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102.营地遭袭,被怪兽救了

102.营地遭袭,被怪兽救了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时近午夜三点,正是人类最困顿的时刻。

    一直蛰伏在暗处的那个鬼祟人影,终于开始行动了。

    他悄悄破坏了营地外围的警报装置,将营地的防卫圈儿打开了一个口子,然后将两个小笼子扔到了篝火堆附近,在营地守夜人员换班时,通过遥控器,打开了那两个笼子。

    笼子一开,之前被密封住的强烈兽息,瞬间飘散在空气中,弥漫了整个营地。换班的人并无察觉,但对于正在几公里外,苦苦寻找笼中小家伙们的成年同类来说,却是一个清晰无比的定点坐标。

    那一刹,远处隐隐传来一声兽嗷,有如闪电般的庞大黑影,从几个不同方向,朝营地飞奔而来。

    鬼祟人影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捂着面巾,佯装成佣兵的样子,大摇大摆从公司防暴兵们辟出来的方便地转了出来,往佣兵团驻扎的片区,慢悠悠地走去。

    话说,当前是有两个佣兵团跟着牧放而来。

    一个正是公司自己在佣兵工会雇佣的一只皇冠级佣兵团,叫血炎团。这几日负责探路,帮忙动植物学家采集资源,也是第一时间发现野熊佣兵团遗迹。其实力雄厚自不用说,经验丰富,行事也特别稳重小心。

    另一个就是镇长秘书送来的安西镇自己组建的佣兵团,团长姓张。虽还只是钻石高级团,张团长出生于于三代老猎户家庭,对于喜亚山这片地形地貌也相当熟悉,在之前由公司主持的行动会议上,提供了相当丰富的信息,和可贵的意见。

    这时候,张团长和镇长秘书进行了联系,商量是否隔日要跟着公司进咆哮森林。不知不觉其他人都睡了,张团长仍在权衡利弊,一直睡不着,便出去“放水”。

    张团长出来时,就与那鬼祟人错身而过,本来他也没在意,但拐过弯时看到那人竟然进了自己的营地,心下一异,觉得在自己团里并没见过这号人啊!

    安西镇佣兵团这些年来统共招览训练的佣兵有来人,相当于一个营的量。此次出行,按任务级别,他带的都是跟随自己多年,经验丰富的一把好手,个个都是非常熟悉的老乡。

    放水时,便不由又想起来,愈发觉得不安。

    话说张团长也是在生死边缘走过很多遭的,对危险都有种天生的敏锐感,也托他有这心思细腻的天性,才能在那么多场狩猎活动中活下来,最终当上了团长。

    难道是最近新收的团员?!不可能。

    不禁就想起白日里那个野熊佣兵团的遇难现场,开会时公司的防暴兵队长也说了,那是野熊佣兵团的一个人挟私怨报复人,引异兽袭击团员,造成了那样的惨案。那个黑手目前还逍遥在外,该不会……

    也多托了张团长这深夜放水的一个意外举动,提前警示了公司的防暴兵们,防暴兵们立即发现营地出现了安防漏洞,派人去修复。同时,张团长偷偷联系了血炎团的团长,一起暗中抓那个潜伏进来的鬼祟人。

    就在那鬼祟人被发现的当口,被放出来的当诱饵的异兽幼崽弄出了大动静儿,惊动了巡逻兵们,电源断档,暖房破洞,信号中断,为了抓异兽幼崽,整个营地都被惊醒了。

    其实抓个异兽幼崽也不难,只是当下天太黑,小东西跑得快,破坏力相当惊人,最后公司的防暴兵队长不得不将两艘悬浮飞船的射灯打亮了,逼得那小东西几乎无所遁形。

    而就在十几个大男人堵着一只异兽小幼崽,准备擒之而后快时,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声从外传来,刹时整个营地的灯都熄了。

    张团长大叫一声,“不好,那是黑狮獒的磁脉冲波,成年黑狮獒来了。”

    正是这个时候,一只小狮獒躲过了佣兵们的追击,窜进了杨小麦的房间里,将魇在噩梦中的杨小麦惊醒了。

    ……

    小东西扑过来时,杨小麦伸手一把抱住扑来的小东西。

    那确实是个顶小的小东西,只有她手臂那点长,却十分厉害,力气忒大,一下子将她扑倒回床上。

    一人一兽在床上滚了两圈儿,杨小麦才勉强将小东西压在了身下,一边用精神力梳理小家伙爆躁的情绪,一边用意识与之沟通。

    [别怕啊,我不会伤害你的,你也别咬我,不然,我真的打你咯!]

