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七十六章 妹夫与大舅子

第七十六章 妹夫与大舅子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陆离和谢安澜是在内城门口见到高裴的,高将军一身戎装坐在马背上端的是英武不凡。

    看到街边上站着的两人,高裴直接翻身下马,“陆大人,陆夫人。”

    陆离点头道:“辛苦高将军了。”

    高裴取出金牌令箭还给陆离,“还要多谢陆大人让人送来的金牌令牌,否则只怕也不会这么顺利。”这事实话,虽然高裴在军中也颇有声望,但是他毕竟是辈,不如没有金牌令箭的话,那些将领未必都会听从他的。一支兵马如果同时有几个人做主,不能做到令行禁止的话,想要打胜仗只怕也不容易。

    陆离伸手接过,看了一眼街道上正源源不断往宫门外冲去的兵马问道:“高将军可有什么打算?”

    高裴道:“再往后的事情便都容易得多了,只需要扫平城中的叛军便是了。”

    “如此,我们就不耽误高将军。”陆离拱手,拉着谢安澜告辞。高裴也不多什么,毕竟她还有要事在身,也没有功夫在这里和陆离闲聊。

    看着高裴上马,飞快地追上了前面的队伍。谢安澜问道:“我们现在做什么?”

    陆离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问道:“穆翎的伤势不要紧吧?”

    谢安澜眨巴了一下眼睛没话,陆离也不为难,“如果他真的伤的动不了了,我们就去找苏梦寒吧。”

    谢安澜连忙拉住他,“我们可以先去看看嘛,正好我也有好久没有去看过他了。”刚坦白完身份就遇到叛乱,她都没有功夫考虑穆翎以后见到她会有什么反应。苏梦寒穆翎还派人帮过他们的忙,所以…应该没有问题吧?

    陆离平静地看了自家夫人一眼,点头道:“也好,顺路去看看岳父大人可还安好。”

    “嗯,我也有些担心。”

    于是两人手拉手,愉快地出了内城直奔外城而去。

    穆家

    穆翎独自一人坐在院子里屋檐下台阶上晒太阳,过了这么多天他的伤虽然还没有痊愈却也好了五六成了。可惜府中的老人们担心他的伤势,无论如何也不许他出门,就算是现在外城已经被援军夺回来了他还是只能坐在院子里放风。毕竟,虽然朝廷的兵马已经将外城夺回来了,但是谁知道会不会在哪个角落里还藏着几个穷凶极恶之徒了?大公子出去万一遇到了怎么办?

    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穆翎觉得有些无聊。他也听苏梦寒起过这些天他们的所作所为,还有无衣…想起自己曾经认下的弟弟,穆大公子觉得胸口的伤好像又严重了几分。他只想要一个乖巧可爱的弟弟啊,他对妹妹这种生物有很深的心理阴影。只要想起妹妹这个词,就不由自主的想起江怜那张跋扈丑陋的脸。至于同样是弟弟的穆翌,穆大公子从来就没有将这个人看在眼里过,在他眼中一直以来穆翌都只是江怜身边的一个跟屁虫而已。

    在此深深叹了口气,穆翎觉得其实这场叛乱来得正是时候。不然的话他要怎么面对无衣呢?

    “穆兄,想什么事情让你这儿困扰啊?”一个清越动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从院门口传来。

    穆翎一怔,抬头看过去就看到一男一女一对璧人正站在院门口看着他。正是前些日子还一起吃过饭的陆离夫妇。陆离…陆夫人等于…谢无衣?!看着那张笑容绝艳,美丽动人的容颜,穆翎无论如何也无法将他和自己那个长相清俊的兄弟当成同一个人。

    “大公子,陆大人和陆夫人来访。”旁边,管事有些无奈地道。这两位太自来熟,根本不等他进去通报就跟着一起进来了。据是无衣公子的好朋友,既然是无衣公子的好朋友以自家公子和无衣公子的关系他自然也不好拦着了。

    穆翎木然地摆摆手,“哦,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管事左右看看,还是恭敬地点头退了下去。

    谢安澜拉着陆离踏入院中,看着穆翎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很是愧疚,“那个…穆兄,之前实在是…”

    穆翎抬手打断了她的话,摇摇头道:“没事,是我自己还没习惯,习惯了就好…”顶着她绝艳的脸蛋看了好半晌,还是不能习惯怎么办?

    陆离有些不悦地将谢安澜拉到自己身后,眼神清冷地瞥了穆翎一眼。穆大公子顿时就不高兴了,爷看看自家弟弟…妹子怎么了?要不是这个混蛋,无衣怎么会变成女的?

    这之间…有什么必然联系么?

    穆大公子剑眉微扬,对谢安澜招招手笑道:“好妹妹,过来让为兄看看。不然以后在街上遇到也认不出来怎么办?”

    谢安澜被他的好妹妹叫出了一身鸡皮疙瘩,还是大方的走过去任由他看,笑道:“穆兄不生气了?”

