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1233章 天书阁

第1233章 天书阁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接下来几天,玉凌难得清闲下来,虽然有一大波乱七八糟的人发来拜帖,希望能与他见面聊聊,但楚碑铭几乎都帮玉凌推拒了,专门为他空出了一段休息时间。

    不过玉凌发现自己真的是个劳碌命,好不容易可以想睡多久睡多久了,结果他在床上躺了三个时辰就完全清醒了。

    看来要进入深层睡眠状态真不是个容易事儿,即便玉凌怀着一大堆疑惑想问夜残云,但没奈何事与愿违,他也只有自己瞎琢磨去。

    在那场梦境呈现的记忆中,他好像沉入了一片奇妙的世界,原本模糊而朦胧的大道近在咫尺,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就像是他融入了大道之中,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这种体验超出了言语可以描述的范围,甚至玉凌再去回忆那种感受,都变得如镜花水月一般遥不可及。

    只是有些东西是比较隐性的,玉凌可以肯定这种“近乎于道”的感觉仍然残留在他的脑海深处,发挥着无形无影的潜在影响。

    就比如说,正常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将三大体系融合而成的循环之圆转化为阵法,但在那场梦境之后,玉凌却能凭直觉构建出无名阵法的雏形。

    换句话说,他不知道阵纹为什么要这么画,只是隐隐感觉应该这么画。

    不过玉凌更在意的是茫茫白光之后的那个声音,虽然他听得断断续续,但大致可以提取出这么几个关键词。

    化道、不朽、十年。

    玉凌无法理解那个声音到底想表达什么,但他坚信只要自己不懈地往上攀登,总能弄明白一切的真相。

    十年之后,尘埃落定……

    但那是玉凌三四年前的记忆,也就是说,现在留给他的只有不到七年了。

    七年后会发生什么事情?他无从揣测,但思来想去总感觉不会是什么好事。

    如果能看到完整的记忆就好了……

    玉凌轻轻叹了口气,他想到夜残云的最后几句话,渐渐下定了决心。

    他必须得找到通往幽冥的入口,而且越快越好,否则真相知道得太晚,很多东西就来不及改变了。

    玉凌在床榻上打坐了三天,等到体力和脑力都完全恢复后,才推开屋门,来到王宫中央的合清殿,这里也是南王的书房所在。

    “哎呀,云盟主,你可算休息好了?”

    玉凌刚走进屋门,就发现南焉河、楚碑铭、于琛都在,旁边还坐着一位威仪深重、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看着比南焉河这位南王更像主宰一切的上位者。

    玉凌正琢磨着男子的身份,南焉河已经笑着向他挥了挥手,示意他随便落座。

    “我们正在开会呢,云盟主来的正好。”南焉河指了指身旁的中年男子,介绍道:“这位是朕的内务府总管,你可以叫他蔡大人,也可以叫他老蔡,反正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称呼都无所谓。”

    蔡烨很是客气地点点头:“蔡某早就想跟云盟主见上一面了,没奈何最近诸事繁多,云盟主也忙着灵阵交流会的事,直到今天才终于见着真人了,幸会幸会。”

    南焉河哈哈一笑道:“你现在见着的是‘温霂’,可不是云盟主,说实话朕都不知道他究竟长什么样。”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光明正大地来往无涯四境,可惜短期内怕是做不到了。”玉凌道。

    “不要紧,这都是小事,倒是蔡总管,你见着咱们交流会的冠军也不笑一笑?再板着脸,云盟主估计都要以为你不欢迎他了。”南焉河调侃道。

    “太久没笑,不会笑了。”蔡烨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无比古怪的表情。

    “算了算了,不难为你了,云盟主你可别介意,蔡爱卿有点面瘫,绝不是对你有意见。”南焉河无奈道。

    “说到这个,咱们的庆功宴什么时候办起来?云盟主可是我王室的超级大功臣,总不能冷落了他吧?”楚碑铭也面带笑意地道。

    南焉河一拍桌子道:“今天晚上就可以啊!朕心情好,就让你们欣赏欣赏朕的唱功,一般人可没这待遇!”

