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六章 好尴尬啊(二更)

第六章 好尴尬啊(二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大礼已成,众宾客纷纷向高阳郡王王妃以及郡主贺喜,武宁郡主再次谢过了宾客,才在一群姐妹的陪伴下走了。&nbp;高阳王妃这才请一众女眷前往偏殿享用酒宴。

    宴会从傍晚一直持续到晚上,用过了宴席高阳郡王府又准备了京城最有名的戏班子邀请众人听戏。谢安澜是一贯地一听到戏曲咿咿呀呀的声音就想要打瞌睡。幸好祁钰琳就坐在她旁边,也能替她遮掩一二。虽然祁钰琳也是一般的不爱听这个,不过她到底是久经沙场早就已经练出来了,坐在谢安澜方便倒是一副听得格外认真的模样。只有看到她双眼放空眼神虚幻的不知道飘到哪儿去的人才知道,她绝对是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谢安澜看看周围,估摸着这出戏怎么着都还要好一阵才会结束。便低声跟祁钰琳了一声打算出去走走,祁钰琳昨天才刚到上雍就被曹老夫人拉来参加武宁郡主的笄礼,今天折腾了一天倒是没什么力气陪她出去了,便点点头示意她快去快回。

    在场的贵妇闺秀们都将注意力几种在戏台子上,谢安澜和祁钰琳的位置又靠后,倒是没有什么人注意到她离席。回到园子里,谢安澜才松了口气,白天有些喧闹的花园里此时也已经一片寂静。只有不远处传来戏台上的人咿咿呀呀婉转动人的嗓音和曲声。

    谢安澜直接朝着园中此时已经空了的凉亭走去,打算在那里休息一会儿等到差不多戏唱完了大家该散场回家了再出去。还没靠近凉亭就听到里面有细碎的声音传来,谢安澜有些扼腕的止步。原来跟她一样打算的人竟然也不少,看来她来晚了啊。不过凡是有个先来后到,既然来晚了谢安澜也就不去跟人家抢这块风水宝地了。高阳王府这园子着实不,随便哪儿都能够舒舒服服地待上好一会儿。

    正要转身离去,身后却传来一声暧昧的呻吟声。让谢安澜立刻停住了脚步同时头皮一下子就炸了。

    这个…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虽然这么向着,谢安澜还是忍不住在黑暗中的偏出了一点头来。花丛和假山正好挡住了她整个身形,只露出半个脑袋来觑向前面的凉亭。

    四面垂挂着纱帘的凉亭里,纱帘被夜风吹得起舞露出里面的人影来。今日天空只有一弯浅浅的宛若柳眉的婉约,园子里虽然不少地方都挂着灯笼,这凉亭里却是一片昏暗的。只是谢安澜的夜视能力却还是十分不错,影影绰绰的竟然也看清楚了里面的人。

    里面一个一女正亲密无比的搂在一起亲热缠绵着,那女子坐在男子腿上,衣衫半退的依靠在男人的怀里,凉亭里尽是男子的喘息声和女子的呻吟声。索性这两人还都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虽然激情澎湃,声音却还是带着几分刻意的压抑的。

    看清那女子的脸,谢安澜扶着假山的手狠狠地在假山壁上抓过,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痕迹。

    这女子竟然不是别人,而是白天的时候还让她因为撞衫略有些不自在的上雍第一美人——沈含双。但是,搂着她的那个男人却并不是穆翎。这真是…好大的一滩狗血!如果此时是在陆离面前的话,谢安澜一定忍不住扑倒他怀里去嘤嘤诉苦,“看到沈含双那张绝代脸的时候,我下巴都被吓到地上了有木有?”

    此时的沈含双身上半点也没有白天的白衣翩然,仙气出尘。也完全没有在穆翎跟前的时候那般的温婉可人,优雅娴静。仿佛完全变成了一个妖冶动人的绝色尤物,每一个细细的呻吟都在跳动着旁人的欲念。这…这…如果不是那半推的衣襟上还能看到仙鹤的翅膀,谢安澜都要以为眼前这个是不是一个跟沈含双长得一模一样的另外一个女子了。户部尚书府,真的能养出这样的女儿出来?

    一定是我刚刚走出来的方式不对!

