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居 > 玄幻小说 > 不朽道魂 > 第1097章 突变

第1097章 突变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哦……”北苒只能一头雾水、不明觉厉地点点头。

    什么安苏梅里达王朝……什么圣王米可修斯,完全把她绕得稀里糊涂的,反正北苒只抓住了一个重点,就是这个神殿内有一件与时间紧密相关的神物。

    “你平常都是研究这些的吗?”北苒虽然知道打扰别人看书不太好,但她实在是闲得无聊。

    青姮还是那副恬静的模样,淡然答道:“也不全是,我的兴趣在上古神文,我总觉得里面隐含了一些有关世界本质的终极奥义,历史知识只是捎带的背景。”

    “那你很厉害啊,你是一个人钻研出来的吗?”北苒没话找话道。

    “当然不是……”青姮平和无波的眼眸掠过一丝蜻蜓点水般的黯然:“我的老师是神殿最受敬重的经院学者,可惜他已经被那个恶魔杀害了……”

    “这……”北苒尴尬得不知如何接话。

    “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们为何会认识红衣恶魔?”青姮终于抬起头,眸光清亮地逼视着北苒。

    玉凌看北苒那手足无措的样子,索性接过话头:“谁都有弱小的时候,很多年前的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

    “难以想象。”青姮定定地注视了玉凌几秒,确认他没有说谎之后,便重新低头看向手里的玉简。

    “不过,还是谢谢你们为我们争取到三个月时间。”青姮沉默半晌后方才补道。

    “这也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了。”北苒轻轻叹了口气:“上古神文……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青姮摇摇头道:“我也没有肯定的答案,传说这是神灵创造的文字,和我们今天使用的文字截然不同——你应该知道,时间越古,遗留给后人的便大多是经过浮夸和美化之后的传说,而非切实可信的历史。”

    “虽然也有人认为,这是安苏梅里达王朝为了强化自己的神权统治,将自己发明的文字贴上真神的标签,但不管如何,作为最古老的象形文字,上古神文确有其特殊的价值和意义。”

    “嗯嗯我也觉得……”北苒又进入了不明觉厉的状态,只能干笑着应声。

    青姮似乎打开了话匣子,当然她的仪态和举止依旧优雅端庄:“不知道为什么,越是古老、越是神秘的东西便越能引起我的兴趣,我第一眼看到上古神文的时候,就被它所吸引了,我觉得它的一笔一划包括每一个弧度都有别样的魅力,虽然没人会理解我,但我不在乎。”

    北苒仿佛看到了她眼里熠熠闪动的光彩,那是一种近乎信仰的狂热。

    “我觉得挺好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兴趣爱好嘛。”北苒实诚地道。

    青姮深深地看了北苒一眼,抿唇淡淡一笑:“谢谢,很少有人像你这样说,他们只觉得我不可理喻。”

    这一刻看着她的笑容,便是玉凌也有些恍惚,不是因为青姮秀美的容颜,而是因为她对理想信念的执着,就好像是……她并非一个幻境中的人物,而是真实地活在世界上。

    这个时候,雷默成也回来了,他脸上不知是喜是忧,最终苦笑道:“柯佩那小子……亏得他不眠不休地破解了这么久,还好他没媳妇,不然她肯定会嫉妒死那些冷冰冰的机关。”

    “看样子柯佩要破解完了?”众人都领会了雷默成的言外之意。

    “他说最迟明天能搞好,我让他休息一下,他死活不听,真是强迫症害的。”雷默成无奈地道。

    “毕竟胜利已经近在眼前,换我估计也会一鼓作气搞下去。”一位神殿武者感慨道。

    “没想到一切都这么顺利,我们很快就可以逆转时间回到过去了!”其他人也难掩激动。

    “是啊,马上就可以改变所有人的命运……”雷默成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轻声喃喃道。

    等待的过程总是煎熬的,尤其是在这种决定命运的时刻。

    北苒费了好大劲才进入入定状态,而玉凌似乎没受到外界环境的任何影响,盘膝一坐就修炼去了,让她好生羡慕。

    不知过了多少个时辰,一个沙哑的声音忽然从石室外传来:“大家……幸不辱命……所有机关我都清理掉了……”

    玉凌睁开眼睛抬头看去,只见一位眼窝深陷、头发散乱的年轻人摇摇晃晃地走进屋来,活像一个在网吧通宵了五天五夜的网瘾少年。

    “柯佩你没事吧?”

