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帝国大嫁:军爷养妻成宝 > 101.新线索,深夜有动静

101.新线索,深夜有动静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无良医生算是拣回了一条命。

    他断了三根肋骨,一根插进肺里,一根插进内脏,内出血加呼吸困难,要是再晚些找到他,就回天乏力了。因为他那个样子躺在那里,不敢胡乱移动,几乎算是半等死状态,已经有一天一夜了。

    幸运的是他碰到了GM公司的搜救队伍,牧放的坐驾上带了一个高大上的营养舱,他在里面躺了一晚,那严重得在百年前早就一命呜呼的伤,很快就好全了。

    杨小麦并不知道,在无良出舱之后就守在他身边,端水送吃的,无微不至地照顾,让他受宠若惊啊!

    “咳咳,果然……养女儿就是好。咳咳,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开始享福了。”

    无良医生接受小姑娘亲手喂食时,招来了两小兵的四道鄙视的眼神儿。其实他已经好了八九成,现在只要吃饱了肚子,就跟没受伤的人差不多了。而且托那营养液的福,连身上几年里走南闯北留下的伤疤,都没了。

    因祸得福,还被小姑娘伺候,揣了这么大的好处,他能不兴奋得咳嗽嘛!

    最后,还是被牧放不客气的一脚踹,戳穿了虚伪的假面具。

    “赵宁,你说你是进山来救人的?你救的人呢?要不是看在小麦的面子上,我管你去死!让小麦掉那么多眼泪,还敢让人家伺候你?!”

    无良医生很迅速地躲开了,并且还顺走了杨小麦手里的肉粥,几大口喝完之后,向惊讶的小姑娘挤出一个无辜的笑。

    然后,就被所有人鄙视了。

    助理小姐默默地看着被某人扔在一边的高级营养品,心说,先生您这醋吃得,也忒可怜了。

    无良向众人道出了自己这几日的倒霉经历,他是顺利追上了野熊佣兵团,开始两天一切都挺好。但就在那位置,他们夜暮准备扎营时,遇到了中高级异兽雪豹熊的袭击。

    “都是那个钉达克,故意虐杀雪豹熊的幼崽,结果把雌性雪豹熊引了过来,自己提前溜了。团长人好,推了我一把,自己却……在撕杀中,我被雪豹熊一巴掌拍飞出去,就一直躲在那颗大树后……可惜我一直发求救信号,这里的特殊磁场影响,根本发不出去……要是再让我碰到钉达克那家伙,我一定要亲手灭了他!”

    无良医生手里拿着野熊佣兵团死去的三人佣兵徽章,这里面记录着三人的一切信息,待回到佣兵工会之后,他就要向工会法庭提起告诉。

    两小兵闻言,便把他们在佣兵工会调查到的事情,以及杨小麦的推测告诉了无良。

    无良一听,也有些惊讶于杨小麦的判断,“以疯卢克的行事做风,用BT激素造出超高值人形异体卖给外邦人的斗兽公司,这并非不可能。那么,他们很可能去的方向,就只有两个了。一个是大堡城,一个是华、欧两国的格威特边防线。”

    杨小麦问什么是“格威特边防线”。

    牧放接过了话,解释,“就是长城GREAT—ALL。百年前,变异纪结束时,华亚帝国与欧蒙联邦最后划定的两国边境。疯卢克是外籍佣兵,只要他翻过格威特边防线,就受其母国的保护。圣罗兰公司采购异兽的前哨在大堡城,不过若是中途发生什么不得矣的事情,他们也许会退而求其次,去更远的防线上,进行越境交易了。”

    当然,这越境交易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在格威特边防线前,还有华亚帝国的驻边基地。