    不,我为什么要跑出来?高阳王妃好心好意请人听戏,就算看不懂也应该好好坐着啊,我跑出来干什么?谢安澜抬手望了一眼天空的弯月,觉得那浅浅的一弯像是不知道谁的嘲讽脸。摇摇头,谢安澜决定回头去好好听戏陶冶情操。谁管沈含双半晚上跟随偷情呢?不过,回头该怎么跟穆翎解释呢?想起可怜的好兄弟穆大公子,谢安澜又有些忧愁了。

    心上人和自己的顶头上司搞到一起了这种狗血剧…如果这是老土言情剧的话,那么穆大公子就是那悲催的男儿前男友。如果这是个逆袭剧的话,那么穆大公子就是受了刺激黑化之后再那啥的倒霉主角…总之哪个选择都不太好。

    没错,那个此时正搂着沈含双缠绵悱恻的男人,正是那位雍容俊美,但是智商曾经被苏梦寒和陆离双重否定的理王殿下,东方靖。在自家堂哥的园子里,自家侄女的笄礼宴会上,跟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搞得如此火热,这位理王殿下果然是一副智商缺货的模样。

    正要无声的退出,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搭上了谢安澜的肩膀。谢安澜心中一跳,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而是毫不犹豫的回头手中的发簪已经划向了对方的喉咙,对方显然也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反应,连忙伸手去挡,一只手抓住了谢安澜握着发簪的手。谢安澜手一松,手中发簪往下落去另一只手同时伸手接住正要刺出,电光火石之间却已经看清了来人的慕言。

    高裴?!

    高裴也看到了谢安澜的慕言,眼底闪过了一丝诧异的光芒。

    谢安澜摇摇头,指了指假山后面凉亭地方向。高裴会意,慢慢点了点头轻轻放开了谢安澜。谢安澜慢慢松了口气,正要示意高裴先离开再,身后传来一声极低的呼唤声,“唔…王爷…”

    声音很低,但是在场的两个都是耳聪目明之辈,又是在这样安静的花园里,实在是……

    两人面面相觑。

    这个…真的是好尴尬啊。

    高裴直接越过了谢安澜朝着假山后面望了一眼,再回头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似乎也有些僵硬而扭曲了。对着谢安澜使了个眼色,两人有志一同沉默的离开了这个鬼地方。

    直到走到了一个较为安全的地方才停下来,谢安澜长出了一口气抬头就看到高裴正一脸怪异地打量着自己。连忙道:“你别误会啊,我绝对没有偷看别人那啥…的嗜好。我只是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会儿而已。”完,自己也窘了,高裴误会不会误会关她什么事儿啊。

    高裴沉默地点了点头,其实他是实在是不知道该什么。高将军素来正直端肃,虽然军中也有红帐但是他却从来都不曾光顾过。平时遇到姑娘家也都是谨慎守礼,绝不越雷池半步。谁曾想今天晚上竟然会遇到如此火爆的场面?

    倒是谢安澜有些奇怪,“男宾休息的地方在右边的园子罢?高将军怎么会来这里?”难不成是来捉奸的?谢安澜突然想起,陆离好像过前世好像是高裴娶了沈含双。

    “呃…这个,你节哀哈。”

    高裴奇怪地看了谢安澜一眼,道:“母亲阿绫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让我找一找。丫头,看到阿绫往园子里来了。”原本以为这个时候黑灯瞎火的园子里应该没有人,阿绫一向顽皮倒是不怕黑。没想到……

    他刚完这话,两人却都忍不住变了脸色。

    如果阿绫不在园子里还好,万一真的在园子里万一碰巧遇到了那两个人…阿绫可不是谢安澜,她不知道这两个人在干什么,万一……

    高裴本就有些沉默英挺的容颜在昏暗的夜色下更沉了几分。谢安澜想起那个可爱的姑娘,道:“这园子不,不准阿绫躲在什么地方了。我跟将军先分头找找吧。”能悄无声息地将人带出来是最好,否则就算阿绫没有看到什么,事后东方靖知道了阿绫曾经躲在园子里只怕也是一场麻烦事。

    高裴有些诧异地望着谢安澜,谢安澜笑道:“今天我跟高姐玩儿了一会儿,很可爱的姑娘。将军的弟弟妹妹都很可爱,将军好福气。”

    高裴想起自己那糟心的愚蠢弟弟,嘴角忍不住抽了抽低声道:“多谢夫人。”

    谢安澜摆摆手道:“我先走了,如果我找到人的话就直接带回戏楼那边,凉亭那边…呃,劳烦将军照看一些吧。”万一找不到,就得预防阿绫不心闯到凉亭那边去了,谢安澜客不想过去听现场版的春宫。当然也可以先设法将两人惊走,但是到底不如悄无声息地找到阿绫稳妥一些。

    高裴沉默地点点头,目送谢安澜朝着一个方向离去。灵巧的身影片刻后便消失在了院子里,想起方才刺向自己的那一下,这位陆夫人果然是好身手,难怪能将高齐那混账东西修理的服服帖帖。

    &nbp;:&nbp;即可访问!·k··b·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