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258章 身影

第258章 身影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离开了通玄修者所在的岛屿后,玉凌又和念羽白一路下潜,找到了海底石窟的位置。

    有那块令牌在,倒也没谁不开眼阻拦他们,不过这石窟实在弯弯绕绕,曲曲折折,哪怕玉凌不是路痴也快要被绕晕了。

    念羽白更是小心翼翼道:“阿凌,你走慢点,千万别甩下我啊,否则我就要困死在这里出不去了……”

    玉凌无言了半晌,方才开口道:“我能说,我好像也找不到路了吗?”

    “别呀阿凌,我们的身家性命可全在你身上啊,你一定可以的!”念羽白可怜兮兮道。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玉凌不得不正式通告他:“我必须得说,我们可能真的迷路了。”

    “那咋整?”念羽白一副“找路的事你别跟我商量”的神色。

    玉凌皱着眉头道:“这海底石窟果然很古怪,怪不得将魂师都扔到这里来。我的魂力完全扩散不出去,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将它中途截断吞噬了一样……”

    玉凌若有所思地望着周围的洞口,经过其中一个的时候,里面还隐隐传来惨叫声,像是里面的那位魂师正遭受着什么非人的折磨。

    不过,若是按白沐寒所说,他们的灵魂被生生撕咬吞掉,这绝对比任何肉体上的酷刑还要来的可怕。

    “你过来看看?”玉凌招招手,示意念羽白走近来。

    一片诡异的安静。

    玉凌猛地转过身去,发现身后不知何时已是一片空空荡荡,完全没有念羽白的影迹。

    这……这是怎么回事?

    明明十几秒前念羽白还在跟他聊天,怎么一眨眼的工夫整个人都消失不见了?以他的实力,按说就算被突然袭击了,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折腾不出来啊?

    玉凌来来回回将附近一片区域都找了一遍,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发现,仿佛念羽白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玉凌沉默地驻足在原地,想找人问问,周围却连一个渊兵都没有。事实上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四周就只剩下一个又一个的漆黑洞口,渊兵压根就没出现在这一片地带。

    忽然,一声无比尖锐刺耳的厉叫直刺而来,简直如魔音灌耳一般,让他整个魂海都嗡嗡地响成了一片。

    玉凌一阵头晕目眩,一股阴冷的气息随之蔓延而来,爬满了他的全身,仿佛有无数双手拉扯着他,将他往一个方向拼命地拖动。

    玉凌勉强凝聚心神,运起浑身灵力狠狠向四周震荡开来,但那些拉扯他的力量却根本不受影响,就像处在另一个空间。

    正僵持的时候,他忽然脚下一空,然后整个人不知掉进了什么地方,四周全是令人恐慌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呜呜呜……”黑暗中似乎有低低的啜泣和呜咽声,像是一个稚嫩的小女孩儿,声音隐隐透着几分耳熟。

    玉凌来不及细想,无数阴冷的气息就扑面而来,一时间周围嘈杂无比,得意的尖笑声,绝望的惨叫声,痛苦的哭喊声,怨毒的尖叫声,交织在一起嗡嗡作响,让人不由自主心烦意乱,恨不得撕碎这些惹人厌的声音。

    原本风平浪静的魂海也开始被无形之力冲击,海界防线摇摇欲坠。

    但也幸亏玉凌修炼的是界域型古魂技,魂海足以防御住分灵中期的攻击,甚至后期的也能挡上一挡,所以趁着短暂的时间,他已经弄清楚了自己现在在哪里。

    不知何时,他也坠入了一个洞窟之中,洞口被无数魂体堆积着,几乎出不去。

    难以想象这个洞窟中原本待的是谁,玉凌只粗略一看,就见到了好些个足以对分灵魂师造成致命威胁的魂体,它们都贪婪而警惕地飘荡在四周,就等着玉凌支撑不住的刹那冲上来将他的魂力瓜分。

    可是……没道理啊,为什么他会突然被拉扯到洞窟中来?

    但现在也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玉凌迅速平心静气,镇守着海界防线,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分灵境的魂体也开始按捺不住了,骚动着缓缓向他靠近,仿佛抵御不住美餐的诱惑。

    玉凌的魂海防御顿时开始岌岌可危。

    他凝聚出几道炼魂符,丢到四周的魂体中,瞬间响起一片惨叫,那嗤嗤的声响仿佛冰水浇到了烧红的烙铁上。

    然而这非但没有让那些魂体害怕屈服,反倒像是彻底激怒了他们。随着分灵境魂体也开始猛烈冲击海界防线,玉凌只感觉头痛欲裂,意识渐渐陷入混沌。

    但他又是那么清楚地知道,一旦彻底失去意识,他就再也别想醒过来了。

    “咔嚓――”随着海界裂开一角缝隙,所有的魂体都疯了一般朝着这个缺口汹涌而来,拼命地挤入了玉凌的魂海。

    玉凌调动魂海中的炼魂符文去镇压,然而这些魂体近乎无穷无尽,如同扑火的飞蛾死了一批又一批,但始终不断有更多的填补上来,根本杀之不尽灭之不绝。

    他的魂力急速消耗,不是被炼魂符用去,就是被这些魂体吞噬,到最后他甚至感觉自己也化为了这些魂体中的一个,恍恍惚惚超然在外。

    不知过了多久,玉凌的意识突然被一阵白光唤醒,与那深沉黑暗截然相反的白色光华充斥了他的全部视野,温润而柔和,既不刺目也不黯淡,就如同最温暖最让人安心的光明,从世界的原初流淌而来。

    白色的河流汇入了他的魂海,仿佛彼此本为一体。

    大海浮沉,从刚刚的惊涛骇浪重新恢复到了波澜不惊,安静祥和得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梦境。

    似有似无间,玉凌看到一个通体莹白的玉瓶在海中载沉载浮,似乎很遥远,又似乎触手可及。

    没有任何道理,在看到它的第一眼,玉凌就知道这个玉瓶便是一直镇守在他魂海深处的那个古魂器。

    又或者,它不是古魂器也说不定呢?

    玉凌静静地凝望着玉瓶,看着它散发出的白色光辉铺泄到了魂海的每一个角落,仿佛清晨温暖的阳光。

    那白色光华融入他的魂力中,似乎有一些地方变得不一样了。

    他已经是五念魂师了。

    就这样轻易的,跨越了无数人不得寸进的瓶颈大坎。

    但玉凌却分明感觉,在魂力被染成纯白色后,普通的五念魂师绝不可能如他这般强大,甚至比一般的分灵初期魂师还要强上几筹。

    不同于被暗渊之气融合而暴涨到一个不可思议境地的灵力,这魂力的提升却是实打实的,绝不会有任何隐患。

    玉瓶静静地在魂海中央浮沉,仿佛亘古以来就一直在那里。

    玉凌感觉到,它从今以后再也不会深藏在不知名的地方,而是会一直坐镇中心。不管怎样,这都算是一件好事。

    当他睁开眼睛重新看向四周的时候,周围已经安静得出奇,一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与刚才的嘈杂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些魂体都已经烟消云散了,不知是化为了他分念的养料,还是被玉瓶给净化了。

    玉凌站起身来,刚往洞口方向走了两步,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又转过身子,目光定格在洞窟的最深处。

    那里,似乎蜷缩着一个小小的、小小的身影。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