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389章 淇淇的诺言

第389章 淇淇的诺言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同一时间,遥远的天焰城。

    如今的天焰城可谓是名符其实,高高的城墙上灼烧着炽烈的金红色火焰,噼啪跳动摇曳生姿,远远看去如同一座烈焰之城。

    但这样的天焰城却丝毫不让人陌生,仿佛它从亘古以来一直都是如此。

    城中已经没有雪晶族强者了,月朵在最后关头动用了所有力量,与那团大火球相撞。火球一瞬间爆裂,变成纷落的火雨,就在这火雨之中,月朵消失了影迹,不知是生是死。

    以天焰城为中心,方圆百里之内冰雪尽皆消融,周围的温度一瞬间攀升到了三十多度,甚至还在缓缓增长。

    那一场纷落梦幻的火雨缤纷而下后,所有的栗炎族人都在懵懂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像是某种深藏的力量在缓缓苏醒。

    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力量,沧桑而古老,陌生而熟悉,明明他们从未接触过,但运用起来却得心应手,好像很多年前这种力量就一直陪伴着他们。

    十几位焰老和个别加达已经齐聚火罗塔塔顶,望着通红的天空泪流满面,随后虔诚地跪拜下来。

    一位年长的焰老此时却像小孩般泣不成声:“炎神、炎神终于回来了……”

    “我就知道神灵绝不会抛弃我栗炎一族!”一位活得最久的加达也激动得浑身颤抖。

    八千年来,无数个日日夜夜,他们在绝望与希望之间游走挣扎,一直在等待神迹的出现,然而换来的却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失望。

    他们别无选择,他们只能自食其力。

    失去了信仰,失去了神灵的庇佑,只靠自己的双手和头脑,去闯出一片栗炎族的天地。

    于是有了函可,有了加达,有了栗炎族八千年来迥异于其他族群的奇特传承。

    虽然他们为此骄傲也为此自豪,然而就像是失去了母亲的孩童,即便成长中打拼出了一片广阔的天地,心里也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遗憾和委屈。

    他们不是无信的种族,他们只是在漫长岁月中等待着,等待着那个人的回归。

    他们始终坚信,神灵一定会出现,不论以什么方式,不论在什么地点,他一定会重临人间。

    八千多年过去了,他们终于等到了。

    从此栗炎族再无遗憾。

    ……

    古羟的小院中,一个小男孩默默地走在深红色琉璃石堆砌的石子路上,半晌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仿佛遭遇了什么无法排解的烦心事,狠狠地将一头如火焰般的红色卷发揉成了乱糟糟的篷草。

    他忽然停下脚步,抬头看向大门外,那里正有一群人嘈杂地谈论着什么,最前面则是古羟掏出旋钮打开了门。

    “不是,羽白你说真的啊?玉凌他一个人被带到刹魂族去,我总觉得这事儿整不成啊,咱们不能这么不讲义气吧?”言碎月大呼小叫道。

    念羽白翻了个白眼道:“你过去干嘛,给阿凌添堵啊,还是看他倒霉啊?”

    “当然是看他倒霉喽,话说我还从没见过那家伙被别人收拾的模样。”言碎月瞬间原形毕露。

    白沐寒冷讽道:“真要让你看见了,你回头就会被他收拾得死无葬身之地。”

    徐澈摇摇头道:“我觉得他那边不用我们担心,我相信要不了多久,刹魂族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了。”

    “哇,澈儿你好大的信心,我看那家伙自己都没你这么乐观。”言碎月啧啧道。

    “不要再叫我澈儿!”徐澈忍无可忍。

    “好的澈儿,没问题澈儿。”言碎月“从善如流”地道。

    徐澈重重地一拍额头,无语地扭头就走。

    这个梗起源于,他之前有一次意志消沉,发了小半天的呆,言碎月就变换了各种方式叫他,从徐澈叫到徐兄叫到徐哥叫到徐大爷再叫到徐妹妹叫到阿澈叫到澈澈……总之各种能想到的称呼都被他挨个试了一遍,直到最后言碎月抽风了一般柔情款款地叫了声澈儿,徐澈忽然下意识嗯了一声。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反正现在还愿意搭理徐澈的,都统一把称呼变成了澈儿。

    而在此之前的十多年中,只有看似柔弱实则坚强的娘亲一直这样叫他。

    这群混蛋每叫一声澈儿,徐澈都会忍不住开始想家,想念终日操劳不辞辛苦的娘亲。

    他忍不住内视了一下自己恢复如初的经脉,那段时日的消沉绝望仿佛只是噩梦一场。

    他还是他,徐澈还是徐澈。

    但他又是那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是玉凌的那块玉佩,他这辈子恐怕都走不出这场噩梦。

    徐澈抬头望了眼北方,脸上浮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玉凌,我可等着你几个月后归来将东西还给你呢,虽然别人不相信你,但我却从未怀疑过,因为……

    因为你可是道凌宗宗主啊。

    忽然一道声音切入进来,直接打断了徐澈的思绪:“嘿,澈儿,你看古羟怎么了?那孩子是谁啊?”

    徐澈先瞪了言碎月一眼,然后才将目光挪到旁边,只看到火红的石子路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抱头痛哭。

    “是淇淇?”念羽白震惊道。

    就连脸色不太好看的紫尘若也微微一怔:“咦?他什么时候回来了?古羟不是说烈火焚桥是死地吗?”

    一众人不敢走近,只远远地听着古羟和淇淇的对话。

    “呜呜,阿纳死了……阿纳不要我了……我都没来得及见到他……”淇淇伤心地哭泣着,绝望得如同失去了一整个世界。

    “淇淇,你都知道了……”古羟一时间百味陈杂,只伸手狠狠抹了把泪水,强行压抑着满心的酸楚。

    “淇淇想阿纳了,我只想让他回来……”淇淇喃喃道:“通过考验又怎样,有这一身力量又怎样?这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想让阿纳回到我身边……我好想再看看他……”

    “淇淇,你在说什么?”古羟茫然地望着他。

    淇淇低下头,良久没有说话,只是用袖子狠狠擦拭着泪水,但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他声音一抽一抽地道:“古大哥,要打仗了,和雪晶族,和黑甲族,和灵仙族,甚至和莲春族,和刹魂族,我们……我们注定举世皆敌,古大哥你怕吗?”

    古羟虽然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但还是揉了揉他的脑袋,轻声道:“怕什么呀,古大哥还要保护你呢。这一次,我再不会放任你陷于险境了。”

    淇淇摇了摇头,坚决而不容置疑地道:“古大哥,这次换我保护你了。”

    他很轻很轻地道:“不仅仅是保护你,我还要保护其他的族人们,保护我栗炎族……所有人!”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放任大家孤独奋斗八千年。”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