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第232章 小异兽,大惊喜 5K

第232章 小异兽,大惊喜 5K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哎哟,这小姑娘好可爱啊!”

    “就是就是,感觉……和帝都那些女孩子都不一样呢!”

    “当然不一样。这可是我们大西南的女孩子,多萌啊!”..

    “对啊,我们大西南的小姑娘,瞧这皮肤多好,比他们帝都的麻布脸好看一万倍啊!”

    “小麦长大了,一定是个大美人儿。”

    “女神啊!”

    寒小麦:“……”

    囧囧有神。

    卫司令大喝一声,“行了行了,你们别在这儿驻着,该干嘛干嘛去,别吓们人家小姑娘。”

    这会儿,陆续有受伤的士兵和被抓到的异体被送回,医疗队们也不得不忙起来了。

    “哎,司令就是小气想独占嘛!”

    “这也没办法。之前在帝都军区的时候,华南军区的总司令带着孙女儿来的,不知眼红了多少老头子。”

    “是呀!司令家男丁倒是出生不少,至今就没一个女娃子。”

    “啧啧,寒队长可真幸运啊!”

    “这小丫头应该是寒队收养的吧?”

    “这就不知道了,不过看样子,都有身份识别的终端了,应该是个正常小姑娘。”

    “不过,异体不是不能收养孩子的吗?那小麦日后恐怕……”

    “嘘,小声点儿,别给小姑娘听到该难过了。”

    寒小麦,“……”

    不好意思,她听力太好,全都听见了。

    寒小麦也不以为意,反正自己早知道得清清楚楚了,回头在箱子里翻了翻,翻出两袋适合寒野养伤吃的,开了袋直接送过去,不吃也得吃。

    寒野无奈地接过,还提醒小姑娘要喝热水。

    两人一来一往,亲切互动,又看得男人们一阵儿八卦不停。

    卫司令听了几组报告,回头就看到这一大一小的相处模样,眼里浮出淡淡笑意,走过来,半蹲到小姑娘面前,问,“小麦,你之前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告诉你。”

    寒小麦立即正襟危坐,同时,寒野旁边的医疗人员也迅速退离,周围清空出一个空间带来。

    卫司令眼神也严肃了几分,“寒野的心脏里有东西,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按照军部一惯的规定,就是入了临时编制的异体,也必须接受相当程度的监控,才能拥有一定限度内的自由。

    至于是否有不定时炸弹,很抱歉,我也不能确定。虽然我是个军区司令,但是帝国军部内,组织繁多,科研部门林立,都有各自的行事规则和秘密技术。恕卫伯伯的官还不够大,没法知道你的寒野心脏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果你想弄明白的话,就必须去帝都,问问那位帝国军部的首脑。”

    “帝国军部的首脑,那是谁?”

    “那家伙,姓屠,你可以叫他屠老头。”

    屠老头儿?!

    呃,听这个口气,她能有根据地怀疑,卫司令跟这个姓屠的首脑,有些私下嫌隙嘛?!

    此时,寒小麦还不知道这个帝国的势力分布,只认真记下了这个姓氏。

    寒野轻咳一声,“司令,您不该跟她说这些的。”

    卫司令瞪了寒野一眼,“你家姑娘,和别家的很不一样。告诉她,也无防。”

    寒野目光一闪,欲言又止了。

    他伸手抚抚姑娘的头,她回头看看他,小手紧紧握住了他的大手,在心里说,[以后,我们会去帝都的,对不对?]

    [对。]

    [那要是能见到那位屠首长,我可以提那个要求吗?]

    [可以。只要你愿意。]

    [寒野,我会努力的。]

    他温柔一笑,只认为,不管姑娘做什么,只要是她真心的愿望,他都会替她达成,不问来由。

    恰时,副官来报,“司令,石副司令及石少尉,已经找到了。”

    他们看向那边抬回来的抬架,旁边正跟着走路一拐一拐的石副司令,这不过短短半天,那个之前还一身光鲜的副司令,就已经形容枯槁,像老了一大截,他的下巴还以奇异的方式掉着,无法说话。他一直看着担架上的儿子,眼眶又红又肿。

    担架上的石强,被掩在一床雪白的被子下,但是那被子已经被染得一片鲜红,形状看起来有些奇怪。

    隐约之中,寒小麦听到医生们的低声窃语,“……人彘。”

    不是吧?她心头一跳,下意识地就想去扫一下,就被一只大手扳回了小脸。

    “不要看。”

    小麦的眼睛已经瞪得老大,“他……他真的?”

