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五章 申公豹

第三十五章 申公豹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商国!

    商国之中,纣王为一国之君,位不可撼,昔日有忠臣比干。

    比干虽忠,但,在大商国中的威望并不是最大,在其上面,还有两个商国的擎天之柱,一个是当朝太师。

    闻太师,为纣王老师,实力、地位、威望,名动天下,此次闻太师出征西岐,自然是一呼百应,无数将士听其调遣。

    但,在闻太师之上,还有一个官员,地位更高,那就是国师!

    太师仅为帝王之师,国师则为一国之师。

    在西方教、阐教、截教、人教、无数仙人盯着的大商,什么人才能胜任国师一职而无人能阻止?

    申公豹做到了!

    国师申公豹,为何能成为国师,以至于诸教而没能阻拦?是因为其‘德’!

    大德之人,自然功盖天下!大德之才,更是天下敬仰!万众崇拜者,德高望重者,方能为国师。

    一国之师,天下之表率!

    也就是如今变成了家族传承制度,否则,以申公豹的德行,天下共仰,早就被禅让成君了。

    申公豹时常周游天下,交游广阔,一国之师,天下敬仰,无论人族地界,还是各大仙山道场,申公豹只需一句‘道友请留步’,无论哪个仙人、大神通者,都会给申公豹个颜面,驻足行礼。

    此次西岐造反,申公豹周游天下之际也知道了情况。身为大商国师,自然也心焦之中。

    一日前往大罗山,八景宫,太上圣人道场。

    “拜见老师!”申公豹对着太上圣人一拜。

    太上圣人在练着一炉丹药,并没有回头,只是淡淡道:“申公豹,元始天尊才是你的师尊,我可不是你的老师!”

    申公豹微微苦笑:“一日之师,终身为师,昔日申公豹年幼,老师传我‘德经’,才让我有了今日成就,老师没有传我道法,后来我渐渐在大商显露威望,才被元始天尊看重,收我为弟子,传了我一些修行的功法!”

    太上圣人淡淡道:“我的确在研究‘道经’、‘德经’,还没有研究透彻,不方便教导,再说了,德经也不是什么功法,不算什么!”

    “老师过谦了,道德二经虽然还未完善,但,学生只学了‘德经’皮毛,就已经成就大商国师了,岂会是不算什么?我学之德经,比之任何修行功法都珍贵,因为学了德经,德行天下,才让我如今成为大商国师,才让天下各路仙人对我刮目相看,以至于师尊元始,破格收我为弟子,传我长生之法!”申公豹笑道。

    “我再说一遍,我的‘德经’还没完善彻底,让你中途废止,你不肯听我的,不完善的德经,能让你成为大德之人,也容易让你成为大奸之人!”太上圣人淡淡道。

    “何为大德,何为大奸?我若能平西岐之乱,还天下太平,我就是大德,若西岐侥幸成功,大商灭亡,我就是大奸,德、奸、功、过,只是胜利者书写的历史罢了!老师可对?”申公豹摇了摇头。

    “我说了,我不是你老师,也不许在外称呼我为老师!”太上圣人淡淡道。

    “是,学生在外,绝对不提老师一字,只是此刻鸿钧道祖设下封神一战,坏我大商根基,学生不知如何是好,想要请老师教我!”申公豹对着太上再度拜道。

    “哦?你倒是知道不少?”太上圣人淡淡道。

    “上次我去玉虚宫就发现了不对劲,姜子牙得了师尊的封神榜,要逆天伐商,我去阻止,反而被师兄南极仙翁一番敲打,还说这是师尊的意思,是鸿钧道祖的意思!学生根本阻止不了,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商基业被圣人们毁了啊!”申公豹担心道。

    “你不去找你师尊理论,来找我是何道理?”太上圣人淡淡道。

    “封神一战开启,学生感觉整个天下都不一样了,阐教、截教弟子也让我好不陌生,好像都变了一个人,学生想请老师,帮我止了这天下的干戈!”申公豹恭敬道。

    “止天下干戈?呵,你想多了,一切皆为天意,我怎会逆天而行?”太上圣人摇了摇头。

    可申公豹并没有焦急,好似本来就没指望太上圣人出面一般。

    “老师,那学生就利用老师教导的‘德经’,以大德之身,邀请三山五岳的强者,护我大商,还天下一个太平,请老师允许!”申公豹再度恭敬一礼。

    “我不允许,你就不用了吗?”太上圣人淡淡道。

    申公豹微微苦笑:“老师还是发现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学生乃是大商国师,必须要对得起国师的身份,前段时间,学生拜访了截教金鳌岛,牵线了十天君,邀请他们前去帮闻太师布置十绝大阵。还请老师见谅!”

