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243章 怪物戍

第243章 怪物戍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让念羽白有些发懵,完全措手不及。

    岳秋鸿也不可能再继续发呆,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念羽白吸了口冷气道:“他把你们聚在一起,绝对是想搞事情啊!”

    然而关于渊将之首古雍,众人所了解的信息实在太少了,只知道他很强,非常强,强到离谱,别的一概无知。比如他来自哪里,为什么进入暗渊,又如何有了今天疑似幻神之上的修为?众多疑问都环绕着这个一身神秘的人。

    玉凌直截了当问道:“你去吗?”

    岳秋鸿脸上神情变幻了几度,最终咬牙道:“去!”

    虽然他已经破开了暗渊规则的部分限制,但他的身份仍然是暗将,如果不听命行事,古雍肯定是要将他斩立决的,而且岳秋鸿也丝毫不觉得自己有能力从这样一个恐怖强者的手里逃掉性命。

    念羽白犹疑道:“可是你现在摆脱了很多暗渊规则的限制,会不会……”

    岳秋鸿望了一眼地上拆卸成片的盔甲,叹了口气后又重新穿戴了回去:“那不然呢?不去我肯定会死,去了……倒也未必。毕竟照你所说,古雍不是还亲自给别人传授破开限制的法门么?”

    “问题是他又没传授给你,谁知道呢……”念羽白翻了个白眼,忽然脸色一变道:“糟了,这样的话墨灵笙是不是也得去暗渊海了?”

    “恐怕是……”玉凌想起那位看着很柔婉秀美的幻神强者,虽然只跟她有一面之缘,但玉凌也能感觉出,这是个内心极为刚硬坚韧的人物,放在地球上就是典型的女强人,她定然不会错过这种明显很重要的事情,而且还会试图借此弄清楚一切的真相。

    “那尘若他们……”岳秋鸿也是变了脸色。

    “我们去看看吧,半个月时间,应该绰绰有余。”玉凌估算了一下道。

    因为荒芜石宫所在的地区,已经算是暗渊比较靠中心的地带了,距暗渊海只有一千里的直线路程。

    由于玉凌修为提升,速度也比之前快了很多,一行人只花了两天功夫,就来到了月凝宫宫门前。

    然而出现在面前的却是一个半圆形倒扣着的巨大光幕,完美地将整个月凝宫囊括在内,看模样应该是宫殿的防护大阵。

    念羽白上前凝神观察了少顷,皱眉道:“幻神级别的阵法……我没把握能破开,恐怕不研究个十天半个月,我很难有思路。”

    岳秋鸿沉默了一会儿道:“或许,这也算是好事,如果里面没人,墨灵笙也没必要开启阵法,所以尘若他们应该还处在大阵保护之中。”

    念羽白张了张口,刚要说些什么,岳秋鸿已经转过身去:“算了,就这样吧,我要走了。”

    既然不知道此行是否还能活着回归,那见不见她已经没有意义了,何必徒增感伤。

    念羽白又望向玉凌。

    在这两天的赶路中,玉凌已经把这段时期的事情全部梳理了一遍,心中早已有了决定,此刻毫无迟疑地道:“我也要去暗渊海一趟。”

    念羽白并没有太多的吃惊,只是点点头道:“那就一起呗。”

    “你确定?”

    “与其茫然无知地在这里等别人决定自己的生死,还不如去看看最终大决战是个什么情景,至少死也死得明白点儿呀。”

    玉凌便不再多言,如果他和念羽白的猜测无误的话,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是选择站在古雍一方,还是选择站在暗渊之王那边,其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最后能活下来,并且活着离开。

    ……

    一千里长路漫漫,一行三人显得尤为沉默。

    随着空气变得越来越湿冷,不用人提醒,他们也知道暗渊海快到了。

    暗渊之底,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地域都是暗渊海。传闻暗渊之气就是因为暗渊海的存在才渐渐形成,并且弥漫了整个暗渊地区的。玉凌更是知道,暗渊之王就是在海洋最中心的祭坛上凝形而出。

    “就此分别吧,”岳秋鸿忽然停下脚步,深深地看了玉凌两人一眼,轻轻吐出两个沉重的字眼:“保重。”

    念羽白嗯了一声道:“老岳,可别轻易死了啊,不然我都没法替你收尸的。”

    岳秋鸿面无表情道:“彼此彼此。”

    玉凌也道了声保重。

    岳秋鸿转过身似要离去,但他的脚却仿佛还钉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说道:“你帮我破开了部分规则限制,旧日之事便算是两清了,从此之后你也不必再记挂什么。”

    玉凌安静着等候他的下文。

    岳秋鸿顿了顿,仿佛终于酝酿出了足够的勇气,舒出一口气道:“如果我们都能活下来,那以后尘若会喜欢上谁,还是要公平竞争的,不要怪我不给你面子啊。”

    玉凌笑了笑没说话。

    等到岳秋鸿大步离去,念羽白方才把右手往玉凌肩上一搭,左手则摩挲着下巴道:“啧啧,阿凌,你貌似遇上了强力竞争对手啊,这关系整的真是越来越复杂了,要不兄弟帮你出出主意,先将高冷的紫师姐拿下再说?”

    “说起来我好像遇到了柳熙月名义上的未婚夫?”

    某人瞬间被刺激得要跳脚:“胡说八道!那狗屁不通的音轨算哪个茅坑里的,敢跟老子抢女人?回头哥哥就带人灭了那癞蛤蟆!对了,说到这里,阿凌你就不该放他一命,至少也该把那浑球往死里打!”

    玉凌淡定地掰开他勾住自己肩膀的右手,边走边道:“首先,我看束瑾叶给我的信息玉简上写着,音轨作为老家主最宠溺的孙子,魂海中有魂印护佑,我要是杀了他音家家主瞬间就能知道凶手是谁,还会看到音轨临死前的图像,到时候束瑾叶肯定就要倒大霉了。其次,我想你应该有办法对付这种魂印留影,不如交给你自己动手。”

    “……你告诉我,哪个理由才是重点?”

    “你猜?”

    念羽白厚颜无耻道:“那我就默认是第二个了啊。最好那龟孙子能活着出现在我面前,看我怎么好好教育他做人三要素。”

    玉凌懒得理他,只是撂下一句:“接下来小心注意着点儿,现在已经到暗渊海边缘地带了。”

    他轻轻散开灵力中暗渊之气的气息,与周围的环境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将他和念羽白的气机波动掩盖了下来。

    忽然,一道古怪的身影一闪而逝,速度极快,直直朝着前方奔去。

    玉凌微微眯起眼,待看清那道影迹之后,心头不免微微一震。

    “达枯喏……”那个只有半边头颅的人形怪物,依旧穿着那身鲜血凝固的破烂衣衫,身上溃烂的伤口和脓疱缓缓流淌着发黑的鲜血,无数密密麻麻的白色蛆虫在他头颅上钻进钻出,仅剩的左眼也被他自己挖去了眼珠,只有空洞的眼眶仿佛一个黑洞。

    他喃喃念诵着不为人知的古语,状若疯癫,又似痴傻,就这样跌跌撞撞地疯狂奔跑着,转瞬工夫就快要越过玉凌两人。

    前方黑雾乍分,一位白衣女子幽幽漂浮出现,脸上带着悲悯和圣洁的神容,轻声说道:“戍,还不醒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