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785章 贵客

第785章 贵客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玉凌一阵无言,眼看朔在那里大发神威,安瑞卡不禁疑惑问道:“他上次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修为不减反增?”

    玉凌正要接话,忽然看见戍也穿过空间屏障来到了近前,略略有些恍然道:“我想我大概知道原因了。”

    虽然不知道戍什么时候找到朔的。

    “看来是不需要我帮手了。”安瑞卡观察了两秒,便索性抱着手臂站到了一旁。

    朔现在的修为略略有些诡异,比幻神巅峰不知强了多少,但比半神级别又弱了一些,而且还在不断起伏波动。

    但不管怎么说,收拾藏剑楼的这些高手确实是轻而易举。

    随着暗渊之气占据了整片空间,玉凌都看不清里面是什么景象了,只听到此起彼伏的惨叫。

    三分钟后,所有黑气骤然收敛,原地一片空空荡荡,除了朔人影皆无。

    “气死我了,封域的人怎么都这么难杀,动不动就用空间晶石跑路了,我紧赶慢赶才弄死了四个!”朔一脸懊恼地道。

    玉凌随口安慰道:“可以了可以了,七个杀了四个,过半了。”

    “我还想着全歼呢!”朔还是很郁闷。

    玉凌摇摇头道:“到底是四大暗势力之一,又不是所谓的民间高手,战力怎样不好说,但逃命技术肯定是第一流的,不要太贪心。”

    朔翻了个白眼道:“反正是来杀你的,你都不介意,我更不介意了!那个年轻人,还有为首那个老头,以及一个高瘦中年人,他们三个跑了,你以后留意一下。”

    玉凌淡淡道:“他们应该不敢再来找麻烦了。”

    说话间,梅珂等人已经进到店里,摸索了一阵才在角落里看到被五花大绑的杜栗。

    看到惊动了这么多人来营救,杜栗又是歉疚又是感动,赶忙惭愧地连连道歉。

    玉凌倒是没太在意这个,毕竟藏剑楼的人非要找他麻烦,办法多的是,杜栗也只不过是被利用了而已。

    他真正在意的是,谁给藏剑楼提供了杜栗行踪的消息?

    但这个问题,杜栗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毕竟她随便出来逛街,又不可能跟被迫害妄想症似的,盯着来来往往所有人。非要追究下去,许多书院弟子,以及在禹永街看到过她的人都有嫌疑。

    “看来是出了内奸?”安瑞卡摸着下巴道。

    “内奸肯定是有的,但封域各国和四大势力的眼线本就无处不在,现在也不好说。”玉凌也没再纠缠此事,就让那个“内奸”继续蹦跶去吧,如今玉凌身边有这么多半神高手,谁来找麻烦就是找死。

    回宗的路上,玉凌一边开飞行器一边问道:“你还没跟我说清楚,雪央国一别后,你后来怎样了?”

    “妈的,你一提雪央国我就来气,老子在念州凡手里栽了两次,事不过三,下次再遇到他,看我不弄死他丫的!”朔骂骂咧咧地道:“那天我差一点点就形神俱灭了,还好我强撑着一口气逃到了一片树林里,随便躲进一个树洞里就休眠去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你们那什么九域大比都要结束了……”

    但朔元气大伤终究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他只短暂地清醒了一阵,便继续陷入了沉睡,最后还是戍千里迢迢找上来,把从凉州城府库得来的那块黑色石头给了朔,他吸收了里面的能量这才恢复过来,离全盛时期也不差太多了。

    “所以那块石头究竟是什么东西?暗云石之类的?”玉凌问。

    朔挠挠头道:“不是的,我感觉跟我的族群有关,它所附带的能量完全是精纯的暗渊之气,而且重点是里面还隐藏了一份传承,虽然许多内容都缺失了,但剩下的那些也很给我启发,就比如这个源力凝形之术……”

    “你看我现在跟正常人也没区别吧?”他伸手重重一拍玉凌,玉凌险些手抖将飞行器给掉下去。

    “你好好说话行不行?”玉凌无语。

    朔纳闷道:“不是吧,你现在这么脆弱,碰都碰不得?反正我大概意思就是,咱现在也是有身体的人了,你再说我是孤魂野鬼我跟你急啊!”

    “等等,我还是没搞明白,你这是什么原理?”玉凌咳嗽了一阵,又问道。

    朔上上下下瞅着他:“我族的天赋技能吧,我也说不太清。你先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状态?怎么像是……受了很重的伤?”

    “你是不知道,云龙国的人有多过分……”杨昭可也不认生,吧啦吧啦就把前因后果解释了一遍。

    朔开始听着还义愤填膺,但听到最后的时候……

    “什么?!古雍还没死,而且还在你魂海里待了那么久?!”朔就像一只被踩着尾巴的老猫,又惊又气地张牙舞爪。

    “冷静、冷静……”玉凌无奈道。

    “咋地了这是?我哪里说错了吗?”杨昭可摸摸头,一脸无辜。

    朔咬牙切齿地道:“我不管!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你选一个!”

    “咳咳,你冷静一下,当然是我们关系更好啊,之前没告诉你,实在是因为不方便。”

    “那你告诉我他现在去哪儿了?!”

    “我也不知道……”

    赶在朔炸毛前的零点零一秒,玉凌赶紧转移话题道:“先不说他了,我从蓝岭皇宫宝库弄来一块暗月石,你看你用不用得上?”

    “哇,你还有这种好东西?也不早说,我肯定用得上啊!”朔一把接过暗月石,顿时笑眯眯地道:“算你有心了,等消化了这颗暗月石,我应该能比全盛时期更进一步。”

    玉凌紧接着道:“还有件事,之前分别后,离幽一直在闭关修炼,完全对外物不闻不问,你现在回来了,她应该也不至于那么难过了。”

    这招果然有效,朔慌急慌忙地道:“我把她一个人撂下,她没生我气吧?”

    “她只是非常自责,其实归根到底,那次还是我连累了你们。”

    “那也不能怪到你头上,你也是被别人连累的,等我下次见到念羽白那小子,揍他一顿出出气算了!”朔理所应当地道。

    玉凌从灵戒里叫醒离幽,她本来还不情不愿地中断了修炼,但看到外界的朔后,她心底便只剩下了震惊和欢喜。

    两个“人”便钻到飞行器角落里卿卿我我去了,只留下杨昭可幽怨地道:“什么嘛,安瑞卡有小冬末,离幽有朔,我呢我呢?”

    玉凌只能装作听不见的样子。

    以如今飞行器的速度,从华域北部的沧澜州到南边的南明州也不过是两个时辰罢了。

    不过刚回到宗内,还没等玉凌召集众高层开个会聊聊天什么的,覃风便第一时间凑上来压低声音道:“宗主,有一些远来的贵客住了好些天了,一直在等你回来,你要不要先见见他们?”

    玉凌诧异道:“什么贵客?”

    覃风苦着脸道:“他们也没明确表明身份,但这些天一直规规矩矩,既没乱闯,也没惹事,而且个个修为不低,应该、应该都是幻神修者,所以我也好吃好喝招待着,没敢亏待了他们。还好宗主你回来了,不然再拖一阵,他们要是不耐烦了,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