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209章 请求

第209章 请求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少年的目光中顿时多了一层阴翳,忽然眸光幽幽似万丈深渊,似乎要将玉凌的心神也吸扯进去。

    然而界域型魂技海界就像一堵最坚实的墙壁,直接将他的魂力反弹倒撞了开来,少年闷哼一声,脑门上顿时多了一层细密的冷汗,神色变得阴晴不定。

    “把他弄下深渊。”暗渊之王的声音忽然突兀响起,似乎带着点冷酷和贪婪。

    玉凌也没多问,反正问了暗渊之王也不会解释,而且他本来就要顺便收拾掉这个心怀鬼胎的魂将分魂,直接砍死和扔下深渊似乎并没有太大区别。

    那少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脸色忽而陡变,疯了一般就朝道路另一端冲去,引来悟玄门众人一片诧异不解的目光。

    “啊,青师弟跑那么快,我们是不是也得撤了……”紫琦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似乎讨论得有点过久,呃,主要是玉凌太安静了也没趁机攻击他们。

    玉凌身形一晃,就直接掠过了紫琦等人,同时他左手中几束暗魔光早已备好,此刻屈指一弹,便直取少年的几大要害,令他避无可避。

    少年仓促躲过了几道暗魔光,却还是被一束给洞穿了大腿,身形一晃便险些踉跄倒地。

    眼看玉凌身形如鬼魅,转瞬就追近了来,少年也不再无谓地逃跑,而是转身阴毒地盯着他道:“你今天敢动我分毫,我的主魂迟早会让你生不如死!”

    “你想多了。”玉凌魂力紧逼而去,确认少年魂海中再无点滴身体原主人的残魂后,便毫不客气地将他一刀劈下了深渊。

    “你……”少年惊怒中带着怨毒,然而当他的身形在深渊中快要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的脸色已经变成了迷茫和恐惧,难以置信地仰头望着上方的玉凌,只来得及大喊道:“你疯了?!你居然帮他做事,你迟早……”

    还未等他说完,下方无穷无尽的黑暗就将他的声音和身形一并吞噬了进去,最终杳无痕迹。

    一瞬间,武翎等人只觉眼前一花,似乎周围的景物发生了某种诡异的变化,但又似乎一切一如往常。

    看着突兀出现在山崖边的白衣少年,紫琦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险些以为自己看错了什么,直到玉凌转过身来淡淡看向他,紫琦这才如梦初醒,满脸怪异地道:“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呢?”玉凌没好气道,要不是看在这是个误会的份上,就冲着这群人口口声声将自己喊成怪物,他就得去讨个说法回来。

    悟玄门一众面面相觑。

    “你就是刚刚那一头……唔……”天真懵懂的小师妹刚惊呼一声,就被紫琦迅捷地捂住了嘴,一脸干笑道:“啊,玉兄,这都是个误会……咦,怪了,我们刚刚怎么都眼神不好使了,完全没认出你来……”

    玉凌只冷笑一声。

    紫琦干咳两声抹去冷汗,努力地摆出二师兄应有的模样来:“那个,玉兄,所以是你忽然将青师弟推下了深渊?”

    双方的气氛顿时又陷入了凝固。

    “你还没察觉到他有问题?”玉凌已经懒得跟这帮反射弧过长的人说话,但看见他们一脸的迷茫,他只好又补了句:“是谁把你们带进暗渊的?”

    “青师弟说有好几位师弟陷落在了暗渊,所以我们冒险过来想……”紫琦一头雾水地说了两句,忽然脸色一变,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武翎沉声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经过最开始的震惊和难以置信后,这群人的思考能力终于恢复了正常,听到玉凌这句话,就连那位年纪最小的少女也明白了过来。

    紫琦的神色顿时变得无比复杂:“那青师弟他……”

    “但凡被魂将分魂夺舍的,连残魂都不会剩下。”

    武翎众人唯有沉默。

    “我对你们也算仁至义尽了,再问你们一个问题,便就此别过吧。”玉凌也不想跟这些悟玄门的人过多纠缠,毕竟双方还没熟到这种程度。

    “什么问题?”

    “你们来路上,有没有看到一位二十左右的白衣青年还有……”玉凌一口气把方子衿、紫尘若、念羽白、岳秋鸿几个都描述了一遍。

    “你问的是你们书院的大师兄等人?”紫琦摇摇头道:“没瞧见过,但我们进来这片山崖之前,曾远远看到几个书院弟子被人押解着往远处走,那个押解者身形高大,有着青黑色的皮肤,实力恐怕在化尊中期,若非武翎师兄替我们挡了挡,恐怕我们也要被抓去。”

    一个悟玄门弟子插口道:“我认识其中一人,好像是书院的……白沐寒?之前交流赛的时候我和他打了一场。”

    瞧他悻悻然的表情,显然那一场是没打赢,不过白沐寒主修魂力,而且都天灵后期了,压过他再正常不过。

    玉凌倒没想到方子衿等人依旧处在失联状态,反倒意外得知了其他几位同届少年的消息,也算一点收获吧。

    “嗯,后会有期。”玉凌点点头便要转身离开。

    武翎咳嗽了几声,赶忙开口道:“等等!”

    见玉凌蹙眉望来,武翎便紧接着说道:“这片山崖很是古怪,我们之前莫名绕了进来,便再也出不去了,还撞见了好些凶兽鬼怪,所以刚刚才被施了幻术,误以为你也……对了,你是从山崖另一边过来的么?”

    “那边你们不用去了,唯一的通路吊桥已经断了,你想带着这么多人横渡过去恐怕不可能,因为对面还有一位化尊后期的暗将在领地里等着。”

    虽说化尊高手可以飞行,费点劲还是能将这帮人一个一个搬运过去,但别忘了张犷还在眼巴巴等着化尊修者的闯入,武翎过去绝对分分钟送菜。

    “这……这暗渊要如何离开?”紫琦一脸苦相。

    玉凌摇摇头没有回答,有些事还不适合说出口。

    武翎深吸一口气道:“这位书院道友,如果你愿意和我们同路,照顾一下我这些师弟师妹,我可以以此物相谢。”

    他似乎是忍痛割爱般拿出一个白色玉瓶,还未开盖便感觉有仙灵之气飘渺不散,他身旁的少女更是惊呼一声道:“武翎师兄!这、这不是你给自己准备的上品洗髓液么,你……”

    “你应该快到洗髓期了,想必不会不需要吧?”武翎心知刚刚虽然被幻术迷惑,但眼前少年的修为是实打实的,两人近战交锋了好几次,他当然不至于连这点判断力都没有。

    “武翎师兄你怎么……我们干嘛这么央求一个书院弟子?”一位悟玄门少年显然对此很不爽。

    毕竟书院和悟玄门彼此早就处在竞争戒备状态,更何况眼前这个叫玉凌的家伙在交流赛上直接将大师兄给淘汰了,这简直就是不能忍的耻辱。要不是看在玉凌刚刚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的面子上,他们绝无可能心平气和地在这里交谈,更别说低三下气恳求对方帮忙了,这完全是在侮辱人格尊严。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