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科幻小说 > 龙阙 > 第400章 帝位之八

第400章 帝位之八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400章

    大家都惊呆了!

    是的!

    就像先时所有人都没想到镇南王能亲去江西把大行皇帝灵柩弄到他凤凰城一般,现下,大家才发现,大皇子与镇南王果然是一个爹的种啊,这尼玛的,都是干的这种叫人想破脑壳都想不出的事啊!

    只是,镇南王迎大行皇帝灵柩,人家可不是没准备啊,人家是等朝廷问罪三皇子、严大将军一行后去的江西,非但把大行皇帝灵柩这个极具政治意义的象征迎到了凤凰城,还极不客气的接管了十万禁卫军!这简直是赚翻了有没有!

    可大殿下你,虽则有慎刑司的证词证言,好吧,咱们也不说大行皇帝刚闭眼,你就给自己亲爹头上戴绿帽,抹黑嫡母的名节,是的,柳王妃虽则一直没有封后,但她在皇室一直是先帝赐给景安帝正室的存在,大皇子自然要称一声嫡母的。就你说的这事儿,退一万步,咱们装聋子瞎子,可你说这话,除了坏了亲爹嫡母的名声,有什么用?你得有后手啊,殿下!

    内阁一干人都不知道什么反应了!

    并不是大皇子应对的办法不好,一个人的应对好不好,只看有没有效就够了,至于要不要脸,算了,政治人物就没脸这种东西的存在!

    正因如此,大家才目瞪口呆、瞠目结舌啊!

    要是镇南王在京城,在你掌心,你给他扣一屎盆,立刻把镇南王收拾干净,人道毁灭,虽则你这手段有些不讲究,咱们睁只眼闭只眼,哪怕为镇南王可惜,事已至此,也得说你手段够狠。可现下,镇南王远在西南,刚收了朝廷的十万禁军,他西军兵马最少也有十万,而且,西南兵强马壮是出了名的,他又据有大行皇帝灵柩在手,你这个时候说他不是大行皇帝亲生的,还说他亲娘柳王妃与晋厉王有染,你这就是侮辱人家亲娘,镇南王的性子,一旦叫他知晓此事,他定不能罢休的!

    殿下啊!还是说你做好了与镇南王开战的准备?粮草、兵械,你都准备好了吗?工部尚书随驾过程中,还不幸跟着大行皇帝一并遇难了!

    殿下啊!你急什么啊!镇南王是藩王,他就是柳氏之子,他已是藩王,按约定俗成,藩王不可能继承帝位的啊!

    对大皇子冀予期望的大臣们都要哭了,大皇子还一幅假惺惺的惋惜模样,“我刚听闻此事,亦极是震惊,眼下要如何是好,还得你们帮着拿个主意。”

    “殿下万万不可轻信小人之言!”卢尚书实在忍不无忍,一声暴喝就站了出来,他那一嗓子,把大皇子吓了一跳,就见卢尚书神色中隐含一丝怒意,大声道,“大行皇帝刚刚过逝,慎刑司便查出如此有辱大行皇帝名誉之事!殿下,大行皇帝继位以来,励精图治,收复陕甘,惜民爱民,便是对殿下,亦极尽忠爱!大行皇帝南巡,令殿下监国,如今,大行皇帝尚未发丧,便有小人诟病大行皇帝名声!老臣断不能忍!”卢尚书一向耿直,他简直气疯了,卢尚书不是没有政治智慧,但想他多年来深受大行皇帝重用,君臣融洽,今大行皇帝还未入土,不过刚闭眼,就有人给大行皇帝戴绿帽子,卢尚书简直忍无可忍,他冲上前,对着慎刑司主官就是劈头一记大耳光,怒道,“你敢诬蔑大行皇帝,我焉能饶你!”这么说着,不待那主官回过神来,反手又是一记大耳光,接着,一脚踹到主官肚子上,硬是把人踹了个趔趄!

    说来,卢尚书也是七十来岁的人了,瞧着也是干瘦一老头,由于很懂养生,身子骨硬是不错。这慎刑司主官一时不防,就叫老头儿得了手,揍得他双颊红肿,当下就躺地上了。其实,哪里有那么夸张,卢尚书再好的身子骨也是七十岁的人了,无非就是这慎刑司主官叫卢尚书揍了,又不能再撕打着揍回来,便装个死罢了。

    就这样,卢尚书仍是不解气,怒对大皇子道,“如此小人,殿下当立诛之!”

