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第265章 异人村之乱

第265章 异人村之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狗日的,小妖精,今日大爷就要偿偿巫婆婆罩着的妞儿,到底是个啥滋味儿。哈哈哈!”

    往日狄威在时,对于巫婆婆一家仍是相当敬重的。巫婆婆的地位,就像以前的那种神婆似的,她尊奉的是什么大母神,说是他们异体世界的神,可以带领他们走向光明,摆脱黑暗的女神。

    这对于缺乏秩序的异体世界,弱小的异体们都会不自觉地抱团,寻求诸如神灵的保佑,从而形成一股不小的组织力量,令那些强大的个体不敢随意欺凌。

    然而,这样的小组织存在的前题,依然是需要强大力量的庇护的,当狄威这个平衡者不在的时候,整个村子的秩序就荡然无存了。

    缺牙男人正是那个觊觎已久的家伙,当有组织者震臂一呼,立马变得毫无顾及。

    他嘎嘎地笑着,觉得自己很有洞察力,才能在其他觊觎者之前,抓到了巫婆婆的大孙女儿花朵儿,为了好好享用,他拖着人很快找到了一块高高的草垛子后。

    花朵儿已经没有嘶心裂肺的叫了,她顺着男人的力量倒进草垛子里,被发丝草屑遮掩的眼眸,充满了愤怒,滔天的恨意。

    “小宝贝儿,你要是顺着哥哥,哥就给你个舒服。”缺牙男人一边说着,一边解着裤腰带,“你要是想反天,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他抽掉腰带拿在手上,打得啪啪作响。

    花朵儿没有回应,她看着掩在草屑里的双手,感觉到锋利的血刃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抽出,那种剜肉剔骨的痛,从十指冲进心脏,在她的脑子里整个炸开。

    这有多痛啊!也不及她看着才五岁的小妹妹,被一个猥琐的男人抓走时的淫亵眼神,来得刻骨铭心。

    若说凤凰涅盘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道天火炽烤,方能重生。那么现在她所经受的异变之痛,已经不算什么了。

    ——朵儿你一定要坚持到满岁,只要不变异,就有机会通过基因检测,重新回到人类世界。你是女孩子,就算爸妈不在身边,也一定能受到很好的照顾。你要坚持,千万,千万不要变异!

    妈妈,对不起,我坚持不了了。我不想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未来,将唯一的亲人葬送掉。

    就算变异又如何,只要她力量足够大——她要力量,她要变强,就算在人类的世界,也必须有足够的力量,不然最后还是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换一个笼子当金丝雀,那样的生活,她不想再过了。

    “小宝贝儿,看你这么乖,哥哥我就温柔点儿,嘿嘿嘿……”

    光屁股的缺牙男人亵笑着,朝女孩走过去,手上做着极其不堪的动作。

    花朵儿回过头时,冲那男人一笑,“叔叔,你来啊!”

    她这一笑,慑得缺牙男人心脏狂跳,精虫上脑,双眼只盯着小姑娘的身子,那才满十六的少女身子,青涩曼妙,最是诱人心动。

    他一扑上前,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道红光闪过,脖子上传来凉凉的感觉,双手再一抱,并没有抱到意料中的香馥娇软,只是一捧草屑。

    他想转头,发现自己的视线跟身体发生了诡异的位移。

    “去死吧!”

    突然,女孩狰狞凶狠的面容出现在他眼里,女孩的双手已经幻成两柄满是血色的骨镰,狠狠戳进了他的双眼中。

    啪嗒,两颗血淋淋的眼珠子,掉在地上,被少女的皮靴,一脚踩爆。

    花朵儿看着草垛子里的尸首,眼底有一刹的茫然。

    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杀人。

    茫然也只持续了一会儿,虽然这是花朵儿第一次杀人,但在她年的人生里,已经看过太多的凶杀虐杀,恃强凌弱。

    “果儿!”

    她大叫一声,冲了出去,在人群中寻找自己的小妹妹。

    寻回巫婆婆的房子时,那里已经一片灰烬。

    令人发指的是,有寻不着雌性的雄性异体,竟然连巫婆婆都不放过,想要行欺压之势,被花朵儿从身后削了脑袋,戳穿了肚子。

    “朵儿,你,你还是……”

    “婆婆,不管这些了,赶紧找到朵儿。”

    花朵儿拉起巫婆婆,染血的小脸上写满了坚毅。两人一路叫,一路寻。

    “啊,救命啊!”

