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五十二章 理亲王妃

第五十二章 理亲王妃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好不容易打发了胡搅蛮缠的老和尚,谢安澜觉得自己还是早些会去休息吧。跟这老头话比应付十张嘴还累。静水居的老掌柜是个很有经验的人,今天开业虽然很忙但是其实也绝对用不着她这个幕后老板出面做什么事。之所以来这里坐着,也不过是求个心安罢了。现在看来,静水居并没有因为停业了一段时间而受到太大的影响。反倒是老和尚酿造的酒确实是很受欢迎,回头可以研究一下建造一个酒坊的事情了。

    谢安澜直接起身从专供静水居内部行走的后门出去下了口,从头到尾没有惊动任何人。出了门左右看看,在去曹家看看钰琳姐姐还是去高家看看阿绫的选择之间还没下定决定,两个穿着王府侍卫服饰的男子已经站到了她跟前。谢安澜微微蹙眉,亲王府侍卫,这整个京城好像也就只有理王一家了。

    “陆夫人。”一个侍卫拱手道。

    谢安澜挑眉,“不知两位有何见教?”

    侍卫道:“我们王妃想请陆夫人过府一叙。”

    谢安澜不骄不躁,淡淡问道:“未敢见教?”

    侍卫道:“敝上是理亲王妃。”

    谢安澜不解,“我不过一个不起眼的闺中女眷,何敢劳烦王妃召见?”

    侍卫摇头,“我等并不知王妃召见所为何事,不过王妃上次在灵武寺与夫人相谈甚欢,还望夫人赏脸过去喝杯茶。

    呵呵哒。

    堂堂超品亲王妃,如此纡尊降贵的邀请一个从六品官的妻子去喝茶,她难道还能不去么?就算躲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呢?”

    谢安澜并不怕事,也不觉得东方靖两口子找自己过去就是想要弄死自己,她还没那么重要。

    “既然如此,请带路吧。”

    “夫人请。”见她如此痛快的答应下来,两个侍卫也松了一口气。就算是个不起眼的官,总也还是朝中官员的夫人,更何况那么陆大人如今在京城可谓是炙手可热,能不起冲突自然是最好了。

    谢安澜跟着人进了理王府,直接被请到了王府的后花园。东方靖是如今东陵国唯一的亲王,而且还是曾经备受昭平帝宠爱的亲王,他的府邸自然非同一般。之前谢安澜也去过高阳郡王府,那已经是富丽堂皇雍容华贵的皇家气势了,但是跟理王府比起来还是要差一些的。

    跟在丫头的身后走进了后花园,一大片几乎占了半个花园的荷塘出现在谢安澜眼前。荷塘中粉色白色的荷花风姿摇曳,在满塘的碧叶中仿佛娇媚的少女。丫头将谢安澜引到了荷塘中央的凉亭里,只是理王妃却还没有到。

    “夫人请稍候用茶,我们王妃很快便到。”丫头娇声笑道。

    谢安澜微微点头道:“多谢。”

    看了一眼恭顺的守在凉亭外面的丫头,谢安澜在桌边坐了下来。桌上早就准备好了果品茶蛋,谢安澜伸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耐心的等着。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理王妃到来,谢安澜有些百无聊赖的欣赏着凉凉亭外的荷花。作为半个粗人,谢安澜只能表示荷花很好看,但是让她花时间细细品味什么她却着实是无能为力。最多羡慕一下理王府财大气粗罢了。

    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一阵轻缓脚步声,谢安澜转过身去。

    外面的丫头恭声道:“见过王爷。”

    凉亭外,站着的并不是理王妃,而是理王东方靖。

    看着从桌边站起来的女子,东方靖眼中闪过一抹惊艳。

    谢安澜今天打扮的并不高调,穿着浅碧色的罗衣,发丝也只是随意地用两支玉簪挽起,随意的如此上门做客都有些失礼。但是她这一身原本就不是为了上门做客准备的,更不用是到亲王府做客。即便是如此随意简单的装扮,如雪的肌肤却被衣衫衬得仿佛吹弹可破。但是这女子看起来却并不柔弱,绝美的面容修眉微扬,艳若桃花,艳绝清极,丽质天成。

