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第240章 大师驾到:我的未婚妻呢? 5

第240章 大师驾到:我的未婚妻呢? 5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吕莹莹很不爽,将寒野扔给自己的保温睡带铺开了,故意打得啪啪响。

    可惜,没人理睬他,那两只似乎已经呼呼睡过去了。

    真是没人性的家伙!

    她暗自嘀咕着,心想要不是因为自己幼时意外,伤了身子,现在也不会畏寒,老需要暖炉。呃……此暖炉绝非小姑娘所想的那么简单啦!

    好吧,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生活在这个变异纪,人生就是一个操蛋的过程啦!

    睡下后,暖意迅速传遍全身后,睡意也扶摇直上。

    迷迷糊糊中,吕莹莹的意识发散开去,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寒野,除了让吕姐姐忘掉,难道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们可不可以……]

    [你想拉她入伙?]

    [吕姐姐她并不坏啊?]

    [她是不坏。但吕家在军部的关系不少,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万一是什么?]

    [……]

    寒野沉默了一会儿,不知在想什么。

    寒小麦直道,[寒野,我想,牧放他想搬到咱们家里来,也没什么。他也知道我的秘密,咱们可以就近监视他。也许还能抓住他的把柄……]

    [吕营长可以,牧放也不行。]

    呃,怎么还是这么坚持啊!

    好吧,她的目的还是达成了,[那明天我告诉吕姐姐,好不?]

    [这事不急,我来解决。]

    [你不会又要跟她打一架吧?]

    寒小麦有些担心,伸手抚上了男人那只受伤的手,现在那只手掌还没有完全长好,他一路上都是拿东西包着,说什么接触空气不好,故意不让她看,她也没强求。之前跟狄威和青蟒藤大战时,他用这只手抱着他,只用另一只还好的手战斗。

    [……]

    又不回答了。

    唉,这个男人就是这样,不想回答的事情很难从他嘴巴里撬出答案来。

    渐渐的,男人的身子似乎会发热似的,她觉得困意渐浓,不知不觉地就睡过去了。

    黑暗里,男子慢慢睁开眼,金色的瞳仁仿佛一盏暗夜里的暖灯,柔柔地照耀着怀里的小姑娘,她熟睡的模样微微张着小嘴儿,天真得让人心都软得像能化成一滩糖水。

    他缓缓地溢出一口气息,仍是有些压抑,将两人的距离微微拉开了一点点。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让那根尾巴钻了出来,慢慢地缠上了女孩的腰身,轻柔地摩挲着。

    他想收回的,可是这时候尾巴就跟自己有意识似的,还将女孩缠得更紧了。

    他只能闭上眼,用全部的毅志力去压抑本能的涌动。

    他绝不能伤害她!

    那时,另一块大石上的吕莹莹不小心窥到那盏开启又合上的金瞳,心头一凛,迅速收回了眼。

    心说,哼,这家伙白日里装得一副道貌岸然真君子样儿,到了夜里还是压抑不住,露出狼性了吧!她就这儿看着,要是他敢对小姑娘乱来,第一个就大义灭亲。

    这臭小子,居然还想对她使阴招儿?!

    回头……

    ……

    话说,这一夜,整个边防基地可不太平了。

    卫司令回基地,本来应该是个高兴的事儿。下层官兵们按例组织了列队迎接仪式,等着听卫司令的训话,以及军总部的精神传达,最重要的是又会有新一批的将官诞生。同时,还有一大批新招入伍的兵要接受检阅。

    这些都是每一年开春后,基地提振士气、展开春季拉练的序幕仪式。对于大多数官兵来说,像征着新一年的军营生活正式开始,意义非常。

    原来预计的下午就到的总司令大队,直到日幕才到基地。

    好不容易回来了,也没时间举行大会,就马不停蹄整顿起来。很多部门的领导,都被请到了宪兵部接受调查、盘问。穿着灰蓝色制服的宪兵们,开着车,在基地各个部门进出,带走人员。整个基地的气氛十分紧张,还有些压抑。

    新兵蛋子们一来就看到宪兵执法,不够心神惶惶,就跟老兵们打探情况。

    恰时,上尉班长带着人回来,一个个看起来精神抖擞,充满斗志的样子,似乎还准备着要出去。

    有小新兵逮着一人就问,“哥,这都天黑了,你们才回来又要出去啊?”

