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证明给我看!

第一百七十四章 证明给我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谢安澜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高大男子,这个能让薛棠儿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救的男人。

    郭祈风并不算年轻,只看年纪就知道已经年过而立了。因为长期的中毒折磨,他甚至都不能算保养的很好。有几分俊朗的容颜略显消瘦带着几分江湖中人的豪迈与落拓。这是一种跟谢安澜在上雍见到的人完全不同的气质。无论是陆离,苏梦寒,穆翎还是睿王,哪怕是身为外邦人的宇文策,或雅致,或出尘,或狂放,都带着几分与生俱来的贵气。这是出身世家的他们从小锦衣玉食,不骨子里带出来的一种矜贵。而郭祈风完全则是完全不同,他身上带着的漂泊江湖,努力挣扎奋斗之后才有的傲然和气势。眉宇间比寻常人更多了几分傲气。

    谢安澜等人打量着郭祈风的时候,郭祈风也没有闲着,同样在打量着眼前的四个青年男女。在江湖上打滚十几年,他并不是天真不晓事的轻狂少年。让他稍微安心的是,其中一个男子完全不会武功,另一个女子看上去也只是懂得一些粗浅的内宫。虽然另外一男一女也让他有些戒备,但是如果真的对上的话,也未必就全无胜算。

    郭祈风这才有些暗暗懊恼,他太过担心五妹的情况,竟然直接就按照对方给的时间地点来了。若是对方......

    “郭寨主不必担心,我们与棠儿姑娘也算是认识,对郭寨主并没有什么恶意。”谢安澜含笑道。

    郭祈风却并没有因此就放松戒备,只是看着她道:“怎么证明?”

    陆离没有说话,直接掏出一张纸条递了过去。郭祈风接过来一看,正是他之前收到的能够压制他身上的剧毒的药方,上面的笔迹都是一模一样。这当然不是陆离自己的笔迹,当初在泉州陆家只是看了一遍就能够将谢安澜的笔迹模仿的有八九分像,随手再写出一种跟自己常用的完全不一样的笔迹自然也不会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郭祈风将纸条还了回去,这才拱手道:“在下郭祈风,失礼了。”

    谢安澜笑道:“没关系,出门在外,小心一点也是对的。”

    郭祈风看着谢安澜,眼底难掩担忧和焦急,问道:“这位...夫人,不知棠儿...”谢安澜道:“郭寨主不用着急,我们已经让人去找棠儿姑娘了,应该很快就会过来。”于是,一行人都没有再说话的意图。郭祈风是没有心思说话,跟在她身边的史菁则是有些警惕和敌意的盯着他们,显然并不如郭祈风一样的相信他们。对此谢安澜也只是淡然一笑,要求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在第一次见面就百分百的相信你,这本来就是强人所难。不过,史菁菁眼中没能隐藏好的敌意倒是让谢安澜有些好奇,看起来似乎不像是因为容貌对她产生的嫉妒,至少不全是。

    薛棠儿和叶盛阳果然来得很快,薛棠儿穿着一身黑色的衣衫跟在叶盛阳身后。头上并没有佩戴什么钗环,但是发式却依然还是宫中流行的有些繁复精巧的发髻,显然是接到叶盛阳的通知之后根本来不及收拾急匆匆的就出来了。

    “辛苦叶先生了。”谢安澜朝叶盛阳点点头,道。

    叶盛阳只是微微点头,便走到叶无情和裴冷烛身边并没有说话。

    薛棠儿一走进来,目光就落到了站在房间里的郭祈风身上,一双美眸立刻就红了一圈。

    郭祈风看到许久不见的义妹也是微微有些激动,上前来一步道:“棠儿,你...”

    一个粉色的身影从他身边闪过,飞快地扑进了薛棠儿的怀中,“棠姐姐!”

    薛棠儿一怔,低头看着扑进自己怀中的粉衣少女,有些迟疑地道:“菁菁?”

    史菁菁点点头,笑容娇俏,“是我啊,棠儿姐姐,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菁菁好想你,还有大哥,大哥身体一好就急着找你,二哥三哥他们怎么拦都拦不住呢。”薛棠儿勉强笑了笑,道:“我让人送去的书信不是说了么?给我解药方子的恩公需要我帮忙做一些事情。过些日子我就回去了。大哥的毒还没有完全解了,出来做什么?”

    郭祈风道:“你一封信写的语焉不详的,让我怎么能不担心?何况你一个姑娘家,在雍西也就罢了,咱们自己人还能照料一些。但是在这上雍皇城里...这药方是为了救我的命,恩公有什么需要我郭祈风在所不辞。棠儿,能否给大哥引见一些恩公?”

