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970章 还可以这样

第970章 还可以这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高台上放着一个通体黑色的大盒子,长十米,宽五米,高两米,上面有一些细小的孔缝,确保不会使蛊虫缺氧而死,但想要从外面窥见盒里的情形却是绝无可能。

    除去赤狼部落的两位大蛊师,现在还剩下十七人,他们一一走到前台,将自己蓄养的蛊虫放进了百蛊盒中。

    “天鬼的是金蚕蛊,屏飞和西述也是,不过离昧部落的有些奇特啊,我怎地从未见过这样的品种,怪不得他们对拿第一信心满满……”

    底下人伸长脖子看着,不住地窃窃私语。

    “苍野部族也是金蚕蛊,但为什么看着哪里怪怪的?”

    等到噬蛊虫亮相的时候,众人都是一愣,虽然外形上它跟金蚕蛊看着很像,但那贼头贼脑四处环顾的灵动模样,却根本没有阴狠凶残的气息,反倒有些憨态可掬。

    “阿隆大蛊师的金蚕蛊颇有些奇异……”蛊王肯思齐也多看了噬蛊虫两眼。

    阿隆心头一跳,暗暗瞪了一眼噬蛊虫,示意它收敛一点,同时故作镇定地道:“我这金蚕蛊跟寻常的可大不相同,诸位稍后就知道它的厉害了。”

    “哦?看样子阿隆大蛊师的养蛊之术又有精进啊。”一位女大蛊师轻笑一声,向阿隆抛去一个媚眼,又玩味地看向沅光部落的大蛊师乌重。

    乌重面无表情,当年他和阿隆发生意气之争,非要闹个你死我活出来,结果沅光部落选择了他,而将阿隆放逐,虽然时隔已久,但两人仍将对方视为仇敌。

    这一次蛊神大会,正是他乌重证明自己的时候!证明部落留下他是最正确的决定!

    他将一只红色的小蛇放进了百蛊盒,它仿佛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意,一边嘶嘶地吐着信子,一边锁定住了还在好奇四顾的噬蛊虫,小眼睛里透出阴寒的光芒。

    “咦?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乌重大蛊师蓄养的是血蛇蛊?”蛊王肯思齐讶然道。

    乌重傲然负手道:“不错,我于深山中寻觅数年,终于找到了一个好苗子,上次蛊神大会时它尚还弱小,便没舍得将它拿出,但现在,它经过我精心培育,足以灭杀区区金蚕蛊!”

    阿隆大蛊师淡然道:“你有如此信心是好事,不过血蛇蛊虽然极其罕见,但也未必是我这变异金蚕蛊的对手。”

    “是不是,很快就知道了!”乌重冷笑道。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阿隆扭头便退到了一边。

    查耶拿大蛊师不由暗中冷笑,这两人自顾自地在那里争吵,完全不把他培养出来的蛊虫当回事,待会儿就让他们擦亮眼睛看清楚,谁才是最强的蛊师!

    十七只凶悍的蛊虫都各自趴在不同的位置,警惕地环视着自己的敌人,只有噬蛊虫左看右看,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攻击性,悠闲得像是来旅游一样。

    蛊王肯思齐合上盖子,微微一笑道:“我很欣慰地看到,几千年了,百蛊星的蛊术传承从未断绝,而且从最开始只有蛊妇蓄养蛊虫,到现在男女老少皆可养之,这无疑是历史的一大进步。不知这些蛊虫谁会成为最后的胜者?就让我们拭目以待这场……”

    肯思齐的漂亮话还未说完,一个小部族的大蛊师就面色煞白,“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像是遭受了什么无形的重创。

    肯思齐不禁愣了愣,没想到这么快就死了一只蛊虫。往年的角逐虽然激烈,但最起码也要相互试探几分钟,今年的情况怎么有些不大一样?

    “雨科大蛊师,你……”肯思齐正打算安慰他几句,又有一人神色萎靡,捂着嘴不断咳血。

    “呃,皮瓦伊大蛊师……”肯思齐越发感觉情况不对劲。

    在接下来短短一分钟里,便相继有六个大蛊师败北,与他们心神相连的蛊虫死亡,自然也会让他们遭受重大的打击,无论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

    可那至高的荣耀实在拥有致命的诱惑,哪怕十九存一是多么渺茫的几率,但他们拼着元气大伤也忍不住想去试一试。

    “一定是我的血蛇蛊大发神威!”乌重连连冷笑,心里早已充满了得意,不过他还没有蠢到把这句话说出口。

    查耶拿也满脸期待地望着不透明的百蛊盒,仿佛能看到自己蛊虫英勇搏斗的画面。

    只有阿隆淡定地抱着胳膊站在旁边,心里暗自盘算着,一口气吞噬这么多蛊虫,那小家伙得需要多少时间来消化。

    又是一分钟过去,底下的观众已经开始惊呼不断。

    “刚刚那些小部族的就不说了,怎么现在……现在斯汀大蛊师的金蚕蛊也死了?!西述部落看来是没机会了……”

    “快看!微彻大蛊师的金蚕蛊也死了!天啊,怎么现在金蚕蛊都这么弱吗……”

    斯汀和微彻被自己部落的人掺着走下高台,脸色已然阴沉如水,听着这群人的议论,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

    “别让我知道,是谁杀了我的蛊虫!”斯汀咬牙切齿,眼睛泛着许多血丝,在查耶拿和乌重两人之间不断徘徊。

    毕竟就他们两个最有嫌疑,至于阿隆,他的变异金蚕蛊也是金蚕蛊,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出局。

    随着时间的流逝,在场众人的神色渐渐古怪起来。

    因为……现在连天鬼部落也被淘汰了出去,还活着的蛊虫只剩下三个了。

    阿隆的“变异金蚕蛊”、乌重的血蛇蛊以及查耶拿的不知名蛊虫。

    后两个人他们并不意外,决战必然是在他们之中展开,但阿隆的金蚕蛊居然这么厉害?硬生生坚持到了现在?

    “嘿,你们说那只鬼头鬼脑的金蚕蛊能坚持多久?我赌三分钟!”

    “我赌五分钟!没看他们仨都僵持了八分钟了吗?”

    “我赌一分钟,那金蚕蛊肯定是岌岌可危了。”

    听着底下人的议论,乌重不禁露出一抹自得的笑容,故作平静地道:“阿隆,早就跟你说了,金蚕蛊被用了一届又一届,是时候该我们创新了,你还墨守陈规……”

    回答他的却是查耶拿大蛊师:“呵呵,乌重,话也不能这么说,阿隆的金蚕蛊能坚持到现在也不容小觑,说不准是你的血蛇蛊先一步被淘汰出去呢?”

    阿隆淡然一笑,一副不屑争辩的模样。

    “诶诶?老彭,现在情况到底咋样了?”言碎月一边盯着蛊王的一举一动,一边小声向彭知忠问道。

    以他自来熟的脾气,早就和彭知忠、洛双寰、广芊芊等人打好了关系。除了周傲柏,言碎月至今也想不明白这家伙为何看他不顺眼,某次发酒疯的事情显然不在他的记忆之中。

    彭知忠的表情有些古怪,他有魂力,可以清楚地看到百蛊盒内的情形,但是……

    “乌重和查耶拿的蛊虫联合在一起,试图抵抗阿隆大蛊师的金蚕蛊,但几个回合便全盘崩溃,现在正在疯狂逃命。那金蚕蛊似乎被绕得有点晕头,追了一阵便懒得追了,结果乌重两人的蛊虫还没发现追兵已经停下了,仍然在惊惶地四处乱窜……”

    “还可以这样?!”言碎月目瞪口呆。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