    被拉着问的小兵杜神色难得一派正经,“别提了,今天打高级异植,还有异兽那个老厉害了。我们还有战友在林子里被困着,等着咱们去救。”..

    “呀,你们打到高级异植了?”

    顿时新兵们都围了上来,问东问西,一脸崇拜期待地看着小兵杜,让这厮第一次有了种自己是“历经大战的老鸟”的优越感,趁着上尉班长去司令总部做行动汇报的空档,就跟一众新兵吹起了大牛。

    那时候,宪兵队的人急匆匆地从他们身旁驶过,车上的队长冷冷地盯了这群小兵蛋子,啐了一句,车子开远了。

    这时候,总司令的办公室里,倒是非比寻常地热闹。

    “司令,你这一下子整顿这么多的部门,还有……下这么多的将官,是不是有点儿太……大手脚了?现在下面都人心惶惶的,我怕万一引起什么不良……”

    卫司令听政委这忧心忡忡的话,大手一挥,直道,“会有什么不良的影响?!难不成,我抓两个小官儿,他们还敢给我闹兵变了不成!”

    “司令!”政委吓得回头就去看大门儿,大门当然是紧闭着的,外面站了两个持枪士兵,他心下像是害怕什么又调了两个兵来,四个人站那儿当门神,莫名地让整个楼层都紧张得没人敢出大气儿了。

    这时候,上尉班长回来报告情况,刚上电梯就被一人吆喝着刹了一脚,待那人跑进电梯时,一边抹着大汗,一边呼哧呼哧直喘气儿,像是要把肺都喘出来似的。

    当电梯一到,那人就先冲向了司令办公室。

    上尉班长看清了那人胸口的名牌,正是机甲营机械部的人,也跟着加快了脚步,没想到他刚走到门口,门就被里面紧张的政委砰的一声关上了,他不得不重新敲门。

    门开后,政委听说他是来汇报丛林里的搜救情况,满脸不情愿似地让他进去了。

    一进去,就听到那个机械部的人着急上火地冲卫司令求着,“司令,请您千万理解理解,我们周部长追求吕营长已经快五十年了,他一路从呱呱叫的小娃娃一直追完了全学部,又追到军营里。现在咱吕营长突然失踪,他肯定着急上火,这……这就带着装备,还有几个吕营长的忠实粉丝,一起去了林子里。求您千万理解理解,这做男人的真不容易啊……”

    这人说着,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抹起了眼泪儿。

    之前听说吕营长的人都特别挺她这个营长,不仅因为她是女儿身,还有她的实力是真正辗压全营的高手中的高手。这会儿看到一个大男人抹着鼻涕眼泪,向总司令嗷嗷求情,还真是……见惯不怪了。

    “报告司令,两位能源专家已经救回,并抓获一名狄威的亲信,会使用特殊异能,放电。我们已经审问过多次,该雄性异体坚称,狄威是和寒小麦在一起。并不知道寒野有没有碰到他们。我们前往指向的方向时,又遭遇大量青蟒藤和工蚁的袭击,不得矣只能带着两位专家先回来。司令,我们请求再回丛林,继续搜救吕营长和寒队长,还有救回小麦。”

    地上那正哭着的技术员一听这段汇报,立即从地上跳了起来,就想抓上尉,给上尉躲开了。

    那人也不恼,抹了把眼泪,一脸迷之期待地说,“这位同志,能不能带上我们啊!我们有装备,有技术,一定能帮助你们尽快搜索出咱们吕营长。”

    上尉迅速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眼,说,“如果如您所说,周部长已经出发了,那么我们可以与周部长联系,之前我们已经配合过一次,都很熟悉。”

    “啧,你这人真是的,多一个帮手难道不好嘛?再说了,周部长已经出发一个多小时了。”

    卫司令一听,大喝,“你说什么?!都一个小时了你们现在才给我报过来,存心的先斩后奏,违令出行是不是?!”

