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悲风公爵 > 第347章 决战十一

第347章 决战十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克雷洛夫三世要速战速决?”

    埃尔法罗侯爵眉毛一挑,看着身前这面圆镜,感觉有些意外。

    他面前的这面圆镜连接了数个【侦测魔眼】,随时可以切换观看视角,所以他可以看到后方的两个梯队也开始前进了。

    不过真正让感到他惊讶的并不是克雷洛夫三世想要速战速决这件事,而是他安插在克雷洛夫三世那边的间谍已经很久没有给他传回消息了。

    如果说在此之前那个间谍没有把消息传回来还能说是害怕打草惊蛇,那么现在这条消息无疑十分重要……

    就算埃尔法罗侯爵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要死在这里,但他也没想过要输呀!

    打不赢就算了,不过在能赢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不赢呢?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埃尔法罗侯爵脑中闪过了一个想法:‘那个间谍已经背叛他了!’

    虽然这个想法没有什么依据,但是可能在那个间谍的眼中,克雷洛夫三世能够赢下这场战争对他来说更有利吧……如果埃尔法罗侯爵自己在赢下这场战争之后就不想死了呢?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的想法,埃尔法罗侯爵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如果他输掉了这场战争的话,那么对于那个间谍来说局势就会变得更为有利。

    “在这种时候耍小心思吗……”

    埃尔法罗侯爵笑着摇了摇头,对着剩下的军队下了一个命令:“全军出击,无论输赢,速战速决!”

    传讯石的另一边没有任何一个回答,但埃尔法罗侯爵知道,自己麾下的军队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他们的回答。

    埃尔法罗侯爵回头望了一眼空寂的城市,叹息了一声。

    “你后悔了?”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菲丽笑着问道。

    “当然不……”埃尔法罗侯爵收回视线,重新把注意力放到了战场上,“我只是想知道还需要多少时间,不过现在看来,我们的时间还足够充裕。哈,对了,菲丽女士,要来一次浪漫的早餐吗?毕竟这可能是我们最后的一顿饭了。”

    看着这位陪伴了自己几十年的女仆,埃尔法罗侯爵露出了一个微笑,深情说道:“虽然没有烛火、玫瑰、礼服、宝物——什么都没有,但是我有一份对你保持了五十六年零三个月二十一天的爱,所以,我能请你吃一顿浪漫的早餐吗?菲丽女士。”

    菲丽捂嘴轻笑,“当然,艾伯纳先生,我早就准备好了,尽管只是些残羹冷饭,但也很符合我们现在的情景不是吗?腐朽之人、即将被淘汰的人在最后一战之前吃着些残羹冷饭,你不觉得这也算一件优雅的事情吗?”

    “不过最主要的不是我们没有厨师了不是吗?”埃尔法罗侯爵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菲丽笑着,拍了拍手,随后几具幽魂就带着她说的‘残羹冷饭’飘了上来……

    天色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黑了,阳光已经无法照射这片大地,厚重的乌云将阳光挡在了外面,就像是为天空盖上了一层幕布一样。

    幽魂依旧保持着生前的美貌,但此时的‘她们’面容已经扭曲,就连面对主人的时候,它们脸上的狰狞可怖依旧没有任何改变。

    这些幽魂散发出的阴寒丝毫没有影响到埃尔法罗侯爵和菲丽的用餐,乌云遮蔽阳光之后,气温又降低下来了,前方的士兵们一边抵抗着渐渐攀附到了身上的寒意,一边战斗着。

    战争已经开始,而格鲁什却已经无力阻止,他汗流浃背的将伤员拉到了一边,跪下来为伤员进行治疗。

    “忍住!”

    格鲁什对这个腰腹中了一剑的士兵喊道,双手没有停下,把那些漏出来了的肠子又给这个士兵塞了回去,同时,从士兵的怀里拿出了一卷绷带——这也是王室军唯一比那只黑色军队要好的地方,至少克雷洛夫三世给了士兵们自救的机会,让他们不会那么容易死去……

    不过很少有伤兵能够等到得到救治的机会,往往在那之前,他们就已经死了!

