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零三章 男人就是要战斗!

第一百零三章 男人就是要战斗!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老鸨咬牙恨恨地瞪着眼前的白衣男子,“咱们跟苏公子无冤无仇,苏公子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苏梦寒挑眉一笑,“无冤无仇?”

    “难道不是?”

    苏梦寒道:“你们抓了我的人,竟然还好意思跟我无冤无仇?”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的满脸脂粉的女人,显然这些人到现在都还没有从苏远等人口中问出半个字来,才会有如此愚蠢的问话。闻言,老鸨脸上的神色难看的连厚重的脂粉都无法掩盖了,“昨晚那些人是你的?!”

    苏梦寒优雅地点头,“正是。”

    老鸨心中深吸了一口气,知道跟苏梦寒是谈不出来什么结果了,干脆直接提刀挥了过去。虽然云香阁的消息里面有苏梦寒武功极为高强,但是到了这个地步想要活命也就不能不拼了。苏梦寒有些惊讶,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一言不合就动手。但是却没什么紧张的神色,手中的折扇一抬不闪不避的就朝着那老鸨手中的刀锋迎了上去。刀和折扇撞在一起,折扇却并没有被一斩为两段,铮的一声,溅起几许火光,那老鸨后退了几步只觉得握刀的户口隐隐发麻。这才发现,苏梦寒手中那柄看似精致华贵的折扇,竟然是铁骨的。

    苏梦寒含笑道:“我不喜欢跟女人动手,你束手就擒,我不出手。”

    “休想!”老鸨啐了一口再一次扑了上去。

    后院正热闹着,前面的厢房里几个人自然也不是没心没肺的。百里胤放下酒杯微微蹙眉道:“陆兄,不会有事的?”这一个两个走了就都不知道回来了。陆离一只手握着酒杯,漫不经心地抬眼道:“他们能有什么事?”相较之下,他当然还是更担心夫人的安全一些。

    孔聿之倒是很想得开,笑道:“长安兄,你就别操心了,咱们不是来看戏的么?”没错,今晚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原因就是陆四少请他们来看戏。虽然不知道什么戏必须在青楼里看,但是来的时候看到苏梦寒柳浮云等人都在,他们就觉得应该是一场好戏。虽然他们如今的身份都不太时候逛青楼喝花酒,但是早年还没有入仕的时候,在场的哪个不是青楼常客,风流倜傥?

    百里胤叹气,提醒道:“无衣公子已经离开很久了。”最重要的是,除了人来人往,我们什么都没看到。

    陆离随手放下酒杯,起身道:“也好,既然几位都觉得无趣,就一起去看看吧。”

    闻言众人自然都齐声赞同,坐在旁边的李宛却有些急了。她刚刚接到了命令,无论如何今晚也要留下这位新科探花的。

    “各位这是要去哪儿?难道是宛侍候的不周么?”李宛娇声道。

    百里胤挑眉笑道:“宛姑娘过滤了,坐久了有些累,咱们出去走走。”

    “外面都是些酒色之徒,无趣的很。万一冲撞了各位可怎么好?”李宛道。

    旁边曹修文见李宛不停地将目光往陆离身上扫,觉得十分有趣,便跟着凑了一句热闹,“没关系,我们不怕冲撞。”

    李宛心中暗暗咬牙,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陆离道:“宛有一事想要告知陆大人,不知可否私下谈谈?”

    “哦?”旁边的颜锦庭和高胖还有孔聿之等人不约而同的发出意味深长的声音。大家都是各中好手,自然是明白这位花魁姑娘的话里的意思的。高胖略有些羡慕嫉妒恨地瞥了陆离一眼,长得好有什么了不起?家里有了一个貌若天仙的美人儿夫人,居然还敢在外面沾花惹草!回去叫那个坏女人打死他!

    陆离淡然道:“不必。”

    李宛焦急地伸手想要拉住他的衣袖,哀求道:“宛却又要事相告。”

    百里胤轻咳一声,“陆兄,要不咱们…咳咳…”给了他一个大家都懂得眼神。

    陆离不冷不热地瞥了他们一眼道:“你们先出去,遇到曾大人就请他等一等。”

    “…。”为什么这个时候承天府尹会出现在这里啊?邀请上司逛花楼,陆少雍,你厉害!

    众人都十分识趣的退了出去,陆离神色冷淡地看向李宛,“你想什么?”

