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开盘 > 第107章 天真无鞋

第107章 天真无鞋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售楼部里,穿着平跟鞋的王娜快步如飞。

    张微的鞋子比她的大一码,又是软底,虽然是新鞋却一点都不磨脚,舒适到让她忍不住眯住了眼睛。

    门口欢快的音乐声开始响起,捧着剪刀和剪彩用品的后勤人员也脚步匆匆地与她擦肩而过,整个售楼部里似乎人人都带着焦急和兴奋的心情,包括她。

    恍惚间,她生出种错觉,好像自己好像又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那每一次筹备着开盘、决定胜负的时刻。

    那时的她不爱化妆,不爱刘海遮住眼,个头不高还爱穿个平跟鞋,跑起来健步如飞,身边的张微总是一边无奈地喊着“别跑那么快,我还穿着个高跟鞋”,一边吃力地追赶着她的脚步。

    童威总是站在最前方,带着笑意和干劲催她们“快点,再慢了扣钱”。程万里站在童威的背后,絮絮叨叨着这个不够了那个不够了开发商抠不给预算云云。

    她匆匆跑着的脚步突然一顿。

    时间太久,久到她都快忘了穿平跟鞋是什么感觉了。

    她不由自主地扭过头去,身边什么人都没有。

    没有童威、没有程万里,也没有张微。

    “王经理?”

    “我来了!”

    王娜咬了咬下唇,将脑子里那些纷杂的东西甩了出去,眼神重新坚定起来。

    就在王娜一出门后,市场部的众人像是做贼一样溜进了案场,身后跟着几个穿着保安和保洁衣服的案场工作人员,可这些工作人员手里都拿着一个个匣子,而不是常见的扫帚、拖把等物。

    留在案场里没去门口看热闹的置业顾问疑惑地看着赵军他们,正准备上去询问,却被一个人影挡住了去路。

    “你们不用管。”

    穿着一身正装的连成带着满身干练的气息,笑着伸出手阻住他们。

    “这是公司的特别活动,你们就看着就行了。”

    就在前几天,连成的董事长亲自带着女儿来翡翠华庭“视察”开盘前的准备工作,这些售楼员再怎么记性差,也不能忘了前几天发生的事、见过的人,于是连忙一个个停住。

    “连特助好!”

    “特助好!”

    “特助没去门口?”

    “翡翠的开盘活动,当然是暂代营销总监的童总讲话,我就在案场主持下秩序就行了。”

    连成一边笑着,一边对坐在不远处的张微眨了眨眼。

    张微给了连成一个“k”的手势。

    没一会儿,陆陆续续有人进来,有些甚至还穿着案场售楼人员的制服,可留在沙盘旁的售楼人员却百分百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些人。

    这些人进来后都找一些不起眼的角落待好,低头拨弄着自己的口袋。

    又过了一会儿,在案场为了烘托气氛而摆放的钢琴前,有人往前面摆放其他的乐器,乐谱也被架了起来,一看好似一个小型的现场乐队。

    “我们请了乐队吗?”

    “没有吧?我看流程单不是滑稽戏吗?”

    “那钢琴不是摆设吗?从来没有人弹过……”

    几个销售员窃窃私语。

    连成按着耳边的对讲机,似乎在和什么人调度,外面的音乐声突然大了一些,将门□□动的气氛烘托到最高。

    案场内,调试乐器的人员也开始检查音响的效果,在售楼部外轰隆的音乐掩盖下,里面的动静并没有传到外面去。

    等所有的准备工作做好后,那些之前来调试乐器、观察地形的保洁人员,穿着售楼部制服的莫名人士就像是会钻地的土行孙一样,不知道去了哪里。

    “张微!”

    连成对着张微招了招手。

    “他们要进来了!”

    啪啦啪啦的鞭炮声猛然响起,随着鞭炮声的开始,一直被拦在门口的客户们也开始一拥而入,他们之前都得到过置业顾问的电话,知道今天交首付款可以抽奖得车位,为了能抢到车位,这些人早早就在外面苦等,好不容易熬到又臭又长的领导讲话结束,彩也剪了,连忙一个个拿着之前的参观证往前台跑。

    众人都知道翡翠华庭因为地质塌陷的原因车位并不足,连成集团拿出车位来作为抽奖奖品简直是良心之举,现在一个车位至少也得七八万,更别说有些人一买就是好几个,下手晚点连停车地方都没有。

    江总工改造出几十个车位,可为了刺激以后每一次销售节点的销售,这一次只拿出来十个作为奖品,这些客户担心付款晚了车位全部被抽完了,一个个挥舞着□□要交首付款,把之前看好的房子合同给签了。

    “大家排队,都请排队,第一批抽奖活动在中午十二点开始,大家都有机会!”

