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权臣闲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秀恩爱(一更)

第一百五十三章 秀恩爱(一更)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静谧的书房里,仿佛有什么在慢慢地燃烧。让这个晚春的季节似乎一下子跃到盛夏。

    纠缠在一起的唇舌慢慢分开,陆离温热的呼吸轻轻的喷洒在她脸上。谢安澜美丽的容颜上红霞飞染,眸光如水,妖娆妩媚地令人心中一窒。

    “陆离……”她低声轻喃道,陆离眼眸一沉拦腰抱起她朝着里间走去。里间休息的地方与前面的书房不过是隔着一面宽大的雕花山水屏风而已。里间放着一张宽大的软榻,虽然没有寝房里那张特意挑选的拔步床宽大舒适但是此时却谁也没有心情挑剔这个。

    “你的伤……”谢安澜响起什么,忍不住皱眉道。

    “没事。”陆离低声道,俯身将人放在软榻上,谢安澜嫣然一笑伸手一拉两人便双双跌进了软榻里。谢安澜伸手拉开他身上宽松的衣衫,露出依然伤痕斑斑的胸膛。鞭伤毕竟不深,几天过去倒是恢复了不少。伤口开始结痂,就不用再涂抹外伤药了,伤痕看上去也越发的清楚了。不过离痊愈却还差很多,只是不影响陆离平时行动罢了。

    陆离闷哼一声,眼眸深沉的盯着怀着的女子。

    谢安澜纤细的手指轻轻在他身上的伤痕处滑动,看着他随着她的手指一动脸上的神色慢慢地变化。抬起身,轻轻吻上他的胸膛。

    “青悦……”

    陆离紧紧地搂住眼前衣衫半推的妖娆尤物,点点细汗额边冒出。谢安澜身手抓住了他想要作乱的手,一个翻身,上下立刻易位,“我来…”陆离眼底火光乍现,紧紧地盯着她嫣红的娇颜,哑声道:“好。”

    谢安澜轻声一笑,俯身将自己偎进他的怀中。

    片刻后,空荡荡的书房里隐隐从里间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和呻吟声。原本想要进来请两位主子用膳的丫头吓了一跳,连忙红着脸退了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间里渐渐平静了下来。谢安澜懒懒地依偎在陆离怀中,漫不经心地轻抚着他胸前的伤痕。陆离半倚半躺地靠在床头,的半身伤痕累累仿佛有些消瘦却并不让人觉得单薄。一头黑发有些凌乱的披散着,比起平时规规矩矩的束发戴冠的模样似乎多了几分随意洒脱。微闭着眼眸仿佛餍足的俊雅容颜上也多了几分平时被隐藏的不见踪迹的霸道和侵略性。

    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指,陆离睁开眼看向怀中的女子。

    谢安澜趴在他怀中,问道:“要是怀孕了怎么办?”

    陆离一怔,撩开她脸颊边的一缕发丝,道:“我们是夫妻。”夫妻有孩子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现在西西也算是他们的孩子,不过想到……低头看向她,如果他们有了孩子…

    活了两辈子,陆离却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孩子。前世他跟妻子的关系平平,心思也不在这上面。后来投靠了理王看惯了朝堂上的阴谋诡计黑暗污秽,就更加敬而远之了。如今…陆离心中突然轻跳了两拍,心中隐隐升起一种名为期待的东西。

    谢安澜想了想,也不由得莞尔一笑。得也是,现代人和古代人的观念有许多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孩子,谢安澜的观念里自然是要准备好了才能生孩子。所谓准备,无论是环境,事业,孩子的未来等等都要考虑周详。而古代人这是顺其自然,只要成婚了有了孩子就是好事情。不过话回来,他们连西西都养了,如果自己有了孩子也没什么不好不是么?