    于琛、楚碑铭和蔡烨无比默契地同时扶额,异口同声地道:“陛下三思……”

    “朕三思了,就这么办!云盟主,朕相信你是有文化有内涵的人,一定可以成为朕的知音!”南焉河再次一巴掌拍在可怜的桌子上。

    “呃……”玉凌已经提前预感到了什么,赶忙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这个再说,我其实就想问问,你们本来在开什么会来着?”

    “哦,就是商量边境的战事,朕已经将黎大将军派去目白星了,到时候他多少还能照应着云盟主一点,虽然朕知道你一个人就可以搞定一群混沌生物,但保不准那些不要脸的公侯会想出什么法子对付你,有黎大将军在多少比较保险。”南焉河道。

    “混沌生物的侵犯其实没什么规律可言,所以边境战况时而吃紧,时而清闲,这段时间刚好处在比较吃紧的状态,听说甚至有真道境混沌生物出没,云盟主万万不可大意。”于琛也提醒道。

    玉凌轻轻颔首,表示自己会小心对待,随后又道:“我得先跟诸位声明一下,我在南境最多待半年,因为西联还处在不稳定的发展期,有不少敌人虎视眈眈,我这分身早点回去也能分担不少压力。而且你们都知道我压根不是什么阵法高手,所以时间越久,越容易暴露。”

    “唉,是我们没有设想周到,本以为交流会完了就完了,结果那群没脸没皮的又折腾出一通支援边疆的事。不过云盟主你放心,最多最多三个月,你意思一下赚点军功,我们就能想办法把你调回来。”南焉河正色道。

    “嗯,那这几天我先见见南境几位大商会的会长,到时候就说王室有通往北境的贸易渠道,大致敲定一下合作,这样西联便和南境贯通起来了,王室则可以作为中间人。”玉凌道。

    “辛苦云盟主了。”南焉河瞬间感觉前途一片星币。

    于琛则投桃报李地道:“我还记得云盟主需要知微大师帮忙是吗?我回头就帮你联系。不过我个人建议你去找阵皇前辈问问,有天成宗师出马,效果肯定更好。”

    “对对,云盟主还需要什么尽管跟朕讲,除了星币朕实在是没有以外,别的都好商量。”南焉河一挥袖袍。

    玉凌犹豫了一下,感觉直接开口要功诀灵技是不是有点不太好,但这的确是他目前最为需要的东西了。

    “云盟主你想要什么直说啊,不然朕着实觉得亏欠得慌。”南焉河看出了玉凌的欲言又止。

    玉凌想了想,终究还是说道:“实不相瞒……我有许多朋友都主修灵力体系,但他们的功诀到融虚境就断篇了,比如这次跟我同路的几个人,他们本身天赋算是南境一流水准,可却受限于功法,迟早会困在融虚巅峰……”

    南焉河几人不由面面相觑,于琛试探地问道:“所以云盟主需要比较上等的灵力功诀?”

    玉凌点点头,见南焉河一脸为难之色,心底不由暗叹一声,放缓了语气道:“我只是随便说说,南王陛下不方便的话就算了。”

    “不是,这个事儿啊……真不是朕小气,我王室的功诀只有嫡系血脉才能修炼到最高境界,其他人很容易半路走火入魔。”

    南焉河斟酌着言辞道:“而其他功诀又多少会逊色一点,虽然也有一些珍品,但不知道云盟主看不看得上眼。”

    玉凌这才松了口气,原来南焉河不是舍不得给他那些功法,而是怕它们不上档次。

    “诶?陛下,要不让云盟主去天书阁挑选功诀灵技吧?”楚碑铭忽然想起了什么。

    “朕倒是想啊,问题是朕现在修为太差劲了,没有合道境根本连门都开不了啊!”南焉河苦着脸道。

    “可那是十七代南王设下的禁制,而云盟主的功法……”于琛说到一半便顿住了。

    “咦?有道理!”南焉河仿佛突然被启发了似的,眼眸一亮道:“云盟主,朕带你去天书阁试试吧,如果实在不行,你就等朕两年,朕已经在悟道巅峰卡了很久了,离突破也不算太遥远。”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