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第222章 找到了,他是真有点生气5K

第222章 找到了,他是真有点生气5K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英俊的男人笑得极好看,露出一口极漂亮的大白牙,让人感觉到无法言喻的恶意,令人寒毛直立。

    这就是特勤科的那个神秘老大——狄威?

    周部长立即跳起来,挡住寒小麦,叫道,“狄威,你别想打小麦的主意。小麦可是公司里一位基因大师的未婚妻,要是你敢动小麦一根毫毛,一定会被公司的防暴兵追杀到死,就算卫总司令也帮不了……啊!”周部长话没说完,就被突然出现的一道银电击中,然后就像被一只无形地手提了起来,一下子摔了出去,跌在狐女和老毒物身边。老毒物想要报复,可怜他现在只剩半条命连动弹一下都吃力,只得叫狐女下手。

    “周……唔!”寒小麦想上前,就被一只大手掐住了小脖子,整个人被提离了地面,小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双眼大睁,看着面前骤然放大的男性俊容。

    他依然保持着刚才那个似乎很高兴的笑容,唇角朝两边扯得大大的,就像马戏团的小丑,怵人得很。

    ——狄威不仅是特勤科的科长,更是异人村近三十年来的首领。他是打败并杀掉了前任首领,才坐上首领宝座的。异人村的一切行事规则,皆以丛林法则为标准,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做为首领,村子里的一切都由狄威说了话,可以说,他就是一切,就是王!

    “啧啧啧,的确长得不错,只可惜……”

    “啊……”

    一只大掌竟然直接压在她胸口,还故意揉了一把。

    “还是个没毛儿的小雌性,寒野要等到你成年,还得熬五六年了。真是可怜哪!”

    这些异体,还真是菇毛饮血的动物,随时秀出没节操的动物下限。

    寒小麦用手去拔胸口的大爪子,目光却看向了男人后方的周部长,狐女正蹲在周部长身边。

    她立即用精神力警告,[你敢伤害周大哥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

    狐女似乎震了下,但并没有朝她这方看,[我不会杀了他,但是现在狄老大这里,他就必须吃点苦头了,否则不用我动手,他立马就得死。]

    [你想干什么?]

    只见狐女拉起周部长,啪啪啪地就狠抽了他几记耳光,她身后的大尾巴一下子分成了三条,将周部长四肢缠了起来,然后“咔咔”两声。

    “啊——”

    周部长发出痛苦的大叫,下一秒又被狐尾牢牢堵住了嘴巴,登时痛得整张脸涨红,转白,变青,发紫,眼珠子里窜上一片红血丝,可见这生生地被扳断了手腕脚腕,是多么痛的一件事。

    [我要杀了你。]

    [别用你的能力,狄老大会发现的。]

    寒小麦一下怒红了眼,就要放出自己的攻击,将这些人通通都烧掉。可是狐女再次在心里警告她,让她有了一丝犹豫。因为,寒野也说过,在遇到狄威时的最好办法,就是逃得远远的。

    狐女折断了周部长的手脚后,才将人放开,骂咧着报复的话,兴灾乐祸,得意洋洋,还跑到狄威面前讨好求情,想要借机抵掉之前没完成任务的过失。

    狄威一把放下了寒小麦,寒小麦又急又气地往周部长身边跑去,他也没阻止。

    狄威看着狐女,目光变得很怪异。

    狐女一看这眼神儿就瑟缩着,朝后退了一步,吓得垂下了头。

    突然,狄威目光一凛,头顶上亮起一片银光,倏地一下,直直打在狐女的另一只手臂上,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狐女那只手臂一下子化成齑粉,眼看着那股奇特恐怖的力量就要沿着她的手臂爬向肩膀,脖子,最后到头部,银光乍然消失,她重重地跌倒在地,一身的灰绿色毛羽整个儿都搭拉下去,彻底失去了光泽和活力,凄惨无比。

    [呵,你看到了,要是你刚才反抗他的话,下场就是这个。]

    事实上,在刚才那短短的两个眼神交汇里,狄威在精神海里询问了狐女几个问题。

    狄威:[她真是公司基因大师的未婚妻?]

