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五十五章 道德至高

第五十五章 道德至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杨朱学宫!

    巨阙带着残余的魏武卒,抵达杨朱殿,此刻巨阙一脸郁闷。

    “圣人,您为什么不动手啊!那庄周、金母元君,不是你的对手的!”巨阙一脸郁闷道。

    杨朱冷冷的看了眼巨阙:“我做事,要你来管?”

    “我……!属下不敢!”巨阙脸色一僵。

    “你知道,当时多少目光盯着我和庄周吗?”杨朱冷冷的说道。

    “我,属下不知!”巨阙低头道。

    “哼,你当然不知,那一刻,我感受到了最少三道目光盯着我,其中一道就来自大秦!”杨朱冷冷的说道。

    “可是……!”

    “庄周、金母元君,他们的崛起,我没看到吗?哼,可恨的是淳于髡,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杨朱冷眼道。

    “是因为淳于髡,让圣人忌惮的?”巨阙惊讶道。

    “还不算蠢!”杨朱冷声道。

    “可是……!”

    “我是杨朱,老子的得意弟子,我随老子征战过天外,我为天地拼过命,这天下,谁敢动我?当年的墨子,也只有我去斩他,他都不敢来挑衅我!为什么?”杨朱冷眼道。

    “原来,原来……!”

    “我占据天地正义,我占据道德最高点,我若出手,庄周必定将淳于髡推倒前面了,这个蠢货,当初就不该让他去北海,害得我如此被动!”杨朱冷冷的说道。

    巨阙咬了咬牙,一阵叹息。

    “淳于髡,被庄周抓了,那现在怎么办?”巨阙担心道。

    杨朱眯眼道:“淳于髡被庄周抓了?庄周说他是淳于髡,你就相信了?”

    “呃?圣人的意思,只要不承认那是淳于髡,不管庄周如何诬蔑我们,圣人都可以不用理会?”巨阙眼睛一亮。

    “嗯!”杨朱点了点头。

    “圣人英明!”巨阙顿时感叹道。

    “你,马上回魏国,此事,向魏王好好交代一番,同时,劝魏王,尽快下旨,去请惠施回魏主持大局!”杨朱淡淡道。

    “什么?还要请惠施回去?圣人,那惠施和庄周混在一起了啊,他不该杀了吗?”巨阙瞪眼道。

    “谁说我要杀惠施了?”杨朱冷冷道。

    “啊?”

    “惠施的作用,是合纵各国,对付大秦,他的作用,比你大多了,谁敢杀他?你也不许动他!”杨朱喝斥道。

    “啊?是!”巨阙茫然的点了点头。

    “去吧!”杨朱沉声道。

    “是!”巨阙应声,退出了杨朱殿。

    ----------

    南华山,逍遥宫。

    惠施向着庄周辞行。

    “惠施,你想好了,魏国请你回去干什么!”庄周看着惠施,担心道。

    “我知道,请我回去为相,为的是继续合纵各国,对付大秦!跟你这么长时间,我更明白,这或许就是杨朱学宫的阴谋!”惠施笑道。

    “可是……!”庄周担心道。

    “不仅如此,因为魏国出兵赵国,又与齐国产生纠纷,这一次回去的合纵各国,恐怕更加艰难!”惠施神色渐渐严肃了起来。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是说,你此去恐怕会有危险!”庄周担心道。

    惠施摇了摇头:“明知可能是杨朱学宫的阴谋,但,我还是要去!”

    “为什么?”庄周看向惠施。

    “因为,我是名家的领袖!”惠施深吸口气。

    “哦?”