    几方推测,搜救队兵分两路,继续寻人,终于到达了咆哮森林的入口。

    ……

    那时候,杨小麦正和机械师合作,制作了一个可以用来抗喜亚山磁场的增强型联络发射器。

    助理小姐进实验室提醒两人时,实验刚刚初步成功。

    杨小麦听说队伍又停下来了,这时间才下午三点,还没到扎营时间,心下着急不矣,跑去找牧放问情况。

    未想,她到驾驶室时,看到了前方出现的巨大山林,宛如一头黑色的巨兽伏卧于两座千仞之中。最神奇的是,旁边的两座大山,白雪皑皑,冰封千里,再大的异植上,都覆盖着厚厚的积雪,中间的那座黑色山林里,只有淡淡雾色缭绕林间,竟不见一丝雪花?!

    一股说不出的阴森危险气息,从那些巨大的、奇异的、遒结重重的深林里透出,离得近了,竟然让人产生莫名的眩晕感。

    机身突然抖动了几下,驾驶员道,“不能再靠近了,磁脉冲幅射波已经开始了。”

    随即,所有飞行器、地行器都停了下来。

    事实上,他们距离那座山,还有几公里远。

    杨小麦拉了拉牧放,牧放神色有些不奈,还是耐着性子解释,“今天在此扎营,现在还不能进去。技术人员要先做一些检察勘察,士兵们要根据环境再做一些新的装备。我答应你来救人,但是,我们也不能做无畏的牺牲。”

    对此,杨小麦无法反驳。她咬咬牙,还是表示了谢意,便又回去和机械师调试联络器,试着和寒野联系。

    在众人忙碌时,没有人注意,有一条鬼鬼祟祟的人影悄悄混进了营地,眼瞅着牧放的那驾最新型的超音速飞机,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杨小麦毫无食欲,热好的营养品已经冷掉,她反复摆弄着那个联络器。她都能和镇上的王叔王姨报平安,却无法和那个男人联系上。

    她又收到了一条消息,断断续续,内容都是他叫她不要来、很危险的警告,她听到了很恐惧的野兽嘶吼声,却只能干坐在这里。

    她终于知道,心急如焚这四个字,有多难写。

    这晚,她被助理小姐喂了一碗说是去寒的汤才睡着了,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梦镜像一部连续剧,只是她依然躺在那个蓝盈盈的营养舱里,除了那个叫林文渊的男人时常出现,这一次出现了两个熟悉的人。

    她的父亲和母亲。

    林文渊很礼貌地与两人握手,不知说了什么,似乎父亲的样子很激动,反而母亲很冷静的样子,还从林文渊的手里接过了什么,就攥着父亲离开了。父亲似乎很不舍,一直频频回头的样子。

    她心头一慌就想叫住他们,不要把她一个人留在那里,好久好久……

    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掠过了她的头,她一下惊醒,随着她睁开眼,临时暖房里的感应灯却没有亮。她直觉有什么东西在自己房间里,便启动了精神力,双眼一变,世界变成了另一种能量流动的状态,出现在她眼前。

    与她小床相对的角落里,一团身体里滚动着淡银色能量的小东西蹲在箱子上,瞪着一双圆滚滚的红眼睛,朝她发出“呜呜”的叫声,像是警惕,又像是打招呼。

    这是什么动物?

    长得像小奶狗,但小脑袋上却生了两只犄角,犄角里时隐时显着银色光芒,叫声也很奇怪,完全不像狗。

    她用精神力扫了下小家伙,竟然感觉到了一丝意识:救命!

    耶?!这……

    杨小麦奇怪,她拢紧身上的皮毛外套,想要下床。

    “呜呜!”双角狗突然一叫,就从箱子上弹起来,朝她扑了上来,张开的小嘴里已经立着尖尖的大牙。

    ------题外话------

    哎,真不容易,我总算弄了一只兽崽子出来。

    话说,要不要给小麦麦弄一只宠物兽来养养咩?嘿嘿!

    大家猜,这只小奶狗是个啥等级的?

    窝承认,咱正在下一盘有点大的棋!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