    惨叫声四起中,花朵儿看到有欺凌女性的,就冲上前给对方一刀子,碰上个强悍的雄性,她也不急不怕,借着自己常年在林中奔跑蹦跳练出的灵活身手,竟然一连杀了好几个强暴犯,救了好几个女性,帮着她找妹妹。

    “花朵儿,朵儿——”

    “朵儿,回答姐姐啊!”

    “朵儿,花朵儿——”

    女人们从村子这头,寻到了另一头,都没有看到花朵儿。所过之处,所见之象,整个儿凉了心。时间越长,越无法想像一个发情中的雄性异体,会对一个才五岁的小雌性干出什么可怕的事。

    花朵儿急红了眼,一下子窜到树上,嘶声大叫。

    正在这时,倏倏两道破空声响起,砰啪一声,有什么东西在人群里炸开,四下立即冒起汩汩的浓烟,带着刺鼻的气味儿,众人急忙捂住口鼻,仍是被熏呛得泪水连连,咳嗽不断,有的体质弱点儿的,当即就窒息昏倒了。

    “是催泪弹,快,快离开村子。”

    有女人叫着,扶拉攥携往村口的方向跑去。然而,她们这一路行来已经引起了不少雄性异体的注意,一些人已经纠结在一起,趁着催泪弹助攻,就向她们包抄过来。

    和花朵儿一起杀过来的,还有几个护着自己雌性的男人,他们挡在最前,与那些包围过来的雄性吼骂示威,双方暂时处于势均力敌的状态。

    然而,随着白烟四起,更多的雄性异体将他们包围了起来。

    “妈的,平日里你们这些基地走狗可猖狂惯了,现在狄老大都被基地走狗害死了,你们还想傍着基地过好日子,没门儿了!”

    “怕他们做什么,杀了这些基地走狗,为狄老大报仇,抢走他们的女人孩子。”

    “对,为狄老大报仇,报仇!”

    男人们叫骂着,包围圈儿立即收拢,开始收割。

    花朵儿不甘,一下蹦出人圈儿,挥起收割生命的血镰,大吼,“放屁!你们这些没种的臭男人,你们只是打着狄老大的名头,为非做歹,欺凌我们女性。我不会让你们为所欲为的,你们有胆儿的就放马过来啊!”

    血花飞溅,惨嘶四起。

    那个割掉了自己长发的少女,挥舞着血色双镰,冲进一片杀阵中,宛如彻底复苏的罗刹女,踩着断臂,踏过血泊,终于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荆棘之路。

    “啊,呀……”

    “老公,老公……”

    “不行,不行,他们人太多了。我们还是……”

    然而对方人多势众,他们这方的雌性不断死去,女人们失去了依靠保护,开始恐惧退缩,有人就想放弃了。对异人村的雌性来说,男人只是一个活下去的工具罢了,这个死掉了,换一个新的,也不过如此。

    花朵儿被一掌拍回人群里时,看着女人们懦弱的哭求,又气又恨,大骂道,“你们这些女人活该被人作贱到死,连自己都不爱自己,凭什么要他们尊重你们?!连你们自己都不救自己,凭什么要别人为你们生为你们死?

    你们这些自私的女人,活该被男人玩弄抛弃,生下的孩子也只是男人用来换酒的银钱,没有尊严,永远活得像个畜生。你们愿意过那样的生活,那你们就回到他们身边去。我要活得像个人,我是人,不是畜生,绝不妥协!”

    巫婆婆含着泪,为花朵儿扎好一个伤口,花朵儿又冲了出去。

    人群里,能保护她们的男人,已经全死掉了,现在只剩下一个才刚成年的小姑娘,她为了生存和尊严,选择了变异,要为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有的人依然在敌人的虎视眈眈和强大力量下,退缩,跳到了敌人那一边。有的人依然在哭泣,不愿意面对现实。有的人脸色变了,不再茫然无助,寻找靠山,她们拿起了死去男人的武器,有的在敌人伸手过来时,尖叫着瞬间异化,嘶吼着冲向了敌人。

    “绝不妥协!”