    “大人,我…”李宛幽幽地望着陆离,在那双幽深的眼眸注视下一时间只觉得心跳如擂鼓。原本收到老鸨要她不惜一切代价留下陆离的命令时她还有些不高兴。陆离确实长得好看不错,但是同样长得俊美的还有苏梦寒,百里胤孔聿之等人也同样不差。她虽然是风尘女子,但是并不是什么客人都接的。但是不知是因为这个命令而一直关注着陆离,还是因为看到连百里胤等人都隐隐以他为首的风采,李宛竟然觉得不那么排斥了。

    今科探花郎,若是能够离开云香阁,也不失为一个极好的托身之处。听闻他家中只有一位妻子,连个侧室都没有。

    不过片刻间的功夫,李宛脑海中已经不知道闪过了多少个念头。对上陆离冷淡的视线,连忙收起了心中的遐思,垂首道:“宛心慕探花郎久矣,蒲柳之姿还望大人垂怜。”这已经是极为大胆的示意了。陆离皱眉,“你想的,就是这个?”

    李宛一怔,若是寻常男子听到她这样的话,早就已经欣喜若狂了。有什么地方…不对么?

    抬起头,果然看到陆离依然冷淡的没有半点波澜的神色。李宛心中微沉,突然伸出手去拉自己的衣襟。李宛一个走温柔路线的花魁,她的衣着并不如寻常青楼女子那般奔放。事实上,除了如杜仙那样妖娆妩媚的,大多数青楼花魁简直比大家闺秀还要端庄。只是此时,李宛伸手拉开了自己的衣襟,原本温婉柔美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魅色。陆离脸色一沉,转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陆大人!”

    李宛连忙上前几步,想要从身后搂住陆离。却不想陆离竟然丝毫不知道何为怜香惜玉,察觉到身后赶上来的脚步毫不犹豫的回头一推,就将李宛推到在了地上。跌倒在地上的李宛气得几乎想要发抖,她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眼前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男人啊!

    “大人,难道宛…真的不能入大人的眼么?”李宛幽幽道。

    陆离居高临下,淡淡道:“确实不入眼。”

    “……”

    陆离冷声道:“我不管你上面的人是怎么吩咐你的,若有再犯,你的手就别要了。”

    你的手就别要了?!一个俊雅的如画中人物的青年男子竟然对着一个美貌柔弱的女子吐出如此冷酷无情的话。如果不是地方不对,李宛真的很想要再一次质疑陆离的性别。伸出手想要去拉陆离的衣摆,“大人,我……”

    “看来姑娘是真的不想要你的手了哟?”一个笑吟吟的声音从外间传来,屏风后面转出一个清俊含笑的少年来。不是谢安澜是谁?

    谢安澜面上虽然带着笑,但是盯着李宛伸出去的手的眼神却有些冷淡。

    勾引人不成还被人当场撞见了,面上无光的李宛讪讪地收回了手。

    陆离仔细看了看谢安澜,问道:“没事?”谢安澜换了一身衣服,所以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有没有受伤。

    谢安澜笑道:“没事,不过,陆大人你好像有事啊。美人投怀送抱,艳福无边啊。真是让本公子羡慕呢。”

    陆离沉默,谢安澜走到李宛跟前蹲下来,叹了口气道:“好好地一个美人儿,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李宛轻咬着唇角,道:“宛倾慕于陆大人,好像与谢公子无关吧?”

    谢安澜点点头,“好像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吃醋啊,宛姑娘,本公子长得不好看么?本公子还比他有钱呢。你倾慕他干什么,不如来倾慕本公子啊。”话间,抬手勾起了李宛的下巴仔细打量着,“当真是个美人儿。”

    一只手从上方伸下来,握住了谢安澜抬起李宛下巴的手拉开。

    “干什么?”谢安澜斜眼道。

    “脏,别碰。”陆离淡淡道。

    “,”

    李宛这次是真的被气得浑身颤抖,脸色发白了。她觉得自己方才想要找陆离托付终身的想法简直是脑子有病。这个男人…这个男人竟敢她脏!李宛发誓,自己这辈子最讨厌,最恨的男人就是这个姓陆的!

    谢安澜轻哼一声,还是顺着陆离的力道被拉了起来。看着李宛道:“是谁让你勾搭陆离的?”

    李宛轻哼,冷笑一声并不话。

    谢安澜嗤笑,“本公子一贯喜欢温文尔雅的解决问题啊,但是偏偏有人要逼我使用暴力。”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出现在她的手中,“宛姑娘,本公子素来怜香惜玉不喜欢为难女子。你乖乖出来,我这一刀不划下去,你怎么样?”

    脸颊上冰凉的感觉让李宛顿时花容失色,“你敢?!”

