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181.公的通通不准靠近 5K

181.公的通通不准靠近 5K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华亚帝国的西南边境,从百年前紧邻七八个国家,边境问题一直比较复杂多变,且根深蒂固。变异季时,更因为其丰富广茂的热带环境,地区变异值在全球变异地图上,都呈现高危状态,人类几乎全部遇难,地域内的动植物也发生大规模变异,一度成为华亚帝国当初最大的抗异体入侵战线。

    也因此,安西镇曾有半个世纪都是被外族人盘踞占领的,摩镇长住的那个大城堡也是那时候建起来的。

    在华亚帝国的五大军区里,华北军区以帝都为核心的龙军团稳居敖首,就是西南军区以芙蓉城为核心的卫家军算第二强军团。

    芙蓉城就是西南这片最大的金冠级大城市。

    石家也是从变异纪时崛起的,至今已经连续三代在芙蓉城的机构内、军界、商界都颇有建树,势力不可谓不小。家族分支遍布西南各大小城市,不容小窥。

    梁副队将石家的情况,又给寒野背了一次书。

    “他们石家在西南这片的势力可不小,好像连摩镇长的爱人也跟石家有些牵扯关系。”

    寒野只道,“我知道了,我会小心分寸。”

    梁副队听这话,愕了一下,“寒野,你这个分寸的意思是……”

    寒野表情始终波澜不惊,“人若犯我,我必诛之。顶多,我就留他一条命根子。”

    梁副队掉下的下巴定格了,“……”

    结束通话,寒野站了会儿,吹着窗外透入的夜风,暖暖的,完全不像过去几年在东北边境那割人脸的风刀子,确是温柔多了。

    “嗷嗷呜!”[坏蛋,坏蛋!]

    小灰突然叫出声,昂着小脑袋,呲着小白牙,一双黑灰的兽瞳瞪得溜儿圆。

    [告姐姐,命根子!]

    小家伙其实听不太懂刚才成年人类的谈话内容,就拣着了一个自己感觉似乎是很重要的“名词”,对着寒野嗷个不停。

    寒野这方回神,慢慢蹲下身,吓得小家伙立即朝后退了几步,缩到拐角栏杆后,还很马后炮地嗷两声儿。

    寒野唇角一勾,目光闪动,同样用意识沟通,[小家伙,命根子这个词儿,可不能随便跟你小麦姐姐提,否则,我可是要苛扣你的伙食,给你增加训练项目。]

    这个老男人在说什么?居然要断它的奶吗?!

    [坏蛋,坏蛋,坏蛋,坏蛋蛋蛋蛋蛋——]

    寒野额头微微一抽,[还有,骂人不要重复那个蛋字,你自己也有,坏了不好。]

    小灰嗷呜一声,内心纠结不解,这个老男人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坏蛋它也有?它才没有!哼,不听他的,去找姐姐去。

    小灰转过屁屁对老男人就要跑,谁知没跑两步,一片黑影倏地罩下来,它的四只小蹄子就和大地说拜拜了。

    “嗷嗷嗷——”

    [坏蛋,坏蛋,坏蛋蛋蛋蛋蛋蛋!]

    寒野不悦,曲指就弹了下小异兽的小丁丁,命令,[说了不准骂脏话,再叫今晚睡屋外。]

    [嗷嗷嗷,姐姐,姐姐,救命!老男人是坏蛋蛋。]

    这顿晚餐,格外丰盛,也格外可乐。

    为了庆祝小麦改姓,王阿姨特地做了蛋糕,过程中有小麦帮忙,控制火候,烹饪出来的效果让男人们都直呼香掉人舌头了。

    无良医生见状,就想着有机会推出个限量版的蛋糕定制,只在节假日时接受订单,就由王阿姨主厨,小麦从旁“帮忙”。无良对于小麦的异能效果,而今愈发地有经验了,一琢磨起生意,就特别兴奋。

