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二十二章 俗称皮痒

第二十二章 俗称皮痒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陆离正趴在床上看书,俊俏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神色倒是淡定,半点也没有常人受了委屈的苦闷或不平。谢安澜嘤嘤哭泣着冲进了房间,趴在陆离身上哭泣起来,“夫君,听你受了重伤,妾身好生担心。呜呜,你痛不痛?伤得重不重?还能起来么?”

    陆离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僵硬,声音慢腾腾地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你…压、到、我、了。”

    “哦。”谢安澜慢慢坐起身,无辜地望着他,“对不住,我没注意,夫君,你伤到哪儿了?”

    陆离扭头,没好气地顶着她放在自己背上的手咬牙道:“伤在背上,所以,你可以放手了吗?”谢安澜破涕一笑,语调温柔,“听啊,夫君大人被公公打了一顿板子?痛不痛啊,俗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见这老天是公平的,夫君,你这可伤的比我重多了。”

    陆离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你在幸灾乐祸么?”

    “我是呀。”谢安澜眨眨眼睛,大方地承认。

    “哦。”

    “哦就算啦?”谢安澜挑眉,“你不想点什么吗?”

    陆离抬眼,“我该什么?”

    “无趣。”谢安澜搅着手中的帕子翻了个白眼。陆离轻哼一声问道:“你带回来了几个人?”

    “消息真灵通,这才多大会儿功夫?”谢安澜没好气地道:“既然这么多耳目,怎么不知道你老爹想收拾你呢?”陆离淡然道:“挨打有挨打的好处。”谢安澜点点头,赞同地道:“我明白,有一种人就是喜欢别人揍他,不揍就不舒服,俗称皮痒。没想到夫君你也是各中爱好者啊。”还有一个法…是受虐癖。

    陆离回过头继续趴在床上,懒得再跟这个女人话。

    谢安澜抬手去拔陆离的衣服,陆离薄怒,“你做什么?”谢安澜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还能干什么,看看你的伤口。难不成你以为我想占你便宜?也不看看你那白斩鸡一样的身板儿。”

    “放肆!”陆离咬牙。

    谢安澜轻哼一声,轻而易举地抬手就将他的反抗压了回去。衣衫半褪,就看到陆离清瘦的后背上一条条血迹斑斑的伤痕。谢安澜眯眼打量了一番,陆家的家法,显然对付女眷的和对付男人的不是一个东西。陆离这伤是被两指宽的平板子打出来,偶尔有几下撞到了棱角上,伤口变窄却更深了几分,显然动手的人丝毫没有留力气的打算。虽然已经清洗处理过了,却依然还是血迹斑斑。显然止血的药效果很一般。

    “少年,你爹下手够狠啊。你真的是亲生的么?”谢安澜问道。

    陆离冷哼一声没话,谢安澜道:“看你可怜,送你了。叫你身边那子替你上药吧。苦肉计玩玩就算了,别把自己坑进去了。”

    陆离看着手中粗糙的瓷瓶,打开之后药的清香却扑鼻而来让人不由得精神一震。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她,“你准备的伤药?”谢安澜傲然道:“乡下人受伤可没有你们这些公子少爷金贵,药效好着呢。你要是嫌弃就别用。”

    陆离垂眸淡淡道:“多谢。”

    谢安澜这才展颜,拍拍他的俊脸道:“这才乖,记得要感恩啊。”

    “谢、安、澜!”陆离脸色顿时僵硬,咬牙道。

    谢安澜拍拍手,笑容可掬地起身出门去了。少年的脸蛋果然很好摸啊。

    谢安澜离去了片刻,麦冬才走了进来,“少爷。”

    陆离脸色阴郁,沉声问道:“府里有什么话?”

    麦冬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之前府里有人老爷怕四少爷在科举上压了大少爷的名头,所以才不许四少爷回的。不过有夫人和大少夫人在,很快传言就被压下去了。”陆离也不意外,淡然道:“府里不用管,让你爹心盯着外面即可。下午你亲自带上我的礼物去求见周先生,就…以后我不能去了,学生有负他的栽培。其他的不用。”

    “少爷,您真的……”麦冬大惊,科举是少爷在陆家唯一的出路了,若是放弃了…

    陆离道:“去办就是。”

    麦冬心中叹了口气,终究还是领命道:“是,的知道了。”

    陆离又道:“把大夫开的药拿出去,找人验一验。”

    “少爷,难道!?”麦冬吓得脸色发白,陆离道:“连这瓶一起,去办吧。不要让人发现了。”

    将手中谢安澜方才给的药递给了麦冬,麦冬连忙接过称是。

    陆离动了动身子,微微蹙了下眉头,背上的伤火辣辣地痛。思索了片刻,方才又道:“叫陆英过来,我有事吩咐他。没别的事了,你去吧。”

    “是,少爷。”麦冬恭敬地应声退了出去。

    爬在床上并不舒服,陆离又动了动身后的扯痛让他皱眉。想起昨天父亲的那一通毫不留情的痛打,陆离眼底掠过一丝森冷的寒意。现在他还需要陆家,但是…如果那些人一定要招惹他的话,就别怪他冷酷无情了。

    “少爷。”不一会儿,一个不到十岁模样的青年走了进来,站在陆离床前恭敬地道。这青年是陆家的杂役,因为不是家生子自然也不受重用。前几天才被派来侍候陆离的,在被送来的几个人中,陆离也只选了这么一个人,并赐名陆英。

    陆离看看他,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妥了么?”

    陆英道:“少爷放心,都办妥了。这是得了的银两,一共三百两。”陆英恭敬地将几张银票送到陆离跟前,眼中也带着一丝叹服。这位少爷在泉州素有才子之名,但是陆英却没想到他随手画的两幅画都能卖到三百两。要知道,这还是店家看着画作的作者毫无名气还压了价导致的。可想而知,若是四少爷将来有了名气,随便一幅画就足够寻常人过活一辈子了。

    陆离收起了两张银票,将剩下的一百两递给了陆英,吩咐道:“之前让你做的事情继续,钱不够就告诉我。另外,你娘一个人住在外面?”

    陆英沉默地点头,陆离道:“你找老元,他那边正好有地方安顿你娘。也免得你担心。”

    陆英有些犹豫,陆离似笑非笑地扫了他一眼道:“你放心,只要你不做不该做的事情,我绝不会对老弱妇孺出手。我虽然不是好人,有些事情却也不会去做。至于我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也会做到。前提是…安分守己的做事。你自己找死无妨,别连累了你娘。”

    陆英闻言不再犹豫,脸上闪过坚毅的光芒,点头道:“是,多谢少爷。的明白了。”

    “明白就好。”

    ------题外话------

    有亲无法送花花钻钻和打赏了,我自己试了确实不能。昨天收到编辑的站内短信,新文单本签约的版权变更,要二月一号才会生效,网站的版权显示要到二月中旬才会变回签约状态,现在还是驻站所以送不了啦。除此之外,不会影响阅读的~亲们有要打赏的先省下来哦~么么哒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