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90章 方子衿的邀请

第90章 方子衿的邀请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柴京?”听到这个名字,玉凌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他并非那种只知道埋头修炼不问世事的人,所以对于书院的厉害人物他其实都有所了解,柴京比他高五届,修为据说两年前就已经抵达了通玄巅峰,是那一届最厉害的天才之一,甚至很多人都怀疑他已经突破到玄尊级别了。更麻烦的是,柴京同时兼修魂力,而且也有天灵后期的程度,这样的对手玉凌可没有击败的把握。

    “反正我言尽于此,虽然有个化尊灵兽愿意护着你,但柴京向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人物,而且很喜欢玩弄阴谋手段,很多人都是被他暗地里阴死的,偏偏长老还找不出半点证据,我可不想哪天突然发现你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了。”雷群耸了耸肩,也没再多说什么,捧着玉简便走向了小路尽头。

    紫尘若见玉凌微微蹙眉,不禁轻声问道:“很麻烦吗?”

    玉凌见她的表情毫无波澜,便知道紫尘若肯定是没听说过柴京的名声,想来也是,她这样潜心修炼不沾染是非的人恐怕只知道有限的一些天才弟子。

    “没事,我自己能解决。”玉凌也不想让她平白担心,便平静地摇摇头道。

    紫尘若犹豫了一下,终究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道:“那你回去好好研究魂技,我也要继续修炼了。”

    玉凌看着翩然登上二楼的紫衣少女,不太明白既然她已经晋入分灵境了,为何还如此拼命地修炼,像是有什么事情催促着她,让她不得不在最短时间里得到最强大的修为,而她那一双清澈如湖不染尘埃的眼眸下,也似乎藏着太多的无奈与怅然。

    这一刻,他仿佛有种冲动,想要了解她那惆怅背后的心事,但听着那飘渺淡雅的琴音幽幽地飘荡开来,他却又隐隐感受到横亘在两人之间那似近似远的距离,仿佛有一道界限始终围绕在紫尘若心中,阻止着任何人的探询和靠近。

    于是他明白,就算此刻问了,恐怕也不会有任何答案。

    但是,看着手中的玉简,他又真切地感受到紫尘若如朋友般的关怀。其实……她自己也是很矛盾的吧,既不想让人靠近,却又畏惧一个人的孤独。所以,便只好这样若即若离,进退两难。

    不过玉凌终究不是喜欢多愁善感的人,虽然对紫尘若有一丝莫名的好感,但他不可能将全部心神都系在她那边,因为他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要做。

    回到院落后,玉凌又练习了一阵六方阵的收放,等到耗空了所有灵力后,他的熟练度已经大为提升,只需要两秒就可以构建出来,虽然对这个结果他仍然不是很满意。

    很快天色渐晚,玉凌刚打坐恢复好灵力,外散的魂力就感应到有人正在走向他的院门,而且还是一道比较熟悉的气息。

    玉凌走到门前一看,这大晚上跑来造访的居然是方子衿,只是方大师兄已经没了那种懒懒散散的玩世不恭气息,那沉痛的脸色像是在思考什么严肃的人生哲学问题。

    “有事?”玉凌第一时间想到了之前那位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找出方子衿的红衣女子,方子衿现在这状态肯定和她脱不了干系。

    “出大事了。”方子衿沉痛地长叹一声,像是要把肺里的所有气息都呼出来。

    “那也是你的大事,和我有什么关系?”玉凌对这位不着调的大师兄委实恭敬不起来,很不留情面地说道。

    方子衿痛心疾首地道:“你说你作为师弟,怎么一点都不关心师兄啊?你知不知道你还能看见活着的我有多不容易?只差一点点,你就可以去参加我的葬礼了。”

    “哦。”玉凌不咸不淡地道。

    “喂,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表现出起码的一点点关心吗?就算是象征性地意思一下也好啊。”

    “自作孽,不可活。”

    方子衿惊得瞪圆了眼睛:“你……你从哪知道的?难道是温师弟向你透露了内幕?不对啊他也不像那么大嘴巴的人呀……”

    “我并不知道,但一般来说只会是你理亏招惹别人。”

    方子衿这才认识到自己在师弟眼中的形象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偏偏他还全然无力反驳,只能叹着气道:“唉,此事说来话长,我也是情非得已啊……”

    “跟我相关的话你就说,不然我没兴趣听你讲故事。”玉凌拿着紫尘若给他的那枚玉简便打算接着看下去。

    方子衿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赶忙道:“记得我昨年跟你说的事吗?今年十一月的雪暮之旅咱们提前组个队吧。”

    “书院那么多圣魂师,为何偏偏找我?”玉凌抬起头怀疑地看了他一眼。

    “因为你魂力修为很高啊。”方子衿一副“我很信任你”的真挚表情。

    “因为没人愿意和你组队吧。”玉凌对他的理由嗤之以鼻。

    “哎呀你怎么又真相了……呸,不是我的意思是,书院为了限制修为高的人集体抱团,所以我的队友必须是低我五届以下的,这些师弟中我还是和你最熟啊,不找你找谁?”方子衿努力地解释道。

    “你不说实话我就关门送客了。”玉凌已经将手放在了木门边缘上。

    方子衿厚颜无耻地迅速往前滑了一步,相当自觉地帮玉凌关上门,轻咳了一声道:“呃,那个,可能,或许,大概,应该……和我组队有些亏,因为书院专门对我们六个化尊境的人做了特别限制,别人可以组成十人团队,有我的话,上限就削减为三人了,然而你和另一人还是只能获得十分之一的战利品……”

    “那剩下十分之七呢?”

    “你别这种眼神看着我,”方子衿咬牙切齿道:“剩下的十分之七无偿上缴给书院,那群老不死的美其名曰我能有今天的成就全赖书院培养,所以我理应为书院的宝库收藏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哦,那就怪不得了。”玉凌点点头表示理解,书院在十一月是有很多活动的,雪暮之旅专为魂师打造,所以在历练之地灵力会被完全压制,只能动用魂力修为,而在众人的认知中,方子衿的魂力境界只是天灵巅峰,但偏偏因为特殊的身份,组队人数被大幅度削减,很多人不愿和他同路也很正常。

    “不过,你上次得到了一颗天心石,应该突破到分灵境了吧?”玉凌忽然想起了什么。

    “哪有那么容易,你知不知道天灵突破到分灵有多难?而且一个不小心搞成人格分裂了那真是哭都没地哭去。好歹十个通玄巅峰修者就有一个能破入化尊境,但五十个天灵巅峰魂师都不一定有一个能晋入分灵境好不?”方子衿没好气地道。

    “那你这几个月干嘛去了?”

    方子衿苦恼地抓着头发道:“我就不明白,灵力修炼我没怎么费力气就到化尊境了,这几个月我更是突破到化尊后期,但这分灵境怎么就那么难,到现在我还处在徘徊过渡期,相当于玄尊这种阶层。”

    玉凌好一阵无语,方大师兄真是不知道低调为何物,他这前半句话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会被人打的吧?

    “所以,看在我这么诚实的份上,你也诚实点告诉我,你到底和不和我一路去?”方子衿忽然意识到正事还没谈妥,便赶忙问道。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