    王娜拿着扩音器,在人群之中主持着秩序。

    “抽奖是根据合同号来确定的,大家记得拿好自己的合同,别忘了合同!”

    拜之前的宣传所赐,翡翠华庭一共只有三百五十套房子,却足足来了上千人,除去有些是带了家属来的,大多数都是对这里的房子势在必得的。

    这些人每个人眼睛只看着那些售楼员、看着隔壁排成一排收款的财务人员,哪里注意的到人群里的王娜?

    王娜个子本来就娇小,如今又穿着张微的平跟鞋,顿时被淹没在人群里,推来搡去,她绝望的发现自己不但挤不到前台那边,也冲不出来,狼狈极了。

    后面的人又一次踩掉了她的鞋后跟,她眼睁睁看着张微的鞋子被人踢到了看不到的地方,单脚蹦着想要去捡回来,腰上却是一紧,竟被人捞到了怀里。

    她的长相是偏向艳丽型的,个子娇小身材却很丰满,以前在案场的时候也经常被人口花花,已经养成了泼辣的性子,这番在人堆里遇见了咸猪手,想也不想脚后跟就往那人脚上一跺,在那人的脚背上使劲碾了碾。

    她却忘了自己穿的已经不是高跟鞋了,那人被她踩了也只是愣了下,但很快就保持着这个姿势,硬生生护着她带她挤出了人堆。

    出了人堆后,王娜拂过自己凌乱的头发,正准备张口骂人,一抬头却看见了王庭燕,不由得愣住了。

    “你连我都认不出了?”

    王庭燕坏笑着调侃王娜,“一进来就看到你跟个球一样被推来搡去的。”

    “滚,你才球!”

    王娜翻了个白眼。

    看着那边浩浩荡荡的人群,她半是喜半是忧地说:

    “这还没多久,都弄掉两次鞋了。”

    喜是开盘销售情况火爆,忧是这样她肯定挤不进去。

    看着面前的男朋友,她眼睛一亮。

    “大王,你快去把我鞋找回来,那鞋是张微的!”

    “先不慌。”

    王庭燕扶着一只脚光着的王娜。

    “我先把你送到旁边坐着,我给你去捡鞋。”

    他现在有些感激张微和王娜换了鞋,否则就刚才那情况,不是鞋掉了,有可能被疯狂的人群挤倒在地。

    “你这么走太慢了!”

    王庭燕的余光看到自己的人都已经就位了,担心一跳一跳走着的王娜打乱了节奏,索性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

    “王庭燕,你干什么!”

    王娜被他的举动吓得“啊”了一声,使劲敲了敲他的肩膀。

    “把我放下来,好多人看着呢!”

    “谁看你啊,都看着房子呢。”

    王庭燕支支吾吾地横抱着她,快步往旁边走。

    就在此时,售楼部里原本放着的案场音乐突然一停。

    “等等。”

    王娜敲了敲王庭燕的胸口。

    “案场音乐好像坏了,你把我送到前台去,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只有极少数的人注意到案场的音乐停了,但这时候谁关系案场里放什么呢?放鞭炮都无法拦住他们买房子的举动。

    音乐停止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钢琴声。

    王娜见了鬼一样看向案场的钢琴位置,待看到琴凳上坐着的人时,简直就不是见了鬼,是要疯了。

    “哪,哪个保洁……”

    哪个保洁员居然敢今天这么晚!