    “你不想要孩子?”陆离低声问道,她之前一直在避孕的事情自然瞒不过陆离。不过陆离并没有急切地想要孩子的想法,是以并没有过问。但是此时谢安澜突然提起,倒是让陆离心中骤然升起了几分期许。

    谢安澜摇头道:“倒也不是,我…呃,应该我们那儿的人,都习惯未雨绸缪罢了。倒是我想岔了,顺其自然吧?”

    陆离轻抚着她的朱唇,道:“如果还没准备好的话,也不用着急。”

    谢安澜笑道:不过是突然响起来罢了,孩子也要靠缘分的,哪儿就那么容易有了?“

    前世陆离跟谢安澜成婚也有好几年却一直都没有孩子,总不至于她们这么快就有了吧?

    陆离轻声道:”若是有了个女儿,一定是个漂亮的姑娘。“

    ”如果是男孩儿,也会很漂亮的。“谢安澜笑道,想一想如果有个既像陆离又像她的男娃娃或者女娃娃,还真是有点期待。不是自吹自擂,他们俩的外表和头脑都算是一等一的好了,将来若是有了孩子无论像谁也差不了的。

    ”那就早点生一个吧?“陆离低声道。

    ”别闹,你的伤还没好!“房间里,传来谢安澜微恼的声音。

    ”无妨,快好了。“

    ”陆离!你…绝对要住够一个…不两个月书房!唔……“

    陆家

    陆夫人正坐在花厅里闭目养神,身后的丫头心翼翼的替她揉捏着肩膀。好一会儿,陆夫人方才慢慢抬眼问道:”这两天怎么不见晖儿呢?“一边时候的管事嬷嬷连忙道:”夫人,大少爷如今不是在念书么,只怕是有事儿。“

    陆夫人微微蹙眉,如今科举刚刚结束,下一次科举还要等到三年后。这个时候正是各家书院最悠闲的时候,陆晖已经有了举人的功名,更是不用整天待在书院听先生讲课,还是自家研习的多,哪儿就有那么多事情了。

    ”翰墨苑这几天没事吧?“陆夫人问道,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陆晖夫妻俩关系一只就有些冷淡。陆夫人虽然对大少夫人也有些不满,但是如今陆晖科举失利,将来也还有需要仰仗岳家的地方,陆夫人就不得不对这个儿媳妇宽容几分了。

    管事连忙笑道:”能有什么事?大少爷和少夫人好着呢,夫人尽管放心吧。“

    ”大夫人来了。“门外,有丫头的声音响起。大少夫人带着人进来请安,”母亲。“

    陆夫人坐起身来,挥挥手让丫头停手。打量了大少夫人一番道:”看你脸色怎么不太好?“

    大少夫人微微蹙眉,犹豫了一下道:”昨儿下午儿媳娘家有人来传信,是…爹爹被人弹劾了。“

    陆夫人皱眉,”亲家出事儿了?可严重么?咱们怎么没有听?“

    大少夫人无奈,如今陆家上下除了一个林青书,全都是白身,朝堂上的事情知道的自然就慢了许多。就算是林青书,也不过是个翰林院庶吉士而已,根本不参与朝堂上的事情又能知道什么?

    摇了摇头,大少夫人道:”还不知道。儿媳有些担心,想回去看看。“

    陆夫人点点头道:”是该回去看看,让晖儿陪你一起去。“

    大少夫人皱眉有些为难地道:”夫君…一大早就出门了。“

    ”什么?“陆夫人凝眉,”今儿书院有课?“

    ”儿媳不知。“

    陆夫人不满地看了儿媳妇一眼,摆摆手道:”算了,你先去吧。回头我再让晖儿过去探望林大人。“

    ”是,多谢母亲。“大少夫人起身道。

    ”夫人!不好了!“门外,有人急匆匆地进来,连等待通报的时间都来不及。听到这话,不仅陆夫人沉下了脸,就连原本想要退下的大少夫人也跟着停下了脚步看向来人。来者是陆夫人的心腹,自从林嬷嬷一家死的死废的废,陆闻也不待见他们,陆夫人只得重新提拔自己身边的亲信。这人便是如今陆家内院的管事。