    这是一个跟与沈含双完全不一样的美人儿,即便是同样的美丽,但是跟她比起来为上雍第一美人的沈含双未免就显得有些温寡淡了。东方靖心中暗道,难怪陆离为了她竟然脸他这个亲王的面子都不给。

    “陆夫人。”东方靖笑道,“幸会。”

    谢安澜上前见礼,面上却没有多少笑意,只是道:“不知王妃是否有要事待办?若是如此,请恕我先行告辞。”

    东方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变得有些僵硬,显然是没想到这个的闺中女子竟然敢如此不给他面子。虽然前些日子陆离出事的时候谢安澜的表现东方靖都听过,但是这些事情对一般人来或许值得惊讶,但是对皇室来却也算不得多么惊人。如果当初是他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理王妃同样也会处置妥当。真正能够当得起权贵后院的家的女子,除了极少数蠢货几乎都是聪明人。

    “王妃确实有点事,想来很快就会处置妥当,陆夫人何必急于一时?”东方靖道。

    谢安澜淡淡道:“男女授受不亲,既然如此,就请王爷退出凉亭。”

    东方靖梗住,他可不是因为看上了谢安澜的美色一时色性大发才跑过来想要做什么的,虽然谢安澜确实长得非常美丽。他是有话要跟谢安澜,退出去还什么?但是人家女眷都已经摆出了男女授受不亲的态度,他若是还留在这里岂不是真的成了觊觎别人美色的登徒子了?果然,这事还是要王妃亲自来才妥当,只是王妃……

    东方靖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看了淡定自若的谢安澜一眼。这个女人胆子果然不。

    东方靖一笑道:“自然如此,是本王唐突了。陆夫人稍作,王妃很快就到。”完,东方靖果然退出了凉亭转身离开,走的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流连。

    花园的一角,理王妃沉默的站在假山后面望着凉亭里发生的一幕。身后的丫头低声道:“王妃,王爷走了。”

    理王妃唇边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道:“没讨到好脸色,自然是要走的。”闻言,那丫头倒是有些吃惊,“那位陆夫人好大的胆子。”

    理王妃轻哼一声道:“宗室王爷确实尊贵无比不错,但是皇家也是要脸面的。女子若真的自尊自爱,他还敢用强不成?名声不想要了?那些所谓不敢得罪宗室的,到底还是一样生着几分攀龙附凤之心罢了。”丫头心中暗道,那可不一定,咱们王爷是不会对女子用强,但是别的王爷可不准。

    “王爷素来不爱跟女眷打交道,这次怎么…”丫头有些不解地道。

    理王妃淡淡道:“所谓不爱打交道,不过是因为那些人的用处不够大而已。”若是东方靖不爱利用女子,那沈含双那个女人是怎么来的?不过对于沈含双和东方靖的关系,理王妃并不觉得生气。理王府里又不是没有别的姬妾,她就当理王是养了个外室罢了。沈含双费尽心思的替他出谋划策,甚至连自己的名声都不顾了又能如何?理王妃的位置上坐的终究还是她,见了她沈含双依然还得屈膝行礼。哪怕就是她死了,以沈含双如今的名声也坐不上理王妃的宝座。愚蠢的女人!

    “走吧,王爷走了咱们也该去会会这位陆夫人了。”

    “是。”

    谢安澜神色平静的坐在凉亭里,看着理王妃带着人漫步朝湖心走了过来。等到理王妃快走到凉亭跟前了方才起身相应,“见过王妃。”

    理王妃笑容温婉,面带歉意地道:“陆夫人,实在是抱歉方才下人突然来禀告一些事情,耽搁了一会儿,让夫人久等了。”

    “不敢。”谢安澜淡淡道,“不知王妃召见所为何事?”

