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三十五章 孔老相见

第三十五章 孔老相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孔子夫妇随南宫敬叔来到城中一户子姓家族的庄园!

    这户人家是个商人,家族大部分产业还在宋国,在洛邑的产业,只是为了家族商品流通落脚方便。

    当南宫敬叔取出向戌给的令牌,想要求住其家时,此地庄园主事顿时迎为上宾,将庄园最好的屋舍全部腾出来给孔子一行居住,甚至安排了大量仆人跟随左右。

    不说向戌令牌在宋国子姓家族中的分量有多珍贵,就孔丘的大名,在宋国,近乎神话了,庄园的主人更是亲身经历宋国那场大灾,若不是孔丘,恐怕他们整个家族都灭了吧。

    此刻,孔丘前来求住数日,自然感到莫大光荣,用心安排。甚至孔子住下,都不轻易打扰。

    “老师,你见过周天子了?”子舆好奇道。

    孔子点了点头。

    一旁褒姒也现出身形:“你没说我的位置吧?”

    “放心,夫君并没说!”亓官赤却是笑道。

    褒姒皱眉看了看天空的十万里气数金龙,终究微微一叹:“这次,真不该听你们的跟来!”

    “你看看你的眉心!”亓官赤却说道。

    却看到,褒姒的眉心出现了一支凤凰尾翎的图案,越来越深刻,几乎耀眼。

    “你若不想留在这个时代,可以立刻穿越回去!这样就不用担心其它了,可你如今眉心的凤凰尾翎的咒印已经如此清晰了,说明,你已经被锁定了,那个对你下咒之人,应该能找到你了,胜九天、凤凰老祖?别到时候,想穿越回去,都没机会了!”孔子沉声道。

    “那也……!”褒姒脸色一阵难看。

    “周共工不知道何时出关,你被抓住,周共工肯定被暴露了,在这里,我不知道姬祝融会如何做,但,他最少会护你吧?若他不护你,刚好你也有借口让其以后不要再纠缠你了!”孔子解释道。

    “可……!”褒姒神色一阵复杂。

    “老子应该知道我来了,明日,我会去见老子!交流大道之源!恐无法分心看顾你们。若在此期间,胜九天或者凤凰老祖找来,姬祝融若不愿救你,你立刻穿越回去,不要犹豫,不要迟疑!”孔子郑重道。

    “你明天去见老子?”褒姒惊讶道。

    “老子知道我来了,应该会准备好!你们也是,若在此期间,有任何问题,马上离开,以自己脱身为主,不用担心我!”孔子看向亓官赤、子舆、南宫敬叔

    “是!”两个学生应声道。

    亓官赤看了看孔子,好似想要跟随一起去,但,孔子按了按其手:“明日和老子见面,无法有丝毫分心,若有危险,你穿越回去!”

    “好吧!”亓官赤眼中有着一股不舍。

    交代完了众人,孔丘就独自静坐了起来,要以最好的状态去见老子。

    -----------

    洛邑,藏经殿!

    杨朱带着愧疚,想要禀报老子。

    但,老子并不让见。

    列御寇对着杨朱瞪了眼:“杨朱,你这次做的太过了!”

    “我?我只是觉得,他孔子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师的大道,才是天下第一!”杨朱有些郁闷道。

    “好了,别打扰老师清静了,老师让你面壁思过!快去!”列御寇沉声道。

    杨朱有些不服气,但,这是老子的下令,却只能应声道:“是!”

    就在杨朱准备去面壁思过的时候。

    “匡!”

    藏经殿大门忽然打开。

    却看到,老子手执一卷书籍,缓缓走了出来。

    “老师!”所有学生顿时恭敬道。

    老子看了看一众学生,轻轻招了招手。

    “哞!”

    一头青牛顿时踏步走了过来,走到老子面前,匍匐在地。

    老子踏坐上青牛。

    “我先去邙山等候了,明日之晨,列御寇,带所有弟子,亲自去迎接孔子,就说,我在邙山之巅,侯其大驾!”老子沉声道。

    “啊?是!”一众学生惊讶道。

    说着,青牛起身,驮着老子缓缓离开了藏经殿附近。

    到了这一刻,所有老子学生,才明白老子对着孔子有多看重。

    所有学生去迎接啊,这份殊荣,就是历代周天子都没有的啊。

    杨朱看着老师离去的背影,顿时露出一股苦涩,终于明白,自己这次,做的的确太失礼了。

    ------------

    昆仑秘境。太玄殿。

    玄女,如今的凤凰老祖坐在九凤宝座之上,看着面前一根凤凰尾翎。

    凤凰尾翎散发出阵阵柔光,在面前凝聚一个朦胧的画面。面前站着一群凤凰侍女,在催动凤凰尾翎之中。

    “启禀老祖,这根古尾翎,已经下咒成功,找到了褒姒下落!她此刻,就在大周的洛邑!”一个凤凰侍女恭敬道。

    “大周,洛邑?”凤凰老祖眼中一冷。

    “不错,但,周幽王,依旧无法推测而出!”那凤凰侍女恭敬道。

    “找到褒姒,就能找到周幽王了,哼!好,好,好,终于找到了!”凤凰老祖冷声道。

    “恭喜老祖!”一众侍女恭敬道。

    “呼!”

