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九十四章 拒绝

第九十四章 拒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送走了沈含双,穆翎返回花园就看到那一家四口正在园中玩耍,十分的自得其乐。西西和灰毛还在四处奔跑追逐着,谢安澜和陆离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一边看着两个的一边闲聊,气氛温馨静谧让人不忍打扰。

    看到穆翎过来,谢安澜方才笑道:“怎么?沈姐走了么?”

    穆翎懒懒地摆手道:“不走还能怎么的?”

    走进凉亭里坐下,穆翎微微蹙眉沉声道:“沈含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这也是穆翎一直没有想明白的,若是钟情理王,虽然无法成为理王的嫡妃,陛下肯定也不会愿意让沈家和理王太过亲近,但是这并非没有可以操作的法子。到底,陛下忌惮的不过是沈尚书的户部尚书之位罢了,如果穆翎个沈含双生米煮成熟饭,实在是无法挽回只要将沈尚书调一个职位就可以了,也并不是多大的事情。但是沈含双一边表现出对他一往情深,之前却也不排斥与柳家定亲,甚至还曾经与高夫人接触过。这些也就罢了,最让穆翎难以理解的却是沈含双主动跑到怀德郡王府去的事情。大义救父,诛杀叛贼自然是个极好的理由,但是以穆翎对沈含双的了解,却是不会相信的。这样做,昭平帝固然不会忘了沈含双肯定会下诏嘉奖的。但是同时也绝了沈含双嫁入权贵世家的可能。

    陆离倒是不怎么在意,道:“自然是为了扶持理王上位了。”

    穆翎不解,“她是女子,就算扶持理王上位也不可能入朝为官。这般自毁名声清白……”

    谢安澜倒是有些了然了,笑道:“穆兄,她确实是自毁名声,但是自毁清白,却是未必。虽然沈姐在怀德郡王府中数日,但是…她真的跟怀德郡王有过什么关系么?只怕未必罢?”沈含双去了怀德郡王府是跟怀德郡王谈条件的,怀德郡王就算再急色也不会去动合作对象吧?只是后来陆离横叉了一杠,让理王下令沈含双杀了怀德郡王。从这一点来,怀德郡王还真的是有点冤枉。

    穆翎提醒道:“对女子来,名声大如天。哪怕她真的还是清白之身,以她如今的名声将来就算理王登基她也不可能入宫为妃了。”更何况,他可不觉得沈含双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只是为了入宫为妃。

    谢安澜摇头道:“穆兄,话语权是掌握在上位者手中的。只要理王能够顺利登基,洗白一个沈含双还不是事一桩。换一个角度,就算沈含双真的洗不白了,只要在理王心中她的地位是独一无二的,重新换一个身份很难么?”

    穆翎叹气,“何必如此复杂,她若是一开始入理王府做侧妃,以后理王登基后宫必然还是有她一个位置的。”

    谢安澜悠悠道:“因为如果是这样,理王未必能够顺利登基啊。穆兄,理王虽然是陛下的这些侄子中唯一的亲王,但是他本身其实并不占什么优势。陛下和柳贵妃对他都没有好感,如果没有人暗中相助积蓄实力,他的日子会很难过。”

    “所以,这个人就是沈含双?”

    谢安澜想了想道:“至少,她应该是其中之一吧。沈姐来找你,可是为了这些日子你们吞并商铺的事情?”

    穆翎点头,谢安澜侧首看向陆离,陆离淡然道:“理王手下的银钱,至少有一半是来自沈含双的。所以,她之前接近穆兄的用意,穆兄应当明白?”

    穆翎冷笑一声道:“原来是为了替理王筹措银两么?她就这么笃定将来理王一定能成功?”

    陆离不以为然,道:“不过是选一个可能性更大的人,做一场赌而已。穆兄,这些日子心一些。”

    穆翎挑眉,陆离道:“沈含双背后还有人,绝不是只是东方靖那么简单,心为上。”

    “多谢。”穆翎自然不会是听不进劝告的人,还是应声点了点头。

    柳家

    书房里,柳咸坐在书案后面看着下首的三个人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坐在右上首第一位的柳戚脸色难看的看着对面的柳浮云,他身边,柳家七公子脸色同样也不太好看。柳七公子并不是柳浮云的亲兄弟,而是柳戚的三子是柳浮云的堂弟。柳家偌大的一个家族,平时连嫡亲兄弟姐妹之间都勾心斗角不断,更不用他们这样的堂兄弟。关系本就不算好,如今柳七公子闯了祸,柳浮云还不肯跟他们站在同一边,自然更加让柳戚父子俩对柳浮云怒目以对了。

    柳咸看看坐在左侧沉默不语的儿子叹了口气,道:“浮云,之前的那些话就不要了。七郎是咱们柳家人,胳膊肘没有往外拐的道理。”

    柳浮云微微蹙眉,柳七公子见柳咸正在自己这边话,顿时高兴起来了。得意的瞥了柳浮云一眼道:“大伯得不错,十三弟,如今陛下明显都是站在咱们这边的,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陛下做错了?你平素不是最会揣摩上意吗?如今陛下都将皇后禁足了,咱们再跑出去替皇后求情,那陛下的脸面往哪儿搁?”