    “没什么见谅不见谅的,我跟你说了,我不是你老师,你一切所谓,我都不管,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我传你的‘德经’还不完善。自己小心!”太上圣人淡淡道。

    “是,多谢老师!”申公豹恭敬一礼。

    显然,太上不怪罪自己了,那申公豹接下来可施展的空间就多了。

    “只是最后提醒你一句,封神之战,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有些人,未必还是有些人了,不要全信!”太上圣人淡淡道。

    “学生知道了!”申公豹不以为然的笑道。

    “去吧!”太上圣人淡淡道。

    “是!”申公豹恭敬的退出了八景宫。

    八景宫中,太上圣人看着丹炉,忽然间口中发出一声疑惑:“德经?任他施为?”

    太上圣人再度说道:“你我悟出道德经,不就是需要有人帮我们完善吗?申公豹刚好是一个典型,帮我们找出其中不足!”

    “也好!”太上圣人再度开口道。

    太上一个人端坐,好似体内有两个声音一般,居然诡异的相互交流了起来。

    “不过说起来,这申公豹眼光还真是独到啊,十绝大阵?可是截教顶尖阵法,姜子牙大军根本无法破解了!”太上开口道。

    “你安心在西岐就好,这种事,让他们去斗吧!”太上再度开口道。

    ----------

    申公豹出了八景宫,就回到朝歌了。

    朝歌,国师府!

    申公豹面前一个竹简,提起毛笔微微思索。

    “闻太师在前线,我也不好逾越去插手前线战事,且元始天尊让南极仙翁也警告我,不得阻拦西岐大军,可我就真的不管吗?大商要是灭了,我这国师还是国师吗?哼,可笑!舍我权势帮你们成就大业?以为我申公豹蠢吗?我不去可以找别人去啊?阐教有个愣头青,一直敬仰我的威名,呵,此人生性愚钝,刚好可以利用一番,万一出了问题,他还是阐教弟子,好让他去背锅!先让他帮我去看看十绝大阵怎么样了!”申公豹皱眉道。

    提笔,申公豹在竹简上写了起来‘土行孙师侄,昔年一别………………!’

    ----------

    三山关。

    土行孙从三山世界出来,没有得到真龙令牌,自然得到邓九公父女好一番埋怨,回头又看到邓婵玉和张山卿卿我我,一时间,土行孙肺都气炸了。

    可土行孙性格,又极为夯实,不敢去惹邓婵玉,只能一个人到三山之地,踢着碎石,生着闷气。

    三山,如今只剩下两山了,随着麒麟族传承被获取,麒麟山轰然崩塌而开,只剩下凤凰山和六道裂纹的真龙山了。

    “气死我了,大小姐为何喜欢那小白脸,我哪里比他差了?他张山能领兵,我不能吗?我就是没有机会,要不然做的比别人更好,气死我了!”土行孙顿时气愤道。

    土行孙气愤之际,忽然一个大妖飞来,落在土行孙面前。

    “可是土行孙大仙?”那大妖好奇道。

    “我是土行孙,你是?”土行孙好奇道。

    “奉国师之令,特来送一封信于您!”大妖恭敬的递出一封信。

    “啊,国师?那个德盖天下的国师申公豹?”土行孙顿时蹦了起来。

    人的名,树的影,申公豹名头,天下谁人不知?三山五岳,哪个仙山道场听到申公豹名字,不给个面子。

    如今,申公豹却给自己送来一封信?

    “不错,国师有令,此信函看完,立刻销毁!”大妖笑道。

    土行孙马上接过看了起来。

    国师不愧是国师,申公豹信中语气对土行孙极为亲切,好似叔侄一般语气,最后请土行孙不要暴露他申公豹,请他去查探十绝大阵的事情,可否帮忙?

    “请国师放心,我一定帮他看好十绝阵,保证十绝阵不让西岐大军不再进一步!”土行孙顿时激动道。

    第一次被委以重任,土行孙自然赌咒发誓的要做到最好。

    那大妖毁了信函点了点头:“好,接下来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有任何情况,我都通知你!”土行孙顿时笑道。

    “好!”那大妖笑了笑。

    大妖岂会不明白封神之战的危险,自然不愿意踏足其中,此刻有土行孙这个愣头青冲在前面,自己就躲在后面送送信好了。

    约好了联系方式,大妖就离去了。

    土行孙看了看三山关邓婵玉所在,眼睛闪过一股坚定:“大小姐,你等着,我一定做出一番大事业来,国师许诺了,一旦我帮十绝阵灭了西岐军,保我做大官,到时等我风风光光来见你!”

    说着,土行孙就踏步向着西岐城外的十绝阵而去。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