    “我不敢。”谢安澜道:“这么个美人儿毁了可惜,但是我手可能会滑。”

    李宛颤声道:“是,是老鸨。她只要今晚能够留下陆公子,就将卖身契还给我。”

    谢安澜闻言立刻收回了匕首,不解地道:“这老鸨有什么毛病?”让花魁勾引陆离,甚至不喜赔上卖身契,也就是很有可能会失去一个花魁。要知道,花魁都是青楼里花了很多金银和时间才能培养出来的。

    陆离道:“应该不是老鸨有毛病。”是老鸨身后的人有毛病。

    谢安澜了然,“哦。我知道是谁了。走,先去帮苏梦寒那他们,回头再去找她算账!”完拉起陆离就往外走去,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对李宛道:“既然想离开青楼就别走歪路子,陆少雍家里可是藏着一直母老虎,别回头刚出了狼窝又入虎穴。有机会离开,就好好过日子的日子去吧,别想太多。”

    拉着陆离一路往后院奔去,不知道怎么回事之前前院的那些护卫竟然一个都不见了。只有那些青楼客还什么都不知道的醉生梦死着。

    被谢安澜一路拽着走,陆离也不生气,只是淡淡道:“我还没见过,有人称呼自己为母老虎的。”

    谢安澜回头对着他阴恻恻一笑,“陆离,我还没找你算招蜂引蝶的帐。”

    “胡。”陆离没好气地道。

    “哼!”谢安澜轻哼一声,“不是你招蜂引蝶,人家怎么不去勾搭苏梦寒?其实我觉得苏梦寒长得比你好看一些。”苏会首是非常适合和让前世的某些女人流口水的类型。

    “……”你刚才不是已经听了是云香阁背后的人吩咐的么?陆四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女人如果想要无理取闹,就算你把全世界的道理都放在她面前,她也可以过目即忘的。

    上前两步,陆离低声道:“夫人这是醋了么?”

    谢安澜回头,笑眯眯地道:“是啊,今晚宵夜就吃醋,待会儿陆四少可以多吃一点?”

    “我不爱吃。”陆离坚定的摇头,这女人绝对做得出端一碗醋给他做宵夜的事情。

    谢安澜挑眉,“这样啊。今晚我跟苏公子那里探望苏远哥。太晚的话就不回来了。”

    “…我吃。”陆离磨牙,苏梦寒,你给我记着!

    所以,男人不讲道理起来,也是很厉害的。

    两人刚一进后院就遇到了匆匆而来的曾大人和百里胤等人。曾大人上前一把抓住了陆离的手腕没好气地道:“陆少雍,你干的好事!”

    陆离不解,“怎么了?没找到?”不可能啊,这么多人还不找到个地牢?

    曾大人咬牙切齿,旁边的百里胤倒是悠闲挥着折扇道:“那边打起来,不过咱们好像打不过。”

    众人连忙扭头看向不远处,果然看到几个人影正乱哄哄的打成一团。夜色中,隐约也只能分辨出其中一个身穿白衣的应该是苏梦寒。谢安澜连忙问道:“怎么回事?”曾大人急得连连顿足,“谁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都要收尾了,突然杀出了几个很厉害的黑衣人。陆少雍,你的只是抓几个人,没什么危险呢?这叫没什么危险?本官的脑袋…哎哟…”

    陆离垂眸,淡然道:“不就是抓几个人么?”

    曾大人颤巍巍的指着远处的打斗,“那几个人,你去给本官抓住他们。”

    “下官不会武功。”陆离道。

    曾大人没好气地道:“你早他们这么厉害,本官直接找巡防营调兵啊!”

    “……”你当我是神吗?我怎么会知道他们这么厉害?陆离在心中暗暗腹诽,但是看到曾大人一副快要晕过去的模样,还是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我去帮忙,百里公子,这里劳烦你了。”谢安澜道。

    百里胤点头道:“放心。”

    陆离一把拉住了她,谢安澜扭头,“还有什么?”

    陆离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谢安澜道:“苏梦寒和柳浮云要撑不住了。”颜锦庭和高胖纯属给人送菜,其实颜锦庭的武功不比柳浮云差,但是他堂堂一个将门出身的侯爷,居然比柳浮云这个读书人的临敌经验还差,所以慈母多败儿啊。

    “没事。”陆离道。

    众人看向淡定自若的陆少雍,心中充满了不信任:这货肯定是想要趁机弄死苏梦寒和柳浮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只见陆离淡定地从袖中取出一个细的圆筒状物件,一拉引信一道绿色的火光冲天而起,还夹带着凌厉的破空风声。这可比之前云香阁管事放的那个漂亮多了。众人看向陆离,孔聿之问道:“陆兄,你还准备了援兵?”

    “嗯。”陆离点头。

    “能问问是谁么?”

    “高裴。”

    “……”

    高少将军果然不愧是上雍皇城里最靠谱的青年才俊之一,不过片刻功夫,就见到外院的墙头上一个人影飞快的掠入,然后毫不犹豫的冲向了混战中的人群。不知是不是有了高裴这个名震京城的年轻将军相助,曾大人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的毛病瞬间痊愈了。拍了拍陆离的肩膀嘉许地道:“少雍,做得好啊。本官就知道你做事一向有分寸,从来不会出岔子。走,咱们去瞧瞧,到底是何方逆贼竟敢在天子脚下行凶。”

    “…。”有这么个抽风的上司,少雍兄的日子肯定也不好过。还是不要嫉妒他了吧?