    柳戚叹了口气道:“浮云,二叔知道你一向深思熟虑。但是朝堂上这些事情哪里容得了你心慈手软?如今大好的机会,将皇后和甄家除掉才是正事。”

    柳浮云抬头看着他,淡淡问道:“除掉皇后和甄家之后呢?”

    柳戚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柳浮云。柳浮云沉声道:“就算是没有了皇后,难道二叔觉得姑母就能够坐上皇后之位么?甄家已经没落了,如果陛下再立一个家世背景深厚的皇后,姑母要怎么办?”柳戚皱眉道:“家世背景深厚?上雍皇城里哪里有这样的人家?”

    柳浮云淡然道:“上雍陆氏,海临百里氏,华阳孔氏。”这些都是名震一方而且底蕴深厚的大家族,而且都跟柳家关系疏远。即便是同在京城的陆家,跟柳家的关系也并不怎么样。

    柳七公子冷笑道:“这怎么可能?海临百里家已经好几代没有送过姑娘入宫为妃了。陆家和孔家,要送早就送了。”

    柳浮云道:“为何要早送?如今才正是时候。”

    柳咸看向儿子,“这话怎么?”

    柳浮云道:“从年初开始,陛下临幸后宫的时间比之前三年加起来都多。姑母产伤了身体,以后就更难以侍奉陛下了。最重要的是…陛下已经开始重视子嗣了,姑母这一胎原本陛下抱着极大的希望,只可惜……若是王美人这一胎夭折或者生下来是个女子,明年…必有选妃。”

    柳七公子对此嗤之以鼻,“就算是这样又如何?这么多年,也没见宫中那个妃子替陛下诞下子嗣的。”

    柳浮云定定地看着他半晌,方才摇了摇头道:“七哥以为,这些世家女子跟寻常宫妃一样好对付么?她们代表的不仅仅是她们自己,还有他们背后的家族。如果海临百里家的闺秀参选,只要她不是有身患残疾,陛下都必然不会让她落选。不仅如此,一入宫必会许以高位。皇后若是在这个时候被废,明年大家就准备迎接一位出身高贵的新皇后吧。”

    书房里一时沉默无声,好一会儿柳戚方才道:“这些,都是浮云的猜测吧?”

    柳浮云默然,这些确实都是他的推测。因为都还是没有发生的事情。

    柳戚摇头笑道:“陆家自从早年的以为妃子病逝之后,这么多年从未想过送嫡女入宫为妃,如今陛下年纪已经不了,只怕就更不会了。至于百里家和孔家,他们那样的读书人家一向以所谓的衣带关系为耻,就更不会将自家的嫡女送入宫中陪伴一个…大哥,你是不是?更何况,贵妃娘娘以及恨极了甄家,甄家对咱们家只怕也是怨恨难解,咱们不对付甄家,难道甄家就会放过我们么?”

    柳七公子道:“父亲的不错,大伯,还请三思啊。无论如何,咱们总不能寒了贵妃姑母的心是不是?”

    柳咸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

    柳浮云回到自己院中,脸上的神色带着几分凝重和疲惫。永远都是这样,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仿佛柳家当真是无坚不摧永远都会屹立不倒一般。他们却都忘了,柳家其实不过是一个崛起不过二十多年的家族,看上去赫赫扬扬仿佛不可一世。内里其实脆弱不堪,与那些底蕴深厚的权贵世家相比不堪一击。只是他们有陛下撑着,所以别人不来招惹他们罢了,一旦陛下不在了或者是陛下恩宠不在,柳家顷刻间就会烟消云散。

    而他们,却依然肆无忌惮的挥霍着陛下的宠爱,以为这是永远也不会消失殆尽的。即便是陛下有生之年都会恩宠柳家,但是陛下寿命有尽时,而柳家的子弟却还要活下去啊。

    “浮云。”一个轻缓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柳浮云抬头去看,就看到柳夫人正坐在房间里,面带担忧的望着他。

    柳浮云连忙一整神色,上前道:“母亲,你怎么来了?”

    柳浮云道:“听,你七哥又惹事了?”