    卢尚书既已开了头,郑尚书亦是肃容道,“殿下!事关大行皇帝名声,何况,单慎刑司来审,未经三司,如何就敢确定不是那等罪人胡攀乱咬!倘就此定性,以后史书当如何记载大行皇帝呢?就是殿下与我等,焉能看大行皇帝受些诬蔑,还请殿下治此小人欺上瞒下大不敬之敬!”

    便是内阁之外的吏部商尚书都是这个意思,其实,大家嘴上不好直接说,大行皇帝名誉是小,这样侮辱柳王妃名声,镇南王一旦发兵,就事大了!禁卫军里最精锐的十万精兵眼下已落入镇南王之手,城中还有东西大营十万禁卫,直隶亦有屯兵十万,除此之外,重兵都在北疆防卫北蛮人!这个节骨眼上,要紧的不是惹恼镇南王,而是如何让政权平安过度!

    大皇子一见内阁竟如此袒护镇南王,脸上当下就不大好看了,平琳更是直接就怼上了内阁,平琳道,“正是因事关大行皇帝名誉,更不能令罪人之子强扣大行皇帝灵枢,更不能令罪人之子藩镇西南!为免朝廷上下受此罪人之子的蒙骗,更为大行皇帝不能枉死,当诏告天下,明示罪人身份,以免他再仗着藩王身份哄骗了世人!”

    卢尚书直接暴了,指着平琳怒骂,“我还说你不是你爹生的!要不要我跟平郡王去说一声!”

    平琳可是大皇子他四舅,大行皇帝的四小舅子,平郡王嫡子,虽则一向官阶不高,却不似慎刑司,只有挨打装死的份儿。平琳脸也青了,怒怼卢尚书,“你如此袒护罪人之子,是不是受西南收买,做了朝廷的奸细!”

    “我是奸细?我看你才是被镇南王收买,若非尔等小人盅惑,大殿下焉能受此蒙骗!”卢尚书直接吼了出来,“小人!你只管去污蔑镇南王的出身,你还要诏告天下!小人!镇南王据西南之势,兵甲不下十几万众,何况,他刚收拢了南巡十万禁军,眼下兵马至少二十几万!随大行皇帝南巡者,皆禁卫军中一等一的精兵!这些精兵,兵甲器械一应俱全!其中,更有无数京城豪门子弟!你现在去说镇南王不是大行皇帝所出,你说他生母与人有染,他难道会忍气吞声!若不是你等一径要问罪豫章王,镇南王焉能直接将大行皇帝灵柩回凤凰城,焉能有机会染指十万禁卫军!皆因尔等小人作祟,令大殿下失大好局势,不然,如今迎回大行皇帝灵柩,大殿下早该灵前登基了!你这个蠢才!镇南王不过是藩王,他就是柳氏之子,大行皇帝早将他隔绝皇位之外!”

    卢尚书喷平琳一脸的吐沫星子!

    卢尚书给这群小人气的,两眼一阵晕眩,忽地向后仰去,就此人事不知!

    秦凤仪还不晓得京里大皇子准备给他再换个爹,他现下正张罗着给大行皇帝出殡呢。至于他着使者去请的藩王们,尚且未到。

    不过,秦凤仪相信,他们会有一个明智的选择。

    秦凤仪派出的皆是在他这里效力的宗室,这些年,凡留在秦凤仪这里的宗室,秦凤仪看他们只要是用心做事,现下基本上也都有了实缺。这些宗室很有几家藩王的近亲,便派他们去与几家藩王说一说过来凤凰城祭大行皇帝之事。

    顺王封地在荆州,康王在潭州,越王在杭州,蜀王则在蓉城,至于闽王就不必提了,这是秦凤仪的老邻居了。除了安王在长安外,其他几个藩王的封在多在南方。这也便宜了秦凤仪搞串连,反正,秦凤仪先在凤凰城为大行皇帝停陵,同时,让冯将军、章颜对于禁卫军从百户到副将进行清理,但凡与大皇子相近的,不好意思,得暂时委屈诸位了。