    “虽然羡慕你的大道海,但,名家,才是我的信仰,我名家,不是闭关参悟就行的,我名家,就要站在各国相台之上,说动各国,牵动天下,这才能让我名家扬名,这才是我的道!”惠施郑重道。

    看着惠施那坚定的眼神,庄周点了点头,再也没有阻拦。

    “那你此行,保重!”庄周郑重道。

    “能得庄子一友,乃是我惠施的荣幸,若有闲暇,也可来魏国国都看我,我随时恭候!”惠施对着庄周一礼。

    庄周叹息的回了一礼。

    惠施这才踏上魏国派来迎接他的马车。在一众名家弟子的拥护下,惠施离开了南华山,再度前往魏国为相了。

    至于魏国前些日子的冒犯,有使者前往宋国国都商谈。

    宋国已然成了小国,对魏国的赔偿,自然没敢提出任何过分的要求,一切就这么平稳的渡过了。

    不过,庄周的声名鹊起,也让宋王明白,想要请庄周前来为官,恐怕有些艰难。

    于是,宋王送了一些王子,前往逍遥学宫求学,也算是一种拉拢。

    不仅仅宋王,宋国的各大贵族知道逍遥学宫开始广收弟子,也纷纷送出家族子弟,送到逍遥学宫求学,甚至各国贵族,都是如此。

    这些日子,逍遥学宫外,车水马龙,来自天下各地的贵族子弟,派来求学。

    逍遥学宫,短短时间名动天下,天下学子自然趋之若鹜。而蒙地四周的土地也顿时贵了起来,庄氏家族,再度因此一阵腾飞。

    目送惠施离去,庄周也回了逍遥宫。

    逍遥宫外,金母元君带着一群逍遥宫弟子等候。

    “问出什么来了?”庄周好奇道。

    “禀宫主,那淳于髡,嘴硬的不行,什么也不肯说,至于其他人,也陆续招供了,他们都是一群趋炎附势之辈,在杨朱学宫,做了不少坏事呢!”一个逍遥宫弟子顿时恭敬道。

    “哦?”庄周看向那弟子。

    一旁金母元君摇了摇头:“那些坏事,影响不了我们什么,只能说明他们已经失去对老子的信仰,忘记道家的‘道德’二字了!他们对淳于髡也不清楚!”

    “看来,杨朱的秘密,都没对他们说?”庄周皱眉道。

    “是,不过,他们在对付墨子的时候,带回去一个墨子的囚犯,叫着吹雪道祖!”金母元君解释道。

    “道祖?”庄周陡然瞳孔一缩。

    道祖,在上古,只有鸿钧才如此称呼,吹雪道祖,自然不是鸿钧,而另外被称为道祖的,只有未来了。

    吹雪道祖来自未来?并且被墨子、杨朱都抓了?

    金母元君点了点头:“这次,杨朱派遣六路人,给他们的要抓捕的画像,你看看!”

    顿时,七幅画出现在庄周面前。

    分别是,庄周、金母元君、邓陵子、相里勤、相夫子、扁鹊和王鹏。

    “呵,哈哈哈哈,吹雪道祖!”庄周眼中闪过一股冷光。

    显然,庄周也猜到命轮泄露了。

    “你们先去忙吧,我和庄周有些事要说!”金母元君吩咐道。

    “是!”众逍遥宫弟子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命轮泄露,可不是什么好消息!”金母元君沉声道。

    “杨朱想要改变历史?呵!”庄周冷笑道。

    “你说怎么办?”

    “没什么怎么办的!杨朱占据道德高点,我现在就算揭穿他,也做不到,与其想着其它,不若壮大自己,继续参悟大道,等超越杨朱的时候,何须再顾忌其它?到时灭了就好!”庄周沉声道。

    金母元君点了点头。

    “逍遥游只是开始,我会再写几篇的!”庄周郑重道。

    “你那儿子,你准备怎么办?”金母元君看着天空飞翔的王鹏。

    王鹏周身,又积累了一股怨气,在四方找着食物吞噬。

    “你我悟道,鹏儿四处吞吃,恐怕终有被算计的时候,不过,鹏儿此次受难,也有一个意外的好处!”庄周笑道。

    “哦?”

