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九十三章 翻脸

第九十三章 翻脸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穆家的花园里,沈含双美丽的容颜上带着几分凝重之意。穆翎之前就一直对她若即若离,但是沈含双并不在意。虽然她一直表现出对穆翎一往情深的模样,连自己身边的丫头都骗过了,但是那不代表她真的就想要嫁给穆翎。如果穆翎真的如同那些迷恋她容貌的冒头子一般不管不顾的冲到沈家要娶她,她才是真正要感到苦恼了。当然,穆翎这样的态度,对于一个美丽的女子来,还是让沈含双有些不不高兴的。

    或许正是以为她什么地方不心让穆翎察觉到了不对,穆翎对她的态度才越加的冷淡下来了。之前她没将穆翎看在眼中太多,如今真正需要穆翎帮助的时候才发现,穆翎竟然根本连见都不想见她了。

    沈含双眼底有些烦躁的闭了闭眼睛,掩去了眼底的一缕焦躁。其实从她决定踏入怀德郡王府开始,就已经知道了后面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但是她并不在意,能不能成婚对她来并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能够找到足够的不必成婚的理由。理由她找到了,但是沈尚书的死却是一个意外。而沈尚书死了,无论身后如何极尽哀荣,终究是人走茶凉,沈家只会渐渐地淹没在所有人的记忆中。这却不是沈含双乐于见到的。

    不过,今天沈含双来见穆翎却不是为了自己的私事,而是……

    花园的一角传来孩子欢快的声音,沈含双立刻停住了脚步朝着那边望了过去。果然看到一个穿着浅蓝色衣衫的姑娘正在和一匹半大的不止是狼还是狗的动物玩耍。旁边不远处还站着几个穆家的丫头侍卫,只是静静的看着并不打扰他们。

    原本正在跟西西玩耍的灰毛突然蹲了下来,警惕地看向花园的另一端。

    “灰毛,怎么啦?”西西不解地扒拉着谢灰毛脖子上的皮毛问道。顺着灰毛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不远处站在一个长得十分美丽的白衣女子正蹙眉看着他们。西西皱了皱眉,搂着灰毛的脖子躲到了它身侧,他不喜欢那个女人。

    “嗷呜…”灰毛似乎察觉到西西的情绪,立刻朝着沈含双警告的低哮了两声。

    沈含双也吓了一跳,就算是没见过狼这会儿她也不认为这会是一条狗了。

    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看向跟在她身后大的穆家管事道:“那孩子是什么人?还有那…那是狼?”

    管事垂眸,状似恭敬地道:“回沈姐,那位是承天府通判陆大人的千金,今天陆大人和陆夫人正巧到府上拜会。那匹狼,似乎是陆大人家里养的,给陆姐作伴的。”养一匹狼给家里姑娘作伴,陆大人家的也算是画风清奇了。

    沈含双戒备地看了一眼不远处还虎视眈眈盯着自己的谢灰毛,当即打消了上前去跟孩子搭话的念头。只是心中觉得有些奇怪,陆离和谢安澜似乎都还未满二十,而且似乎这两人成婚才将将三年,怎么就有一个这么大的女儿了?难不成,这姑娘是陆离的庶女?

    “沈姐。”正在沈含双是思索间,穆翎已经带着陆离和谢安澜走进了花园。

    “娘亲。”看到谢安澜,西西立刻抛弃了谢灰毛欢快地跑了过来。谢灰毛见状呆了一呆,立刻飞身窜了出去竟然先西西一步冲到了谢安澜跟前,围着谢安澜转了一圈才得意的对着刚刚跑过来的西西摇摇尾巴。

    跑输给了伙伴,西西有些委屈的抱着谢安澜的腿,“娘亲。”

    谢安澜好笑的俯身捏捏他的脸蛋道:“谁要你丢下灰毛先跑的,你若是带着它一起跑,就不会输了。”

    西西脸蛋在她手心里蹭了蹭,“灰毛跑的越来越快了。”

    谢安澜俯身将他抱起来,“它有四条腿啊。”

    灰毛见谢安澜抱起了西西,顿时不甘心的呜呜叫着想要跳起来争宠。不过它还是很有分寸的没有往谢安澜身上扑,否则这么大一个块头再加上谢安澜怀里还抱着个六岁的孩子,只怕要立马被扑倒在地上了。

    西西见灰毛一副亟不可待的模样,撅着嘴想了想还是踢着腿让谢安澜将他放了下来。走过去搂住谢灰毛的脖子,“灰毛乖哦,你长大了娘亲抱不动你哒。等西西长大了也不要娘亲抱了。”

