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第202.章 行动开始!

第202.章 行动开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回到屋里后,无良对于今晚石家父子的来访,也有想法。

    “我觉得,这个石副司令不值得相信。就算你擅离职守,按照军法处置便可,还没严重到带着一班人马跑来拿人的。他一出手,就是把人往死里整,这种做法,可见其性格狠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无防。他重利,我便给他利。只要那种益一日不到手,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无良却不以不然,“要是到手了呢?像他那种人,怕是立即就会撕票,将一切好处私吞。”

    敢背着大上级跑来拿人,先斩后奏,可见这人行事有多霸道了。

    现在愿意拉下面子,亲自跑来跟一个毫无军衔的下级套近乎,不知骨子里压下多少不甘心,要是待到时机成熟,还不知会怎样爆发出来。

    “哼,他若敢违背交易原则,我就敢斩草除根。”

    寒野淡淡说出,话里的狠意让气氛陡然下降。

    无良也吓了一跳,莫名地夹紧了双腿。

    斩草除根?

    这说的不会是那个意思吧?

    石副司令,希望你可千万别犯傻啊!不然,你十八年前的努力耕耘和细心调养,就白费了啊!

    无良现在绝对有信心相信,寒野这家伙要想杀一个普通人类的话,那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根本不是人类的速度,好嘛!

    “好吧,算我多心!希望这次,你别一去就音讯全无了。”

    “放心,不会再发生疯卢克那样的事。”..

    毕竟,这世上只有一个疯卢克。

    而且,他已经是他们的手下败将,地狱亡魂了。

    ……

    隔日一早。

    五点半,天还没亮,石家父子带着队,跟着一辆军车就到了小别墅前。

    石强第一个跳下了车,后面的军车里也跳下了一个小兵,正是上尉班里的那个小兵。

    两个小年轻都冲到院子前,脖子拉得老长,望来望去,还撞到了脑袋。

    石强不高兴地回头吼,“你干什么?谁让你下车的?”

    小兵不满地回吼,“你能下,我就不能下了。”

    石强冷哼,“你是什么军衔?敢这么跟长官说话?!”

    小兵也不怕,“我军衔你看不到吗?你跟我可是一样的,说起来,我比你还早入伍两年。”

    两小青年这就杠上了,半晌小兵才被自家班长吼了回去。

    石强巴巴地望了半天,只看到了寒野穿着上一季的作训服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黑色行军包,就再无他物了。

    他身后,只有无良跟着一起出来,并没有寒小麦的身影。

    无良有些担忧地问,“真不叫小麦?好歹打个招呼再走,也别让小姑娘带着怨气等你回来啊?”

    寒野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小别墅的二楼。

    那时,屋子里响起了小灰毛的叫声,还有轻微的脚步声。

    寒野的目光一柔,又走了回去。

    无良这才松了口气,忙跑到院子前,向各位兵哥问好,说明情况,这家长出门总得跟小朋友好好话别一下,不然回来之后就不认人了可郁闷了。

    队伍里有些老兵是有家室的,也纷纷表示理解,还谈起了家常。

    石强忍着冲动,就向无良请求,“赵医生,能不能麻烦你……叫小麦下来一下?我有话想跟她说说。”

    无良看着石强的样子,心头就不爽,这臭小子还真是司马昭之心了,以为他们家小麦会看上他这种嫩头青,真是马不知脸长啊!

    “哎,小麦这几天一直在跟寒野闹别扭,这会儿还不知道她愿不愿意见寒野呢!”

    楼上。

    寒野敲了敲门,里面又传来女孩的低叫声,似乎是有些手忙脚乱的样子。

    小灰毛还在嗷嗷叫。

    “小麦,我走了。”

    “嗷嗷,嗷嗷嗷。”[老男人,你快走!]

    听到小灰的声音,寒野莫名地就放了心。

    “小麦,我想看看你,再走。”

    彼时,正在一片寒天冻地的林子里的寒小麦,听到这话,就重重地打了个喷嚏。

    我去!

    真没料错,这男人果然要见一见她,才肯离开。好吧!只有这样了。

    然后,寒野就听到屋里传来小姑娘的声音,“你先下去,我……我穿好衣服就下来。”

    寒野觉得有些怪,“楼下人很多。”

    难道小姑娘不愿意单独和自己见见,道个别。楼下那么多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有些尴尬不方便。这姑娘可不是一个厚脸皮的人。

    寒小麦急了,捂着嘴打了个喷嚏。

    “小麦,你怎么了?你感冒了吗?”

