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都市小说 > 丹道宗师 > 第447章 有點嚴重

第447章 有點嚴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第447章有點嚴重

    公輸一族宗祠的殿宇間,被漫天銀光所籠罩。

    這種銀光,盡是那陣圖中精神海所演化而來的,而且,其中似乎沒有了精神海的那種可怕威壓,反而能夠讓人肆意的吸收。

    在這一場精神力銀光雨點中,眾多的公輸族人根本來不及為秦逸塵的出來而震驚,便是連忙盤膝坐下,全力吸收著這些精神力。

    就連公輸蒼幽等人,也都是屏息凝神,全力催動著精神力之體煉化著這些精神力,因為他們知道,若是再慢上一些,這些精神力揮發掉,可就是徹底的浪費了啊。

    在約莫一個時辰之後,漫天的銀光終于是緩緩消散。

    而隨著那些能夠肆意吸收的精神力消散之後,殿宇中的公輸族人們才是意猶未盡的停止了吸收,所有人也都是緩緩睜開雙眸,那些眼眸中也是微不可察地劃過數道精芒。

    “我……我凝聚出精神力之體了?”

    陡然,一道因為激動,而有些顫抖的聲音從人群中響徹而起。

    “哈哈,短短一個時辰,相當于我三年的苦修了!”

    而隨著第一道激動的喧嘩聲響起,那種因為欣喜而情不自禁發出的聲音,也是不斷的響徹而起,幾乎所有人都在為這一場突如其來的機遇而驚喜。

    在短暫的喧嘩之後,一道道目光都是火熱的投射向了站在宗祠前方的那道修長身影。

    在剛才的吸收中,公輸蒼幽收獲也是頗豐,之前因為秦逸塵精神波帶來的一絲精神傷勢,也是痊愈。

    而他的目光,在秦逸塵身上掃視著,從後者身上,他隱隱的感受到了一種來自精神力上的壓迫。

    “這小子,真是讓人看不透啊……”

    公輸蒼幽與公輸玉山相視一眼,心中苦笑著道。

    “那個……不好意思……”

    面對一道道熾熱的目光,秦逸塵撓了撓腦袋,有些尷尬的說道。

    因為自己的緣故,導致精神海爆裂,這必然會給公輸一族日後的成人儀式帶來不便。

    不過,听到秦逸塵的話語,眾人不僅沒有半點責怪的意思,反而,公輸蒼幽和公輸玉山都是大笑出聲。

    “哈哈,逸塵,你不必為這個擔心……”

    公輸玉山拍了拍秦逸塵的肩膀,輕笑著說道。

    “這精神海與巨匠之錘間,可沒有可比性!”

    公輸蒼幽也是深吸一口氣,緩緩道。對于年輕一輩族人的考驗,又不僅僅只有這個方法能行,以他們公輸一族的底蘊和實力,想要弄出一些類似于精神海的東西,並不如何困難。

    “逸塵,這個是我們公輸一族的太上長老,公輸蒼幽!”這時,公輸玉山也是對著秦逸塵介紹道。

    “晚輩秦逸塵,見過公輸前輩!”

    听到公輸玉山的話語,秦逸塵眸中也是閃過一抹詫異之色,難怪這個老頭能夠站在公輸玉山之前,當即,他也是一抱拳,禮貌的行了一禮道。

    不過,他的身軀剛一彎,便是被公輸蒼幽有些匆忙的扶住了。

    “我可受不起你的大禮,哈哈……若不嫌棄,叫我一聲蒼幽老哥便可了。”

    公輸蒼幽大笑一聲,打趣的說道,後者可是班門傳人,按照身份來說,甚至比他還要高上一輩。

    听到公輸蒼幽這豪爽的話語,無數公輸族人的嘴角都是狠狠的一抽,若是不嫌棄的話,叫你叫老哥?

    公輸玉山與一干長老也都是一頭黑線,這樣一來,他們與秦逸塵之間,豈不也是要低上幾個輩分了。

    要知道,工匠一道為主的公輸一族中,輩分,可是相當嚴格的啊!

    不過,在一想到後者所引起的動蕩,他們心中也就釋然了,巨匠之錘的擁有著,嚴格算起來,太上長老還賺了不少便宜呢。

    “蒼幽老哥……”

    秦逸塵也沒有矯情,他也是知曉公輸蒼幽心中的算盤,班門之後,不僅僅只有公輸一族,他定然是看重和相信自己的潛力,才會如此對待的。

    “逸塵哥哥,你沒事吧!”

    而就在眾人還在為秦逸塵與公輸蒼幽間的稱呼而頭大時,一道銀鈴般的叫聲,突然響起。听到這道聲音,不少族人的面色又是一陣的扭曲,逸塵哥哥?這又算是什麼輩分?

    “芷依?”

    听到這道好听的聲音,秦逸塵才是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來公輸芷依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在精神海之中的。

    “逸塵哥哥,既然你出來了,咱們快出去吧!”

    公輸芷依雀躍般的跳到秦逸塵身旁,絲毫不忌諱後者的身份,拉著他的衣袍,便是撒嬌道。

    听到這話,秦逸塵手掌不可察覺的一顫,他眼楮眯成一條線,帶著一抹笑意看向公輸芷依︰“你剛才說什麼?”

    “咱們快點出去玩呀,你答應我了的。”公輸芷依一臉認真的重復道。

    “不是,我說你第一句話說的什麼來著的?”秦逸塵帶著一抹童叟無欺的笑容,問道。

    “第一句話?”

    公輸芷依微微一愣,在眨了眨大眼楮後,她單純的說道︰“逸塵哥哥,你沒事吧?”

    “我受傷有點重……”

    話剛落音,秦逸塵身軀猛的一顫,聲音更是細若游絲的回答道,而後,他的身軀直接是對著公輸玉山倒了過去,一副支撐不住了的模樣。

    公輸玉山一臉茫然,出于條件反射般的接住秦逸塵,而就在他好奇怎麼回事時,秦逸塵的聲音在其腦海中炸然響起︰“快走!”

    “哦……哦……那個,芷依,逸塵估計在那里面受了不輕的傷勢,我先與太上長老為其療傷先!”

    公輸玉山身軀一個激靈,腦袋猛的一轉,對著公輸芷依說道,而後,隱晦的對著公輸蒼幽使了個眼色,三人飛快的消失在了宗祠之中。

    看著如同落荒而逃的族長、太上長老,還有班門傳人,眾人的嘴巴都是張得老大,甚至有幾個族人的下巴都差點脫臼。

    “這麼嚴重嗎?”

    公輸芷依大眼楮緊張兮兮的望著三人消失的方向,眸子中充滿了擔憂之色。

    “咳咳,都……都散了吧。”

    見公輸芷依單純的模樣,大長老忍不住嘴角一抽,不過,他可不敢去戳穿那三個大人的“陰謀”,為了不讓公輸芷依看出端疑,他連忙是揮手遣散族人。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