    “司令……”那人回头就变成了哭丧脸。

    政委和上尉看得额头叫一个直抽抽啊!变脸肯定是这家伙的祖宗吧!

    “行了行了,别吵了!你们这些家伙,就这种时候声音最大。真是的……”

    卫司令受不了地挥手一吼,办公室里终于消停了。

    随即,就传来了侦察部门的报告,“司令,目前青蟒藤已经把那片区域都占领了。要是再突入的话,恐怕还会引起大规模的反抗。专家表示,最好是等蚁群都重新沉入地下之后,再进行地面搜索,这样人员伤亡可以降低百分之八十。但是,这里大概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参谋部担心时间太长,吕营长和寒队他们会顶不住。”

    其实呢,这里没有说出的更重要的问题是:或许还有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跟着那两人,小丫头哪里撑得过一周啊!

    这茬儿就在卫司令和上尉的目光对视中,获得了迅速交换。

    “司令!”上尉上前一步。

    卫司令沉呤了一下,“既然如此,你们还是先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

    “司令,我们……”后话被卫司令给一眼瞪没了。

    “你们要是走了,机甲营的正常训练工作不需要搞了吗?你们忘了你们吕营长训练你们一个个都能独当一面的目的了吗?要是让她回来看到你们就因为她离开几天,搞得整个营就一团乱麻的,到时候有你们受的。行了行了,别给我啰嗦了,出去干你们该干的事情。要是乱来,我让宪兵们第一个拿的就是你们。”

    “是,司令。”

    “遵命……”

    上尉和沮丧的技术员一起出了办公室。

    不过门一关,那沮丧的技术员瞬间又变脸,就扒住了上尉问东问西,了解丛林的情况,还拿着自己的终端做记录说要给他们准备什么样的武器。

    上尉本来也不喜欢这些婆婆妈妈的技术人员,不过听着听着,就不一样了。

    “我们有几个爱好生物学的家伙,开春时采了不少好东西,有驱兽驱蚊作用。大概对那些工蚁也有用。这工蚁能飞能蛰人,我们研究它们大概也有部分类似于蜂族的基因,所以这一小瓶的喷液,只要洒在身上,那是啥蚊虫鼠蚁都不会靠近了。偷偷告诉你啊,看你是跟咱们营长和小女神还算老朋友的份上,我才说的哦!”

    这技术员故意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凑近来时,个头过于小,还强攥着上尉不得不矮下身子,“那个异人村里,大母神庙里卖的神水,就是咱们负责供应的。听说很多人买了去,效果都不错哦!你要不要一点儿,我算你八八折价。要知道,大母神庙里,那么十毫升都要300信用点,我算你00信用点好了。”

    上尉同志听到这儿,瞬间把之前的“同志好感”给彻底抹掉了,甩手走人。那技术员还在后面追啊追地叫嚷着“六八折”。

    当两人走出司令大厦时,突然远处响起一片刺耳的警报声,长长的笛鸣让整个基地的气息都变得不一样了。高处的炮台在安防系统的控制下同时转向基地的大门方向,大门处的防御网同时通上了高压电,一下子升到高空百多米,将整个基地都罩了起来。

    “呀,这是怎么了?不会是什么大型异体异兽潮袭击来了吧?!”

    士兵们惊着,但等了半晌也没有等到上级的战备指令。

    却看到了,从漆黑的天边缓缓驶来一架通体雪白的梭形飞舰,那漂亮的流线型机身,浑身散发出淡淡的荧蓝色光晕,乍一看之下,就像飘浮在夜空中的一颗蓝宝石,别提有多么炫目,有多么华丽,有多么拉风了!