    “他不会死,过几年都能恢复。”

    “那是……”

    “狄威用他的异能。”

    [我只是有点奇怪,狄威怎么会长着像小灰一样的角,那是狮獒的角呢!怎么会长在人头上呢?还有那个狐女……呀,狐女她已经……]

    [我不确定。当时,她在狄威身边。]

    那边石卫国听到医生的宣叛时,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儿。

    这并不奇怪,在时下这个繁衍困难,人类子裔稀少的年代,任何一个孩子,不管男女都是父母心头的宝贝。亲眼看到儿子遭此噩运,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都会心疼不矣。正所谓,虎毒也不食子。

    寒小麦学得心里有些不舒服,知道这也只是物伤其类的本能。要是没有一点儿情绪,那才真是行尸走肉了。不过这石强这前还差点儿猥琐自己,也是不想再见了。

    这时候,异体医疗组那里又收救到了一个病人,正是狐女。

    寒小麦一见,就想去看看,还回头征求了寒野的意思。

    寒野抚抚姑娘的头,“别待太久。”

    “我知道。”寒小麦跑了过去,异体研究组的人可激动了,有殷情的小医生还细心地给寒小麦讲异体的外科治疗方式。

    寒小麦只问,“她会好起来吗?”

    那小医生露出为难之色,“这……”

    狐女露出一个冷笑,道,“别为我操心了。我说了,小姑娘,我们异体的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我……唔!”

    狐女突然吐出一口绿油油的血,整个人呈现出一片死灰的气息,原来灰绿色的皮毛迅速黯淡下去。

    寒小麦着急,却见那小医生已经放下了手,一脸无奈的模样,朝她摇摇头。她愕然,还想问什么,手腕一下被攥住。

    狐女没有睁开眼,却在心里对她说,[丫头,我是被狄威强迫使用变身能力加持了他的力量放大,他才逃了出去的。你记着,千万不要被他捉住了,否则,下场就和我一样了。]

    [狄威还活着?]

    小麦大惊,手上的力量陡然消失。

    小医生伸手靠了靠狐女的呼吸和动脉,遗憾地对小麦摇了摇头。

    寒小麦垂眸,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我们异体的命运是不可能改变的!

    真的不能改变吗?

    那他的寒野怎么办?

    心脏里安着一个不知道会有什么危害的东西?

    周遭那些异样的眼光,永远不停!

    就算是祝福,心里却带着异类的评判?

    他那么强,却连最基本的权利都没有!

    为了拥有收养她的权利,他要付出比寻常人类多数倍,数百倍,甚至——无法估量的努力,面对像今日这般的凶险,甚至各种阴谋算计,也许依然得不到。

    不公平!

    这大概是生活在这个世界里,所有异体的心声吧!

    若非如此,又怎么会发生这么多惨剧?

    [小麦。]

    寒小麦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慢慢蹲下身,表情淡然,眼神温柔,抚抚她的头,将她轻轻拥进怀里。

    [没事儿的,小麦。]

    也许是两人心灵沟通久了,有时候某些情绪都藏不住,都会被对方轻易感觉到。

    [寒野,我想回家了。回我们的家!]

    “好。”

    ……

    在两人抱对儿时,远近的官兵医生们又忍不住小声嘀咕起来。

    “哎,这一对儿还真配呢!”