    眼前这个伤兵侧腹被开了一个口子,肠子都漏了出来,此时他只能够躺在地上痛哭流涕,“我会死的,我会死的……”

    “闭嘴!”格鲁什一手将伤兵的腰部抬起,单手将绷带为这个伤兵绑上,“你不会死!只要你好好躺着,你就不会死!”

    用双手将绷带绑上之后,格鲁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然后转身准备去救治下一个伤员,现在的他已经无法阻止这场战争的,但他可以尽可能的将双方的死亡人数降低,不管是克雷洛夫三世麾下的士兵,还是埃尔法罗侯爵的士兵,他都会将其拖到这里来救治,因为他之前表现出的强大实力,至今还没有人胆敢来打扰他们。

    但是他没有想到,那个刚刚还躺在地上呢喃的伤兵竟然抓住了他的脚跟。

    格鲁什低头看去,那个伤兵满脸惊慌,他哀求道:“求求你,别走!他们会杀了我的,他们会杀了我的!”

    “……不,还有人需要我去救治,他们都还有活命的机会!”

    格鲁什没有迟疑太久,他看了躺在这个伤员旁边的几个伤兵,不只有王室军的士兵,还有几个黑色军队的士兵,“他们顾忌我,所以他们不会来的,你放心吧!”

    说着,格鲁什又提着长剑冲入了战场之中。

    那个伤兵在格鲁什离去之后,目露绝望之色。

    他说的并不是‘敌人’会来这里杀死他们获取战功,他说的是那些躺在他身边的黑色军队士兵!

    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人……

    伤兵仰躺在地上,他的腰腹受到了重创,双目无神地看着天上愈加浓厚的乌云,无声哽咽着。

    他现在无法逃离,也无法拿起武器去将那些怪物杀死,所以,他会死……

    “伦德,重点击杀指挥者!”

    凯尔骑士提着长枪,发出了一声嘶吼,而一边的伦德骑士骑在颠簸的马背上,举着短弓,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下一刻,伦德骑士的箭矢穿过了几个士兵之间的空隙,穿透了一个敌方军官的脑袋,并将指挥官身后的那个士兵钉在地上,“我已经在做了!”

    “托索罗和我带人冲进敌阵开路,罗德里格和苏曼准备——”

    在这停顿之间,凯尔骑士就用长枪的杀死了敌方的两个骑兵,“冲击敌方法师团!”

    罗德里格骑士和苏曼骑士没有回话,但是他们已经攥紧了缰绳。

    罗德里格骑士和其他人都不一样,因为其他人骑乘的都是战马,唯独他骑的是一头地行龙,因为战马完全无法背负起他的重盾,他的存在就是为战友防御更多的伤害,所以自然是越显眼越好。

    悲风领的军队加入了战场,即便骑士们没有使用‘光环技’,但他们却依旧能够势如破竹,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一下子就把埃尔法罗侯爵麾下军队的军阵给凿穿了。

    凯尔骑士带着这支全员骑兵的军队从左侧进攻,前方抵挡他们的骑兵都尽数被他们击落马下,就算不死也没有了多少战斗力,所以接着这股气势,他们直接冲入了敌方军阵。

    让他们意外的是,敌人见到他们加入战场之后竟没有闻风丧胆,反而像之前的那些民兵一样,悍不畏死,以血肉之躯挡在了他们身前。

    不过这也没有让凯尔骑士感到奇怪,托索罗骑士之前就与他提起过了这件事,如今已经是决战时刻,所以埃尔法罗侯爵会对自己手下的军队使用也不是什么怪事。

    但真正让他感到疑惑的是,竟然所有士兵都是如此,难道这是无副作用的吗?否则埃尔法罗侯爵应该会考虑胜利之后该如何处理吧?

    现在战场上的这些士兵,应该是他拥有的大多数兵力了……

    “凯尔,左,右!”

    托索罗骑士打断了凯尔骑士的猜测,凯尔骑士没有多加思考,因为即便只是简单的几个单词,他也听明白了托索罗骑士的意思。

    “士兵们,跟着我向左侧移动,为罗德里格骑士和苏曼骑士开路!”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