    柳浮云有些无奈的苦笑道:“这次只怕不是七哥惹事的事情了。七哥只怕也是被人给算计了。”

    柳浮云怜爱的摸摸儿子的发鬓,了然地道:“又跟你父亲意见相左?他不肯听你的?”

    柳浮云微微点头,有些疲惫地道:“母亲,我这样做有意义么?”总是跟家里的人意见相左,总是想要去做一些无谓的事情。在柳家人眼中,柳十三就是一个清高自傲,“世人皆浊,他独清”的讨厌鬼。在父亲和叔父的眼中,他就是一个谨慎过了头,以至于胆怯懦的年轻人。在外人眼中他是柳家人,在柳家人眼中,他却跟他们不是一路的人。

    柳夫人微微怔了一下,摇头道:“没有。”

    “母亲?”柳浮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柳夫人苦笑道:“但是那又能如何呢?浮云,你放得下柳家么?你若是能放下柳家,母亲宁愿你远走他乡一辈子平淡无日默默无闻也是好的。总比陪着这个早就腐朽的柳家苦苦挣扎,最后到头来却一无所有要好得多。”

    柳浮云垂眸,低声道:“母亲觉得柳家……”

    柳夫人道:“娘早年未尝没有过和你一眼的心思,虽然嫁入柳家非我所愿,但是…我既然嫁入了柳家又有了你,这里就当是我的家。但是很快我便发现,我做不到,我改变不了任何的事情。浮云,同样的你也做不到。我为人妻,你为人子,我们都改变不了什么。这些年我冷眼旁观,柳家走到今天如今这般,所有人都得意洋洋,谁还记得忧心以后?将来若是柳家出了什么事情,大家倒也都不算冤枉。早年我跟你姑母过,以色侍人者,色衰而爱驰。让她收敛一些,她不愿听,以后便再也不曾招我进宫了。他们柳家人啊,都听不得人劝。”到此处,柳夫人打量了一番儿子文秀的容颜,叹气道:“你也是一样的。”

    “母亲,我…”柳浮云蹙眉。

    柳夫人无奈笑道:“母亲早就劝你莫要再管柳家的事情,你可曾听过?”

    柳浮云无言以对,柳夫人伸手拍拍他的手背道:“你已经尽了人事,剩下的便听天命吧。可怜我儿天资出众,却…”摇摇头,柳夫人叹了口气不再话。

    柳浮云也不想母亲心中郁郁,轻声问道:“母亲专程过来,可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柳夫人这才想起来,道:“瞧我这记性,昨儿下面的人来跟我禀告,前几日你后面的院里有人住过?”柳浮云蹙眉,不悦地道:“怎么传到母亲那里去了?”柳夫人道:“不用担心,你既然不想让人知道,自然不会传到外面去。娘已经敲打过下面的人了。只是…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姑娘住在悄无声息的住在咱们家?”

    柳浮云脸色微变,“母亲在什么?什么姑娘?”

    柳夫人似笑非笑地看向柳浮云,“若不是姑娘,你想要留人直接住在你院子里不是更方便一些。更何况…我问过厨房里,你送过去的饭菜点心,可不像是男子喜欢吃的啊。若是有中意的姑娘,便带回来让娘瞧瞧。身份什么的,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不过你父亲和姑母那里,只怕是不好。”

    “母亲!”柳浮云无奈地道:“没有姑娘,只是一个少年人,年纪还罢了。前些天城里不是乱的很么,在院里暂住了两天。”

    “当真?”柳夫人道。

    “当真。”柳浮云正色道。

    柳夫人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道:“这样啊,真是可惜了,娘还以为……”

    柳浮云哭笑不得,原本在书房里积累的怒气都是消散了许多。

    “十三公子,沈姐来访。”门外,下人恭敬的禀告道。

    柳浮云微微蹙眉,“沈姐?沈尚书家的那位?”

    下人应是,柳浮云思索了片刻,道:“请沈姐到书房。”

    “是。”

    “沈姐?就是那位沈家含双?”柳夫人闻言,问道。柳浮云点头称是,柳夫人皱眉道:“这姑娘……”原本沈含双在京城里名声倒是不错,但是这半年来却事情连连,即便是没有怀德郡王府的事情只跟穆翎的传闻,也让人觉得这姑娘未免有些不太好。

    柳浮云知道母亲的意思,“母亲,沈姐来只怕是有正事。”

    柳夫人叹了口气道:“你的事情一向不用母亲操心,自己心里有数就好。我想回去了,你去见客吧。怠慢了客人也不好。”

    “是,我送母亲。”柳浮云道。

    将母亲送回院子,柳浮云才转身去了书房。书房里,沈含双正坐在窗口神色平静的喝着一杯清茶。一身白衣衬得有些消瘦苍白的容颜更多了几分弱不禁风之感。但是她脸上的神色却是从容而坚定的,让人仿佛能够理解为什么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家闺秀竟然有胆量去刺杀怀德郡王并且还成功了。

    “沈姐。”柳浮云站在门口沉声道。

    沈含双抬头放下了茶杯,淡淡一笑起身道:“含双贸然来访,打扰浮云公子了。”

    柳浮云摇摇头,“沈姐请坐。”

    沈含双谢过,宾主落座。柳浮云看着眼前的美丽的白衣女子平静的问道:“不知沈姐大驾光临,所为何事?”