    灰毛十分委屈,这个两条腿的怪物为什么就可以长得这么慢呢?明明不久前澜澜还可以抱他的。

    两只动物挨挨蹭蹭了一会儿,又和好如初的跑到旁边花丛边上去玩大人们无法理解的东西去了。

    沈含双看着众人,笑容有些勉强,“陆姐真是可爱的很,陆大人和陆夫人好福气。”

    谢安澜笑道:“多谢沈姐夸奖。”

    沈含双看看三人,道:“贸然来访,没想到两位也在。原来,陆大人跟穆翎哥哥交情竟然不浅?”沈含双当然不会觉得跟穆翎交情匪浅的是谢安澜,显然是穆翎和陆离关系很不错,所以才带着一家几口一起来拜访穆翎的。只是…之前一直没有听陆离跟穆翎有什么交情啊。

    穆翎笑道:“还好,陆大人如今名震京城,我自然也要努力结交一下了。”

    “穆兄客气了。”陆离淡淡道。

    沈含双看了看陆离又看了看穆翎欲言又止,谢安澜眼珠子一转,突然笑吟吟地道:“这些日子事情多,倒是难得看到沈姐。他们男人得东西我们也听不太懂,沈姐,不如咱们到一边坐坐?”

    谁要跟你坐坐?

    沈含双心中暗暗道,若是平时她或许还有些心思想要探一探谢安澜的底细。毕竟东方靖如今十分重视陆离,而几次见面直觉告诉沈含双这位陆夫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但是现在沈含双找穆翎有事,哪里还有心情去探谢安澜的低。

    对着谢安澜勉强笑了笑,沈含双还是开口道:“穆翎哥哥,我…有些事情想要跟你,你有时间么?”

    穆翎道:“什么事直便是,陆兄和陆夫人也不算外人。”

    “……”沈含双实在是很想问,陆离和谢安澜怎么就不算是外人了?但是她知道,这很可能是穆翎不愿意跟自己单独话的敷衍之词而已。沈含双眼神黯淡,美丽的容颜上也带了几分淡淡的忧伤,“穆翎哥哥,有些事情我想要跟你单独谈谈,不成么?还是…穆翎哥哥现在也看不起我,想要和我撇清关系?”

    “……”你们好像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吧?谢安澜略带同情地看了穆翎一眼。救命之恩啊,救命之恩。

    穆翎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侧首对陆离道:“既然如此,陆兄不如带陆夫人和西西在园中逛逛,中午在下略备几个菜,以茶代酒敬陆兄几杯?”

    陆离微微点头,“恭敬不如从命。”

    沈含双脸色更僵硬了几分,现在距离中午也不远了。很显然,穆翎并不想要留多少时间跟自己话。

    “沈姐,请吧。”

    “谢谢你,穆翎哥哥。”沈含双状似欢喜的道。

    看着穆翎和沈含双的背影消失在花园的尽头,谢安澜微微蹙眉,道:“沈含双这个时候来穆家是为了什么?”

    陆离淡然道:“被我们针对的那些产业,有五成以上都跟理王有关。”

    谢安澜道:“她是为了理王来的?”这么看来,沈含双对东方靖倒是真的算得上是情深义重了。之前杀死怀德郡王的事情,同样也是出自理王的命令。据之前,沈含双并没有打算杀死怀德郡王,但是不管怎么,也都是为了东方靖吧。

    陆离若有所思,道:“那可不好,沈含双这个人…我总觉得有些奇怪。”

    谢安澜赞同,“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沈含双简直都不像是这个时代会有的女人,谢安澜甚至曾经都怪异过她是不是跟自己或者跟陆离一眼了。但是很显然,沈含双并不是跟陆离一样重生的,也不太像是跟自己一眼穿越的。哪怕并不是跟自己前世一个时期的人也不像,沈含双身上并没有那种与这这个世间相违和的气息和习惯。只是她的作为让人觉得与她应有的身份格格不入罢了。但是沈含双也并不是那种天生的女政治家一样的人物。经过这么久的观察和研究,谢安澜觉得沈含双确实是很有心计和野心,但是她对朝廷政局,以及朝堂上的事情敏感度并不高。

    陆离道:“或许应该查一查沈家的底细,不过现在沈尚书死了,只怕会更加不好查了。”

    “你是怀疑……”谢安澜蹙眉,陆离道:“只是怀疑而已,不用担心。就算沈家真的有什么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谢安澜挑眉。

    陆离淡定地道:“东陵国姓东方,又不姓陆。”

    “……”

    穆翎带着沈含双进了书房坐下来,等到上茶水的人下去方才淡然道:“你有什么事,现在可以了。”

    沈含双有些幽怨地望着穆翎,“穆翎哥哥,最近是在躲着我么?”