    凤凰老祖踏步起身。

    “摆驾,洛邑!”凤凰老祖眼露一股如刀子般的神光道。

    “是!”一众侍女应声道。

    ------------

    曲阜阙里,孔子的寒舍。

    孔鲤正在读书,忽然看到几个师兄居然前去围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

    “师兄,那人是谁,你们怎么这么紧张?”孔鲤担心的看向一旁子我。

    “好好读书,其他不要管!”子我摇了摇头。

    子我为金乌太子,此刻能感受到蓝袍男子周身散发的狂暴力量,面露戒备之色。

    不远处,几个金乌太子将那蓝袍之人围住。

    蓝袍之人不是旁人,正是周共工。

    周共工看着眼前几个金乌太子,也是惊奇,毕竟,上古时候,各自容貌还是彼此知道的。

    只是此刻,周共工的半边脸,好似被毁容了一般。让人看不清,金乌太子们也没认出来,只是感到此人威胁。

    “呵呵,你们几个小家伙!如今倒是斯文起来了?”周共工冷笑道。

    “你是谁,来干什么?”一个金乌太子冷声道。

    “呶,这是王雄留给我的,我夫人呢?”周共工递出一块石板,上有孔丘当初留下的字迹,浩然正气遗留,至今清晰可见。

    “哦?你是共工?”一个金乌太子惊讶道。

    众金乌太子这才轻吁口气,不过看共工越发奇怪。

    “这是老师临走前留下的信!”一个金乌太子递出一份信函。

    周共工顿时接过,看了起来。

    看完,周共工满脸恼怒。

    “特么的,王雄,你怎么能做此蠢事,当今周天子是祝融那混账,你将胜姒带他那里去保护?你疯了,还是不是我女婿了,胳膊怎么往外拐?”周共工顿时气的将手中信函撕成碎片。

    “哼,你们几个小家伙,也不是好东西!”周共工红着眼睛骂骂咧咧道。

    说着,不理会几个金乌太子,踏步冲天而上,直冲大周洛邑而去。

    周共工要疯了,特么的,每次有姬祝融,就没有好事!

    -----------

    第二日清晨!洛邑,子姓商户家门口。

    此刻,老子的一众学生,恭敬而立,站在门口,等候之中。

    这些可都是老子的学生啊,无论哪一个,在洛邑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

    老子的道家,以道德为尊,这些人可都是道德典范,就算大周官员,也对其极为恭敬,甚至,大周想要给他们授官,可这些老子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人看得上眼。

    任何一个,就足以让洛邑官民对其尊敬了,此刻,老子学生近乎全部来了这里,自然引起了轰动。

    那供孔子居住的子姓商户,更是激动的浑身发颤,又诚惶诚恐。由列御寇,亲自入商户家中请孔子。

    孔子点头答应,列御寇更是重新回到门外等候。

    孔子又交代了一番,这才缓缓的踏出了商户家门。

    “奉老师之命,恭请鲁国孔子!”一众老子学生拜下。

    四周无数百姓瞪大眼睛,想要将那一身白色儒袍的男子记在心中。

    这是什么人?如此大的面子,让老子派遣所有学生来请?一时间,交头接耳,声音无数。

    当然,这是昨日杨朱失了礼数,今日老子不得不派遣所有人来迎。

    “请!”孔子点了点头。

    孔子踏上列御寇等人准备好的马车,静静的坐上,向着城外而去。

    孔子、老子学生一走,子姓商户家顿时被亲朋好友踏破了门槛。

    老子邀请孔子见面的地方,不在城中,而在城外,城外邙山。

    邙山在洛邑之北,山巅能见远处黄河奔腾。

    孔子坐在马车中,很快就到了邙山脚下,由一众老子学生亲自引路,一路走到了邙山之巅。

    邙山之巅,有着一些建筑,似老子常住之地。

    “孔子,老师在这边!”列御寇指了指不远处山顶一块大石。

    孔子扭头望去。

    却看到,头发发白的老子,静静的坐在一块大石之上,旁边有着一个小炉煮着茶水。

    就这么静静的坐着,却好似与天地融为一体,若非仔细望去,却好似根本发现不了眼前有一人。

    “好久不见!”老子拱手,微微一礼笑道。

    “好久不见!”孔子拱手,微微一礼。

    两人一开口,四周老子学生自然纷纷退到一边,不敢插话。

    “请!”老子示意道。

    孔子点了点头,踏步上了大石,坐在老子对面。

    老子、孔子,在这邙山之巅,黄河奔腾之畔,面对面坐下,仔细打量着彼此。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