    狐女:[是的,千真万确。我们之前去军营找寒野时,就看到这姑娘的终端身份标识上,有公司的印记。]

    狄威:[你没有什么骗我的事?]

    狐女:[不不不,狄老大,就是给我一千个胆,我也不敢,绝对不敢啊!求求您,饶了我这一次,我和老毒都不知道,周部长会带着那么多奇怪的武器。我们一直以为他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觉得他没什么威胁性。]

    狄威:[哦,说来还是你们麻痹大意,太轻敌,还要我亲自出手抓这小姑娘。]

    问到此时,狄威就直接出手惩罚了狐女。虽然不致于致命,回头只要戴上治疗仪,以异体优于正常人类的细胞恢复速度,大概三个月左右就可以恢复手脚,半个之内就能行动如常了,比起人类如石强可快了一倍有余。但是,真正可怕的并不是如此,而是在养伤这段时间,若是狄威有心授意的话,在异人村子里行动不便的伤患,是非常受欺负的,这就是所谓的“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狐女的心也彻底凉了大片,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

    狄威两员大将都折在了抓寒小麦这件事上,他心情其实并不太好,总要找人出出气儿。老毒物已经半死不活,还得留着医好才能用,就只有拿狐女来出出气了。

    “嘿嘿,老大,我们先把老毒送回去治疗吧!这小丫头……”

    恰时,见机上前的肥火,舔着肥厚的大嘴,一脸垂涎地看向寒小麦的方向。

    狄威正想说,突然表情一变,下令,“立即离开。”

    说话音,他回身一跃上前,拎起寒小麦就冲进了林子里,眨眼消失不见。

    肥火郁闷得只能去捞狐女,还趁机揩油,狐女也没得办法,只得由着他抱着离开。电花男扛起老毒物,一手拎着周部长,跟着也消失了。

    等众人刚刚离开不过一分钟,寒野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这小小的土坡上。

    锐利的眸子四下一扫,似乎与之前寻过的几处没有区别。

    突然,他眼神一定,走了几步,弯身从一叠树叶堆里,拿出了一只笔——正是那晚周部长送给寒小麦的见面礼,钢笔变形小机器人。

    他按了下笔身上一块特殊的图案,笔立即变成了一个小机器人,然后播放出了一些录音资料,正是之前寒小麦留在石强身上的监视器里,下载的那些关键信息。

    寒野站在土坡上,将这段不短的消息,从头听到了尾,自然也包括了那些不可言说的片断,最后脸色一片阴沉,映着渐渐暗下的天色,仿佛风雨欲来。

    ……

    寒小麦被狄威带走时,就被一手刀砍昏了过去。

    等她醒过来时,就在一个黑漆漆的铁皮箱子里,四肢被不知什么东西捆着,动弹不得,而且好像越挣扎那东西变得愈紧。

    恰时,头顶传来声响,上面的盖子被揭了开,狐女站在外面,用着自己的大尾巴当手,递了一杯水进来,凑到寒小麦嘴边喂给她喝。

    水的味道有些怪,但寒小麦现在的确有些渴了,只得就将喝下了。

    [这是旁边小溪里打来的水,将就一下吧!]

    箱盖立即要关上,寒小麦叫了一声,[等等,你为什么要帮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到此为止,寒小麦对这个狐女的言行都觉得有些奇怪,这女人一会袭击她,一会儿竟以身示警她,一会儿又唬骗她,一会还对周部长施暴,她有些搞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是啥意思了,索性直接问问看,她也不指望对方说什么真话,只是想看能不能瞧出什么破绽来。

    狐女还是将箱子关上了,外面又传来了其他人的脚步声,接着就传来了肥火淫声淫调儿,说是想要看看寒小麦。

    狐女挡住人,拿狄威的命令做挡将牌。肥火很不高兴,硬是想要上前,两人就动起了手。

    寒小麦扫描了一下外面的情形,却听到狐女的警告,[臭丫头,不准看!]