    此时苏梦寒柳浮云还有后来加入的高胖和颜锦庭正围着五个突然出现的黑衣男子打的难解难分。

    呃…难解难分是给苏公子面子,其实是落了下方。这武功的武功十分不弱,单打独斗大概略逊色于苏梦寒,却强于柳浮云。如果柳浮云勉强还能应付一个的话,高胖和颜锦庭联手才能牵制一个。剩下的三个就直接围攻苏梦寒了。苏梦寒简直气得要吐血,心中恨不得将陆离骂的狗血淋头。

    问苏梦寒为什么要骂陆离?不知道,心情不爽,打得憋屈就是要骂。

    苏梦寒凭着凌厉的身手诡异的身法周旋在三个人之间。一时半刻没什么问题,但是他的身体极差,拖长了情况就会对他十分不利。正在着急想要要不要冒险先解决一个的时候,之间不远处一个黑衣人如飞鹰一般掠了过来。一杆银枪朝着混乱中的四人刺了过去。凌厉的杀气直指其中一人的背心,那还在围攻苏梦寒的黑衣人也被这杀气一惊,仓皇的推开。就见到不远处站在一个身穿黑衣手握银枪的青年男子。

    青年男子此时正神色冷淡的盯着他。

    黑衣人心中一凛,已经猜出了此人的身份,“高裴!”

    高裴一言不发,直接挺枪刺了过去。

    “大哥!救命啊!”一边手忙脚乱的高胖看到高裴出现,顿时喜出望外地大叫起来。

    “闭嘴!”

    “闭嘴!”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都带着无比的不耐烦。一个自然是高裴,另一个却是颜锦庭。本来久久拿不下这个人就让他很暴躁了,偏偏还有个胖子在旁边碍手碍脚,现在还鬼叫鬼叫的,简直是丢人现眼!颜侯爷觉得自己几辈子的脸都被这货丢光了。

    被他俩围攻的黑衣人突然阴冷的一笑,直接放弃了颜锦庭朝着高胖一阵猛攻。高胖和颜锦庭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现在攻击全部压倒他一个人身上来了,高胖顿时吓得惊叫不已。旁边观战的谢安澜无奈的叹了口气,身形一闪挡在了高胖的前面,手中匕首不偏不倚的刺向那人的心口。那人并不将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放在眼里,冷笑一声手里的道就朝着谢安澜的手腕削了过来。谢安澜了挑眉,腰身一沉,仰面避过了横空而来的刀锋,同时人也出现在了黑衣男子身后。这时候,另一边的颜锦庭手中的剑也已经刺了过来。黑衣男子回身去挡颜锦庭的剑,谢安澜一刀刺向他的腰间。

    “谢公子,我来帮你!”看到谢安澜,高胖立刻兴奋的冲了上来。

    那黑衣男子也察觉到了身后袭来的刀,只是颜锦庭逼的急,谢安澜的位置又刁钻,他只得一掌拍向扑过来的高胖。

    高胖那硕大的身形并不仅经打,歪了歪就朝着谢安澜倒了过去。谢安澜大惊失色,连忙闪开。被胖子砸到她这身板还能有好么?

    谢安澜强忍住想要爆粗口的冲动,再一次扑向那黑衣人。对面的颜锦庭大概也知道自己伙伴的不靠谱,开始将黑衣人往远离高胖的地方引去。一是避免他站起来还想扑上来,二是避免他爬不起来被黑衣人踩死了。

    “等等我…”高胖挣扎着爬起来,却被人一把按住了。百里胤站在他身边道:“高公子,你还是跟我一起保护曾大人他们吧。”

    高胖奋力挣扎,显然百里胤并没有苏梦寒和高裴那样的力道,“保护他们有什么意思?男人就是要战斗!”

    百里胤深吸了一口,笑容不改地道:“好吧,抱歉,我重新。你还是不要过去添乱比较好。”

    “……”

    这边正在面面相觑,不远处正在跟黑衣人交手的高裴突然冷声道:“你们不是东陵人!你们是胤安人!”

    ------题外话------

    么么哒~抱歉亲们这个月事儿多,长评活动昨天才选完,奖励已经发放,请查收哦。上个月亲们有些不给力哦,只选出了两篇。嗯嗯,老是写长评好像也没什么意思,写多了大家都不造写啥了吧?(づ ̄ ̄)づ这个月快玩鸟,下个月咱们来玩点不一样的吧,具体什么主题,下月一号公布哦、·~六月长评获奖名单:莹——梦中死梦醒生,前世终今生始

    百里澈之——陆四少的剧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