    小麦听后,也点头,两人还凑头商量了半天可行性,和商业价值等问题。

    寒野仍是不想小麦老想着赚钱的问题,觉得像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更多的应该是享受轻松快乐的童年,打打游戏,跟朋友们逛街游玩,很快就打断了一大一小两个财迷的交流。

    这就多亏小灰了。

    小灰被寒野严肃教育之后,觉得特别委屈,嗷嗷着就往小麦怀里钻,小麦奇怪小家伙怎么那么委屈,还老叫着“老男人”、“命根子”、“坏蛋蛋”这些新名词儿。貌似这都是今天小家伙学会的。

    在小灰向小麦告状,暴露寒野的“真面目”时,寒野又警告了无良一番。

    “那边你处理就好,尽量把小麦摘出来,她这才刚结束治疗,还需要不断巩固。”

    无良啧了声儿,“我说寒野奶爸,你们两在金饼店占的股份可是百分之5强啊!牧放也有百分之20,我和张团长加一起才百分之30。我两整日都跟陀螺似地,不仅要忙佣兵任务,还要看着金饼店,不能让小麦的心血都白废了。你造哥儿一天把24小时当48小时用嘛!”

    得,这家伙开始借机吐苦水,邀功了!

    寒野也顺势地说了几句好听话,譬如“多谢了”,“我知道你们很辛苦”,“报酬方面就随你们”等等。

    最后,对于小麦的问题,口气可半分没有退让,“总之,以后小麦花在金饼店的时间,每日不得超过小时,你好好安排下。一切就交给你了!”

    “什么?”无良尖叫。

    “嗷嗷嗷!”[老男人,坏蛋蛋!]

    小麦忍不住叫出来,“小灰,不准再说这些脏话了。”扬手还拍了小家伙屁屁一下,拍得小家伙很是郁闷,嗷呜变成了嘤呜声。

    寒野见状不喜,一把将小姑娘怀里的小动物拎回地上,还勒令,以后人吃饭的时候,动物不得上桌子。这下子,可把小灰气坏了。

    小麦知道寒野似乎不太喜欢自己和异兽太亲近,这一点,他们在哨岗那边的森林里,她就发现了。要不是小灰身份特别,还是救了她的高级异兽,可能他早就将小家伙扔回森林了。

    “寒,小灰它还小啦!而且,它也是因为我才变成这样子的。你别那么凶啊!”

    “嗯,让它乖乖待在家里,我们出去走走。”

    “咦?”

    “去看看那两套房子。”

    “呀,等等,我去换个衣服。”

    杨小麦噔噔噔地跑上楼,小灰紧跟不放,结果还是被关在了房门外。

    小灰还是公的,不能偷看小麦换衣服。这也是寒野在回来后,发现异恙,严格规定的。

    小灰郁闷地搔了两把门,原地嗷了两声儿,还是没用。

    [小灰乖乖,等等换好衣服,就出来啦!]

    [姐姐,姐姐,坏男人!]

    咦?这么快,就把脏话自动组合成了新的坏话啦!

    小麦换着衣服,一边跟小家伙沟通交流,觉得和小朋友聊天其实是挺有趣儿的事。

    很快,房门打开。

    寒野怀里抱着有些蔫儿的小灰,看着走出来的小姑娘,换了一身薄绒制的家居服,白色配淡粉色,帽子上有小圆耳朵,身前的两个兜兜像是动物的小爪子,姑娘将小手揣在兜兜里,泛着流光的黑发从领口滑下来,整个人看起来软萌又可爱。

    她一看男人怀里蹲着的小家伙,就伸手上来要抱。

    小灰毛一看,本来有些无精打彩的兽瞳立即绽出亮亮的光。

    [姐姐……]

    这一声嗷叫里,可带了十足的委屈,也不知道这一小片刻,它被口里的“坏男人”给怎么折腾了。

    寒野却突然俯身将小灰毛放下了地,伸手一把握住了小姑娘伸来的手,直接揣进自己的衣兜里,拉着人儿下楼去。

    “哎?”