    哎呀,这男人的感官太灵敏了,要是直接见面一定会被拆穿的。

    她忙道,“你下去啦!人家……人家还在穿衣服。另外,我还给你准备了……”

    门突然被打开,小灰毛就嗷嗷叫着跑了出来,嘴里叼着一个小布包。

    寒野隐约看到了屋子里女孩的身影,还背着他的,门就关上了,只得先拿过了小灰毛嘴里的东西。

    打开一看,装着一小瓶圣水,只有大概00毫升左右,不过这东西是浓缩型的晶泉水,可喝可擦伤,效果加倍。

    寒野觉得自己这一趟叙职,大抵是用不上这种东西的。看在小姑娘的心意上,还是将之收进了自己的空间钮里。布包包里还有个装着满满肉饼的保鲜盒,并一个抗干扰发信器。

    看到那个发信器,寒野想到了之前去机械班接小姑娘时,她似乎就在做这个东西。

    心头一阵感动。

    “嗷嗷嗷。”[老男人,下楼。]

    小灰毛就像个小司令似地,朝着男人叫着,还咬住了他的裤管子往楼下拖。

    话说,为了说服小灰毛配合自己的行动,寒小麦可费了不少功夫,又是拿肉饼贿赂,又给小家伙承诺了以后一个月都让他陪睡。还哄他说,要是这回骗过了寒野,就说明他又长大了一截,以后可以每周放他出门自己溜哒小半天。

    总之,在巨大的美食和自由面前,小灰毛乖乖地执行着自己的任务。

    寒野却真不想下楼,看到东西后,就更想抱一抱小姑娘再离开了。

    “小麦,我想看看你。”

    这时候,寒小麦一边撸着鼻涕,一边郁闷,怎么还不下楼啊,穿这么薄的睡衣,真快冻死她了。

    想了想,只得道,“好哇,如果你想看我的话,那就让我跟你们一起走。”

    “小麦,不要闹脾气。”

    “我是说认真的!”

    “你知道这不可能,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

    “才不是,谁跟你说好了啊,哈欠!”

    “小麦,你是不是感冒了?要是真感冒了,快给钟小姐打个电话,让她给你准备合适的感冒药。”

    公司的药品也是全国,哦不,全世界一流的。

    “哼,要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出来!你自己选吧!”

    快答应啊,快答应啊!

    “嗷嗷!”[老男人,不下楼,姐姐不出门。]

    小灰毛叫了两声儿,又咬住了另一只裤管子。

    寒野还想劝说,无良就跑上来了。

    “哎,我说你们两,到底道完别没有。楼下那群兵都催了,你要再不下去,我怕那个石副司令就要带人冲上来拿你了。你瞧瞧!”

    寒野回头看了眼窗外,果见车上的那些被他之前打伤的兵,都下了车。石卫国的脸色不太好,旁边的石强做势就要往院子里爬了。

    “嗷嗷嗷!”

    [老男人,走走走。]

    小灰毛也着急了,再不加油,他的美味和自由都要飞啦!

    寒野心下一叹,[小麦,我在下面等你。]

    然而,并没有心灵的回应,只有女孩一声带着丝丝鼻音的哼哼。

    寒野不得不下了楼,小灰毛亦步亦趋,嗷嗷下着命令。

    他看着手里的小布袋子,也该是小姑娘自己做的,针线明显有些粗糙,尚赶不上他。他把肉饼装进袋子,直接系在了自己的武装带上,帖身放好。

    看到男人终于走了出来,正准备要进院子的大部队终于消停下来。

    石卫国下了声令“原地待命”,脸色有些不太好地站在那里,看着慢慢走来的男人。心头很是不喜,这个家伙如此任性而为,不听命令,旁若无人,根本就不适合待在军队里,真不明白上级为什么还要给他安排那么好的一个肥缺。

    算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小事的时候,先拿到那个晶石矿的地址再慢慢收拾他。

    “寒野,小麦呢?她怎么不下来?”