    理王妃伸手拉着谢安澜坐下,笑道:“倒也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闲得无聊罢了。想起前些日子在灵武寺与夫人相谈甚欢,不想当时我有事儿也没能跟夫人多几句,有些遗憾罢了。”

    相谈甚欢?这位王妃也是个睁眼瞎话的高手。

    “王妃贵人事忙,我不过一介粗鄙妇人,实在难当王妃谬赞。”谢安澜道。

    理王妃摇头笑道:“夫人若是粗鄙妇人,我们这些人都不能见人了。陆夫人生的如此国色天香,勿怪陆大人对夫人一心一意,真是让人羡慕。”

    谢安澜不解地砸了一下眼睛,望着理王妃并不话。她可不相信理王妃专程找她过来,就是为了恭维她的。堂堂一个亲王妃,恭维她这样一个人物,就算是折节下交,也未免折的太厉害了一些。

    见谢安澜不接话,理王妃心中也是微沉,这位陆夫人果然是个聪明人。王爷觉得陆离不好对付就想要从谢安澜这边下手,但是这位陆夫人只怕也未必比陆离好对付多少。

    沉吟了片刻,理王妃还是一脸亲切的拉着谢安澜道:“陆夫人,本妃看你倒是一见如故,倍感亲切。你若是不嫌弃,以后常来我这府上走走可好?我娘家也没有什么得上话的姐妹,整日在这偌大的理王府里,当真是有些无聊地很。”

    谢安澜垂眸看着理王妃搁在自己手背上的纤细素手,面上浮现出几分受宠若惊的神色,“王妃厚爱,我岂敢不识抬举。”

    虽然没有直言拒绝,但是这话中带着的疏离意味理王妃却不至于听不出来。

    理王妃轻叹了口气,道:“陆夫人,王爷跟我过早前在安明府王爷与陆大人便结识了,也与陆大人谈的颇为投契。只是如今之后反倒是疏远了,王爷知己难求,陆大人才能卓越,若是能有合适的人相助,何愁不能平步青云?”

    听着理王妃的话,谢安澜总算有些明白东方靖这是想要唱哪一出戏了。

    不就是之前在安明因为被陆离顶撞了几句心中不悦,同时也没能正确的认识到陆离的能力而有所轻视冷待么?估计原本东方靖以为被他冷落一段时间,陆离自然会识趣知道什么事做人谋士的本分和规矩,却没想到陆离入京之后根本懒得甩他,直接投靠了昭平帝的阵营。这几个月京城发生的事情,特别是这次古塘的事情终于让东方靖对陆离有了一个清楚的认识,这是想要利用她重新拉拢陆离了?

    当下谢安澜略带羞涩的谢过了王妃的称赞,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自从遇到陆离和苏梦寒这两个人,谢安澜觉得自己胡扯…交际的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笑吟吟的跟理王妃完了半天你称赞我,我恭维你的戏码,就是没有半句有用的,全都是废话。越往后,理王妃脸上的笑容就变得越是浅淡,坐得近谢安澜都渐渐地能感觉到她的一丝不悦和挫败。

    谢安澜一边胡扯,一边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这个美丽雍容的女人。平心而论,以谢安澜的审美,理王妃甚至比沈含双还要更加符合她的喜好,沈含双的相貌太过精致完美,即便是气质同样婉约雅致,却难免给人一种不真实且不够大气的感觉。在细节处过于苛求的东西精细之余难免就会失了几分大气,人也同样如此。男人惊叹于沈含双完美无瑕的容貌和气质,女人却不太能欣赏她的美丽。谢安澜觉得,那日在高阳郡王府后花园偷窥到的沈含双妩媚妖娆的模样,就比她平时的模样动人得多。如果沈含双平时能够展现出那样的模样,谢安澜表示第一美人的封号她甘拜下风。