    陆夫人沉声道:”出什么事了?“

    管事脸色难看地道:”夫人,林家老爷被下狱了!“

    ”什么?!“陆夫人身子一软,歪倒在了椅子里。大少夫人自然也走不成了,连忙过去跟着丫头一起扶起陆夫人,”母亲,你怎么样了?快…快叫大夫!“

    ”不,不用!“陆夫人强撑着坐起身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管事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或?清楚!“

    那管事一边抹着额边的汗水,一边道:”回…回夫人,今早朝上被都察院和御史台弹劾,早朝刚结束,人就被都察院带走了。“

    ”怎么会这样?“林家老爷,也就是陆夫人的父亲如今也不过才是从四品的官而已,而且还不是什么重要部门平时根本不必上早操。因此朝堂上有人弹劾他也只能是下朝之后才知道消息。而林老爷显然是根本来不及收到消息,就被人跟带走了。

    管事也是一脸茫然,林家因为跟陆家有些关系,在京城里一向没什么人会去招惹他们。但是这一次,能劳动御史台和都察院同时弹劾,不知道还以为林老爷犯了什么弥天大罪呢。要知道,御史台和督察院因为部分职能重合,一向都是有些不对盘的。

    大少夫人想到自家父亲的事情,连忙问道:”林老大人是为何被弹劾?“

    管事道:”贪污,听御史台的大人出示了证据,林老大人早年在河东任知州的时候,贪墨了治理河道的银两共计三十三万两。“

    陆夫人眼前又是一黑,别处的贪墨尚且好,贪墨河道银两是要杀头的啊,就算是最轻也是个流放。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陆夫人浑身无力地道,”快,快叫晖儿回来。还有老爷……“

    大少夫人低声道:”娘,我父亲…也是被人弹劾,贪墨。“

    其实,这年头也没有几个当官的手里的干净的。不过官场上本就有不少不成的灰色收入。例如冰炭敬,又例如一些日常的人情往来等等,全看做得好不好看而已。没有人抓自然是没事,但是如果有人诚心挑刺的话,绝对随便都能挑出一大堆来。李家的胆子没有林家的大,至少类似于河道这方面的钱李家是绝对不敢动的,最多是趁机喝点汤。不过这也许也是因为李家根本没有机会捞到这样的肥差的原因。

    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都是一凝。两家几乎前后脚同时出事,这是有人在针对她们!

    陆晖和陆闻自然很快就收到消息赶了过来,同样收到消息的还有陆暄和陆明。陆暄还没有如何,陆明心中却是跳的快了几分。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那天在陆离的书房里,陆离看着他们的眼神。倏尔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是他想多了吧。就算陆离再厉害,手里还没有什么势力的陆离怎么可能动得了林李两家。

    ”三哥?“陆暄有些不解地看向陆明。

    陆明摇了摇头低声道:”没事。“

    ”老爷,这可怎么办啊。“一看到陆闻进来,陆夫人立刻抹着眼泪迎了上去。

    陆闻皱了下眉,沉声道:”夫人先不要着急,已经派人去打探消息了。“

    陆夫人含泪道:”哪里有这么巧的事情,林家和李家都出了事?老爷,会不会是有人想要针对我们陆家?“旁边的陆晖身体僵硬了一下,脸色也有些难看。陆闻揉着眉心道:”咱们家心在无权无势的,谁会故意针对?更何况…咱们还有本家在,什么人不长眼睛了要针对我们?“

    ”可是……“陆闻摆摆手道:”再等等。“

    陆闻得到消息的时间其实比陆夫人还要早一些,当时就派人去打探了。毕竟是自己的岳家,不过陆闻倒也不十分着急,岳家毕竟不是自己家。更何况,这些年岳家也没有给过他们什么帮助。