    小麦有些奇怪地看看男人,再看看地上好似也在发愣的小家伙。

    寒野淡淡道,“它还太吵了,这晚上出去容易吵到邻居,让它在家待着。”

    “哦!”

    小麦不明白这一人一兽间刚才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她很想跟男人单独待在一起,只有在心里对小灰毛说了声“乖乖待在家里,姐姐一会儿就回来哦”,便出门了。

    小灰毛郁闷坏了,想追吧,可追了几步,就被寒野故意散发出来的强大兽息给吓得止步于门口,只能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可怜得呜呜搔门。

    ……

    “寒野。”

    “嗯。”

    “你不喜欢小灰吗?”

    “没有。”

    “哦……”

    “它是公的。”

    “啊?”

    小麦愕了。

    思维飞速转动,想,难道现在的长辈为女儿防狼,连动物也要防公母的吗?!那还真是,真是保护得太严密了。

    谁知寒野突然就说,“我给你讲个故事。”

    讲故事?!

    小麦更奇怪了,看了眼男人一副认真的表情,乖乖点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这个故事,发生在变异纪初期。”寒野口气微微转沉,让人不自觉地就感觉到了那个世纪的严峻气氛,“有一家三口,夫妇两生了个女儿,女儿很喜欢小动物,一直想要养一只狗或者狗。但父母以她年龄太小,还不适合养宠物为由,拒绝了。并承诺,等她上了中级班后,不耽搁学业,并且能自己照顾小动物的时候,就送她一只。于是小姑娘等到了2岁……”

    越听这个故事伐,小麦觉得这像是男人现编现写的,针对的就是她和小灰的情况。

    基于男人第一次给她讲故事,虽然讲得很平淡,没有半点儿讲故事的技巧,这一点完全没法跟花花嘴的无良比,她还是听得很认真。

    心想,这应该是他的第一次吧!

    不禁低下头,悄悄掩饰自己脸红的反应。

    “……宠物变异之后,为了将女孩占为己有,杀死了女孩子的父母,结果非常惨烈!”

    大概因为很惨烈,男人故意将某些情节省略了。

    最后得出了故事的结论,“在你拥有更强的自保能力前,都不可以跟雄性动物太亲近。懂吗?”

    “嗯,我懂了。”

    小麦还是觉得男人有些小题大作,觉得小灰还挺可怜的,碰到护食欲这么强烈的男主人。

    “小麦,我是说认真的。现在不是你所在的百年前的太平盛世,现在是变异纪,一切都不确定,要多个心眼儿。”

    “嗯,我懂了。”

    “好,小灰就不要放在卧室里了,给它造一个舒服点儿的狗窝就行了。”

    这个……“好吧!”

    小麦只有在心里对小伙伴说抱歉了,对于自己的偏心眼儿,也颇有些愧疚。可是人本来就是偏心的,当心里装着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的时候,其他的就顾不太上了。

    很快,两人到了第一幢屋子。距离王家最近。他们走得很慢,才五分钟左右就到了。屋型和王家几乎雷同,只除了后院子里多建了一个游泳池,现下池面还浮着未化的冰,还有孩子玩耍过的秋千,有些生锈了。屋内装潢都很简陋。

    从房屋中介人那里得来的房屋信息是,这家人生意失败,需要抵卖掉房子还债,已经搬到更便宜的屋区居住了。

    小麦第一个去了一楼的厨房,厨房环境很糟糕,异味极重,几乎辨不出灶台原来的颜色,还有虫子在角落里溜哒,实在是让人不舒服。

    “这房子,优点是距离王家近,而且价格比第二家便宜一成。”

    家主急于还债,连屋子也来不及打理一下就出售,自然价格方面就要好谈一些。

    小麦又去了二楼转了一圈儿,想着只要重装一下,装修费方面,她有个看店机器人就有房屋装修的程序模块,即时就可以省掉人工费这一块,单出材料费。

    “我们去下一家看看。”

    寒野打断了小姑娘已经开始盘算起来的财务经,拉着人儿去了下一家。

    离开时,他的眼角余光瞥过了街角的阴影,几乎不易察觉。

    第二家,他们走了约摸十来分钟,来到一户灯火通明,还有人影晃动的大宅前。

    小麦微讶,以眼神询问,就这家?还有人呢?