    坐在钢琴前正在弹琴的大妈穿着保洁的衣服,脚边还放着一个桶,可看她陶醉的表情,似乎是一位出色的钢琴演奏家,而不是打扫卫生的阿姨。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清亮婉转的女声犹如劈开了碧空的云雀,猝不及防地响在了所有人的耳边。

    “赛蒂玛利亚……”

    王庭燕似乎已经惊呆了,就这么横抱着王娜站在了沙盘旁,动也不动。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低沉磁性的男中音加入了其中,犹如大提琴般的音质,拨动了人们的心弦。

    “赛蒂玛利亚……”

    随着两声前奏,买房子的人都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回过头看发生了什么。

    “那天我在山上打猎骑着马,正当你在山下歌唱,婉转入云霞……”

    只见一个俊秀的小伙子唱着这首哈萨克族的民歌从前台缓缓走出,耳边还能看见扩音器的话筒。

    他穿着售楼部的制服,今天案场很多工作人群都带着扩音器或无线对讲机,所以之前没有人注意到他。

    “哎呀呀,你的歌声婉转入云霞……”

    漂亮的女孩从顾客坐的休息区向他缓缓走去,那清亮的声音就是从她口中发出的。

    “搞什么?”

    王娜四下张望,见所有人都懵逼地看着那深情对望着渐渐靠近的一男一女,只能继续敲王庭燕的肩膀。

    “放我下来,我要问问怎么回事!”

    “嘘,你静下心,听一听。”

    王庭燕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不是很好听吗?”

    “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是王娜最喜欢的一首曲子。

    这个泼辣的姑娘虽然是汉人,却是从小在新疆长大,手机里也下载过这首歌的无数个版本,她甚至能唱出哈萨克族语版本的“可爱的一朵玫瑰花”。

    流畅而悠扬的钢琴声还在继续着,男歌者和女歌者也迈着歌声的步伐走到了一起,随着一声声“哎呀呀”,从vip室里、前台后,走出来好几个穿着少数民族的舞者,随着音乐在案场的空地上伴起了舞。

    “是案场的暖场表演吧?”

    几个老太太猜测着。

    “是不是活动?”

    “是不是员工准备的惊喜啊?”

    另一个客户捏着刚刚拿到手的购房□□,纳闷地说:“我们这还没有签合同呢,怎么就庆祝了?”

    还有些陪着家人来的客人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饶有兴趣地鼓掌叫好。

    “好,再来一个!”

    “大妈的钢琴弹得不错,连成藏龙卧虎啊!”

    更多的年轻人已经察觉到有些事情要发生,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拍摄了起来。

    一曲“可爱的玫瑰花”后,钢琴声戛然而止。

    就在众人以为暖场表演结束时,一位保安大叔却低哼着“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从前场缓缓走进案场。

    钢琴上坐着的大妈微笑着给了身边的人一个手势,旁边一个貌不惊人的干瘦青年从琴盖上拿起一把长笛,为“月亮代表我的心”伴奏了起来。

    案场的音响是连成集团花了重金买的设备,音质极好,案场又空旷,无论是乐器的声音还是人的声音,都非常完美的呈现了出来,并营造出了一种空灵的感觉。

    只是案场里买房子的人熙熙攘攘,大多是懵逼了的表情,明明应该是很唯美的场景,却添上了一丝尴尬的样子。

    但很快,这尴尬就被众人的加入而化解了。

    大叔的“月亮代表我的心”缓缓地低哼着,之前唱“可爱的一朵玫瑰花”的歌者们也加入了合唱。

    这首歌实在太脍炙人口,许多售楼员和买房子的客人也随着歌声而哼唱。

    渐渐的,戴着耳机的保安、穿着销售员制服的置业顾问、西装革履的领导……

    越来越多的人都加入了这首歌的合唱之中,如果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他们的手腕上不时露出的红绳痕迹。

    所有人都沉浸在这难得的情景里,原本要签订合同也忘了,只顾着伸着头张望沙盘那边的表演。

    不,不是所有人。

    被抱在王庭燕怀里的王娜彻底怒了,她在王庭燕的怀里扭动着,硬生生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光着一只脚就要往钢琴曲那边跑。

    她看出来了,那边的乐器都被插了电,一定是有人在那边安排的!

    问题是,她才是销售部的经理,是翡翠华庭的负责人,居然有人敢瞒着她搞什么意外的活动?

    “我得过去问问什么情况!”

    王娜感觉被冒犯了,有人在她的领地里做了她不知道的事,这无异于赤/裸/裸的挑衅!

    “你管什么情况呢?你的领导们都没意见,说明没什么大问题。”

    王庭燕笑着抱住了她。

    “我……”

    “月亮代表我的心”的歌声停了,不少人已经摸清了套路,垫着脚到处找这一次唱歌的人会在哪里。

    就在众人翘首期盼时,案场的音乐蓦地一变,突然欢快了起来。

    是brun ars的《arry 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