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994章 从长计议

第994章 从长计议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内城西侧的一片小树林里,玉凌、洛双寰、周傲柏、宫凝水终于汇合在了一起。

    “今天真是太刺激了……”周傲柏舔了舔唇角,既感到后怕,又有游走在生死之间的兴奋。

    洛双寰的脸色仍是如雪般苍白,哪怕服用了很多丹药也不见起色,就连语气也十分虚弱:“那个余冉,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当是九辰门少主北苒。虽然我以前从未和他有过接触,但他们父子俩所修功诀杀伤性极强,几乎可以说同境无敌,而他的保镖也叫他少主……”

    “万一不是呢?”周傲柏一愣,没想到随便在逢邦星转转就能碰到五大宗门的少主级人物。

    “应该错不了,我震惊之下一时失言,余冉本来还漫不经心,听到我的话后,立即就变得杀气腾腾,为了从他手里逃出来,我已经是元气大伤了。”洛双寰苦笑道。

    周傲柏皱眉道:“刚才吃的那些疗伤丹药难道都没作用吗?”

    洛双寰涩然摇头:“有用,但用处很小,这也是我确认他身份的另一个原因。北苒很少出手,但他只要认真起来,手底下就非死即伤,伤者一年半年都很难调养好,因为他的玄力着实太古怪了……”

    “我看看。”周傲柏将手搭在洛双寰脉门上,刚刚探出一丝气劲,就赶忙撤回了手,倒吸一口冷气道:“好霸道的力量!”

    玉凌沉吟了几秒,也将自身玄力涌入洛双寰的筋络内,游走了半圈后,她的脸色就红润了许多,目光中载满了惊异之色。

    “奇怪,这是……”洛双寰迷惑不解地望着玉凌,仅仅两分钟过去,余冉残留在她体内的力量就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好像全被玉凌吸收了。

    “这件事不要声张。”玉凌若有所思。

    他心底同样猜测纷纭,但相互之间却有矛盾之处。

    从尹炳根话里的意思来看,他似乎是元灵族的敌人,那么他绑架归云也就说得通了,八成是发现了归云体内的元灵族气息,想要顺藤摸瓜引出更多的人。

    但尹炳根绝不可能是幻灵族人,那他应该来自道灵族?

    毕竟云照秋曾跟玉凌简略地提到过,当年那场席卷整个世界的灵族大混战之后,古灵族不知所踪,玄灵族被斩尽杀绝,幻灵族举族逃回祖星自我封印,只剩下元灵族和道灵族留在道宇星系争锋,谁也奈何不了谁。

    按理说这条线索已经理得很清楚了,偏偏玉凌又发现,自己的玄力似乎和尹炳根两人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属性上极为相近,甚至连本源都十分相像……

    这就让玉凌感到十分怪异,如果尹炳根和余冉来自道灵族,甚至九辰门就是道灵族安插在无涯的棋子,那么有关玄力的事情要如何解释?玉凌很清楚,他跟道灵族绝无半点关联。

    千头万绪都缠结在一起,玉凌不禁没推理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反而越来越感到混乱。

    余冉,不,应该说北苒,他肯定是知道真相的,但双方经此一事后,已经成为了敌人,北苒又怎么可能透露如此重大的秘密?

    玉凌索性丢掉这些乱七八糟的猜测,转向宫凝水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宫凝水一直默默地听着几人的谈话,因为她发现只是一两年没见玉凌而已,她似乎已经全然没法融入他的圈子了。

    可她并不愿成为一个累赘,所以她还是努力消化着这些信息,试图跟上玉凌的脚步。

    “我没事。”宫凝水稳稳地站着,示意她已经恢复了很多。

    “可惜归云还是没救出来。”洛双寰叹了口气,她知道玉凌对归云有多在意。

    “让我再想想办法……”玉凌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眉心。

    他并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超人,很多时候也会感到力不从心,就像此时此刻,他真的有些束手无策。

    掌有横断天星大阵的李应桐,固元境兼合道境的尹炳根,都远远超出了他所能应对的范围。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足。

    短暂的沉默后,宫凝水突然开口道:“你们刚来逢邦星,或许还不太了解这里的情况。李应桐……其实并非表面上这么风光,一样有人想要置他于死地。”

    玉凌心中一动,瞬间明白了宫凝水的意思。

    借力打力么?他在十七域的时候就经常用类似的手段,虽然风险很大,但这是身为弱者唯一的出路。

    “你指的……该不会是流苏阁吧?”玉凌缓缓问道。

    宫凝水微微一愣,讶然道:“你怎么知道?”

    “猜的,在这逢邦星,唯一能跟李应桐抗衡的力量只有流苏阁,像金帮、汇英帮等七大帮派,都不敢与他为敌。”

    这一点,玉凌混入李府的时候已经充分感受到了,不过他还有一个疑问:“但田羲容没道理和李应桐闹翻吧?”

    这两人虽然合作得不太愉快,但为一些小事撕破脸更是不可能。

    “如果说,李家血统不止李应桐一人呢?”宫凝水慢慢地道。

    玉凌神色一凛,看了眼身旁的隔音屏障,仍觉得有些不大放心:“我们还是传音交流吧。”

    他用魂念将洛双寰和周傲柏串起来,这样就形成了一个只限于四人的对话圈。

    宫凝水接着道:“我成为田阁主的助理后,偶然发现她的卧房里有一处地下密室,虽然我进不去,但里面肯定藏着非常重要的人物。然后我又发现,田阁主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闭关’,我猜她是去见地下密室里的那个人。”

    “此外还有很多蛛丝马迹的东西,比如在李应桐弟弟失踪前,流苏阁和七大帮派只维持着普通的交易关系,但近几年,阁里有很大一笔资金是用在收买、拉拢七大帮派重要人物身上。”

    “再比如,我听说李应桐的弟弟并非是失踪,而是被他哥哥所杀害,因为李应桐希望将横断天星大阵牢牢掌握在他一个人手里。”

    提到“李应桐”三个字时,宫凝水神色不变,眼眸深处却透着刻骨的恨意,她这辈子从未如此痛恨一个人,甚至巴不得将世上最残酷的刑罚都回报到李应桐身上。

    宫凝水平复了一下心绪,又将自己所知道的全部信息和线索都说了一遍,最终总结道:“田阁主是个很有野心的人,而且……我看不透她,这次流苏阁的百年大庆很可能是一个契机,她如果真要对李应桐动手,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能发现许多端倪了。毕竟,李应桐的弟弟李应蒙,很可能就掌握在她手里。”

    洛双寰和周傲柏都露出震动之色,玉凌则一言不发,寻找着一切可供利用的地方。

    “与其被动地等待下去,不如现在就去找田羲容,她若真的有野心,就不会将我拒之门外。”玉凌突然开口。

    宫凝水蹙眉道:“但这样相当于……自己送上门,万一我猜错了,你岂不是……”

    “但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要么冒险一搏,要么现在就坐着星舟离开这里,传送阵肯定是不能用了。”玉凌沉声道。

    但他怎么可能选择离开?

    归云还没有救回来,李应桐还没死,逢邦星的问题也没有解决,西境通道就卡在了这最关键的一步,玉凌怎么能就这样离开?

    “那好吧,要去我们一起去。”宫凝水抿了抿唇,毅然点头。

    “你……”玉凌刚要拒绝,宫凝水就抢先一步道:“我对流苏阁,对逢邦星比你更了解,你需要的信息,我大部分都能提供。”

    玉凌一时无言,宫凝水却淡淡一笑:“况且,我也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