    “呜呜……”

    被某阿姨的手指尖儿弹了下脆弱的小丁丁,小兽发出十分不满地呜叫,挣扎弱了下来。

    恰时,外面传来的嘈杂声、震动声,迅速朝他们这间暖房靠近。

    杨小麦是和牧放等人住在一帐暖房里,位置最安全,外围有战机、护航机和整个防暴兵团拱卫着。也因此,飞驰而来的黑狮獒攻击范围,暂时还没有波及到她这里。

    黑漆漆的还是很不方便,杨小麦一手抱着小兽,一手抚上了暖房,很快看到了能源断点,稍一用力将断点续起,房间终于亮了。

    此时,匿大的营地里,所有电子机械类产品,都被磁脉冲波攻击断路了,黑漆漆一片,却唯有她这间小小的暖房突然亮了起来,这绝对是个奇迹中的奇迹了。

    杨小麦混然不知,终于看清了怀里小兽的样子,浑身灰色的毛毛,模样长得有点像狗,但是嘴捅子比较长,鼻头黑黑的,那两只犄角好像黑色金属一样,竟然有小小的火花不时迸出来,看得她很是惊奇,伸手就想去摸。

    “吼吼吼——”

    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隔着暖房那样厚的隔音门都能听到,让杨小麦惊了一跳。

    同时,她怀里的小东西也受到了召唤似地,又开始挣扎起来。

    杨小麦穿起自己的大氅,戴上头盔,一边哄着小兽,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片漆黑!

    咦,怎么回事儿?!

    “吼——”

    一声惊吼中,杨小麦看到一片银光闪闪,仿佛烟花乍放,映出的不是一片朗朗夜空,而是一头堪比那五层楼高的悬浮飞船般大的,巨大异兽,银光闪闪的正是巨兽的头顶,隐约之中似乎那里长着两只犄角。

    这……

    就在杨小麦震惊发愣的当口,小兽又“呜呜”叫了起来,但是它不是对着那巨兽叫的,而是朝着旁边黑暗处,突然窜出来的鬼祟人影,那人半边光头上打着金属钉子,正是钉达克。

    杨小麦回头时,钉达克伸手来抓她,她“啊”地大叫一声,朝后闪躲的同时,黑瞳异化宛如涌动的风云。

    钉达克瞬间感觉自己颅骨上的几颗骨钉烫得惊人,他惨叫着伸手去捂,手立即被烫掉了一层皮。他的脑袋曾经在狩猎异兽时,被兽爪拍裂,差点连脑浆子都被拍出来,事后进行了全金属加固,头上就再没长出头发来,但骨钉的存在却成了他用来炫耀自己战绩的勋章,和大胆的好运,也因此得了个歪号——钉达克。

    “小娘皮,你也是个异体!”

    钉达克嘶吼一声,忍着痛,又飞扑上来,就被蹦出来的小兽一口咬住了手臂,撒扯成一团。

    杨小麦又气又急,“啊啊”大叫着,寻了一根架屋子的金属棒子,朝钉达克打去,同时再次使用异能,去烧他的眼睛。

    “啊,该死,该死,该死!”钉达克几招未得,眼睛被烧毁了一只,气得拔出腰间的枪就要朝杨小麦射出两枪,吓得杨小麦连连后退。

    恰时一道黑影窜过来,抓住钉达克喝道,“蠢货,你跟一个小鬼和小畜牲闹什么?!快偷飞机。”

    钉达克一把抓起撞昏在墙角的幼兽,跟着那人跑向后方。

    杨小麦起身时,借着暖房的灯光,看到了那个黑影的侧脸,竟然是认识的人,恐惧脸,疯卢克——寒野的佣兵团长!

    “啊——”

    她大叫着,冲出去寻人帮忙。

    暖房后方不远,就停放着牧放的那驾超新型飞机,钉达克和疯卢克今晚的目标,就是为此。

    疯卢克看到朝这方奔来的黑狮獒,真是又急又气,本来计划进行得好好的,用幼兽吸引成年兽,借以破坏营地整个安防系统之后,偷走飞机,便可用来载他此次“制造”好的那些重要的货物,没想到钉达克这个半路加入的同伙突然闹个幺蛾子。

    钉达克捂着被烧焦的半边脸,吼道,“我没犯蠢。黑狮獒的幼崽可是非常珍贵的,能卖大价钱,要不是为了你我合作,我也舍不得拿出来。还有,你不是想要抓住你最重要的货物,那个叫寒野的吗?刚才我想到了个法子,应该很管用。”

    疯卢克正在摸索寻找飞机的开闸线路,听到这茬儿,回头询问。

    钉达克冷笑道,“刚才那个小姑娘,你忘了吗?就是寒野收养的那只,妈的,这也是只小怪物。要是抓到她,不怕引不出寒野那个大怪物。听说,寒野这个穷当兵的跑来出佣兵任务,也是为了赚钱养那小姑娘。”

    疯卢克想了下,立即想起那日镇长家宴上的情形,大悟,“对,咱们得抓住那小丫头!”