    不多时,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回老爷,夫人,督察院的老爷了,林家老大爷贪墨河工银钱被人将证据递到了御史台,罪证确凿,无可转圜。不过如果林家能主动将贪墨的银两还回去,不定刑部和大理寺会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从轻?“陆夫人颤声道,也就是林老爷绝对不可能前身而退了。

    打探消息地人点头道:”流放。“

    ”父亲…“陆夫人泪流满面地歪倒在椅子里,哭得泣不成声。

    ”老爷,怎么办啊。你要救救父亲啊。“陆夫人仿佛想起了什么,连忙抓着陆老爷道:”对了,我们去求本家,他们一定会有办法救父亲的。老爷……“

    陆闻有些头疼地道:”别急!就算有事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有的,先听听还有什么!“

    那人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回老爷,方才的在门口遇到了本家来传话的人,…这事儿本家管不了,让咱们家谁得罪了别人,谁去将事情摆平。“

    ”得罪?陆闻一愣,显然是没想到问题竟然真的出在自己家里,而且连本家都直不管。扫了一眼在场的三个儿子,陆明连忙摆手道:“爹,你可别看我。你也知道我可从来没接触过官场上的人,就算想得罪也得罪不了啊。”

    陆暄也皱眉,道:“我最近也没有得罪过人。”陆暄是有点傲慢嚣张,但是他又不傻。在泉州傲慢是他有这个本钱,但是在京城这样的地方,别是他,就算是陆家本家的几个公子也没有谁就敢真的目中无人的。

    陆闻愣了愣,看向陆晖。陆晖沉默不语,片刻才道:“儿子不知。”

    站在听着的下人从怀中抽出一封信函送到陆闻手中,“这是陆家的管事让的转交给老爷的。”

    陆闻接过信函,挥挥手让人退了下去。

    陆明有些好奇,“爹,陆家的信里什么?”陆家既然表明了不插手此事,至少就明他们绝对是知道幕后之人是谁的。

    陆闻拆开了信函,里面却三个字——陆少雍。

    大厅里顿时一片哗然,“真是四弟?!”陆明忍不住惊呼道,同时又忍不住在心中暗暗盘算这个四弟如今在京城到底有多大的能量。一个刚入京几个月的新科探花,竟然能拔出李家和林家贪墨的证据,而且看起来竟然还不是造谣和污蔑。要知道,林家老太爷在河东任知州已经是将近十年前的事情了。

    “是陆离那个贱种?!”陆夫人尖声叫道,声音尖锐的让厅中众人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夫人!”陆闻脸色微沉,沉声道。不管怎么陆离都是他的儿子,陆夫人这样张口贱种闭口贱种的让陆闻听了很是不悦。陆离是贱种,那他是什么?

    陆夫人气的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哪里还顾得上看陆闻的脸色。站起身来道:“好!好得很!我倒要问问…他到底安的什么心!我要去找他问个清楚!”着,陆夫人就朝着大厅外面冲了出去。

    陆闻心中总觉得要出事,连忙起身道:“快,跟上夫人!”他没有拦下夫人,因为他也想要知道,陆离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群人追着陆夫人抛了出去,落后几步的陆明看了一眼坐在一边出神的陆晖问道:“大哥,这样你可满意了?”

    陆晖神色僵硬,“我不知道你在什么。”

    陆明摇摇头,也跟着追了上去。

    陆宅里此时却是难得清闲,陆离伤势未愈并不用去翰林院当值。前来探病或者打探消息的人这几天陆陆续续也都来得差不多了,于是赋闲在家的陆离便越发的清闲起来。谢安澜坐在桌边,任由陆离执起眉笔替自己画眉。从他身上略带轻快慵懒的气息就能感觉到,陆四少心情很不错。

    “喂,你到底会不会画?”谢安澜有些担心地问道。可惜陆离不许她看镜子,她也只得耐心的等着了。陆离的画工不错,画眉…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陆离悠悠道:“画不好怎么办?”