    随即,就听到肥火一声淫笑,似乎就将狐女压倒了行苟且之事。狐女似乎也没有再反抗,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竟然三五两下真就跟肥火干上了。

    隔着一个铁皮箱子,寒小麦要不听到也难,心下就更奇怪了。她能感觉得出,狐女是不愿意的,还是半推半就地从了。这里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她也没心思去扫那种恶心事儿,悄悄探出了精神力,去寻找周部长的所在,很快发现,自己是在一辆很大的工程车上。车外面还停放着很多大型机械。显然狄威并没有把她带到哪个陌生地方,而是把她直接带回了石强的队伍,寒野所在的地方。

    找到了!

    是周部长。他被那些人绑在一颗大树上,被一人猛浅冷水,情况看起来有些糟糕。他刚才被狄威那一击,虽没有像狐女的那一击肉体被毁,但做为普通技术人员的身体也受了相当严重的内伤。

    她很自责,不该将这样的好人牵扯到自己的私事里。她想救人,可现在没人接应,阻止了那几个施爆人,凭周部长的情况也逃不出去,四周还守着很多石强的人,和狄威的手下,足有近百人,他们现在只有两人。要加上寒野,就三个人。

    [小丫头,不要乱来。要是让狄威发现你的能力,他一定会不择手段地得到你,甚至杀掉你的寒野。]

    这会儿,那边的“事儿”算是干完了,狐女又通过精神力来沟通。

    [你真的没有将我的能力告诉那个狄威?]

    [……]

    [可是就算狄威知道了我的能力,他也没那么大胆子跟公司做对吧?]

    [呵,你以为这话我没对他说过吗?你看到我的下场了吗?他暂时没有动你,大概还要确定一些事,譬如你对寒野的重要性,或者你身上的特殊能力,更或者你做为女性的身份能卖得多少钱。总之,在想好之前,他应该都不会对你做什么。可一旦你将自己的情况完全暴露给他……]

    [狐女,你并不想为狄威卖命,那为什么不离开啊?]

    寒小麦听出一些真意,又问。

    狐女靠坐在角落,目光淡淡地穿过了车内唯一的小窗子,轻声说了口,“逃?我一个变异值高达85的女人还逃到哪里去?一接近人类的城市,连小村落,就会被异体监测仪发现,然后接下来的命运就是被公司的防暴兵团追捕猎杀,最后的下场就是像动物一下被他们抓起来,杀掉,或者上手术台被解剖研究,最后,扔进焚尸炉里,化成一片灰。你愿意吗?我可不想那么快死掉,我今年才刚满十八。”

    十八?!天哪,真的好小啊。

    寒小麦也开口,“可是,那个狄老大出手那么狠,跟着他,万一哪天他不高兴就把你……”

    今天那一幕发生得太快了,她完全没想到那男人连半声儿都没出,就把狐女的一条唯一的胳膊给毁了。就算能再生出来,可是那过程也是非常痛苦难受的啊!

    那个狄威的可怕程度,比起寒野的警告、她自己的想像是,更可怕。..

    “那又如何?!也比掉进公司的手里,要好多了。”

    “真那么好,你为嘛要帮我逃避狄老大的试探?”

    “呵,当然是不想狄老大看上你,不然凭你现在的姿色也许过不了几年就出落成大美人儿了,到时候我这个仅能靠拟态博得他些许垂怜和庇护的可怜虫,就要沦为异人村其他异体随意亵玩的女人了。我可不想变成娇娘子,那下场……”

    突然,狐女声音微颤,消失掉。

    寒小麦立即感觉到了对方散发的巨大痛苦和恐惧的情绪,让她也是一阵心悸难受,更想知道异人村的娇娘子又到底是什么样的。

    [你又骗我!]