    总之一句话,要跟他们卫总司令的飞舰比起来,司令飞舰就是耐磨抗打的糙汉爷们儿,这架银蓝色的飞舰就是高大上的妖艳贱货了!

    “啊,那,那是G公司的飞舰吗?”

    “我KA,真华丽啊!这跟天网上那些富豪的渡假飞舰一个水准吧!”

    在23世纪,富人已经不玩什么游轮,改玩飞舰了,而且都是可以直接飞到太空,到月球游乐场进行太空漫步,绕地球一圈儿的超级飞舰。

    “不过公司的人跑咱们这儿地儿干什么啊?”

    “是呀,这可是头一遭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啦!

    总司令的办公室里。

    升起的立体屏幕里,牧放一张矜贵冷感的脸上,写着“我很不高兴”的字眼儿,冷冷地说,“卫司令,我的未婚妻寒小麦姑娘是在你们基地吧?不过,她给我的信号源在昨天突然就消失了。我来只是想问问,你们把我亲爱的小未婚妻,弄到哪里去了?”

    “未婚妻?!”

    卫司令和政委同时惊讶出声儿。

    他们还不知道那小姑娘竟然还有这么一个惊人的身份!

    于是,等不及天亮,以防暴兵部队为首的一只搜救队迅速组织起来,驶向了那片青蟒藤森林。

    牧放看着地面扫描出的一片布满巨大藤条的山坡,眉头一皱,“有多厉害?!不过就是一根藤儿。”

    他目光扫过时,防暴队长严正泽一点头,就带着人离开了。

    随即,夜的宁静彻底被轰隆隆的炮弹声夺走,在距离百公里外的基地也能感觉到炮弹不断砸下的震动,还有天边不断亮起的光芒,不过几个小时,那里的硝烟味儿就弥漫了整个边境。

    所有人心里都在喃喃:这就是基因大师找未婚妻的阵仗啊?!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公司的人,瞧瞧这大手笔,谁赶上谁就尸骨无存。

    ……

    轰隆,轰轰——

    在深达百米的地底下,寒小麦在一阵儿不适中缓缓转醒。

    淡淡的荧光照进眼里,并不刺目,整个人还是感觉软绵绵的,像是没怎么休息好似的,还有倦意。

    她并没有听到任何异恙的响动,仍习惯性地四下扫描了一下,确认一下环境的安全性,当视线穿透过百米,到达地面时,就看到一片滟滟的红光,吓了她一跳。

    “小麦,你怎么了?”

    恰时,响起吕莹莹的声音,一道灯光跟着打了过来。

    寒小麦急忙闭上了眼,仍能看地面上红光四起,地表不断爆裂,就像在经历一场可怕的大战。

    地上发生什么了?那应该是火吧?有人在烧青蟒藤吗?

    吕莹莹靠近时,寒小麦迅速恢复了眼睛状态,才慢慢睁开眼,揉着眼睛一副刚睡醒的样子,声音也哑哑的,“吕姐姐,寒野呢?”

    一提起男人,吕莹莹的脸色就变了几变,没好气地说,“去给你打水烧菜做饭了。”

    “烧菜做饭?”介这技能,貌似寒野并不擅长啊?!

    寒小麦忙钻出睡袋,稍做打理,就要去找寒野,发现溪边并没人,只有一团团偶尔出现的荧光水生物,据说也是一种变异的淡水水母,无毒,有观赏性,不过要是一爆在太阳光下,就会死掉。

    吕莹莹才说了实话,“他说昨晚好像感觉到附近有异兽活动,想去看看,以防万一。”

    “异兽?!”

    寒小麦立即想到,他们头日发现这处矿石滩时,她顺便把周围环境都扫描了一下,发现了一两处裂隙,似乎可以通到地面,但没有仔细扫描行走情况。

    头晚寒野就表示隔日好好探探路,但是还不能立即让吕莹莹知道这个情况。目的还是为了掩饰寒小麦的特殊异能,以防万一。

    现在说找异兽的话,那多半是为发现出口找个像样的借口吧。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