    “老夫少妻,太萌了。”

    “去你的,胡说什么,小麦是寒野的妹妹。你们没记忆了,小麦也是姓寒的。”吕莹莹刚放下逮来的异体,就给两小兵一暴粟子。

    与此同时,上尉班长带领的小队也陆续押着逃散的异体到了。

    “哎,吕营,他俩又没有血缘,感情还这么好,未来说一定就……”

    “闭嘴,少在这儿鸡婆!你是带把儿的嘛,是带把儿的就少说点儿八卦。”

    “……”

    医生护士们只得封上嘴儿,回头忙活去了,恰时一个小兵就扔来个受伤的异体,回头就朝寒小麦的方向跑,边跑边叫,“小麦女神,我来啦!哎——”

    可怜小兵杜才跑到一半,就被吕莹莹的大长腿绊了个狗啃屎。

    “吕营,你干嘛,你想吃独食嘛?!”

    “什么独食?”

    “小麦女神是我们大家的,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你凭嘛不让我们亲近女神啊?人家寒队长都没有说什么。你这样子,让人很怀疑哦!”

    小兵杜竟然插起腰,一副三角眼儿瞪人。

    吕莹莹愕然,“我,我有什么怀疑的,我就看不惯你们这些臭兵油子,没事儿老往我妹子身边跳腾啥。你任务完成了吗?异体抓完了吗?小心我告你们班长!”

    “告就告,又不是没关过小黑屋。我走!”

    小兵杜偷着空就越过了吕莹莹,吕莹莹哪能让男人占了上风,大叫着追杀上去,半路又给人撞了,好在被那人拉住了,来了一个标准的公主抱。

    哦,准确说,是吕莹莹抱住了对方,对方怀里揣了个小毛球似的异兽,被她揽住后,还翘起了一只腿。

    这造型儿绝了,立即惹起营地上一片流氓哨儿。

    “呀啊~莹……”

    可惜周部长还没叫完,就来了个五体投地,大背着地,扑出一地的灰。

    “咕咕……”

    他怀里的那个小毛球一叫,瞪着一双大眼睛,就蹦出了他的怀抱,朝寒小麦跳过去了。

    吕莹莹奇怪地瞪着那东西,“咦?你刚才溜哪儿去了?就是去抓了这么一只毛球回来?你还有没有正事儿做了?这么多机械摊在这里,你不赶紧去帮忙修修,还在这儿玩动物?!”

    周部长拍着身上的灰,一边道,“莹莹,我这不是帮小麦把她的异兽小朋友们接过来了嘛?你瞧,我们小麦多可爱,多有小动物缘。”

    事情和小麦有关,标准就是双重的了。

    “叽叽叽叽叽……”

    “咕咕咕……”

    “哜哜!”

    “嗷嗷!”

    “女,女神……”

    果然,蛙人,站立小猪,绿色鼻涕虫,还有猫头猴母子都围到了小麦身边,叫喳个不停,除了蛙人能发出几个正常的音节,其他动物都不知所云。

    但见小姑娘一把将那小猫头猴抱住,咯咯地笑起来,大眼亮晶晶地看着一众小动物们,仿佛能跟动物沟通似的,这个摸摸,那个搔搔。那些平日里都惯常躲着人类的低级小异兽们,就像找到了主人似的,乐得在女孩脚边蹭关爱,可萌可萌了。

    这一幕,再一次让周围的男人们看得满眼冒泡泡、冒心心,感叹不矣。

    “天哪,抱着小猴子小姑娘,更可爱了。”

    “好萌,不行了不行了,我的心都要爆炸了。”

    “好可爱啊!”

    “真可爱。”

    “可爱死了……”

    寒野跟卫司令解释了来由,说之前跟石司令来的路上,他们遇到了一些异兽,小麦意外地救了猫头猴母子,这母子两投桃报李,一直跟着小麦,还救了小麦几次。大概都是灵长类的生物,所以特别投缘吧!

    对于寒野的说法,男人们都没有究其原因,更多还是被小姑娘与小动物们的互动给萌得不要不要的。倒不像在和公司人员打交道时,如牧放那等精明人,那么紧张。

    [女神,唰一个唰一个。]

    [女神,女神,万万岁!]

    [女神,我也要,我也要,要要要要!]