    只是若论雍容清贵,还是理王妃这样的女子才更胜一筹。

    传,这可是唯一一个曾经与苏梦寒有过绯闻的女子啊。虽然可能只是个传。

    “陆夫人?”见谢安澜望着自己出神,理王妃微微皱眉道。

    谢安澜眨了一下眼睛,道:“王妃风采绝伦,让我都看呆了。”

    理王妃无奈的摇摇头,“人老珠黄,如何比得上陆夫人青春少艾。”

    这话里似乎带着几分幽怨啊,不过这幽怨肯定不是面对着她的。谢安澜想起了同样青春少艾的沈含双,沈含双跟东方靖的关系身为王妃的她真的不知道么?虽然京城里都理王妃雍容大度,从不拈酸吃醋,但是道理谁都知道,女人就没有不吃醋的,除非她已经心如止水了。

    谢安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目光望向亭外的荷塘轻轻叹了口气。理王妃挑眉道:“陆夫人喜欢莲花?”

    谢安澜笑道:“也还好,比起莲花我更喜欢莲子和莲藕。只是碰巧想起夫君过流云会苏会首府上也有这么大一片荷塘,只可惜我们家地方狭…。”理王妃手微微一颤,杯中的茶水溢出洒到了桌边上,谢安澜连忙有些惊讶地住了口,“王妃?”

    理王妃垂眸,连忙笑容依旧只是有几分不易察觉地勉强,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有些累了罢了。”

    谢安澜十分善解人意地道:“既然如此,王妃还是快去歇息吧。我出来许久也该回去了。”

    理王妃无心再多什么,点了点头道:“如此我就不多留陆夫人,有空不妨再过来话?”

    谢安澜爽快地应了,起身告辞。

    理王妃让人将她送了出去,凉亭里只剩下理王妃独自一人望着亭外的荷塘怔然出神。

    谢安澜跟着丫头往府外走去,却在大门口碰到了恰巧来理王府的穆翎。看到谢安澜穆翎却是微微一怔,谢安澜他自然是认识的,还见过好几次。但是毕竟男女有别并不太熟,最多也只有上次在酒楼里和陆离夫妇相遇,同桌而食罢了。但是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女子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仔细想将每一个她见过谢安澜的场景都能清楚的回想起来又并没有发现什么疏漏之处。

    “陆夫人。”穆翎先一步开口道。

    谢安澜点头一笑道:“原来是穆公子,幸会。”

    穆翎赶着去见东方靖,两人也只是随口寒暄了几句便告辞了。谢安澜回头看了一眼穆翎离去的背影心中叹了口气,下一次见面就将真实身份告诉穆兄吧。若真的拖到以后,反倒是越发的不知道怎么开口。

    刚出了理王府,身后就传来了陆离的声音,“夫人。”

    谢安澜回头,另一边的路口上停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车的帘子被人掀起,陆离正坐在马车里面看着她。谢安澜立刻快步走了过去,“你怎么在这里?”

    陆离对她伸出手,将她拉上了马车。坐进马车里,陆离方才道:“刚去见过苏梦寒,听你来了理王府,就顺道过来接你。”

    “……”理王府和苏宅好像不顺路吧?

    谢安澜也不拆穿他,笑道:“那就多谢夫君了。”

    陆四少满意地看了一眼眼前笑吟吟的妻子,点头道:“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得。”

    “有觉悟,好好保持。”谢安啦欣慰地道。

    陆离挑眉,“还有一件事…”

    谢安澜看着他,洗耳恭听下。陆离道:“岳父大人到京城了。”

    “……”好半晌,谢安澜方才有些无语地道:“陆离,你以后话能先挑重要的吗?”

    陆离面无表情地望着她,似乎对她的话很是不满。

    我来接你难道不是重要的事情么?

    题外话

    下午二更(づ ̄3 ̄)づ

    &nbp;:&nbp;即可访问!·k··b·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