    这是一群平日柔弱需要人保护的女人,和一群强壮蛮横的男人之间的——殊死博斗。

    只是赖于女人们天生的弱势,如此的近身肉搏并讨不到多少好,很快有女人就被对手抓住拖走了。

    嘶裂的叫声,凄惨的画面,简直让人无法目睹。

    若这真是人间,那必是地狱大门已经开启,否则怎会有如此卑鄙不堪的画面。

    当花朵儿再次被无情的一脚踹飞时,巫婆婆冲过去抱住了女孩,女孩五孔流血,双眼睛瞪得老大,她想说什么,可是嘴里源源不断冒出了血。

    巫婆婆为女孩擦着血,颤着声儿说,“朵儿,你先去,婆婆跟着你就来。”

    花朵儿咽下了人喷出口的血,点点头,挤出了一个笑,又冲进了敌群中。

    巫婆婆拿起了手边的木杖,唰地一下,从杖子里抽出了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挥舞着冲向了男人堆。

    花朵儿看到巫婆婆冲向了她后背的敌人,为了掩护她,被男人的大铁槌子砸中,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砸在山墙上,落在血泊中,再也不动了。

    “婆婆——”

    她嘶声叫出,突然感觉手被擒住了,回头看到了狰狞的男人冲她狞笑着,说,“小娘皮的,老子今儿就要偿深你的滋味儿,看你在床上是不是也这么辣。妈的!”

    咔嚓一声,她的左手骨被生生地折断了,白森森的骨头戳出皮肉,疼痛也及不上亲眼看到亲人离逝的痛。

    “你去死——”

    花朵儿大叫着,只能用头去撞那人,那人却张开了大口瞬间冒出异变的犬齿,朝她的另一只右手狠狠咬去。

    一切,已成定局了吧!

    婆婆,朵儿,我来找你们了!

    花朵儿在这一刹,只能不甘地闭上了眼等待即将到来的疼痛,然而并没有等到,就感觉身体下坠,摔回了地面。

    她睁开眼,就看到那颗想要咬向自己的大脑袋,咕噜噜地滚到了一边,还维持着那一瞬间的狰狞表情。

    她眨眨眼,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听一声声惨叫响起,连着三个大壮汉被扔了过来,摔成了一堆,叠在了那尸首上。

    她回过头,看到一道高大的人影,逆着光,一拳一个雄性,一脚踢飞两个,眨眼之间就卸了敌人的刀枪,将人和武器分成了清清楚楚的两堆。

    那倏呼来去的速度,简直就不像是人。要不是她异变之后,速度和眼力也提升了,根本看不清楚救了自己和大家的是一个人,一个男人。

    一个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无法想像,力量强大得不可思议的男人。

    花朵儿在昏迷的那一瞬想着,那个人,他是人类,还是异体呢?

    ……

    然而,异人村的混乱还没有结束。..

    烟幕弹燃起时,寒小麦和牧放正好赶到村子上空。

    防暴队长迅速收集到了地面信息,道,“先生,寒小姐,有人投置了催泪弹。貌似还是土制的,刺激性气体会让人非常不舒服。若是要下去的话,必须戴上防毒面具。”

    牧放皱了下眉头,就接过了队长递来的面具。

    却回头对寒小麦说,“你别下去了,就待在车上。”

    防暴队长也这样建议,并且给寒小麦留下了五个防暴兵,保护她的安全。

    寒小麦也没有反对,只道,“那我可以开着车救人吗?”

    牧放已经跳上了防暴队长驾驶的战车,道,“不准下村子,其他的随便你玩。”

    玩儿?!

    寒小麦觉得这词儿用得有点儿不妥,旁边的钟小姐只能解释。

    “看样子,牧先生是想去抓几只特别的异体,回来做研究吧!”

    寒小麦明白了,跟这人在一起久了,都忘了他的公司身份。公司的职责就是抓害人的异体,现在这地儿是军方的,趁着混乱抓几只也不影响两个组织的关系。

    难怪他会说“玩”了,对公司的防暴兵来说,杀异体、抓异体,就跟以前抓野狗野狗似的,不就是玩儿嘛!

    虽然明白,寒小麦心里还是不舒服。

    等到她看清地面的情况时,心里就跟翻江倒海似的,彻底乍毛儿了。

    “天哪,他们在干什么?这,这到底是大屠杀,还是,还是……”

    更糟糕的话,寒小麦说不出口。她一眼瞅见了一个大汉竟然抓着一个小女孩,往避人的地方走,那情形瞧着怎么都不对劲儿,没多想,她夺过了钟小姐的驾驶权,冲过去,对着那大汉的背开了一枪。

    呃,有烟,距离又远,要打中真不容易。

    好在她有精神力,可以控制能量走向,在激光弹偏向时,稍稍用力导了个两度方向,子弹轰中了那人的肚子,那人立即倒下了。

    钟小姐也没闲着,立即控制着车上的套索,直接将那小姑娘救上了浮游车。

    “呜呜呜,姐姐,我要朵儿姐姐……呜呜呜……婆婆,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