    薛棠儿一愣道:“大哥想做什么?”

    史菁菁道:“大哥说有什么事情我们大家一起帮忙,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也好让棠姐姐早些回来啊。”

    薛棠儿摇头道:“不用了,我很快就会回去了。”

    郭祈风却并不肯罢休,只是道:“那你告诉大哥,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可有什么危险?”

    薛棠儿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谢安澜等人,拉着郭祈风和史菁菁往房间里面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我们进去再说。”

    不过一刻钟时间,三人又从里面走了出来。谢安澜仔细看过去,郭祈风和薛棠儿面色都十分平静,显然薛棠儿已经将郭祈风安抚好了。

    薛棠儿道:“陆公子,陆夫人,我大哥还要在京城住一些日子,这几日就有劳两位照顾了。”

    谢安澜点点头道:“这个容易,棠儿姑娘尽管放心便是了。”

    薛棠儿感激的朝她一笑道:“如此,我就先回去了。”毕竟是还在深宫之中,这样深更半夜的跑出来风险太大了。虽然陆离已经让薛棠儿撤出来了,但是毕竟是一个修容,想要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宫里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后续的反应还是要估计的。不过这几天叶盛阳一直在办的就是这件事,如果郭祈风和史菁菁没来的话,过不了几天薛棠儿也该出来了。

    说完,薛棠儿又转身跟郭祈风和史菁菁告别,依然是叶盛阳护送出了门很快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只看郭祈风的神色,谢安澜就知道薛棠儿只怕并没有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郭祈风。谢安澜当然也不会多事的去说,万一郭祈风闹起来,就算是有叶盛阳在,要悄无声息的制住他只怕也不容易。毕竟算得上是一个一流的高手。

    郭祈风看向谢安澜和陆离的眼神也温和了许多,拱手道:“在下方才失礼了,还请两位恕罪。”

    谢安澜浅笑道:“郭寨主不必在意,寨主若是在京城还没有方便的落脚之处,舍下倒是还有几间陋室。郭寨主若是觉得不方便,也可以请叶先生帮忙找个地方。”

    郭祈风到底是江湖中人,并不喜欢跟官场中人接触,所以很快便下了决定,“那就劳烦叶先生了。”

    谢安澜点点头,对叶无情使了个眼色。叶无情了然的点了点头道:“少夫人放心便是,我们一定安顿好郭寨主。”

    谢安澜心中暗道:“将郭祈风安置在笑意楼的势力范围内,郭祈风想来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比起在官宦人家畏首畏尾,郭祈风这样的江湖中人必然还是更喜欢自由自在的地方。不过未免出现意外,即便是有笑意楼的人看着,还是要安排人盯着才好。万一郭祈风弄出什么事情,不仅是他们可能会有麻烦,真正危险的还是在宫中的薛棠儿。

    还是要尽快将薛棠儿从宫中撤出来。谢安澜心中暗道。

    第二天一早,谢安澜刚从床上坐起来有些百无聊赖的坐在镜前梳妆,叶无情就进来了。

    谢安澜转身莞尔一笑,“叶先生昨晚没什么事吧?”

    叶无情摇摇头道:“少夫人放心便是,皇帝最近也没空去逛后宫了,即便是去也只是在柳贵妃的宫中。薛姑娘那里并不碍事,只要避开了宫中的侍卫和暗中监视的人便罢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愧疚,最近昭平帝又恢复了独宠柳贵妃的习惯。几乎不到别的妃子宫中去了,即使是前几个月还颇为受宠的薛棠儿。

    谢安澜这才放下心来,只是提起暗中监视的人,又让人有些担心起来。暗地里有这么一个势力存在,总是让人有些隐隐的不安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不小心就让他们发现了什么端倪。叶无情道:“少夫人若是不急着出城去,今天倒是可以去看看比武的选拔。”

    “选拔?”谢安澜有些意外。

    叶无情点头道:“毕竟只有那些名额,想要出头的高手,想要建功立业的世家子弟却不在少数。所以想要取得参加两国比武的资格,还是要参加一场比试选拔的。”

    谢安澜摇摇头道:“我还是算了,我这点功夫只怕就是占个末尾都是勉强。倒是叶先生和无情还有裴冷烛可以去试试。”

    叶无情摇了摇头,垂眸道:“还是算了,我们毕竟是惊呼中人,不好跟着掺和朝廷的事情。”

    谢安澜想起之前陆离说动叶盛阳三人的时候提出的条件,二品怀远将军之子洛少麟。谢安澜并没有去问陆离洛少麟和叶家三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情。如果她问,陆离肯定会告诉她的。但是既然陆离没有主动说,证明这只是叶盛阳三人的私事,谢安澜并不想要去打探什么的人的私事。