    谢安澜冷笑道:“画不好我就顶着出门,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丢脸。”

    陆离轻笑一声,“我怎么舍得让夫人丢脸。”

    谢安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是你自己不想丢脸吧?”

    “别动。”陆离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轻声道。谢安澜眨了眨眼睛,好吧,不动就不动。

    “四爷,少夫人,陆家来人了!”门口,陆英顶着一张生无可恋的脸前来禀告。一副习以为常的眼神看着房间里的两人秀恩爱。陆离手下却只是微微停顿了一下,就十分流畅的继续方才的工作。直到画好了眉,扶着谢安澜的脸认真端详了一番才满意地点点头,放下了眉笔换了一支勾线的毛笔,沾了放在旁边的彩墨往谢安澜眉心勾画。这才淡然问道:“来得什么人?”

    陆英松了口气,道:“老爷,陆夫人,三位公子,还有大少夫人都来了。”

    陆离轻哼一声,道:“来得倒是齐。”

    陆英看看陆离,问道:“四爷,见人么?”

    陆离道:“让他们等等吧,我有事。”

    陆英无语地看看两人,您的大事儿就是为少夫人化妆么?

    “……是。”

    谢安澜低声笑道:“你还是快一些吧,我怕他们把花厅给砸了。”陆离却是慢条斯理不疾不徐地模样,道:“不用怕,砸了他们会陪的。”

    谢安澜道:“这才几天啊,能让他们这么火急火燎的上门,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夫人冤枉哦,我从承天府出来之后就没有出过门。”陆离很是委屈无辜地道。

    “呵呵。”我相信你就是傻子,没出门是真的,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必须出门才能办吧?

    又过了半晌,陆离方才停下了手中的笔,淡笑道:“好了,夫人看看,可还满意?”

    谢安澜转过身,望着眼前铜镜中的女子却是愣了愣。铜镜中的女子画着并不是上雍女子偏爱的柳叶弯眉,而是眉梢微微向上挑起,凭空更多了几分英气,少了几分柔弱。谢安澜平时并不怎么化妆,大多时候也只是随手描几笔眉毛罢了。也没有什么偏好,不过是怎么顺眼怎么来。陆离倒不愧是画坛新杰,在这方面倒也别有天赋。

    原本光洁的眉心此时却有一朵半开的桃花,袅袅几笔就勾勒出了桃花的妖娆和清艳。也让谢安澜绝艳的容颜更添了三分妩媚动人。坐在梳妆台前的谢安澜碧蓝绣色绣着折枝桃花的长裙,桃红的腰带束着纤细的腰肢,彩色的丝绦缀着裙摆更添了几许亮色。臂上挽着一条与腰带同色的绣花披帛,眼眸含笑,绝艳清丽,竟然美丽不可方物。

    谢安澜从陆离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笑容更盛,“好看么?”

    陆离轻抚着她的脸颊,轻声叹息道:“夫人自是姿容绝代,为夫心中倍感担忧啊。”

    女子总是喜欢别人夸奖自己的容貌,特别是这个人还是自己的丈夫的时候,谢安澜嫣然一笑,道:“不用担心,夫君也是风流俊雅的浊世佳郎。”

    “……”四爷,少夫人,你们真的还记得花厅里有人在等你们么?

    题外话

    那嘛煮汤不是个好事儿,煮汤耽误更新。一千字要花掉平时写五千字的时间啊啊啊啊。而且觉得这两只。是不是有点太频繁了,伦家是个坚持清水的银!

    p:不要问我陆四抱不抱得动澜澜,好歹陆四比澜澜高不少吧,澜澜又不胖。总比那个啥…一夜n次郎科学哈。今天二更

    &nbp;:&nbp;即可访问!·k··b·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