    石强忙问着。

    那小兵也朝前蹭了两步,就被自家班长给攥住瞪了一眼。

    寒野走到院中,回头看向二楼的方向。

    这时候,一道身影似乎从楼上跑了出来,停在了门口,正站在客厅灯光的阴影里。

    小姑娘穿着一袭淡紫色的长裙子,裙脚一直落到脚踝住,漂亮的蕾丝花边绣在手边,披肩的发丝因为跑得急了落在肩头,掩去了她半张小脸,齐眉的流海下一双大眼睛,仿佛还悬在东方的那颗启明星,亮莹莹的。

    晨风拂过,绕着她的裙边微微拂动,她还光着脚,像是很着急地跑下来,似乎是意识到被人看到,身子都朝后缩了一缩。

    “天哪,离开的时候能看到小女神初醒的模样,真是值绝了!”

    小兵连忙举起照相机,对着门边的小姑娘咔咔咔地拍了又拍。上尉受不了的要阻止,小兵早有所防地立即跳开了。

    “寒野,我等你回来。要是你不回来,我就去找你。”

    “好。”

    寒野笑着,大声应下,露出雪白的牙。

    殊不知,那时候被小兵们感叹“好仙好美”的小姑娘,正站在冽冽寒风中,暗自咬牙忍耐着,一边紧张地看着旁边的遮风板,生恐下一秒就会被吹飞,祈祷千万支撑到她把人送走再飞。

    “还有你们啊!”

    小兵们一听都奇怪起来,纷纷面面相窥,“啊?!”“我们?!”“什么意思啊?!”

    寒小麦扬声,“不准欺负我的寒野,如果你们敢伤害他,我绝不会放过你们的!哼!”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呜——”

    随着小姑娘这一声气势十足的威胁,小灰毛跟着大叫,在小兵面前跑了一圈儿,最后停在正中间,仰脖子长呜一声,就像狼嚎似的,气势十足啊!

    那只是地上的灯影拉出的效果,唉!无良将目光调回影子的主人,暗自摇头,将小异兽拎了回来,“你小子就别在那儿瞎跳腾,丢人现眼了。要耍气势,还是等你长到我这么高了再说吧!”

    “嗷嗷嗷!”[小男人,我一定会长得比你高!小男人,小男人,小男人!]

    “哎呀,别叫了,吵死了!”

    寒小麦说完后,挥了挥手,转身就跑回去了。

    小兵们这方松了口气。

    上尉的小兵嘀咕,“我们怎么可能欺负寒队嘛!以他的武力值,不被他咪西掉已经该偷笑了。是吧,班长?”

    上尉冷喝一声,“收队。”啥也没说。

    其他小兵也重新上了车,内心都是一片草泥马。那个怪物,谁敢碰他谁倒霉,他们可不想再断胳膊断腿、做肢体修复了,公司简直就是吸血鬼啊,未来他们的军饷都交待进去了。

    “寒野,记得按时报告消息啊!”

    无良提醒着。

    寒野坐上了石家父子的车,回头打了个手式表示知道。

    很快,车队就消失在了渐渐显亮的天边。

    无良打了个哈欠,回自己屋子,走过小姑娘的房间时,放下了小灰毛。

    小灰毛却一溜烟儿地跑开了,没有进门。

    “切,这孩子。”他回头冲门里说,“小麦啊,寒野已经走了,我也提醒他了,要按时汇报行进路程情况,你放心,他一回消息我就发给你啊!”

    屋里没回声儿。

    无良叹气,又劝了几句,里面才传出一声儿“哼哼”。无良郁闷,心说果然是差别待遇啊!喃喃着姑娘大了就偏心啥啥的,回自己屋子接着补觉。

    殊不知,那时候的寒小麦,早就在深山里了。

    ……

    “哼哼!”

    寒小麦叫完后,等了一会儿,见再没有无良的声音,方才下心。

    要是这时候被无良发现,他一定会第一时间联系寒野,寒野要知道了一定会赶回来找她的。

    “呀啊,不行,得赶路了。”

    寒小麦从枯草堆里站起身,她终于脱掉了那身春装,换上了公司的那套保暖功能强大的制服,终于没有再打喷嚏了。

    她背上自己的小背包,重要的东西都放进了空间钮里。然后托出了一辆浮游车,这车当然是跟机械班的师傅们借的,那里的交通设备多得不得了。她挑了一辆材质相当不错的,让师傅帮忙做了改装。而且,还用上了她自己的一小颗能量晶石做能源供给。

    最后,穿上男人给她买的上好的毛皮大氅子,踏上飞车,沿着山壁飞速行驶起来。

    根据军车的速度,她必须驶到计划地点,实施下一步计划。

    ------题外话------

    嘿嘿,小朋友开始不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