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444章 经历了什么

第444章 经历了什么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宛庭秀全然没料到,在华域南部这个偏僻得连通玄修者都是稀有动物的小地方,会碰上同一层级的高手,而且还是一位比她更强的分灵境魂师,这概率简直比她在红莲州碰上一个幻神强者还要稀奇。

    她一瞬间便意识到,这个失踪了一两年的道凌宗宗主决计不是普通人物,而且也不可能是华域南部十三州的土著,说不准看似风雨飘摇没有靠山的道凌宗背后就站着一个庞大的势力,只是其他人都被蒙在鼓里罢了。

    “我就是秦岳。不过我倒要问问,阁下来此究竟意欲何为?”玉凌淡淡道。

    宛庭秀这才回过神来,咬了咬牙,仍是不打算更改原定的主意,半带威胁地道:“我来自红莲州宛家,相信你应该有所听闻,雨儿是当圣魂师的好苗子,我绝不能让她在这种小地方被耽搁了。你要做什么是你的事,我没兴趣过多干涉,反正我一定要带走雨儿,否则我们家主会亲自来找你谈谈!”

    玉凌的目光落在兰心雨身上,发现她脸上的苍白之色果然是因魂力透支留下的后遗症,而且她并不是什么玄尊高手,更准确的说,是分了三念的过渡期魂师,她的灵力还停留在通玄初期的地步。

    玉凌并没有搭理宛庭秀,只是静静地望着兰心雨道:“你想跟你师父去宛家吗?如果你要走,道凌宗这边不用担心,有我足够了。”

    兰心雨轻轻咬着唇,有些痴痴地望着两年未见的玉凌,她看不透那张黑色面具下的神情变化,她只能看到他的眸光一如从前那般深邃幽远,仿佛一重天然的面具,让人看不真切他在想些什么。

    少女轻轻低下头,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坚定地道:“师父,我要留在这里。”

    宛庭秀不可思议地瞪大眼,急切道:“雨儿,你不要受别人干扰!这小破地方哪里好了,要资源没资源,要高手没高手,一点发展前途都没有,你要是不跟着我回家族,你的绝好天赋就要被浪费掉了啊!”

    兰心雨的神色有些虚弱,但语气却一点都不软弱:“师父,这儿是我的家,在有人侵犯家园的时候我却远走高飞,天底下从来没有这样的道理。”

    宛庭秀张了张口,一时竟无法反驳。在风门峡的深渊下,那一年多的时光中,她已经深深见识到了这个少女倔强起来有多么固执,恐怕撞破南墙也不会回头,她就算费尽口舌似乎也很难劝她回心转意了。

    但是……但是这怎么可以?经历过那些事情的磨练后,兰心雨的魂力修炼道路几乎已经是一片坦途,怎么能因为资源跟不上而白白蹉跎大好光阴?她的起步本就比别人晚了太多啊。

    宛庭秀努力压下心里的不爽和怨念,尽可能心平气和转向玉凌道:“秦宗主,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吧?你宁愿眼睁睁看着雨儿的魂力资质平白浪费掉,也不愿让她得到更好更长远的发展?你要是能劝劝她,就当我宛家欠你一个人情!甚至你道凌宗若是有什么困难,我回去也可以和家主多商量商量,尽可能帮衬你们一点。”

    玉凌淡淡道:“若是灵力修炼,在这里确实有点浪费,但魂力本就是依赖天赋胜过依赖资源的体系吧?她若是在这里能更平静心安,当然是比远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修炼得更快。”

    宛庭秀又被憋屈地噎了回去,这时候左看右看都不是滋味了。

    兰心雨似有些歉疚地道:“对不起,师父,您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会铭记在心的,来日雨儿一定尽全力报答,只是……只是我真的更想留在这里。”

    玉凌对兰心雨是留是走倒是无所谓,毕竟如今的道凌宗已经不需要她拼命挑担子了,所以这件事主要是看兰心雨自己的意愿,她要是觉得宛家更好更适合她,玉凌也不会阻拦。但如果她想留在家乡,玉凌也不会放任宛庭秀强迫她。

    眼见宛庭秀还在犹豫,玉凌直接开口道:“你也是分灵巅峰级别的魂师,不会不知道心境对魂力修行的影响有多大,心雨生于斯长于斯,早已习惯了这样自由自在的氛围,你硬要把她带到一个充满纷争的家族环境中去,让她一天疲于应付别人的恭维或者嫉妒,她在苦恼发愁的情况下又如何静得下心来好好修炼?”

    宛庭秀只觉一阵无力,明明她是来劝人的,结果现在反倒要被玉凌说服了,好不容易她才抓住一点垂死挣扎道:“你们道凌宗现在四面楚歌,这么乱的情况下,雨儿都弄成了魂力透支,难不成你觉得她在这里会更好?”

    “以前是这样,但以后不会了。”玉凌不容置疑地道。

    宛庭秀下意识想反唇相讥一句你哪来这么大的信心,但仔细一想,面前这个人居然是个比她还厉害的魂师,而且指不定背后有什么背景,她顿时泄了气,懊丧地道:“你口说无凭,我这段时间先照顾着雨儿,如果让我看到哪里不好,我还是会尽可能带她走的。”

    “阁下自便,不过不要影响到宗门的正常运作。”

    “你!”宛庭秀被气得不轻,结果下一刻就瞪直了眼睛,因为玉凌正从灵戒里掏出一堆光晕流转的灵物,一件一件地指着跟兰心雨解释道:“这是魂心果,对恢复魂力很有帮助,这是还魂丹,主要是滋养魂海比较有用,这些蓝灵花、紫藤叶什么的,都是专门治疗魂力透支后遗症的药材,回头让人帮你熬药喝,效果挺好的,还有这个……”

    宛庭秀已经完全呆滞了,这这这……这些她认识的或不认识的灵物,透露出来的魂力波动都是世上罕见的珍品啊,光她听说过的那几种药材,随便哪一个都是几十块中品神玉都不一定能买到的,这个道凌宗宗主是从哪弄到手的?!

    谁跟她说的南部十三州都是些穷得连下品神玉都没见过的小破地方?你家破地方能把这些加起来能有两三块上品神玉价值的灵物不当回事儿,随便扔得满桌子都是?

    宛庭秀忽然就没有脸再说这里资源不丰富了,就算南部十三州是出了名一毛不拔的贫瘠之地,但这个神秘莫名的宗主秦岳却是富得流油啊,也亏得他是分灵巅峰魂师,否则这些东西亮出去,早就被人抢劫得一滴不剩了。

    “啊,宗主大人,用不着这么多,你没必要都给我啊……”兰心雨还在慌乱地推辞,然而宛庭秀已经恨不得替她收下了,因为她堂堂一个分灵巅峰魂师在旁边看着也好眼馋啊。

    “用不完你就留着以后再用吧,就当这段时间你一个人力挽狂澜的辛苦费了,是我对不起你们。”玉凌轻轻一叹道。

    兰心雨红着脸嗫喏道:“不是的宗主,我本来就应该守护宗门的,尤其是那些人实在太过分了……”

    “该收拾的人我自然不会放过,倒是你和你师父是怎么回事儿?你在风门峡……究竟发生了什么?”玉凌迟疑了一下,还是探询地问道。

    场间一瞬间寂静了下来,宛庭秀和兰心雨俱是沉默不言。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