    她在心里大喝一声。

    [小丫头,你很幸运,你碰到的是寒队长。]

    良久,狐女才说出这一句话,就再没有开口。

    寒小麦心头震动,想想这几日发生的事,心境立时又有了极大的震动和变化。

    是的,她很幸运,真的真的非常幸运。

    幸运的是,她遇到了那个男人。

    [寒野。]

    [小麦,你在哪里?快告诉我!]

    沉寂的睡眠中,寒小麦突然听到男人的声音在精神海里响起,一遍又一遍,一声比一声急切,沉重,有力,迫不及待。

    寒小麦想回应,又怕再被狐女发现。有什么办法可以用精神力沟通,又不会被同样拥有精神力的人发现呢?

    事实上,这个问题从寒小麦第一次被狐女发现时,她就在思考了。之前她没太多机会与狐女接触,经过这一日一夜的感知,她又用扫描的方式观察能量的波动情况,似乎渐渐有些头绪了。

    [寒野,别出声。]

    她瞬间回应,瞬间又关闭精神力。

    然后慢慢地将发散的精神力能量聚拢,抽出一丝,小心翼翼地放了出去,慢慢游走,避开了狐女那方游离出的精神力能量丝,直到终于在百米外的一堆篝火边寻到了那个正俯首坐在一边的男人。

    [寒野。]

    [小麦,你受伤了吗?]

    [没有。我……]

    [你在哪里?是不是就在附近?我可以感觉到你,但是并不具体。]

    [寒野,那个狐女她也有精神力的沟通能力,我怕被她发现。]

    [你是不是被狄威抓住了?]

    [我……]

    哎,真是丢脸,真不想承认。

    [对不起,我这次真的知道错了。你收到我给你的消息了吗?]

    [收到了。]

    就没有啥想说的嘛?

    寒小麦内心叽咕了一下,[那个,周部长送我来的。他现在好像被肥火那帮家伙虐待,你能不能先帮我救救他。]

    [不用。你先把你的位置信息告诉我!]

    [那个,你现在来救我,不会被狄威发现吗?]

    [他已经知道你的能力秘密了?]

    [好像不知道。]

    [好,我明白了。]

    明白是什么意思啊?

    [把你的衣领口打开,十分钟。]

    咦?为什么是衣领口呢?

    因为山里冷,寒小麦内里一直穿着公司的那套保暖制服,外面罩着小军装,领口也是扎得紧紧的。此时深夜寒意重,她偷偷拿出空间钮里的营养袋吃了些,还是觉得很冷。

    [为什么?]她一边问,一边动手解领口。

    好半晌,寒野才回应,[我可以闻到你的体味,十公里内。]

    [十公里?!]

    介……介是什么概念?以前听说鲨鱼可以在三公里外闻到血的味道。十公里,那么远都能闻到?!天哪,那她以后都不能这么悄悄跟着他了吗?

    正惊讶时,头顶一股风过,身子就被人抱进了怀里,闻到了熟悉的气息。

    偶滴神,这么快就找到她了。

    她睁开眼,就对上了一双金色的兽瞳,在黑夜的遮掩下,金瞳泛着冷冷的光,看起来让人禁不住浑身打个机灵儿,虽然她心里知道他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还是忍不住一种动物本能的反应——当小动物面对庞大异兽的惧意。

    哦,她还能感觉得出,他是有点儿生气的。

    “什么人?!”

    突然,狐女惊起身,扑了上来。她现在已经没有了手臂,倒是一只大大的尾巴,幻成刀刃,直砍过来。

    [住手。别打!]

    寒小麦忙阻止,但寒野的动作太快了,一个眨眼两下,砰的一声响,狐女连身都未近上前,就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狠狠抽飞,撞在了车壁上。不过那力道似乎也在发出时减弱了几分,也亏得这运输车够厚实,内里的响动外面听不太明显。

    狐女落地时,震惊得无以复加!

    刚才是怎么回事儿,她完全没有感觉到就被对方击中了。

    冰冷如刀刃般的东西,还帖在她的脖子间,那里传来了一丝疼痛,她知道一定是被割破血了。

    这速度,丝毫不比狄老大弱半分,甚至可能更强!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