    说话间,飞机舱门终于被打开了。

    两人跑进飞机时,杨小麦刚好找到助理小姐。然而,她们还来不及交流情况,成年黑狮獒已经闻到幼崽的味道,朝他们这方向冲了过来。助理小姐忙拉着杨小麦逃躲,未想另一个方向又扑来一只黑狮獒,冲着两女咆哮。

    助理小姐护着杨小麦,叫她朝飞机的方向跑,牧放和防暴兵队长已经去那里了。

    杨小麦哪里肯让别人给自己挡刀子,她躲在助理小姐身后,全力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与成年黑狮獒沟通。

    在众人眼前,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那头身形稍小一点的黑狮獒咆哮一声,上前一张嘴儿,就咬住了杨小麦……的兽毛大氅,将她轻轻一甩,甩到了自己的背上。然后朝旁边那一只同类大嗷一声,就冲向了那驾飞机。

    杨小麦只能勉强抓着黑狮獒的皮毛,被驮着奔到了飞机前,就看到了亮起的驾驶室里,黑狮獒的小幼崽还被那个钉达克抓在手里。同时,牧放和防暴兵们也冲到了飞机下,但却进不了飞机。

    奇异的是,其他的飞行器都启动不了,偏偏这驾飞机却可以启动。杨小麦很久之后才知道,牧放的这驾飞机十分特殊,采用了当前最独一无二的一种能源做躯动,不同于电能、磁能或核能,所以不受黑狮獒的磁脉冲攻击影响,是当前唯一可以启动的装置,因此才被疯卢克盯上。

    “嗷嗷嗷——”

    黑狮獒寻到了又一只幼崽,气急败坏地就想去撞那飞机,救出孩子。

    不不不!

    飞机已经被启动,一下子射出一串激光弹,正中那只成年狮獒,打得它连连后退,发出痛苦的呜鸣。

    小幼崽在驾驶舱里看到这一切,更加激烈地“呜呜”叫起来。

    随即,机头一转,就要向她们这方射来,同时地上还有牧放等人。

    两头黑狮獒同时放出磁脉冲波,却只是让杨小麦的那间暖房再一次断了电,同时让地面上的人类都被无形的脉冲波掀倒在地,口鼻流血,脑袋胀疼。

    但是对已经进入飞机里的人来说,受飞机特殊的防护屏保护,毫不受影响。

    钉达克朝外面的两头异兽竖起了中指。

    杨小麦这时尝试着跟黑狮獒沟通,黑狮獒十分愤怒,但却听从了杨小麦的决定,冲到飞机侧翼时,杨小麦的眼眸瞬间风云巨变,看到了飞机内的能量流动,试着连通了好几个能量点,到第七个时,飞机后的大门终于打开了。

    她顺势滑下了黑狮獒的背,跑了进去,趁着那两男人还在奇怪时,将驾驶室里的灯光弄灭了几秒,趁机攻击了钉达克,将小兽救了出来。

    “天哪,那是小麦?”

    刚刚从磁脉冲攻击恢复过来的人们,只看到杨小麦从飞机后大门跑出来,身后追着钉达克。飞机一下启动腾空,正是疯卢克要逃。

    钉达克在最后一步抓住了杨小麦的毛皮大氅,还差三步,杨小麦就可以跳出飞机了。

    飞机离地面越来越远了,地上传来成年黑狮獒们嗷嗷的大叫声。

    不行了!

    她索性将怀里的小狮獒扔了出去,让钉达克攥去了自己的大氅,在机门即将关上的那一瞬间,就地一滚,险险地滚了出去。

    飞机已经腾空十多米,她看着大地迎面而下,心想,完了完了,现在寒野不在,她这摔下去肯定就成人肉摊饼了。

    “呜呜……”

    已经被妈妈接住的小狮獒朝着空中大叫着。

    “吼——”

    雄性狮獒吼了一声,想要腾空去接掉下来的小人儿,但他刚才被激光弹射伤了身体,没能成功。

    地上的人们也都纷纷朝坠落地冲去,无奈距离太远,根本来不及。

    眼看着杨小麦已经坠到大树尖的高度,众人已知回天乏力。

    杨小麦只能尽力将自己倦成一团,想着要是地上的雪厚一些,她再滚一滚,也许不会伤得太惨,可是牧放的那个万能营养舱已经跟着飞机离开了,她要摔个半死不活估计也来不及抢救啊!

    呜……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看到,深林里奔出一道黑影直直冲向了杨小麦坠落的位置,当她刚刚没入树林中时,那黑影猛地腾空而起,仿佛离弦的疾箭,一把兜住了那小小的身影,抱紧了人儿后,将身体倦起,做肉盾撞向了树枝粗杆。

    雪块扑簌簌地落下,剧烈的震动隔着那层厚厚的肉壁,再传到杨小麦身上时,依然不轻,若是她直接撞上去的话,连半死不活都别想,估计瞬间脊椎骨就断掉,一命呜呼。

    她又被救了!救她的是……

    “小麦,小麦——”

    来寻的人声、灯光慢慢从树林后传来,杨小麦撑起浑身发疼的身子,想去看看抱着自己的人是谁?

    可是对方却将她重重一搂,就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与此同时,吼声传来,人声消失,黑狮獒朝她这方来了。

    “啊……”

    她想跟那人交流,可是对方却将她甩到了背上,一根粗粗长长的东西一下子勒住了她的腰,将她和ta的身体牢牢捆了起来,然后ta开始发足狂奔,用的是四肢奔跑的方式。

    杨小麦心头一怵。

    ta不是他!

    这又是什么怪兽啊?!

    ------题外话------

    大家知道这是什么怪兽不?嘿嘿,窝这次绝对不剧透(严肃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