    “他的容貌,因为借尸还魂了鲲鹏的肉身,容貌已经有了改变,化形成人,可不容易再被认出来了!”庄周笑道。

    “变化容貌?可他时常在此飞舞,怨气积累,终究……!”金母元君担心道。

    “我已经和孟轲说好了,过两天,就让他去鲁国,去曲阜阙里学习儒道,以浩然正气,压制怨气!”庄周说道。

    “孟子?他恢复了?”金母元君疑惑道。

    “没有,先前为了困住庞涓和魏武卒,他动用了天眼,以凡人之躯催动,负荷太大,恐怕命不久矣!”庄周解释道。

    “命不久矣?”

    “是啊,我给他补了一些阴气,不过,天眼的负荷,还需要他未来之身才能修补完全,他马上回去!你可有什么话,要他帮带去未来的?”庄周看向金母元君。

    “我?不用了!”金母元君摇了摇头。

    庄周点了点头。

    ----------

    三天后。

    庄周将孟子、王鹏送到了鲁国,鲁国,曲阜阙里之外,孔子故里。

    “陛下,这里毕竟是你居住过的地方,不去看看了?”孟子看向庄周。

    “不用了,以后会有机会的!”庄周摇了摇头。

    “好吧!”孟子点了点头。

    庄周看向一旁小童,小童,就是王鹏,王鹏化形成大鹏,在庄周的道家意志教导下,也能化成人形了。容貌因为附体鲲鹏的原因,与先前也有了不同。

    “爹,我……!”王鹏有些不舍的庄周。

    摸了摸王鹏的头:“鹏儿,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答应爹,不暴露自己身份,在鲁国,努力学习儒家大道,直到儒家大道海,达至十万里,方可再见爹!”王鹏有些委屈道。

    “鹏儿,为父相信你,你能做到的!”庄周怕了怕其肩膀。

    “嗯!”王鹏点了点头。

    “陛下,那边有人来了!”孟子顿时说道。

    果然,远处有儒家弟子前来。

    庄周点了点头,踏步跨入林中消失了。

    “啊,孟子,我说这边怎么有人呢,原来是您回来了!”那走来儒家弟子顿时惊喜道。

    “是啊,回来了!”孟子微微一笑。

    “快来人啊,孟子回来了!”那人顿时对着后方喊了起来。

    很快,一群儒家弟子前来迎接孟子。

    同时,众儒家弟子一起好奇的看向王鹏。

    “孟子,这位是谁啊?”一个儒家弟子好奇道。

    “这是我路上看到的,有儒家天赋,也有求学之心,麻烦诸位以后,好生教导!”孟子笑道。

    “孟子放心,我带他启蒙!”

    “孟子放心,我们一定好好教他!”

    “入我儒家,需要先拜孔子!”

    ……………………

    ………………

    ……

    众儒家弟子顿时和善的和王鹏交谈之中。

    王鹏记忆刚刚梳理,被这么多人围着,一时有些腼腆。

    “以后,你就是师弟了,对了,还没问你名字呢,你叫什么?”一个儒家弟子好奇道。

    “我,我叫王……!”王鹏正要说自己的名字。

    忽然,王鹏想到父亲临走前的交代,顿时僵住了,隐姓埋名,自然不能再用王鹏这个名字了啊。

    可,不叫王鹏,我叫什么呢?王鹏顿时满头大汗。

    “哈哈哈,师弟,你不会叫什么都忘了吧?”一个儒家弟子笑道。

    “怎么可能,我……!”

    “你来自哪里啊?”又一个人儒家弟子好奇道。

    “我来自,来自,荀家庄,我姓荀!”王鹏顿时急中生智。

    不能说南华山,那自己昔日的荀家庄,应该没问题吧。

    “荀?”

    “对,荀,荀况,我叫荀况!”王鹏随便编了一个名字。

    “荀况?荀况师弟,哈哈哈,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走,我带你去熟悉一下!”一个儒家弟子热情道。

    孟子带着荀况,踏步向着曲阜阙里而去。

    而林中,目送王鹏离去的庄周却是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荀况?荀子?”庄周一时哭笑不得。

    PS:这一更,感谢人仙‘别拉我醒了’,多谢!明天继续加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