    至于带到凤凰城的六皇子、裴焕、江巡抚一行,裴焕、江巡抚依旧关着,一天三顿猪油拌饭的养着。六皇子到底是皇子身份,爹死了,正是需要儿子守陵的时候,秦凤仪就把他给放出来,叫他老实的在大行皇帝陵前忏悔。六皇子也伤心啊,他爹活着时,他是什么光景啊,倍受亲爹宠爱的皇子,谁敢对他说一句重话,动他一根手指啊。突然之间,爹死了,他那圣人大哥立刻变脸,叫他来绑了三哥进京受审,这明摆着得罪人的活给他干嘛,六皇子猴儿精猴儿精的,还不敢不应。不过,六皇子到底是六皇子,他一直就没看好过大皇子,除了个长子身份,还有什么啊,半点儿不如镇南王能干。六皇子来了西南就没打算走,他娘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他娘说了,你在西南平平安安的,大殿下不敢怎么着我,若咱们母子都在宫里,才是任人拿捏。

    所以,六皇子真是带着一颗投奔的心来的。

    只是,他也不敢与秦凤仪太亲密,毕竟,他娘还在宫中呢。六皇子头一回私下见秦凤仪,就很配合的把京里的情况都说了,当然,说到他爹的事,六皇子是真的伤心啊,眼泪淌着,“不知哪个天打雷霹的害了父皇,叫我知晓,定要将那起子贼人千刀万剐。”还说秦凤仪,“你可千万别回京城,你要一回去,就正中老大奸计了。”

    秦凤仪道,“我还以为你现在都跟他一伙了呢。”

    “那哪儿能啊,你看我也不像是入他眼的啊,要不,他也不能把押三哥进京的事叫我干。”六皇子道,“不过,亏得他自发昏招,没拿我当回事,不然,我哪里能来阿凤哥你这里呢。”

    “净会说甜言蜜语。”秦凤仪问他,“裴国公不是你外家么,这个裴焕是怎么回事?”

    六皇子说来也是气闷,道,“裴国公虽是我外公,可他老人家,儿子就有五个,闺女也有三个。我母妃我大舅我三舅是嫡出的,裴焕是我二舅,他一直不服我大舅做世子,老大娶的裴侧妃就是裴焕的闺女。”

    “豪门这事儿也够乱的啊。”秦凤仪感慨一句。

    “现下别说人家了,父皇出事,你心里可得有个主意啊。”六皇子道,“我可是跟着阿凤哥你的。”

    六皇子还与秦凤仪说了不少大皇子的事,“近年来,颇是宠爱一位宫人出身的闵庶妃。除此之外,便是个圣人了。当初,传回父皇遇难的消息,我们都懵了,除了伤心,别个哪里还顾得上?原本,内阁的意思是迎回父皇的灵柩便是了,可他非要问罪三哥,还拿出孝子的名头说话,内阁有什么法子呢,方下的这道诏书。我真没想到,他这般心急。”

    “大皇子还有其他亲近的人吗?”

    “其他的,就是他身边的臣属,长史之类的。这原就是他的属官,另则便是,他是极亲近平琳的。”

    秦凤仪颌首,“那就好。”

    六皇子不解,“好在哪儿?”

    “你傻啊,平琳脑子不够用,大皇子亲近这种人,可见大皇子这些年即便长进也有限。”秦凤仪道,“有平琳在,还怕大皇子不昏头么?”

    六皇子好悬没笑出声来,好在,毕竟见死了亲爹,六皇子抽嗒两声,道,“阿凤哥你别招我笑。”

    “我说的都是实话。”

    兄弟见过,交谈一番,秦凤仪就与六皇子道,“我让你嫂子给你收拾了个院子,就在老三隔壁,你就暂且住着吧。”

    六皇子道,“我听哥的。”

    六皇子回自己院休息时,突然道,“哥你抽我两巴掌。”

    秦凤仪道,“失心疯啦?”

    六皇子道,“哥,我虽投奔了你,可我母妃还在宫里呢。你可千万别对我好,在外头更不要给我好脸色,你这里要是有京里的细作,什么时候叫他们来,当他们面儿再臭骂我一通才好。快,给我两下子。”

    秦凤仪虽则不是什么好性子,他也不是没打过人,但,这种没来由的就为着作戏就打人,秦凤仪还真有些下不去手,奈何六皇子还一径催他,秦凤仪只好轻轻抽他两下,六皇子道,“你倒是力气大些啊。”

    秦凤仪再“啪啪”两下,响倒是响,六皇子自袖中取出个小镜子,一看,脸上啥都看不出来。六皇子直抱怨,“你这样可怎么行啊。”看秦凤仪不大下得了手,六皇子自己啪啪两下子,把脸抽肿,临出门还对着秦凤仪坚贞又愤怒的吼了一嗓子,“你敢这样欺负我,父皇泉下有知,是不会放过你的!”然后,就甩着袖子气吼吼的走了。
第399章 帝位之七章节目录第401章 帝位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