    沈含双有些无奈地苦笑,“浮云公子抬举了,如今家父亡故,沈家无人支撑,我如今还算什么姐。今日冒然来访,确实是有些事情想要请教浮云公子。”柳浮云微微点头,“沈姐直便是。”沈含双稍微沉吟了一下,方才道:“这几日浮云公子想来都是关注着柳家和甄家的事情,不知可有注意让人到穆家和苏公子?”

    “穆家大公子和苏会首?”柳浮云扬眉,有些不解地道:“为了何事?”倒不是柳浮云消息不灵通,而是柳家商业方面的事情并不需要他负责,除非是哪里出了问题,否则基本上是不会禀告到他这里来的。柳家的产业之间就被打击过一次,如今还没有回复元气。这次穆翎和苏梦寒也不是主要针对柳家,以至于柳家下面的管事反应倒是慢了一拍。现在莫是柳浮云了,就是柳咸柳戚那里都还不知道。毕竟这两天,柳家人的主要精力却是都放到了跟甄家死磕上了。

    沈含双道:“穆家和流云会联手,短短两三天吞并了京城上百家的商铺和产业。其中应当也有与柳家有关的产业,浮云公子竟然不知道么?”

    柳浮云蹙眉道:“目前似乎并没有接到下面的禀告,不过在下不明的是,此时与沈姐来访有何干系?”

    沈含双轻叹了口气道:“因为…这里面也有沈家的产业。”

    柳浮云道:“以沈姐和穆公子的关系,此事应当不难解决才是。”

    沈含双回眸,笑容有些苦涩,淡淡道:“穆大公子在商言商,自然是不能徇私的。更何况还有苏会首在,苏会首执掌流云会数年,手腕能力浮云公子想必也听过。就算穆大公子愿意放我沈家一马,只怕苏会首也不会同样的。”

    柳浮云若有所思,“流云会和穆家联手么?”苏梦寒和穆翎并没有什么私人恩怨,流云会和穆家也只是商场上的正常角逐罢了,若联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这么快就能联起手来,还搞出这么大的事情却是让人有些惊讶了,毕竟之前并没有听过穆翎和苏梦寒有什么交情。

    柳浮云看着沈含双问道:“那么,不知沈姐此行又是为何?”

    沈含双沉声道:“沈家愿与浮云公子合作。”

    柳浮云微微挑眉,并不话。

    沈含双道:“之前柳家也曾受流云会打压,想来流云会那位苏会首的真实身份浮云公子不会不知道。”

    柳浮云微微点头,一只手慢慢摸索着右手的尾指。沈含双自然看到了他这个动作,不动声色地继续道:“我有听闻,穆家意欲退出京城,但是这个时候却与柳浮云联手大肆吞并京城的产业,意欲何为?只怕这些…最后都会被流云会接手。以苏梦寒和柳家的渊源,只怕也不会与柳家善罢甘休。”

    柳浮云点头,“沈姐既然上门,想来是已经有了良策?”

    沈含双笑道:“良策算不上,不过是为了自保罢了。想来浮云公子也不愿意看到流云会的势力在京城根深蒂固罢?”

    “还请沈姐指教。”柳浮云道。

    沈含双道:“虽然柳浮云和穆家联手财力雄厚,但是…毕竟都是商家。若有柳家出头,联合被吞并的商家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想必不难将那些被吞并的产业夺回来,甚至是将流云会赶出京城。”

    柳浮云漫不经心的摸索着手中的茶杯,似乎是在思考沈含双的提议的可能性。沈含双也不着急,只是道:“只要浮云公子能够牵制住柳浮云,穆家,自有含双来想办法。不知柳公子以为如何?”

    柳浮云望着沈含双良久,方才微微摇头道:“沈姐,你的计划在下只怕无法苟同,还望见谅。”

    沈含双脸色一变,“这是为何?”

    柳浮云道:“沈姐若是觉得此事可谈,至少,应该让你身后的人来跟在下谈。如此,才算诚意。你是么?”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