    穆翎垂眸道:“你想的太多了,只是我有伤在身,不方便出门罢了。”

    沈含双笑容有些苦涩,“自从父亲去世了,原本那些跟我们沈家关系好的人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我如今又这样了,确实是不该来给穆翎哥哥添麻烦。”

    穆翎神色平静地看着她,道:“你不必如此,你很好。”

    “嗯?”沈含双一怔,有些不解地望着穆翎。穆翎眼眸深沉地看着她道:“你很好,我相信,就算所有人都出事了,你依然会让自己很好的。所以,你不必如此。”

    沈含双脸色顿时有些发白,“穆翎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穆翎只是平静的看着她,并不言语。

    沈含双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握着,咬了咬嘴唇道:“穆翎哥哥现在是看不起我么?”

    穆翎抬手捏了捏鼻梁,有些不耐烦的叹了口气道:“够了,沈姐,你当年救了我一命,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你想要什么,直便是。”

    沈含双脸上苦涩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怔怔地望着眼前面带倦色的穆翎。她知道自己肯定有地方露出了破绽让穆翎怀疑,却没想到穆翎会如此直白的出来。定了定神,沈含双摇头道:“穆翎哥哥,你在什么?我…当年救你,从来没想过想要你回报什么啊。”

    穆翎挑眉,唇角的笑容带了几分嘲弄之色,“哦?你确定?”

    沈含双不语,只是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穆翎。穆翎坐起身来,沉声道:“这么,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当年的救命之恩一笔购销,沈姐以后绝对不会再以此向我和穆家提出任何的要求?”

    沈含双有些艰难地道:“我从未想过要…提什么要求,穆翎哥哥为何要如此误会我?我知道,如今我这样名声败坏的残花败柳是配不上穆家大公子的,穆翎哥哥……”

    穆翎摇头,“沈姐不必做出这般凄惨的模样,你其实从未想过要嫁给我吧?你若当真对穆翎一往情深,三四年前我们就该成亲了。这两年虽然不时有人传言沈姐对我钟情,但是,在我祖父病重之钱,你何曾真的对我表示过什么?”

    “不是,穆翎哥哥,你误会我了。”沈含双焦急地道,晶莹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端的是楚楚可怜。

    穆翎轻声叹息,“我也有些事情实在是无法明白,沈姐出身清贵,才貌双全。纵然不能嫁入皇家,但是京城的权贵世家还不是任由你选?何必如此?”

    看着穆翎的神色,沈含双也知道事情局面已经难以挽回了。倒也不再做出可怜委屈的模样,只是沉声道:“我不知道穆翎哥哥听了什么,让你如此误会我。但是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总有一天穆翎哥哥会知道我的心意的。我今天前来,也并不是为了求你可怜我。”

    穆翎点点头,似乎并不意外,“沈姐想要什么?”

    沈含双道:“这两日京城局势混乱,你和苏梦寒联手吞并了那么多的产业,可想过后果?”

    穆翎笑道:“在商言商,能有什么后果?”

    沈含双语重心长地道:“穆家在京城经营数代,许多事情你不会不明白。这些多产业背后都是有着各自的靠山的,这几天所有人都注意着柳家和甄家的事情,但是等到这些事情过去了,难道这些人会善罢甘休?”

    穆翎淡然道:“那又如何?与流云会联手,我能在短时间内控制整个京城四成的生意往来和六成的流动银两。做这些我们都是光明正大的,并未强取豪夺。比起那些将财力人力都投入了囤积粮食,哄抬粮价上的人,我穆家自认行事还是光明磊落的不是么?”

    沈含双神色有些僵硬,京城里的那些豪商哄抬粮价的并不在少数,就是她们暗地里也在做这些事情。此时被穆翎当面点出来,脸面上自然有些难看了。虽然朝廷一直明令禁止抬高粮价,但是有的时候这些事情并不是靠法令就能禁止的。那些富商背后大多有朝中权贵高官做靠山,朝廷根本不可能太过严厉的打击他们。

    沈含双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穆翎哥哥,难道你连理王殿下都不顾了么?”

    穆翎有些懒洋洋地靠近了椅子里,看向沈含双的神色平淡,眼底却还是隐藏着深深地失望。虽然早就已经从无衣那里知道了沈含双和东方靖的关系,但是听到沈含双亲口出来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不过穆翎也同时松了口气,似乎有几分如释重负的感觉。

    “理王?这跟理王有什么关系?”穆翎不解地道,看着沈含双的眼神却带着若有所思的意味。

    沈含双顿时一窒,她要怎么解释连穆翎都不知道这些商户跟东方靖有关,而她却知道?