    所以叶无情拒绝了之后,谢安澜也没有去劝他。虽然还不知道东陵和胤安的比武最后到底是谁胜谁负,但是毫无疑问,东陵并不缺少高手。

    谢安澜依然如往常一般每日往返在城里城外,转眼间便到了约定好的胤安士兵和营地里那些倒霉蛋纨绔切磋的时间。宇文策十分大方的将选择地点的权利交给了东陵,在高裴将这个选择权交给谢安澜的时候,她也毫不客气的选择了山林。

    这是一个颇为取巧但是又不会让胤安人难以接受的选择。胤安士兵身经百战,但是他们确实没有山林作战的经验。胤安是一马平川的草原,即便是与东陵接壤的地方,除了边城风沙,也看不到什么崇山峻岭。但是东陵这边毕竟是一群只训练了不到一个月的纨绔,之前几乎是从未上过战场,所以并不算是占他们便宜。至少比起他们更加不熟悉的水战来说。不过,谢安澜之所以不这样选,倒不是因为她讲究公平,而是,那些纨绔比胤安人更加不耐水战。

    地点定在京城郊外三十里处一座连绵的群山之中。当天一早山下就已经聚满了人,虽然昭平帝并没有亲自驾临,但是如今在京城赋闲的几位老将军以及睿王都亲自到了。胤安那边,宇文纯,宇文岸宇文策也都到场了。自然还有清河兰阳两位郡主,也都跟在宇文策身后一起出席。

    山脚下,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两只队伍分成两队站好了。周围都是赶来围观的胤安或东陵的人,甚至还偶尔能够看到几个完全有别于两国的免控。

    高小胖站在队伍中有些胆战心惊,“谢...谢公子,我们行吗?”

    虽然这些纨绔们没一个是谦逊的性格,但是一群从未上过战场的纨绔,站在一群军纪森严,杀气腾腾的精兵面前,不腿软已经是很不错了。

    谢安澜穿着一身跟这些纨绔一样的衣服,因为她也是今天的一员。侧首瞥了高小胖一眼,淡定地道:“把那个吗字去掉,行!”

    高小胖咧嘴漏出一个笑容,只是这笑得实在是有些僵硬和惨淡。

    颜锦庭忍不住暗中踢了他一脚,“你还能更丢人一点么?”

    高小胖哭丧着脸道:“你不怕么?”

    谢安澜低声笑道:“把你们闹事的时候的勇气拿出来,你就不会怕了。”

    高小胖道:“闹事的时候哪需要什么勇气?”

    “......”

    他们身后不远处,宇文策和睿王格局一方坐在一个宽大的檀木交椅中。宇文策坐相带着几分慵懒和狂傲,瞥了一眼不远处的纨绔们,唇边勾出一抹嘲讽地笑意,“睿王,你真的觉得这些人能赢过我胤安将士?”

    睿王不疾不徐,淡然道:“不试试怎么知道行不行呢?”

    宇文策眼眸一沉,冷笑道:“哦,那就试试看。本王期待着贵国的这些...纨绔们,一鸣惊人?”

    睿王淡淡道:“摄政王且看着便是。”

    两人说话间,不远处已经有人宣布比赛开始了。先是宣布规则,双方人们各自从山脚的一边进入山林,半个时辰之后正式开始。以十二个时辰为限制,十二个时辰之后,哪一方还能动的人更多哪一方就算胜出。当然,未免造成什么不必要的伤亡,还特意规定了,不得重伤,更不能杀人。有违反者一样算输。

    一声令下,双方人马立刻分开朝着另一边的山脚下奔去。包括谢安澜在内,他们这一对一共有三十人,至于多出来的人,在之前的训练中已经被淘汰了。其实所谓的淘汰是真的也是借口,更多的是为了给谢安澜一个可以顶替的名额。那天在胤安军营门口,谢无衣确实是去了。但是他到底算不算在冲击胤安军营的人里面,却说都说不好。胤安人只是想要东陵给他们一个交代,自然也没有兴趣揪着其中某个人不放。谢安澜又不是什么重臣之子,名将之后。

    经过这些日子的训练,纨绔们的体力倒是都有了质的飞跃,至少爬山这件事就完成的相当不错,即便是高小胖也没有掉队。一群人在山上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蹲下来,留下几个人放哨,其余人却都围到了谢安澜的身边。高小胖兴奋地道:“老大,咱们怎么干?”

    “......”谢安澜无语的看着兴奋地语无伦次的高小胖,“你不怕了么?”

    高小胖扬了扬手中的刀道:“怕个屁!谁还不是一条命?”

    谢安澜赞赏的拍拍他的肩膀道:“很好,继续保持这个状态。”

    “是!”

