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709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第709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其实这两年来,她也很辛苦吧。

    玉凌张了张口,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有时间吗?”慕容心儿的眼里泛起一丝凄迷的神色,但转瞬间便隐没下去,她轻轻地说道:“能和我说说话么,只要几分钟就好。”

    她是华帮帮主的女儿,她本是一位高傲的公主,但此时此刻,她的语气却近乎央求。

    哪怕是当年华帮帮主不许她嫁给玉凌,她也从未这么低声下气地恳求父亲。

    “你说吧。”玉凌轻叹一声。

    慕容心儿低下头,慢慢地说道:“你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玉凌怔了一怔。

    “你已经四个月十三天又五个小时三十一分钟没有好好看我一眼了。”她飘渺的声音仿佛是在说梦话:“这四个月里,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我都期待着你主动来找我,哪怕只是唤我一声心儿也好。”

    “可是你没有。”

    她又仰头凝视着玉凌,凄凄地说道:“你的眼里,从来都没有我。”

    “就算你愿意和我说话,愿意多看我一眼,也只是因为我是华帮帮主的女儿,而不是因为我是慕容心儿。”

    她慢慢地坐到花园间的长椅上,抱着膝盖蜷缩成小小的一团,就像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兽。

    “心儿……”玉凌坐到她旁边,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看这里。”慕容心儿将裤腿一点一点挽上去,指着膝盖上紫青色的淤痕,幽幽地说道:“你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吗?”

    “是你那次……在岳父门前跪了三天三夜?”玉凌的心底仿佛又被针扎了一下。

    慕容心儿涩涩地一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原来你还记得。”

    “那你知不知道,我这两年多以来,每个阴雨和寒冬时节,膝盖就痛得像是有很多虫子在钻来钻去,让我恨不得砍掉这两条腿……”

    玉凌唯有沉默。

    因为他不知道。

    慕容心儿没跟他说,他也不会细心地观察她每一天的变化,所以他不知道。

    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慕容心儿已经明白了答案,她脸上泛起自嘲的笑容,畏寒般缩了缩身子,幽幽叹息道:“当年父亲跟我说,让我离你远一点,你不是一个好的人选。他还说,我将你当做我的整个世界,但在你眼里,我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最终你肯定会负了我。”

    “那时我不信,我总是固执地以为,只有我才是对的,父亲一辈子从未看错过人,却偏偏在你这里看走了眼。”

    “我以为,你会一直像以前那样对我好,而且只对我一个人好。你会在大雨瓢泼的时候冲到西街的糖福记给我买我最爱吃的糯米甜糕,哪怕浑身淋得湿透也不会让纸包沾上一滴雨水。”

    “我以为,你会永远像以前那样,在我大大咧咧在雪地里乱跑乱打滚的时候,帮我把衣裙挽起一个结,帮我拂去发间的雪,然后陪我堆一个又一个幼稚的雪人。”

    “我以为,你还会像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撑着油纸伞从街对面走过来,将无处躲雨的我笼罩在温暖的伞幕下,然后保护我一生一世。”

    “太多了,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得。但可惜,那都是假的,都是我自以为是……咳咳咳……”

    她忽然痛苦地搅紧眉头,俯下身捂住嘴剧烈地咳嗽起来,浑身颤抖得如同风中飘摇的弱柳。

    “心儿,你怎么了?”玉凌有些茫然无措。

    他将慕容心儿抱在怀里,想要帮她抚顺呼吸,然而他的动作却忽然凝固住了。

    因为她放下了手,手心里赫然是一滩鲜红的血迹。

    “你……你中毒了?谁给你下的毒?!”玉凌顿时抑制不住满身杀气。

    慕容心儿眼神迷离地望着他,仿佛在眷恋他怀抱里的温度。

    她一边咳嗽,一边微笑着道:“是我下的,你要杀了我么?”

    玉凌只觉轰然一声,脑海里瞬间一片空白。

    “为、为什么……”他的声音艰涩地传出,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

    慕容心儿轻轻闭上眼,呢喃着道:“因为我累了,我活的好累,你知道吗?”

    “在这个黑暗的玄魔界,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光明,都会让人飞蛾扑火奋不顾身地去接近。我曾以为你可以温暖我,但最终却是让我燃成了灰烬。”

    她苍白的手轻轻抚上玉凌的脸庞,就这样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轻声说道:“有时候,我真的很矛盾,我是那么爱你,又是那么恨你,可我最终……最终还是做不到伤害你,哪怕你对我的好都是假的,我还是宁可沉沦在这虚构的幻梦中……”

    做不到伤害他,那就只有伤害自己。

    “不,心儿,我不会让你死的!”玉凌忽然醒过神来,抱起她就要冲出花园。

    慕容心儿却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她的声音微弱得仿佛一闪一闪的萤火:“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不要对我那么残忍,让我眼睁睁看着你杀掉我的父亲,将整个华帮清洗得血流成河……”

    玉凌颓然跌坐在长椅上,他紧紧抱着怀中这个虚弱的女子,心脏仿佛被人猛地搅紧了,疼痛得无法呼吸。

    慕容心儿的嘴角蜿蜒而下一道殷红的血痕,她梦呓一般地说道:“你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但其实很多事我都心知肚明。除了新婚那一晚你和我圆了房,再往后,你就再没有碰过我一下。我想给你生个男孩,像你一样俊朗聪明,可是就连这样简单的愿望,你都不愿让我实现……”

    “我知道,你怕慕容家的血脉留下来,你不想让我的父亲有后人,但你知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又是何其残酷……我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啊……”

    她眼角的泪染湿了玉凌的衣襟,一滴一滴凉彻入骨。

    三月的初春,空气里还透着几分微寒,有风缓缓拂来,仿佛带走了她身上的温度。

    “好冷啊……”她轻轻呢喃了一句,玉凌下意识抱紧她,仿佛这样就能让她的身体重新温热起来。

    “这样的话,你就能记住我一辈子了吧。我什么都不怕,只怕你忘了我……”

    这是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玉凌惘然地抱着她的尸体坐了一天,哪怕衣衫被露水打湿也浑然不觉。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这样努力地往上爬,究竟是对是错?

    一个无根无基的最底层人物要想爬到巅峰,无疑要牺牲太多太多东西。

    今天,他失去了她,那么以后他又会失去什么?

    他以为他可以满不在乎,可是他错了。

    如果说爱情是一场战争,那么他无疑是最后的赢家,但他也输了,因为她以死明志,让他这辈子都永远永远忘不了她。

    心儿、慕容心儿……

    他仿佛痴了一般,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她的名字,像是在弥补这两年多的缺憾。

    可是她已经听不见了。

    那一天,他将她葬在了花园里,和满院的月神花长相伴。

    那一天,华帮天翻地覆,大势已去的华帮帮主愤然自刎,玉凌取而代之坐上帮主之位,并将之改名为沧帮。

    那一天,澹小小逃出了觋魔城,就此失踪不见。

    那一天,整座城池都为他震动,无数人踏破了沧帮的门槛,来瞻仰这位蛰伏大半年,一鸣惊人的天才俊杰。

    可是到头来,玉凌只记得一件事。

    那一天,是她离去的日子。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