    有些无措的侧首避开了穆翎打量的视线,沈含双道:“京城里的富商大多与权贵有关系,理王殿下是当朝唯一的亲王……”

    “唯一?”穆翎直接打断他的话,“那你将睿王殿下放在哪里?”

    沈含双又是一噎,其实别是沈含双,京城绝大部分人也大都当朝廷只有东方靖一个亲王了。毕竟睿王是当今的堂弟而非亲弟弟,东陵皇室的爵位实行的并非世袭制而是降封制,若是按照规矩的话睿王应该已经是睿国公了。只是前代睿王有本事,硬生生的保住了亲王的品级。到了这一代睿王的时候更是了不起,最初继承的也是郡王品级,但是人家在西北不过数年就立下赫赫战功,昭平帝哪怕是再心塞也只能加封了。只不过睿王自从安德郡主过世之后就再也没有踏足过京城,以至于许多人差不多都忘了皇室还有一个亲王。提起睿王,大家第一时间想到的却都是位高权重的西北王。

    虽然如此,沈含双还是坚定的忽略了穆翎的话,继续道,“你吞并的这些产业里面,必定有不少是跟理王有关的。若是别人也就罢了,我听穆翎哥哥如今是跟着理王殿下的,若是理王殿下怪罪下来…”

    穆翎不以为意,道:“不知者不怪,更何况我们这是正常的生意扩张。若是王爷因为这个怪罪于我,穆家为何还要效忠于理王府?穆家投靠理王殿下是为了让穆家更上一层楼,总不至于,投靠了王爷就不让我穆家发展了吧?若是如此,我何不关起门来吃喝玩乐?横竖我穆家的银两就算什么都不做也足够我一辈子花费不尽的了。”

    沈含双无言以对,看着穆翎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我的话,既然穆翎哥哥听不进去,那就罢了。就当是我多管闲事吧。”

    沈含双站起身来,幽幽地望了穆翎一眼道:“穆翎哥哥保重,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穆翎跟着起身,“我送你出去。”

    沈含双垂眸,袖底的手紧紧地攥住,眼底冷意乍现。

    出了穆府的大门,沈含双坐上了马车,直到马车的帘子落下来,脸上平静优雅的神色才飞快地退去,很快换上了冰冷而满是怒气的神色。

    “姐。”一个灰衣男子闪入马车中,恭敬地道。

    沈含双咬牙道:“立刻给我去查查,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还有穆翎这些日子接触过一些什么人?”想到此处,沈含双微微皱眉,沉声道:“再去给我仔细查查那个谢无衣!”

    一切都是从那个叫谢无衣的少年出现在穆翎身边之后才渐渐产生偏移的。

    灰衣人有些意外,“谢无衣?我们不是查过了么?”

    “再查!”沈含双道,“穆翎已经对我产生了芥蒂,想要从他那里入手只怕是不行了。”

    闻言,灰衣男子脸色也凝重起来了。穆家虽然在朝堂上没有什么影响力,但是穆家的钱财却是所有人都觊觎的。而没有钱,是什么事情都办不成的。

    “怎么会这样?”

    沈含双有些烦躁地道:“我思前想后了许久,除了这个谢无衣,实在想不出有什么问题。”

    灰衣人点点头道:“是,属下立刻让人去,将谢无衣的底细再仔细查过。姐觉得,这个谢无衣…会是什么人?”沈含双轻哼一声道:“不管是什么人,总归不会是我们的朋友。”

    灰衣人点头,“既然无法服穆翎,那那些被吞并的产业怎么办?若是银两方面出了问题,只怕是许多地方都会出问题。”

    沈含双沉吟了良久,沉声道:“送信去理王府,就我要见王爷。”

    灰衣人有些为难,“王爷,这些日子姐与他最好还是少见面为好。”

    沈含双不耐烦地道:“难道我知道么?事已至此我们已经无法解决了,只能与王爷商量。若是单独对付穆家或者流云会,我们或许还能想想法子,谁知道穆翎竟然会跟苏梦寒联手!”东陵最大的两家商户联手,几乎都可以挑动大半个东陵的商场往来了。灰衣人想了想道:“起来,流云会和穆家,不是还有一个共同的敌人么?或许咱们可以利用一番?”

    “柳家?”沈含双挑眉道。

    灰衣人点头,“苏梦寒的身份京城里知道的人并不少。”

    沈含双垂眸思索了片刻,微微点头道:“倒是可以试一试,安排一下,我要见柳家的浮云公子。”

    “是,姐。”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