    穆翎耸耸肩,“原本也没生气啊,只是有些…祖父他老人家第一眼就看出来了,竟然也不提醒我。等着看我笑话呢吧。我妹子,你这易容术不错啊,回头教教大哥呗。”谢安澜眨眨眼睛,“穆兄是打算男扮女装么?穆兄姿容绝代,若是画个女装倒也不难看。就是身材高了一点。”

    穆翎无语,侧首看向一边的陆离懒洋洋的靠回了椅子里,“这个时候过来,是陆大人有事吧?什么事儿直便是。”

    陆离看着他,道:“换个地方。”

    穆翎无所谓地耸耸肩起身道:“书房里谈吧。”

    书房里,端着一杯茶水在喝的穆翎听了陆离的来意,忍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差点把自己给呛死。

    “你…你什么?麻烦你再一遍。”一边抚着胸口喘气,一遍在心里暗暗叫苦,我的伤啊…好痛!

    陆离有些不悦地皱眉,“我以为穆大公子的听力没有问题。”

    穆翎轻哼一声,道:“你跟我,趁现在京城里一片混乱,去抢德亲王给怀德郡王留下的财富?!陆大人,你缺钱缺疯了么?无衣啊,以后你还是跟着为兄吧,跟着穷光蛋没前途的。你看,一不心缺钱缺疯了他就要玩命啊。”

    谢安澜忍不住低声闷笑,抬头去看陆离。陆离道:“之前就应该直接去找苏梦寒。”苏梦寒虽然讨厌,但是至少脑子正常,胆子也大。

    谢安澜无奈地道:“之前我也不知道你是来吓唬穆兄的啊。”

    陆离道:“只是找几个人搬点东西而已,我怎么就吓他了?若不是我人手不够又被人盯得紧,找他干什么?”

    穆翎眼皮一抬,“嗯?搬点东西而已?”

    陆离不答,只是淡然问道:“去不去?”

    不用犹豫,穆翎斩钉截铁地道:“去!”

    跟穆翎商量完了要办的事,陆离和谢安澜便起身告辞了。之前没见面的百般纠结,真正见面了倒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尴尬。穆翎亲自送两人到院门口,还不忘叮嘱,“无衣啊,等不忙了别忘了还要请为兄吃饭喝酒,还有咱们的事儿也别忘了。”

    谢安澜笑道:“放心便是,等这事儿了结了,我一定亲自上门想穆兄赔礼。”

    穆翎叹气,“还是穆兄,叫声大哥不成么?”

    谢安澜沉吟了片刻,开口叫道:“大哥。”

    穆翎顿时大为欢喜,习惯性的伸手想要去拍谢安澜的肩膀,“乖,大哥我……”

    手才刚到半空,就被陆离给伸手挡住了。穆翎撇撇嘴,很有颜眼色的收回了手,“嗯,今天没来得及准备,下次再给你礼物。妹夫啊,以后对大舅子要客气一些啊。你这样很容易挨揍的知不知道?”

    陆离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拉起谢安澜直接走了。

    被抛在身后的穆大公子暗暗磨牙,果然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欠揍的气息!

    回到城里,高裴带着的援军还在围剿叛军,不过整个内城倒是比之前有活力多了。不知道是因为叛军和朝廷兵马的交锋还是因为那些躲在家里的人终于都肯从府邸里出来了。既然叛乱已经到了尾声,自然少不了有人想要来分一杯羹。哪怕只是杀了一个叛军呢,这些人也能够炫耀自己平安有功的。

    “我们现在去哪儿?”谢安澜和陆离走在大街上并肩而行。时不时有人从身边跑过,与之前的冷清截然不同。

    陆离想了想道:“去怀德郡王府。”

    谢安澜心中暗道:“你刚刚指使人搬空人家的私藏,现在还要去人家家里,难道是打算落井下石么?”

    两人到了怀德郡王福外面的时候,苏梦寒等人早已经将被关押的人都救了出来。不过这些老先生人被关押了好几天,又挨饿又受惊吓,有不少人都病的不清。现在内城里乱成一锅粥,苏梦寒也没有功夫专门派人一个一个的送回家,干脆就在怀德郡王府外面不远处的找了个院子暂且安置。又将林珏拎了过来给这些老大人看病。

    幸好高裴的军队京城跟他们劫地牢发生的时间相差无几,原本还对他们紧追不舍的怀德郡王府侍卫很快就放弃了他们撤退了。

    看到陆离和谢安澜携手进来,苏梦寒笑道:“你们两个倒是逍遥自在。”

    谢安澜笑道:“我们可没有苏会首的绝世武功,来了不也是拖后腿的么?一切可顺利?”苏梦寒皱眉,无奈地道:“好像不太顺利。”

    陆离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一众人,问道:“六部尚书和左右丞相怎么不在?”