    众人立即手忙脚乱地围上去,询问的询问,搀扶的搀扶,递丹药的递丹药,完全是迎接英雄归来的待遇。

    “接下来……就拜托大家了。”柯佩的目光已经开始涣散,但还是艰难地望向雷默成:“我看到了……那扇门,但我没有勇气推开它……神使大人,一定要成功啊,我好想我的爹爹、娘亲还有我的弟弟妹妹……他们太残忍了,只留下了我一个人……”

    雷默成的视线顿时变得模糊,他努力地仰起头,不让泪水流下来:“我们一定会成功的!我从不骗人!”

    “嗯……”柯佩已经透支了所有精力,当即身子一软,陷入了最深沉的昏迷。

    一位神殿武者默默地背起柯佩,动作十分轻柔,似乎生怕弄醒了他。

    “我们走吧。”雷默成深吸一口气,迈开了沉重的步伐。

    他的每一步都十分迟缓,因为他不知道,自己在走向光明美好的希望,还是在走向最绝望的深渊。

    石室外的长廊一片狼藉,可以看到无数机关零件被拆卸,那都是柯佩数日以来的成果。

    众人一言不发地走向走廊尽头,那里赫然矗立着一扇厚重的石门。

    雷默成慢慢走到石门前,右手轻轻按在上面,仿佛化为了一座石雕,良久都一动不动。

    “神使大人……”

    众人默默地望着他,并没有强行催促,他们明白推开这扇门需要绝大的勇气。

    因为谁也不知道门后是什么。

    也许摆放着那件时间神物,又也许……一切只是一个笑话。

    雷默成没有应声,他的心脏狂跳不止,甚至还有一些头晕目眩,固元巅峰的强大力量竟连一丝都运转不出。

    但他知道,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答案,无论那个答案是希望还是绝望。

    雷默成的右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可他终究还是咬咬牙,一把推开了石门。

    “吱嘎——”

    门后没有刺目的光线,但众人都情不自禁眯缝了一下眼睛,随后才小心翼翼地望向室内的景象。

    景象就是空无一物。

    众人顿时眼前一黑,险些承受不住这灾难般的打击,直到雷默成颤声开口道:“看,那幅画,石壁上有一幅画!”

    这一刻的心情没有人能形容,大抵就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从令人窒息的深渊回归了人间。

    雷默成当先走入石室,他像是受到了莫名的召唤,情不自禁地靠近了那幅画。

    “怎么会是……”北苒在看到画轴的第一眼,心底就掀起了滔天狂潮。

    画上只有简单的红色线条,构成了一圈一圈绵延向内的螺旋,正是万相桥的那个图纹。

    “不行我头好晕……”北苒按着太阳穴,露出极力隐忍的痛苦之色。

    这回别说她了,玉凌都有些神思恍惚,仿佛整个灵魂都要被那个螺旋吸摄进去。

    这东西居然是时间神物?

    玉凌勉强凝聚起涣散的意识,赶忙伸手遮住北苒的视线,沉声道:“有些不对劲。”

    “唔……”北苒这才好受了一点,心有余悸地挪开目光,再也不敢看那幅螺旋画轴了:“我、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反正他们已经找到了想要的东西,我们能不能先离开这里?”

    “想走?你以为还有人走得了吗?”

    一个阴森的声音骤然传荡开来。

    玉凌心头一跳,豁然扭头看去,只见雷默成一把撕下了螺旋画轴,脸上露出癫狂的笑容:“终于得到了它,从此之后我就是时间之神,纵然红衣恶魔也不过是个可悲的凡人!”

    “神使大人,你……”

    众人呆呆地望着他,玉凌已经一把抓住北苒的手腕,急速向石室门口冲去。

    他不知道雷默成发生了什么,但他浑身的每个细胞都在疯狂地叫嚣着危险,死神的阴影是那么清晰地笼罩而来。

    “跑不掉的……”雷默成的声音幽幽响起。

    “嗡——”

    玉凌的半只脚已经跨出了石门,可一道鲜红的光柱却陡然从他头顶上方垂落下来,散发出堪比不灭境的恐怖波动!

    :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