    [唰唰唰,女神,抱一抱。]

    寒小麦内心囧囧有神啊!说什么萌不萌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懂好不好,这些小家伙就是来讨糖吃的,不给唰的话,都不走的。一个个可把撒娇耍赖的皮实功夫用尽了,都看她心软好吃定了呢!

    寒小麦只得唰了一唰,两唰,三唰。

    唰得一众小兽们舒服得嗷嗷直叫,像直立小猪哆嗦得直接变成了四足小猪,圆滚滚的身子就她脚边滚滚去,绿色的鼻涕虫竟然直接拟态成了一个大大的绿色“心”,立在那里,看得人啼笑皆非,那个只有眼睛的小毛球蹦上了小麦的脑袋,像一顶毛皮小帽子似地蹲在那里不走了。

    寒小麦瞪着头顶,感觉暖呼呼的,还真能保暖呢。

    寒野解释,“这是异化的毛蛛,它会吐出很柔韧的丝。若是它愿意,你可以留着它当帽子或者暖手宝。”

    “啊?可以这样用?”

    “嗯。我看帝都有人驯养这种毛蛛做宠物。”

    “呜呜咝……呜呜咝……”不知那毛蛛似乎是听懂了话似的,发出呜呜的叫声。

    寒野问,“它同意了?”

    寒小麦有些囧,“那个,它要我给它也唰,一下!”

    寒野目光微笑,“要是对身体没影响,你可以留着它做个小宠物。”

    “真的吗?”寒小麦抬手抚抚头顶的小毛球,笑起来,“呀,不知道小灰毛看到多一个这样的伙伴,会不会高兴呢?他们长得还有点像呢!”

    “呜呜……”

    ……插播一下安西镇的家……

    “嗷嗷呜……”

    小灰毛发出一声无聊的嗷叫声,现在家里都没人管他了,有吃有喝,还可以随便出去溜哒。哦,除了那天差点儿被几个熊孩子捉走,幸好他人宠物牌,才被机器人警察给救了回来。

    可素……

    “嗷嗷呜……”

    人家好想姐姐,好想好想哦!姐姐什么时候回来啊,小灰毛无聊死了。

    还有一点点想老男人,只是有点点啦!

    “嗷嗷呜……”

    姐姐是不是有了新的小灰毛,就不要人家了。呜呜呜……

    这是他最近从隔壁的一只小狗身上发现的问题,那家主人新养了一只猫,就不太爱跟那只狗一起玩了。

    [姐姐,你是不是不要小灰毛了,呜呜呜呜……]

    ……

    “女神,女神,这个……”

    蛙人好不容易逮着机会,蹭到小麦身边,将一个小泥块儿塞给寒小麦。

    寒小麦接过,异眼一扫,发现竟然是能量石。

    “呀,你们……”

    蛙人一送礼,其他小兽都跟着扔出一块泥来,大大小小竟然二十来块。

    全是品阶不一的能量石,虽然都比不上咆哮森林里的品质,但这些东西一旦打磨显露出本色来时,会把在场所有人的眼珠子都惊掉下来的。

    寒野见状,只能拿出一个兜兜儿,将泥巴块块收了起来,一边说,“既然是大家送的礼物,还送了这么老远的距离,那就收下吧!”

    不明究理的人,只觉得寒野这个哥哥(?爸爸)做得周到,不会因为人家送的是泥巴块块就鄙视孩子的朋友群。

    寒小麦一头暴汗!

    那时候,卫司令正在询问石副司令,“你们跑到这里来,是拉练呢,还是搞什么?要带这么多挖掘机来?”

    石副司令一张老脸打满了褶子,看着都比年长了他二十多岁的卫司令还要苍老。

    他抬头看向了寒野的方向,寒野也给小姑娘收拾泥巴块儿,他眼光莫名地一瞪。

    卫司令也奇怪,回头看去,就见着小姑娘身边的小异兽们,还在叽叽呱呱地叫着,那个像乌龟似地蛙人还比手划脚的,像是在说什么,也有些惊疑。

    殊不知,此时石副司令看到那些泥巴块儿,心脏都要炸了。

    能量石?!那些就是能量石吗?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