    寒野笑笑,牵着她打开了人家的院门,只有半人高,院子的造景颇为浪漫,全用蔷薇科植物围护,搭建起一处可以晒太阳喝下午茶,又可以纳凉的凉蓬。还有个可以露天运动的小运动场。另外,在靠近屋子的一边,还有一个一看就知道是个大型的华丽狗屋。

    屋里的人似乎是发现他们,立即打开了大门,就见一个老熟人正站在门口,朝他们招手,高兴地招呼着屋里人来见面,这人正是安西佣兵团的团长。

    小麦看了寒野一眼。

    寒野就说明了,“白天在店那里,张团长给我介绍的这两幢房子。这一幢,是他朋友的。”

    无疑,这第二幢房子可漂亮极了。不管是室内装修、布置,还是功能性房间如厨房、卫浴室,都十分漂亮,让人无可挑剔。

    甚至在二楼的阳台朝屋后望,还有一片修整得非常好的菜地,那里已经冒出一片绿绒绒的小嫩芽儿。

    张团长介绍说,女主人很喜欢花草植物,自己打理了菜地,花费也不少。因为在当前这个变异季里,要种出些好蔬菜水果什么的,需要花费的代价可不菲了。听说那菜园子里的泥巴,都是他们远在大城市的儿子,托了关系买来的好土铺上的。..

    主人家姓朱,朱太太端来欧式的水果茶,看到小麦,就高兴得不得了,忙不迭地介绍房子的各种好处,还一边旁敲侧击地询问小麦的年龄,课业,喜好,等等。

    “小麦啊,要是你喜欢,阿姨让你朱叔叔便宜点卖给你们啊!以后有空,我们还可以回来看看你。我给你说,来来,你跟阿姨来。”

    朱太太要带小麦走,小麦还看了寒野一眼。

    寒野点了点头,朱太太就笑得一张圆脸儿更圆了,直说小麦乖巧懂事,跟时下大多数娇纵的女孩子大不一样,都是寒爸爸教育得好啊!

    寒野立即道,“我不是小麦的爸爸。”

    小麦补充,“寒野是我哥哥。”

    朱太太也不以为意,拉着小麦去了没旁人的地方,就开始打探起了人家的变异值。当然,也是用比较含蓄委婉的方式。她借着带小麦参观自己儿子以前住的房间,就打听小姑娘有没有喜欢的雄性对象啊!见小姑娘似乎没有什么不高兴,又进一步询问招商会的时候,在千金堂里拿到了什么礼物,是高等女孩才有的奥给利娅公主权杖,还是画板啦!

    小麦的回答是这样的,“我不喜欢学校的小鬼,他们太幼稚了。我就喜欢我寒野哥哥!招商会的时候,王阿姨偷偷送我公主权杖,可是我不喜欢,和朋友交换了她的画板。我朋友她本来应该拿权杖的,但是她不喜欢就选了画板。”

    这一番话毕,朱太太就有些懵逼了。

    小麦在心里悄悄地笑,就知道这种生活在的家庭妇女,很多思维简单,说话多绕一个弯子,就分不清主次了。

    寒野找来,朱太太一脸纠结地离开,去找丈夫询问小姑娘这段话里的真实情况去了。

    小麦立即问,“这房子,多少钱?比前一家要贵多了吧?”

    主人家都还住在屋子里,有生气的地方,自然让人也要舒服很多。而且人家还是家里人发迹,要往更好的大城市发展去了。前一家却是因为生意失败要卖房抵债。这在某些特别注重风水方面的人来看,还是比较忌惮的事情,对她来说,还是价格比较重要。

    寒野却问,“我觉得这里很好,很不错。我挺喜欢,你觉得呢?”

    咦!不会是已经决定要买这一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