    苏梦寒耸耸肩,道:“我们去的时候就不在好么。这些大人们也不清楚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去了。好像已经被带走两三天了。”

    谢安澜和陆离对视一眼,这怀德郡王还真是很会找事儿啊。

    “陆夫人?”旁边,正坐在屋檐下喝水的曹老大人看到谢安澜有些惊喜地道。

    谢安澜扭头看到他,连忙走过去,“曹老大人,这些天你可还好?”在场的这些高官谢安澜一个都不认识,唯独曹老大人是见过的。何况她跟祁钰琳关系好,对她的公公自然更多几分尊重。他们刚到京城的时候曹老大人也给了陆离不少帮助。

    曹老大人连连点头道:“好好好,老夫好得很。夫人果然也没事,难怪陆大人能那般处变不惊了。”那天他们可是亲眼看到那个女子被怀德郡王打得浑身是伤,狼狈不堪。但是看看眼前的女子,哪里有半点受过伤的模样?气色红润,言语带笑,显然是好的不能再好了。

    曹大人身边的几个老大人也纷纷看过来,都纷纷点头。

    倒是谢安澜一脸茫然,“我当然没事儿,能有什么事儿么?”

    曹老大人看了一眼在一边跟苏梦寒话的陆离,摇摇头道:“看来陆大人没有跟你,也好,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谢安澜直接在他身边蹲下来,道:“他不,那老大人您跟我呗?”

    “这…”曹老大人有些犹豫,他旁边的人道:“曹兄,跟陆夫人也是无妨。那日的事情地牢里的人都看到了,陆夫人心里有个底比较好。”

    曹老大人一想也是,便将那日在地牢的事情都跟谢安澜了一遍。顺便还表达了一下对陆四少竟然会开门撬锁这一技能的震惊和谴责。谦谦君子怎么能学如此不光明磊落的手段呢。谢安澜也不反驳,只在心中暗道:陆四会开锁算什么?我也会啊。什么挂锁,电子锁,防盗锁统统难不倒她。当然,这既然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技能,就不出来吓唬老人家了。黑锅就都让陆四一个人背了吧。

    幸好这些老先生如今刚刚逃出生天,一个个都心力交瘁倒是没有功夫揪着陆离的事情不放。略了几句,谢安澜表示记住了一定规劝夫君弃恶从善,对她印象很好的曹老大人就爽快的放人了。

    谢安澜坐在一边悠闲的看着正在和苏梦寒商议事情的陆离,一边在心中暗暗想着。难怪刚见面的时候看上去心情十分阴郁呢,看来怀德郡王是把他给惹毛了。她十分怀疑怀德郡王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当然,陆四少手无缚鸡之力,就算再生气也得憋着。但是…想起陆离之前特意去理王府的那一趟,陆四少是怎么的来着?

    去送一个找死的人一程。

    正在沉思着,陆离已经走到了她的跟前,“夫人在想什么?”

    谢安澜伸手握住他的手,道:“我不会有事的。”

    陆离瞥了一眼一院子坐的七零八落毫无形象的官们,“曹老大人告诉夫人了?”

    谢安澜伸手环住他的腰,靠进他怀中,“这个时候带我来这里,是不想让我的名声受损么?”

    陆离并不话,只是伸手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谢安澜笑道:“我可不是那些饱读三从四德的大家闺秀,就算真的名声受损,我也不会活不下去。”她只会想要让别人活不下去。

    “咳咳。”身后,苏梦寒面带笑意地走了过来,叹息道:“陆大人和陆夫人果然是鹣鲽情深,让人羡慕啊。”

    谢安澜翻着白眼,每次调侃人都是这句话,苏公子看起来也是词汇量贫乏啊,“羡慕啊?羡慕就去自己找一个呗。”

    苏梦寒无奈地轻咳了两声道:“还是算了吧,我这样就别祸害别人了。”

    谢安澜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有一句话不知道苏公子听过没有?”

    “洗耳恭听。”苏梦寒道。

    谢安澜幽幽道:“祸害遗千年。”

    苏梦寒不由得笑出声来,拱手道:“那就借夫人吉言了。”

    陆离开口问道:“有什么事?”

    苏梦寒挑眉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朝廷的兵马开始进攻怀德郡王府了,我来问问你们要不要一起去看看热闹。”

    谢安澜不以为意,“这有什么好看的?”

    苏梦寒想了想,道:“确实是没什么好看的。”怀德郡王府就算隐藏的高手再多,也挡不住朝廷兵马的围攻。不过…“怀德郡王似乎没有打算逃走啊,没想到他竟然还有这样的傲气。”

    陆离道:“也未必是他有傲气。”

    “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苏梦寒问道。

    陆离淡然道:“也许是因为他已经死了,死了自然就不用逃走了。”

    “死了?自裁么?”

    陆离给了他一个你觉得可能么的眼神。苏梦寒手中的折扇一合,拍拍手道:“似乎很有趣,还是去看看吧。陆夫人,去不去?”

    “去!”谢安澜饶有兴致地道。她有兴趣的是怀德郡王如果不是自裁的话,那么他是怎么死的。

    苏梦寒很是彬彬有礼的做了个请的手势,似笑非笑地瞥了陆离一眼。既然你不去,那就只好我陪陆夫人去了。

    陆离无声的牵着谢安澜的手一起走了出去。

    题外话

    下午二更

    &nbp;:&nbp;即可访问!·k··b·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