让人感叹一朵鲜花插进了牛粪里?

    等到陆离茫然已经正午了,陆离抬起头来捏了捏有些酸痛的后劲侧首看过去,谢安澜已经靠着软榻睡着了。

    陆离原本肃然的神色微微一软,走过去轻轻拿起旁边的一个小薄被子给她盖上。被子才刚刚落到谢安澜身上,她就睁开了眼睛。陆离有些懊恼,歉疚地道:“吵醒你了?”

    谢安澜摇摇头道:“没事儿。”

    陆离含笑伸手轻抚着她因为睡着而有些凌乱的发丝,道:“若是觉得无聊,可以出去走走。”他知道她是闲不住的,实在是没有必要在这里陪他枯坐。谢安澜幽怨的瞥了他一眼道:“师父他老人家下手太狠了,我浑身都痛。”他以为她不想出去玩儿么?

    陆离莞尔一笑道:“既然如此,就别去理会那个老家伙了。”

    谢安澜道:“我以为你会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努力学习,争取早日打扁那个老家伙?”

    陆离含笑不语,对于别人甚至是他自己他自然是这样想的,但是对于她,他却舍不得。

    伸手将她揽入怀中,陆离轻轻地在心里叹息了一声。怎么会这样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舍不得她吃一点点苦头了呢?好像看到她受苦受伤,心里某个地方就像是在轻轻的抽痛,就像被人用刀子在慢慢的戳一般的难以忍受。

    还记得刚开始自己面对她的时候的心情和说的话,现在却早已经无法再想出来那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和感觉了。

    谢安澜伸手搂住他,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心绪烦乱,关心地道:“怎么了?”

    陆离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一时想岔了罢了。习武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要太累了,若是伤了身体,可就得不偿失了。”

    谢安澜点点头,道理他自然明白。

    陆离继续道:“明天就是东陵选择比武人选的日子,陛下让你到时候也一起参加。”

    “我?”谢安澜挑眉。

    陆离道:“谢无衣。”

    “哦。”谢安澜恍然大悟,不过又有一些淡淡的遗憾,虽然谢无衣这个身份让她许多时候行动方便了许多,但是毕竟是虚构的。若是能够以谢安澜的身份出战的话,那才有意思呢。可惜…东陵那些个天生直男癌只觉得不会允许一个女人出战的。

    陆离道:“若是不喜欢,上去随便打一场就下来。”

    谢安澜问道:“赢了的话,有没有奖励?”

    陆离点头道:“自然是有的,不过夫人应该不感兴趣。”

    谢安澜挑眉,陆离道:“跟胤安比武赢了的前三名都会被授予官职。”

    “前三名?”谢安澜不解,她以为是选出二十个人跟胤安捉对厮杀,看谁赢的场数多。

    陆离道:“确实是如此,但是那只是第一轮,第二轮是打乱了随意抽选,第三轮再由胜出的五人分别挑战,排出前五的位次。进入前三的都可以算是赢了一场。”

    谢安澜道:“这好像跟之前说得也不太一样?”

    陆离笑道:“原本就是陛下和宇文策商量的事情,只要还没有发布诏书公告天下,随时都能改。不过大概也就是这样了,最晚今天傍晚就会发布告示,明天选人,七天后两国比武。”

    “这么赶?”谢安澜道,之前一个多月慢悠悠地,胤安人和宇文策可以说什么都没做。东陵只是选人只怕就需要好几天,七天后比武未免有些太急了一些。

    陆离摇头道:“不赶,选人三天,七天后比武还能留出来四天坐准备。之前那一个月,就是为了将消息传出去让那些有能力参加比武的人做好准备或者是赶回来罢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缩在京城里混吃等死,普通的权贵子弟又没有皇族子弟不能擅自离开京城的禁令,所以还是有不少人有些本事的人都不在京城的。这种可以出风头挣功劳的事情,昭平帝也不能全部都交给御前侍卫。

    谢安澜道:“好吧,我是对当官没有兴趣啦,不过后面的奖励应该也不错吧。而且…就算我不想参加,我估计师父他老人家也不会放过我的。”

    睿王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她需要锻炼。并不是说她缺少临敌的经验,而是她缺少用武功对敌的经验。任何的武功都不可能光靠自己空练就能成的,只有越多的跟人动手才能有更多的进步。所以这几天她绝对睿王师父并没有教她多少东西,大多时候她都在挨揍。

    难怪一把年纪还娶不到媳妇,师父这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他徒弟虽然不是什么娇香软玉,但是一眼看过去也是个绝色美人儿啊。

    陆离轻哼了一声,对那个天天霸占着他夫人大半时间的老头子依然很不待见。

    谢安澜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靠在他心口低低的笑了起来,“好啦,不提师父了,我饿了,咱们去翠华楼吃饭吧。”

    陆离点点头,站起身来伸出手拉她起来。谢安澜起身一边整理仪容,一边道:“也不知道守在睿王府外面的人撤了没有。”宇文纯等人守在睿王府外面她自然是知道的,只是不想理会他们而已。

    陆离道:“兰阳郡主还在承天府里。”

    “宇文策竟然真的不管他?”谢安澜有些诧异,如果宇文策真的十分强硬的向昭平帝施压的话,昭平帝无论如何也还是要给他一点面子的。但是上面似乎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昭平帝也就心安理得的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于是这几天兰阳郡主就一直都被关在了大牢里不能出去。还不知道被曾大人怎么炮制了呢。

    陆离摇头道:“宇文策不会管他的。”宇文策绝对比世人所以为的更加无情,据说兰阳郡主深受宠爱,但是只怕也是靠对比出来的。跟宇文岸这个儿子比起来,兰阳郡主这个外甥女倒算是受宠爱了。当然真的让宇文策像个心疼晚辈的舅舅一样替兰阳郡主收拾烂摊子,想都别想了。宇文策最多是想起来需要兰阳郡主办事的时候才会让人来找她,或者是临走的时候跟昭平帝提一声把人带走。现在东陵和胤安正在谈判呢,虽然还没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但是宇文策几乎每隔两天都要进宫一趟,显然是许多事情都还没有谈妥当。这种时候让他向昭平帝求情根本是不可能的。

    谢安澜耸耸肩,“那就让她先待着吧,小姑娘家家的,一言不合就打打杀杀,实在是不好啊。”

    陆离点头道:“夫人说得是。”

    等到谢安澜收拾妥当,两人方才携手走了出去。刚走到门外就碰到了行色匆匆的曾大人。曾大人快步上前一把抓起陆离就往外面拖,“少雍,快走!”

    谢安澜眼皮子一跳,连忙拽住陆离的另一只手狠狠地瞪了曾大人一眼。跟本大神抢男人?!

    陆离无奈,“曾大人,什么事?”

    曾大人没好气地道:“快走,陛下召见!”

    陆离歉意地看向谢安澜,“抱歉,不能陪夫人吃饭了。”

    “哦,没关系。”谢安澜眨眨眼睛这才放手。曾大人也来不及跟谢安澜说话,拖着陆离就往外面走去,显然是真的很着急。看着他们的背影,谢安澜皱了皱眉想了想还是跟了出去。她倒不到想要跟进宫去,只是想要打听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

    ------题外话------

    么么哒,今天搬新家,更得比较少,晚上补上二更~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