    谢安澜捡起地上的一个石子,在平坦的地面上开始画着。一边道:“山林虽然是我选的,但是具体位置却是胤安人选的。所以你们应该都不太熟悉,不过幸好,最近我将上雍附近的山脉都做过一些了解。这座山没什么名气,山下的百姓叫它青木岭,顾名思义,这座绵延上百里的山上大多数都是一种叫青木的落叶乔木。也就是我们身边的这种,现在还是初秋,但是这种树是非常容易落叶的,所以现在山林中已经铺满了这种干叶。这对我们来说既有好处,也有坏处,这些事情之前都教过你们。现在我要说的是所有人分为七组,每四个人一组。分别向各个方向渗透,一旦遇到落单的敌人,立刻想办法搞定他!如果四个人还打不过一个人...你们的训练会无限期延长。”

    闻言,所有人都觉得头皮一紧,眼中都闪现除了斗志。他们一点儿也不想继续待着那个破军营中被人摧残。喝酒吃肉,赏美人,才是他们这些贵公子该有的生活。

    高小胖眼巴巴地望着谢安澜,谢安澜毫不客气的一脚将他踢了出去,然后伸手勾住了同样想跟过去的颜锦庭的衣领道:“你单独跟我一组。”

    颜锦庭有些意外的看着谢安澜,虽然在所有的纨绔中,颜锦庭表现的算是不错的。但是他跟谢安澜和高裴的关系却一直淡淡的。毕竟之前颜锦庭还跟谢无衣打过架,颜小侯爷也是要面子的,即便是已经心悦诚服,也不可能主动跟高小胖似得贴过去耍赖。

    对我很快就分好了,谢安澜打了个手势众人很快从四面八方钻进了满是荆棘和杂草的山林之中。

    谢安澜带着颜锦庭悠然的走在山林中,并不像其他人一般的小心翼翼。仿佛不是来跟一群精兵对抗的,而是来山上打猎踏青的一般。

    颜锦庭跟在谢安澜身后,一边往前走目光却定在她身上一刻也没有移开。

    谢安澜回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看什么?”

    颜锦庭抿了抿嘴角,道:“你为什么要选我一起?”

    谢安澜展颜一笑,不怀好意的道:“因为你抗揍,遇到胤安人我就把你丢出去。”

    颜锦庭皱了皱眉,好一会儿才道:“我不信。”

    谢安澜向天翻了个白眼,道:“不相信你还问?”

    颜锦庭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们能赢对不对?”

    谢安澜挑眉看着他含笑不语,颜锦庭眼底却露出了几分怒气,气冲冲地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们,你跟高裴训练我们只是为了拿我们来当掩人耳目的工具,你自己才是最后的筹码,你想自己一个人打败那些胤安人!”

    谢安澜也不着急,悠悠道:“哦?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会想要去一个人打败那些胤安人?”

    颜锦庭动了动嘴角,没有说话。

    谢安澜冷笑一声道:“因为你们是一群废材!你真的以为一个月的训练你们这些人就能跟胤安人的精兵对抗了?指望你们,我还不如早些认输,脸上还好看一些。”

    “你!”颜锦庭气得脸色通红,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少年。

    谢安澜平静的看着他,淡然道:“不想让我觉得你是个废材,那就证明给我看。”

    颜锦庭紧咬着腮帮子,恨恨道:“你等着瞧!”

    谢安澜耸耸肩,随意地道:“行,我等着。”

    颜锦庭握紧了手中的刀,双眼怒瞪着眼前的少年,仿佛随时都会扑过去咬他一口。半晌之后,颜锦庭似乎终于累了,冷哼一声也不理会谢安澜一头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谢安澜耸耸肩,轻叹了口气,“少年人真是脾气大啊。”不紧不慢的朝着颜锦庭离开的方向跟了过去。尚未到正午,初秋的阳光穿过层层树叶洒在身上,带着点点暖意。谢安澜随意的走在树林间,目光不时朝着四周扫去。片刻后,前方的树林里传来的打斗声。谢安澜脚下顿了顿,沉吟了片刻方才不紧不慢的朝着前方茂密的树林深处而去。

    ------题外话------

    么么哒~最近更新都比较晚,因为轻最近在国外的关系,白天都是集体活动,只能晚上回到酒店码字,请亲们见谅。时间不太稳定,但是不会断更。如果是在没空,也会提前通知哒。具体更新时间就不通知了,因为确实是不太准。不喜欢等的亲可以到第二天早上再来看哦。爱你们~飞吻~

    ps:预计18号回国,不过凤轻到家应该是二十一号左右。所以,最晚二十二号恢复更新时间~(* ̄3)(ε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